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历史·地理 > 正文

辛亥百年祭–中国人完全不了解的近代史(一)

2011-12-28 15:40 历史·地理 ⁄ 共 8991字 ⁄ 字号 评论 8 条

    辛亥--公元1911年(农历辛亥年,清宣统三年)。随着那一年的枪炮声,延续268年的清朝灭亡,并诞生了一系列以中华民国为旗号的短命政权,影响改变了中国一个世纪的命运。在此辛亥百年之际,海峡两岸纪念辛亥革命的活动数不胜数,口径千篇一律,褒扬之声甚嚣尘上,民众随之鼓噪。对于辛亥革命的历史,不论是大陆人还是台湾人,都从中学历史教科书上学过。然而教课书上写的短短篇幅,就是中国近代史原貌吗?

    中国近代史在政治力量介入下,经历过两次严重的篡改扭曲过程。第一次出现在中华民国时期。1928年蒋介石政权武力推翻北洋政府后,继续沿用中华民国这个躯壳。蒋介石政权为巩固党内地位,进一步粉饰美化以“尊奉孙中山和三民主义”为核心的信仰体系,将孙中山圣贤化。1937年南京大屠杀前,蒋介石政权逃亡重庆。1940年4月,蒋介石领导的重庆国民党政府,为与日本扶植的南京汪精卫政权争夺正统性,由重庆国民党中常会提出“尊孙中山为国父”的决议,南京汪精卫政权随即附和,也尊奉孙中山为国父。由此孙中山被各种政治势力推上神坛。1949年蒋介石政权逃亡台湾后,为了维持统治合法性,在台湾继续强化“尊孙中山为国父”的中华民国史观。而新中国建国后,出于“国共合作、统一战线、中日友好”,以及大批国民党人士加入新中国中央政府(宋庆龄为国家副主席)的实际政治需求,继续尊孙中山为“革命的先行者”,并逐渐形成以“反帝反封建、阶级斗争”为核心的中国近代史观。而日本方面则顺水推舟,继续打着“中日友好” 的旗号,对辛亥革命这段历史予以附和。

    如此百年下来,大陆和台湾历史教科书中的中国近代史,早已面目全非、积弊难返。中国近代史的所有谎言,皆围绕粉饰美化孙中山而展开。一旦将这块神主牌推倒,人们便会愕然发现——海峡两岸现有的中国近代史将彻底崩塌。出于对历史严肃性的尊重,本文将以大量史实资料,摒弃政党利益巢臼,和为尊者讳的传统,尽其所能还原一段相对真实的中国近代史。这段历史的真容,便围绕孙中山与日本人的关系展开

    孙中山(1866-1925),本名孙文。孙中山这个名字是日本黑龙会成员平山周和宫崎寅藏所起。“中山”源自日本明治天皇生母“中山庆子”之姓。孙文其人仅活59岁,自1895年中国在甲午战争中惨败起,一生赴日本不下16次,累计居住长达九年半,遍识日本军政首脑,多为侵华战争首恶元凶。一个勾结日本出卖中国利益,且有明证的孙中山,如何粉饰成一个“革命伟人”,便成为影响中国近代史真实性的核心问题。

    1866年11月12日,孙文出生在广东香山县(现中山市)翠亨村(香港西侧40公里,隔珠江相望)一个农民家庭(姐弟四人,排行老三)。其父孙达成迷信风水,致家道败落,被迫至澳门做鞋匠,33岁才娶妻生子。1871年,长子孙眉出洋,至美国夏威夷檀香山做工,后来在茂宜岛(夏威夷第二大岛)垦荒,靠经营大型牧场发迹,数年之间成为当地富豪,孙家境遇由此好转。1878年,孙眉寄信回国,请其母偕12岁小弟孙文,到美国檀香山协助其商店业务。孙文志在读书,不愿为商,孙眉送其入檀香山意奥兰尼学校(英国圣公会教会学校)读书,受基督教影响。1883年初,孙眉见孙文着魔基督教,便将其送回广东老家。回到老家后,孙文结识了陆皓东、杨鹤龄、杨心如等同乡,偶然兴起砸了当地新建的菩萨像,触怒乡里,被迫由父亲送入香港拔萃书室学习英文,陆皓东随后也至香港。两人结伴于1883年12月,在香港纲纪慎会堂(美国公理会教堂)受洗加入基督教,并起名孙日新。第二年4月,孙文转入香港中央书院,用“孙帝象”的名字登记注册。1885年5月26日回翠亨村,与18岁的华侨富商之女卢慕贞结婚(原配夫人,育子孙科,女儿孙娫、孙婉)。

弱冠孙文——反清的基督徒

    1886年,20岁的孙文从香港中央书院(中学)毕业,经牧师介绍,考入美国基督教长老会创办的广州博济医院附属南华医校,结识了基督徒郑士良,以及广州算学馆的尢列。一年后孙文转入香港西医书院(五年制大学本科,李鸿章为该校名誉赞助人),以孙逸仙为名注册,结识了广州格致书院的陈少白(出身江门基督教牧师家庭)。孙文、陈少白、杨鹤龄、尢列四个在香港的广东人,志趣相投,常论国事,欲效仿广东人洪秀全,主张驱逐鞑虏,恢复中华,自称反清四大寇。

    1892年7月,孙文从香港西医书院(第一届)毕业,获学士学位(孙从未得过博士,博士为医生Dr.头衔误译),时年26岁。同届毕业生仅孙文和江英华两人。由于香港西医书院当时未被港府立案认可,孙文无法在香港获得行医权。书院教务长康德黎博士(英国人),请香港总督罗便臣致函英国驻华(北京)公使,托其向北洋大臣李鸿章为孙江二人谋职位。李鸿章表示二人可赴京候缺,授予钦命五品军牌,月俸五十元。康德黎随即带二人赴广州求见两广督李翰章,办理入职手续。由于府衙傲慢姿态,孙文弃职转而投奔澳门镜湖医院。并在同乡杨鹤龄帮助下,以富商做保,从镜湖医院贷款两千元,开设了一家中西药店。然而很快受到澳门葡萄牙籍医生排挤,被迫关店,前往广州另谋生路,并很快在广州打开局面,同时复与陆皓东、郑士良等人聚会,结交社会各阶层人士,议论国事。

晋身之途——上书权臣遭冷遇

    1894年春节,也就是孙文广州行医满一年的时候,突发奇想要上书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于是将药店业务转托21岁的陈粹芬(广州认识的小妾),乘回乡过年之机,回广东翠亨村,把自己关在房内写万言书。1894年6月,28岁的孙文与陆皓东结伴赴上海,结识了美国基督教传教士宋嘉树(宋庆龄之父,靠印刷圣经发财,也是买办商人,此时宋庆龄才1岁),经广东同乡郑观应,及天津海关道台盛宣怀等人引荐,孙文赴天津直隶总督衙门,上书李鸿章,要求改革时政,试图获得李赏识。李鸿章时在天津芦台督师练兵,被中日矛盾搞得焦头烂额,听盛宣怀说孙文上书主要目的,是希望李中堂支持其赴西洋考察农桑,便着幕僚发放一张出国筹款发展农业的护照,任由孙文出国考察西洋农桑,等回国再看实情处置。恰在此时,1894年7月25日,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战争在朝鲜丰岛海域和陆地同时展开;至9月17日,中日进行黄海海战,北洋舰队损失惨重。日军由此大规模进攻朝鲜半岛上的清军,至11月21日,攻占大连旅顺,并屠杀中国居民2 万余人。中国北方由此门户洞开。

    自1894年6月上书李鸿章遭到冷遇后,孙文心有不甘,一直到10月都在天津、北京、武汉、上海等地游荡,后决定去美国夏威夷檀香山建立反清组织。他在上海告别陆皓东、宋嘉树,启程经日本抵达檀香山。檀香山是广东华侨集中的地方,资产阶级势力雄厚。孙文经过一个多月的多方游说,于11月24日,在檀香山卑涉银行经理何宽的住宅里(爱玛巷140号),召集成立了兴中会,选出永和泰商号经理刘祥、何宽为兴中会正副主席。这是中国第一个资产阶级革命组织。甲午战败动摇了清朝的根基,为孙文起家创造了条件。兴中会发展人员准备回国组织暴动。

潜入香港——日本人的援助

    1894年12月,孙文带着檀香山华侨筹集的6000多美元巨款(兴中会许以革命成功后10倍利息回报集资1388美元,其他为孙眉卖牛筹集,当时一头牛才7美元),经日本抵达香港。由于兴中会势力薄弱,孙文经尢列介绍,结识香港辅仁文社(反清组织)社长杨衢云。1895年2月21日,两派在香港中环士丹顿街13号(乾亨行)集会,合并成立兴中总会,推黄咏商(香港议员黄胜之子)为临时主席,杨衢云常驻香港,孙文常驻广州,筹集经费、枪支,准备组织百余人的敢死队进攻广州府衙。

    就在孙文到达香港不久,在一次慈善宴会上,经康德黎博士介绍,孙文认识了日本人梅屋庄吉(出身长崎富商世家,在港开照相馆),梅屋允诺为孙筹集资金枪械。孙文取得了梅屋的支持后,萌发了寻求得到日本政府援助的念头(此时中日甲午战争尚未结束)。于是,从1895年3月初开始,孙文多次到日本驻香港领事馆,走访中川恒次郎领事,图谋获得支持。为此,中川给日本外务省通商局局长原敬(1918年任日本首相)写过两封信,谈及此事。在3月4日的信中,中川写道:本月1日,经友人介绍,有清国人姓孙名文(西洋医师)来馆。其人乃企图颠覆现政府人物之一。孙文来馆目的,意在向日本提出武器援助要求。云现广州戒备森严,举事困难,且又缺乏武器,望能为其筹措枪炮二万五,短枪一千等。到4月中旬,中川又给原敬写信,继续提出孙文要求武器援助的事。可日本政府有自己的算盘,拒绝了孙文的要求。(这两封信,由前京都女子大学山本四郎教授,在整理原敬所藏公文时发现,收录在日本放送出版协会,1984年10月出版的《原敬关系文书》第二卷中。)

    这是孙中山首次主动勾结日本政府,企图获得日本援助,颠覆中国政权。后国民党汉奸辈出,孙文肇始。

广州举事——逃亡日本伦敦被捕

    1895年3月下旬,孙文带着陆皓东、郑士良等人来到广州,以农学会为名租屋组建广州兴中会分会。此时,甲午战争中惨败的清政府,被迫派72岁的李鸿章为代表,与日本谈判议和。3月24日,李鸿章在马关遭日本人小山丰太郎刺杀,开枪击中左脸,血染官袍。4月17日,清廷被迫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赔款白银2亿两(折合7453吨)。消息传出,举国震惊。康有为等会试举人,在北京联名向光绪帝公车上书,强烈主张“拒和、迁都、变法”,广东人康有为就此得势,中进士,任工部主事。李鸿章马关签约后遭免职,也视为奇耻大辱,发誓终生不再履日地,并倾向变法。

    孙中山抓住这个时机,加紧布置广东暴动,派人联络香山、顺德等县的绿林匪徒,及潮汕、惠州的会党(黑社会成员)和广州三元里的乡团。兴中总会决定将广州作为暴动地点,还决定采用陆皓东设计的青天白日旗(12芒星),作为起义军的旗帜,把暴动时间定为10月26日,乘重阳扫墓之机,混入香港赴广州扫墓人群(暴动人员中有三分之一是基督徒)。10月10日,兴中会召开会员会议,选举会长,孙文当选。由于消息走漏,两广总督谭钟麟加强戒备,广州暴动失败。日本人梅屋庄吉筹备的600只手枪被海关查获收缴,陆皓东、朱贵全等40余人被捕杀害,孙文、杨衢云、陈少白等人遭清政府总理衙门通知各国悬赏通缉。

    10月27日晚,孙文从广州潜入澳门,两天后搭船去香港。到了香港之后,孙中山与陈少白、郑士良会合,搭乘广岛丸前往日本神户,终于摆脱了清廷搜捕。11 月孙文抵达横滨,剪掉辫子,改穿西服,组织了兴中会横滨分会,有几十名华侨参加。年底离开日本,重赴檀香山,巧遇康德黎博士,并相约伦敦见面。由于暴动失败,兴中会陷于瘫痪。1896年9月底,孙文离美赴英国伦敦,上岸后即遭清政府驻英国公使馆监视,10月11日被清驻英使馆诱捕关押于使馆二楼,准备将其装入木箱运回中国。经过康德黎博士搭救,在《地球报》发布孙文遭清使馆诱捕的消息。由于外国使馆无权在英国捕人,清公使馆被迫于10月23日释放孙文。在康德黎帮助下,孙文将此事写成《伦敦蒙难记》出版,在欧洲留学生中声名大噪。

转赴横滨——巧合还是预谋

    在英国呆了10个月后,孙文受日本友人邀请,于1897年8月16日经加拿大再次到达横滨,甩掉自英国跟踪而来的清国公使馆三等书记官曾广铨(曾国藩之孙),寻至陈少白住宅。第二天两人至横滨警察署长官邸,寻求日本政府保护,以免被清廷缉捕。日本外相大隈重信对此事非常重视,着令加以监视警卫。在横滨,孙文住到了山下町121番地,旅日侨商温炳臣(兴中会会员)住宅的二楼。温炳臣找来15岁的浅田春(静冈县清水町人),担任孙的女佣。由此15岁的浅田春成为孙文(时年31岁)在日本的第一个女人。

    孙文此行从伦敦至日本横滨,是由日本浪人平山周,以聘请“语文教师”为名义申请侨居证。通过陈少白,孙文认识了日本浪人宫崎寅藏、平山周(日本极右翼份子,犬养毅的亲信)。三个月前,日本众议员犬养毅曾派宫崎和平山,赴中国华南刺探反清组织结社情况。宫崎因病未去,平山周与可儿长一结伴至香港,从陈少白信中得知孙文从英国至日本,便立即结束华南行动,回横滨见孙文。宫崎、平山在横滨拜见孙文之后,立即前往东京,向犬养毅报告与孙文见面的情况,和在华南了解到的孙文在反清活动方面的影响力,希望犬养毅能接见孙文。日本外务省次官小村寿太郎闻讯,担心孙文会使日清两国关系恶化,有意令孙文离境。后经外相大隈重信和犬养毅从中周旋,最终同意让孙文留在日本。犬养毅命宫崎寅藏等三人赴横滨,请孙文至犬养毅在东京牛込区(今新宿区)马场下町35番的寓所会面。(日本外务省档案对孙文在日活动有详尽记录,名为《各国内政关系杂纂支那之部·革命党关系(含亡命者)》。)

日本政要——都是什么底细

    这是日本政要第一次主动接触孙文,其背景是:1895年甲午战争后,清朝政权已摇摇欲坠,日本亟需研究中国形势,扶植在华亲日势力。当时大隈重信创办的早稻田大学(1882年建校),最早成立了“时局研究会”,讨论中国问题。1896年,日本众议员犬养毅最早提出“确立对华政策,实为当务之急”,劝告内阁派人赴中国调查时局。由此日本外相大隈重信,拨付外务省机密费,派遣犬养毅的亲信宫崎寅藏、平山周等人,赴中国华南调查反政府组织。宫崎、平山周先通过日本驻华武官曾根俊虎(军事间谍,情报组织兴亚会创始人)与陈少白相识,经陈少白介绍,读过孙文的《伦敦蒙难记》后,认为此人便是犬养毅苦苦寻觅的理想人物,由此举荐孙文,让其与犬养毅会面。

    此时在日本国内,经过明治维新后,主要政治力量有藩阀和民党两大派系。其中藩阀派以伊藤博文、山县有朋、松方正义三大元老鼎立。民党共分五派,分别是河野广中的东北派、星亨的关东派、林有造的土佐派、松田正久的九州派、大隈重信的立宪改进党。民主党派是日本政坛新崛起的力量,在众议院选举中超越了强大的旧藩阀势力。大隈重信和犬养毅是立宪改进党的首脑人物,正处于政途上升期。

    大隈重信于1838年生于九州佐贺城,毕业于佐贺藩兰学寮,1870年任大藏大副(财政部副部长),是明治维新重臣之一。1882年创建立宪改进党,及早稻田大学的前身——东京专门学校。 1887年封伯爵,1888年成为伊藤博文内阁外相,因政见不合遭到玄洋社刺杀,炸断右脚后被迫下野。1896年任第二次松方内阁外相。1898年6月,立宪改进党与自由党合并为宪政党,组成以大隈重信为首相的日本第8任内阁(日本第一个政党内阁,绰号独脚首相),犬养毅入阁担任文部大臣。1907年大隈重信从政界引退,任早稻田大学总长。1914年4月,大隈重信第二次担任日本首相,出兵中国山东并击败德军,企图长期霸占山东。为扳倒亲英国的袁世凯,并独霸在华利益,大隈重信采用孙中山建议,强迫袁世凯政府,于1915年5月9日接受臭名昭著的《二十一条》,袁世凯由此遭到重创。1916年,大隈重信被大正天皇封为侯爵,授大勋位菊花大绶章。1922年因胆结石病死于东京早稻田,终年83岁。在日比谷公园(日本皇宫南门)举行国民葬,30万人参加葬礼。

三朝元老——孙文的日本朋友

    犬养毅是日本明治、大正、昭和三朝元老重臣,1855年生于冈山县市川;是地方官员犬饲源左卫门的次子,后全家改姓犬养。1880年犬养毅从庆应义塾大学部(日本右翼鼻祖福泽谕吉创办的私立大学)肄业,成为从军记者。1881年得大隈重信知遇提拔,任统计院权少书记官。第二年加入大隈重信组建的立宪改进党,成为其亲信。1890年(明治23年)当选成为日本第一批众议院议员,之后42年间连续18次当选,次数仅次于尾崎行雄(立宪改进党元老,25次当选众议员,鼓吹对外扩张)。1898年犬养毅加入大隈内阁,担任文部大臣。1929年出任立宪政友会第六任总裁。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关东军占领中国东三省,若槻礼次郎内阁倒台。76岁的犬养毅接任日本第29任首相兼外相,因全球金融危机而削减军费,由此得罪军部。但其继续推行侵华政策,1932年1月28日,日本为转移国际间对九一八事变的压力,在上海挑起“一·二八事变”,进攻十九路军。3月9日,末代皇帝溥仪在日本操纵下,在长春就任伪满洲国执政,中国东北就此分裂。3月12日,犬养毅内阁作出决定“满蒙(中国东北)是从中国本土分离独立的统治地域,今后,(日本将)帮助其建立国家体制。”5月15日,日本军人发动五一五政变,海军激进份子冲入首相府,将犬养毅乱枪打死,时年77岁。犬养毅死后由海军大将斋藤实接任首相,日本迅速滑入军人当政、对外扩张的战争末路。

    大隈重信和犬养毅都是毁誉参半的人物。他们对于日本崛起做过重要贡献,但在谋取在华利益上,不过是比日本军部那些只会用刀枪的丘八,换了一种更为阴柔隐蔽的手段。他们通过扶植拉拢中国反政府组织,以实现瓦解中国政权,制造社会动乱,谋取日本利益最大化的目的。而臭名昭著的“二十一条、一·二八事变、伪满洲国”,则是在阴柔之后,采用赤裸裸的武力威逼,逼中国就范。对于中国来说,这两个人毫无疑问是战争罪犯。而孙中山及其后的蒋介石,与这些日本侵华势力首脑,有着难以对外人道的紧密联系。然而在国民党的政治需求下,孙蒋二人在台湾历史教科书中,被树立成正义凛然的国家领袖形象。在大陆,孙中山依然被尊为 “革命先行者”,不遗余力地美化其“反帝反封建之功”。

东京会面——结识日本权贵

    1897年9月27日,孙文在东京拜访了犬养毅。犬养毅选在私宅而非官署会面,有蓄意结交之意。对于会谈过程,孙文写道:“一见如旧识,抵掌谈天下事,甚痛快也”(孙文自叙《革命原起》)。从犬养毅寓所出来后,同行的平山周、宫崎寅藏、可儿长一三人,建议孙文住在数寄屋桥旁的对鹤馆(靠近日本皇宫),入住时需要登记姓名。由于孙文尚遭通缉,平山周提出填写化名,用刚刚经过的“中山侯爵”府邸的中山二字作为化名(中山忠能公爵是明治天皇生母中山庆子的父亲),再加上孙文所提“樵”字,组成了中山樵的化名。宫崎寅藏第一个叫起孙中山的新名字。有了犬养毅的支持后,孙中山在日本的活动有了安全保障,在日本的交往圈迅速扩大。经犬养毅介绍,结识包括大隈重信(外相)、大石正巳(农商次官)、尾崎行雄(众议员,鼓吹扩张)、福泽谕吉(日本右翼鼻祖,脱亚入欧论由其首先提出,子弟遍布朝野)等日本朝野头面人物。(注:孙文著《建国方略》)

此后,孙中山还认识了69岁的副岛种臣伯爵(1871年任日本外相,解决日本入侵台湾的牡丹社事件,支持日本对外扩张)、42岁的头山满(间谍组织玄洋社创始人)、46岁的平冈浩太郎(玄洋社社长)、秋山定辅(政坛幕后策划,后任众议员)、中野德次郎(九州煤矿巨头安川敬一郎的亲信)、铃木久五郎(著名股票商,野村证券创始人之一、后任众议员),并与安川敬一郎(九州煤矿财阀、安川电机创始人,玄洋社幕后金主)、久原房之助(茨城矿山巨头,日立、尼桑创始人)、犬塚信太郎(满铁理事)等日本财阀巨头建立了关系。据学者估计,孙中山在日本活动近十年,一生曾结交340多名日本人士。这些人遍布日本朝野各界,多参与侵华战争。日本财阀也在侵华战争中谋取了巨额利益。而宫崎寅藏、平山周之类,只能算是底层跑腿的小喽罗。

长期包养——以备它日之用

    由于孙中山此时经济拮据,犬养毅、平冈浩太郎(玄洋社首任社长,黑龙会会长山田良平的叔父)决定负担起孙中山的生活费用。孙中山还担心原住宅离清廷使馆太近,会重蹈英国的覆辙;犬养毅便让其搬入早稻田鹤卷町40番地高桥琢也家。同住的还有陈少白、平山周、可儿长一(有监视之意)。在东京生活期间,孙中山还曾赴熊本县荒尾村宫崎寅藏的老家住了十来天,参观熊本的陆军演习,并接见专门来访的日本在华间谍头目宗方小太郎(此人1886年便潜入中国当间谍,号称中国通第一人)。此后两人成为密友,众多事件中均可见到此人身影。1911年7月16日,孙中山曾写信给宗方小太郎,表示说:“我将日本视为第二祖国。只是近来我国青年志士常误解日本经营‘满洲’对中国不利,真令人遗憾。”(注:《宗方小太郎文书》)

    1898年2月3日,正在生病中的犬养毅,致函陆实(即陆羯南,原为官僚,辞职后热衷时政评论,鼓吹国民主义,东亚会骨干),要求他负责照顾孙中山、陈少白、王质甫等人生活。信中写道:“愿吾兄将彼等掌握住,以备它日之用。但目下不一定即时可用。彼等虽是一批无价值之物,但现在愿以重金购置之。自去岁以来,弟即暗中作此计划矣。”(注:《近代中日关系研究论集》所载彭泽周《犬养毅与中山先生》)

    早在1897年春,犬养毅、平冈浩太郎等人,成立了研究中国的“东亚会”,意在培训中国通,研究刺探中国情报。内田良平、宫崎寅藏、平山周、陆实等人也是东亚会成员。1898年6月,日本贵族院议长近卫笃麿公爵、陆实等人成立了与东亚会性质类似的“同文会”。同年11月,在日本首相大隈重信、文部大臣犬养毅等人撮合下,将东亚会和同文会合并,组成东亚同文会。会长为近卫笃麿公爵(其子近卫文麿继承爵位,三次出任日本首相,为侵华战争元凶,甲级战犯),副会长为长冈护美(贵族院议员),陆实任干事长,每年从日本外务省机密费中支取4万日元作为经费,在中国南京、上海设立同文书院,培养日本赴华留学生为中国通,联络扶植中国亲日势力。该校后成为收集中国情报的间谍机构。

菲律宾来客——购买军火

    1898年6月,菲律宾独立党领袖阿奎那多,成立了菲律宾共和国,并被选为总统。但在年底,美国与西班牙在巴黎签订和约,决定由美国获得菲律宾殖民地。美军随后大举进攻菲律宾。为了抵抗美军,阿奎那多派遣特使彭西到日本寻求支援。彭西抵达横滨后,得知孙中山与日本朝野人士多有交往,便请其协助购买军火,并赠送10万日元。孙中山与宫崎、平山找到犬养毅,商议请众议院议员中村弥六出面,向枪炮商大仓会社购买了大批军械,包括子弹六百万发、步枪一万枝、大炮十一门、望远镜七架以及火药压榨机和大批制造弹药的材料,雇三井会社的“布引丸”船潜运赴菲,途中遇台风沉没。孙中山用剩余资金七万五千比索,购买第二批军火雇船启运,被美国政府发觉后,向日本提出抗议,计划遂落空。此事虽败,但从中可见孙中山在日本,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政治能量。这种能量是犬养毅给的。

来源

》》辛亥百年祭–中国人完全不了解的近代史(二)

目前有 8 条留言    访客:7 条, 博主:0 条 ,引用: 1 条

  1. 爱求索 2011年12月28日 3:45 下午  @回复  Δ1楼 回复

    如何定性楼主述及的孙中山勾结日本反清朝之事呢?是大人物做推翻两千年来封建专制而不拘结盟反华的日本小节呢?还是孙中山为了自己的反清事业成功而出卖中华利益勾结日本?
     毛 泽 东的功劳是三七开(我认为应是八二开),那么孙中山的功能如何评定?

    • 爱求索 2011年12月28日 3:45 下午  @回复  ∇地下1层 回复

      清朝是被自身矛盾压垮的,后文我会详细叙述清朝覆灭的根源。孙中山只是捡了个现成便宜,1911年底从美国中餐馆的跑堂,回国摇身一变做了两个月的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后来还是被革命党人和袁世凯联手弄下了台。

      对于孙中山的历史评价,先得从他做了什么说起。搞清楚孙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他的历史评价自然无可辩驳。本文将从孙文出生,一直讲到他是如何葬到南京中山陵的全过程。慢慢看。

  2. 爱求索 2011年12月28日 3:46 下午  @回复  Δ2楼 回复

    要看他是否做有利中国的事,可是他死的早,所以有些事(如勾结外夷出卖祖国)可能没暴露出来或许根本没有,只是为利用外部力量支持的权宜之计,再加上清朝也是实在腐朽不堪。不过现在很多文章只说他到外国取得支持回来革命的,怎么取得支持的从来都是一笔带过的,所以需要了解。

    • 爱求索 2011年12月28日 3:47 下午  @回复  ∇地下1层 回复

      这个一笔带过的,正是历史背后不可告人的秘密。

  3. 爱求索 2011年12月28日 3:47 下午  @回复  Δ3楼 回复

    当年学历史时一直有个疑问,既然是辛亥革命成功了,怎么会让袁世凯当临时大总统?民国建立了怎么一直在打内战?其实就和现在伊拉克的马利基政权一样,前政权一倒,有人就选中他扶了上去,但是有没有多少实权,各派系都不服他。反倒是毛泽东从开始就置身投入到一线革命中,并还真的是一路拼过来的,建立了新共和国。当然,苏文肯定是有自己的建国目标和行动纲领,利用内部和外部的势力,想以最小的代价利用日本人达到推翻清政权的目的,只不过日本人也在利用他,

    • 爱求索 2011年12月28日 3:48 下午  @回复  ∇地下1层 回复

      等全文看下来,你会发现——今天的世界,与100年前并没有本质性的区别。

  4. 孙中山 2011年12月28日 4:32 下午  @回复  Δ4楼 回复

    失望啊!

外部的引用: 1 条

  • 辛亥百年祭–中国人完全不了解的近代史(二) « 求索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