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大国兴衰
一、大萧条的起因,金本位与自由贸易 自从明朝的资本家,把资本主义的萌芽带给欧洲之后,被中国文明启蒙的西方人这才算开化,才开始在世界文明史中,获得一席之地。在明朝亡国之后,西方人从江南资本家们的手里,接过了全球化资本主义的大旗,并以资本主义的方式,逐渐控制了全球贸易,主导了世界历史最近几百年。 大明王朝为什么会亡国,资本主义的主导权,是如何转移到西方的。中国又是如何给西方带去资本主义萌芽的,具体的...
阅读全文
一、凡是被封锁的产业,我们都发展的很好 近日很多人忧心忡忡,担忧美国封杀中兴,对中国进行芯片封锁,会严重打击中国经济。其实这不是坏事,而是好事。是川建国同志,对中国崛起做出的又一次神助攻。川建国同志又立功了。 川建国是谁呢,我们先来介绍下。在之前半岛危机白热化之际,川普推特上声称,朝鲜半岛应该属于中国。此言一出,世界哗然。中国网友因为这件事,便给美国总统川普,起了一个可爱的外号,叫川建国。这是川...
阅读全文
一、美国已经告别了中东 就叙利亚战争的问题,学宫在一年多前写过一篇文章,《即将到来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一年多过去了,局势的演变,正在如文章中所预判的那样,一步步走向彻底的失控,叙利亚的人肉磨坊也变得越来越血腥。 借着自导自演的化武事件,4月14日上午,美英法联军未经联合国授权,突然对叙利亚多个目标进行了军事打击。这让叙利亚战争局势,再度升级。世界变得越来越乱了。 英国先是借口毒杀间谍事件,带领西方各...
阅读全文
一、鸦片战争,两次世界大战和国际贸易 二战秩序,顾名思义,是通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由胜利者所制定下来的全球政治格局。二战秩序,给世界带来了超过半个世纪的大体和平。之所以世界会出现整体性的大规模战乱,是因为秩序的缺席。而通过战争的残酷兼并,最终由最强大的那个胜利者,又缔造出来新的秩序。 旧秩序失衡,会引发战争。通过战争,再次形成新的秩序。然后再失衡,再通过战争进行再平衡。纵观世界历史,一直都是如此反...
阅读全文
一、中美贸易战的本质,是美元体系的再平衡,而不仅仅是贸易的再平衡 特朗普22日签署针对中国的总统备忘录,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高额关税,并且对中国公司投资和收购美国公司设限,并在世贸组织采取针对中国的行动等。他表示,涉及征税的中国商品规模可达600亿美元。 美国率先打响了贸易战的第一枪,中国随即发动反击,商务部第二天发布了针对美国钢铝产品和一系列农产品等出口中国的商品,拟对这些自美进口部分产品...
阅读全文
一、中华文明圈秩序和西域秩序的历史脉络 在历史上,中华文明圈的地缘秩序,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由中国所主导的中华文明圈。中国所主导的中华文明圈,衰败于满清入关。因为满清入关所导致的华夷变态,周边的日本、越南与朝鲜等国,已经在华夷变态的离心力推动下,在文化层面上脱离了中华文明圈。 华夷变态进一步演化,催生出来了一个畸形的扭曲产物,大东亚共荣圈。日本人之所以要弄一个大东亚共荣圈,是因为他们...
阅读全文
一、看问题要抓核心:美元的总量紧缩 前几天刚写完《美国离全民要饭已经不远了》这篇文章,美股马上就开始一路暴跌,美国迈出了走上要饭之路的第一步,真乖,真听话。这篇文章受到很多人的非议,他们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怎么可能会要饭呢。他们之所以有这样的困惑,是因为他们不理解当前全球经济问题的本质。 当前世界货币体系,是以美元为核心所建立起来的。而全球经济的扩张,只是美元信用扩张的结果和产物。只要美...
阅读全文
一、从富有到乞讨 如果我们把一个国家,想象成是一个人,对于理解国际宏观经济现象,会变得非常形象和简单。一个国家,和一个人一样。对于国家,它的收入是出口,它的支出是进口。如果这个国家,总是进口大于出口,支出大于收入,它从富有到沦为乞丐,大概需要经历如下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富有阶段。在这个阶段,挣的总是没有花的多,花钱如流水。该国进口的商品,总是大于它出口的商品。它的钱,就会越花越少。为什么会出...
阅读全文
文章目录 一、金融诈骗的一般模式,从布局到猎杀 二、比特币并非比特化的黄金,它毫无内在价值 三、以金融创新之名,层层推进的诈骗创新 四、大审判,洗钱,资本出逃暗道,黑客,以及幕后黑手 一、金融诈骗的一般模式,从布局到猎杀 要深入剖析比特币的真相,我们需要对金融诈骗,有一个深入的认识。要识破形形色色打着金融创新名义的诈骗创新,我们可以来总结所有诈骗...
阅读全文
文章目录 一、四种国家构型:一种文明国家和三种奴隶制国家 二、两种金融构型:救济金融和强盗金融 三、伪装成的国家的银行,和金融危机的本质 四、透过金融乱象,看谁主沉浮 一、四种国家构型:一种文明国家和三种奴隶制国家 接下来的几年,对我们的国家会特别重要,是这场金融战争的特别关键的决战时期。这场金融战争的对阵双方,不言而喻,是中美金融之战。当前经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