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战略·谋略 > 正文

白云先生看世界(一):全球化3.0—-世界是红的

2016-02-09 17:35 战略·谋略 ⁄ 共 9318字 ⁄ 字号 评论 1 条
文章目录

《白云先生看世界》系列专题,是以中国文化的视角,以中国的立场,来观察并剖析当前和未来的天下大势。我们以外国人给我们设定好的西方中心主义视角看世界看的太久了,看自己也太久了,也被蒙蔽的太久了。

一、宏观形势分析的多层结构

对全球局势进行宏观分析的话,需要进行多层结构的分析。从最低层依次到最终端的应用层,分别为:文化层,政治层,经济层,金融层,产业层,市场层,消费层。

通常很多从事宏观分析的专业人士,对全球局势的研判,着重于经济和金融层面比较多。对于政治层和文化层,涉足的比较少。要么就是,只看地缘政治,而又看不透经济和金融形势。真正可以做到对全球宏观形势进行多层立体复合分析研判人,难得一见。

经济层,对形势的驱动和有效影响周期,可以持续数年。比如一个五年计划。政治层,对宏观形势的驱动,和有效影响周期,可以持续数十年。比如改革开放。文化层,对宏观形势的驱动和有效影响周期,可以长达数百年,甚至是千年为计。比如,强大的吐蕃帝国和蒙古帝国,因为皈依了佛教,导致国运一败涂地,走向了分崩离析,再也没能起势。

如果要看多大周期的局势,就要选择对应的层面和框架。脱离对应层面的宏观分析,或者串层了的张冠李戴式的宏观分析,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如果要分析十年以内的趋势,就要看经济层。如果要分析数十年周期的趋势,就要看政治层。如果要看几百年周期的趋势,就要看文化层。如果只看月度级别的趋势,分析下金融层就可以了。

要对全球化这个课题进行宏观研判,这显然是一个国际政治和经济层的大事件。它所形成的局势的周期,将会持续数十年。

近现代以来,世界范围内的全球化运动,总共出现了三次。第一次,是大航海,地理大发现和海盗殖民运动。它由葡萄牙西班牙所点燃,但实际上的主导者和领航者,则是英国。第二次,是由媒介技术和信息化技术革命所驱动,由美国领导的地球村、互联网、自由贸易等运动。地球村、互联网和自由贸易所勾勒出的世界图景,也就是当年弗里德曼所写的那本畅销书《世界是平的》一书里面所阐述的那样,不同国家和文明的差异与鸿沟,政治经济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一步步的被信息化革命所抹平。

在第一次全球化运动中,英国是灯塔国。在第二次全球化运动中,美国是灯塔国。美国这个灯塔因为过于耀眼,以强大的功率,向全世界进行着单方面的辐射和影响。以至于当时以福山为代表的美国的一些学者,开始出现了眩晕式的的幻觉,认为这个灯塔可以一直闪耀下去,历史业已终结。人类在美国的治理下,已经达到了所能达到的社会构型的最高、最理想和最完美形态。

但是,历史并没有终结,历史的车轮还在向前运动。美国的灯塔之光,也在开始暗淡。因为美国并没有真正的解决全球治理问题,也没有真正的解决全球范围内的贫困问题,更没有解决一系列的战争问题,也更没有解决系统性的经济危机的问题。这些问题,在美国的普世价值观标准答案购物车中,并没有给出可购买的解答。

历史的车轮,眼看着就要碾过美国这个不可一世的文明灯塔。它将驶向何方,又将给上述的那些问题,找到什么样的解答呢。这就是全球化3.0的要回答的问题。在美国这个灯塔国开始走向逆全球化之路,做出逆全球化之举,开历史倒车的之际,历史在呼吁新的领导者,来驾驶这台叫做世界史的火车。

二、中国人的天下观:从小九州到大九州

在中国人的潜意识里,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中国人,另一种是外国人。世界上也只有两个国家,一个国家是中国,另一个国家是外国。这种深层意识是从何而来呢。这是中国几千年的文化,所造成的历史先天性。

我们来看一下中华人民共和国里面的“中华”这两个字。中,对应的是外。外是指什么呢,在古代,指的是海外,海又是什么呢,在《尔雅·释地》篇中说,九夷、八狄、七戎、六蛮,谓之四海。四海并不是指四个大海,而是指四种类型的野蛮民族。四海之内皆兄弟,海内若比邻,也不是说在大海包围这的陆地之内,而是指,被野蛮人包围着的,文明的中央帝国的疆土之内。所谓的中,就是指,四周都是野蛮人,中国人居于海内,在这些野蛮人的中央,作为唯一的文明灯塔,傲然而独立。

华,对应的是夷。海内海外,讲的是疆界,讲的是地缘政治,海外是外,海内是中,便有了中和外的概念。那么华,侧重的则是指文化层面的中国自古以来的灯塔国优越感。通俗的说,华就是文明人,是褚夏是九州之民。那么夷,就是蛮夷了。指不文明不开化的野蛮民族。中国自古以来,就一直扮演着灯塔国的角色,所以,华夷之辨和华夷之防,也一直强调了几千年。

虽然元清两朝的异族统治,被士大夫们称之为神州陆沉。但是这两次大事件,并没有根本的动摇和摧毁中国人的灯塔国优越感。真正摧毁中国人灯塔国优越感的历史事件,是李鸿章说,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那一刻。中国人延续了几千年的灯塔国优越感,被洋人的坚船利炮轰的粉碎。

不仅灯塔国的优越感被击碎,连同这个灯塔本身,也被击碎了。在中的方面,各种割地赔款,各种租界和半殖民地。哪还有海内海外的中外之分。在华的方面,中国的知识分子,开始矫枉过正的反思,认为是我们祖先曾经引以为傲的灿烂的文化,才导致了我们近代的屈辱挨打。这就造成了长期的文化自卑,不仅认为我们的文学,我们的建筑,我们的音乐,我们的绘画,我们的军事都不如西方人,甚至还认为,我们的汉字本身都带着原罪,都需要废除。还有更极端的,认为黄种人本身,种族上就有原罪。所以他们宣扬劣根性和劣等民族等自黑自贱自辱的观念。

华夷之辨则被颠倒了过来,这些知识分子,认为中国人是野蛮人,西方人才是文明人。所谓的洋务运动,和拿来主义,就是接受西方新的世界灯塔国的照耀,向新的灯塔国学习,学习如何才能再次成为一个新型的灯塔国。师夷长技以制夷,这句话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师夷长技,师夷长技是为了什么呢,以制夷才是目的。什么叫以制夷,那就是,在一个全球版的天下里,自强不息,学习并超过其他的灯塔国,再次成为新天下里的灯塔国。

在中国文化里,天下是一个内涵非常深奥的概念。中国人的帝王和圣贤们,一直认为,自己是天道的人间代言人。《诗经·小雅·北山》里说:“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和国,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天下就是指太阳底下的所有地方。国,则是构成天下的地理单位。中国的帝王圣贤们眼里,有道的国家,才是文明人,无道的国家,就是夷狄。所以,中国的帝王和圣人们,他们认为自己肩负着把太阳底下所有地方的所有人都变成文明人的使命。

这就是中国自古以来根深蒂固的大一统观念的内驱力。这和其他文明里面的国与国之间的征伐,是不同的。其他文明和国家,互相征伐不过是为了利益,而中国则不然,中国是要代表天,来恩泽覆被它们。所以,在古代中国作为灯塔国所构建的朝贡体系里,藩属过前来朝贡,都是赚钱的买卖,中国并不会因为自己是宗主国就让弱小的藩属国吃亏。中国输出的是秩序,是和平,是仁义。反过来看近现代史,西方殖民者,输出的则是战争,烧杀抢掠和死亡,是零和游戏。这是完全异质性的文明,所导致的完全迥异的全球治理与国际关系理念。

在战国时期,中国古代阴阳家的代表人物,邹衍认为,中国的九州,只是小九州。在中国之外,还存在着一个大九州。这个大九州的概念,就是现在说的七大洲的说法。一百多年的屈辱近代史,以及所谓的睁眼看世界,正是把这个小九州的天下,扩大到了这个大九州的天下。从此,中国人的天下,就变成了全球。

三、全球化1.0:世界是蓝的

学界一直有一个悬而未决的著名问题,叫李约瑟难题。李约瑟难题,说的是什么呢,它说,为什么工业革命和现代科学,是从欧洲发起,而不是从其他文明里所发起呢,尤其是为什么不是从长期以来在历史上都科技水平处于领先的中国所发起呢?

李约瑟难题,之所以成为一个难题,就在于他缺乏大历史的观念和研究方法。只是横向的解释这个现象,当然找不出答案。从纵向的大历史来看,李约瑟难题,其实也不是什么解不开的难题。

为了方便说明问题,这里要先提出一个概念,古典版全球化。汉帝国和西方通商的陆路丝绸之路,泛地中海海路贸易,都是历史上一直长期存在的两大全球化路线。历史上,谁能控制这两大古典全球化必经之路必争之地,那么哪怕地里不长庄稼只长沙子,也一样日子过的富得流油。

古典全球化,不仅是贸易商品,更是贸易科技和知识的地方。古典军工业,古典农业,古典手工业的技术交流和知识传播,等等,都是古典全球化的结果。在阿拉伯帝国时期,这两个关口,都由阿拉伯人所控制。那么来自波斯的,希腊罗马的,和东方的文明成果,自然的都集散到了阿拉伯人手里。

这时期的欧洲人,还没有航海技术,绕不过去被阿拉伯人控制的地中海,被封闭在欧洲大陆上,穷的吃土吃灰。这就是黑暗的中世纪。如果不是蒙古人西征,实质性的灭亡了阿拉伯帝国,那么欧洲人可能还会被关禁闭的更久一些。蒙古人不仅击垮了阿拉伯帝国,也让中世纪的欧洲人,开始睁眼看世界了。这时期的欧洲人,通过蒙古人西征,这次文明大碰撞和大交流,从阿拉伯人手里流出来的科技和知识成果,自然而然的有一部分会集散到了欧洲人手里。

恶梦一般的蒙古人刚走,塞尔柱人又来了。他们灭亡了阿拉伯帝国,又灭亡了东罗马帝国,建立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再一次控制并垄断了古典全球化的海路和陆路贸易。不仅如此,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还一直试图,灭亡整个欧洲。在阿拉伯人,蒙古人,塞尔柱人轮番碾压下,如果再算上之前的阿提拉,欧洲人在近现代之前,历史上就没过过几天好日子。

不在轮番碾压中死亡,就在这种轮番碾压中爆发。欧洲人学习了东方先进的航海知识和技术之后,开始寻求绕开两大古典全球化路线,开辟新的全球化路线。这就是现代全球化的开端:大航海时代到来了。欧洲人试图沿着相反的方向,和东方世界开展贸易。这样就可以避开被奥斯曼土耳其所控制的两大古典全球化路线了。

欧洲人为什么要大航海,因为被逼出来的。地中海出不去,陆地上也过不去,只能走大西洋,横渡大西洋,或者绕过非洲,驶向印度洋和太平洋。随着新航路开辟的成功,欧洲人的科技水平和财富,都获得了大爆发,成为了当时世界的中心,也是科技和知识的集散地。古典全球化的知识集散运动,就向一个人类传家宝一样,这个宝贝,阿拉伯人拥有过,蒙古人拥有过,塞尔柱人拥有过。最后一棒,落到了欧洲人手里。谁拿到了它,就就能发展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水平的文明。

同时,另一边,历史上长期碾压的欧洲人喘不过气来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衰落了。因为欧洲人找到了新航路,它们收不到过路费了。就好比,大家都去一个新商场消费,那么旁边的一个老商场,必然就会衰败。15-17世纪,地理大发现完成,18世纪,蒸汽机被发明出来,工业化时代开始了。这是巧合吗?这是必然。工业化,和科学,都是古典全球化的必然产物。欧洲人只是碰巧接了这最后一棒。

在东方的中国,这时候在干什么呢,在15-17世纪,明朝也开始了大航海运动。这就是郑和下西洋。为什么郑和要开辟海运新航路呢。因为传统的古典全球化路线,也就是丝绸之路,走不通了。那么中国想和西方世界贸易,加入古典全球化,必然的就要向欧洲人那样,选择开辟新的路线,绕过被阿拉伯人和奥斯曼土耳其人轮番控制的中西亚丝绸之路。

在大航海运动竞赛中,中国人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在郑和时期,中国的航海技术,要领先于欧洲人。科技技术,也领先于欧洲人。随着明朝的灭亡,满族统治者由于忌惮汉族人钻研科技会影响他们的统治,便通过奴化和愚化统治,全方位的把一个代表着当时世界最先进文明的国家,变成了一个愚昧落后的由刚从原始社会跑出来的渔猎民族统治的奴隶制国家,汉人成了满人统治者的家奴。于是,中国就彻底的昏睡了。

清朝的三百年,相当于中国版的黑暗中世纪。欧洲人的中世纪,被蒙古人的西征掀开了铁幕的一角,透进了一线光芒。中国人的中世纪,则被英国人的东征打开了铁幕,终于透出来了一线光明。这时候,中国醒了。昏睡了三百年,终于醒了过来。

为什么在现代版全球化1.0的时候,灯塔国是英国,而不是中国呢,因为中国人睡着了。为什么历史会选中英国人做灯塔国呢,因为这个时期,谁的航运技术越发达,谁的殖民地就越多,谁抢的财富越多,又能反过来支撑新技术的革新,这场灯塔国竞赛中,西班牙,荷兰作为竞争对手,都被英国所打败。这里面,有运气,也有必然,这里就不发散了。

李约瑟难题为什么解不开,因为问题就没问对,没有表述对,没有宏观的纵向大历史概念。也更不理解,全球化运动,是一直都存在的历史现象。如果站在古典全球化这个视角看李约瑟难题,那么这个难题,根本就不是什么难题。

所以说,全球化1.0,是蓝色的,因为它的主题就是大航海和地理大发现。而工业革命和科学进步,只是全球化运动所必然催生的产物。就好像,星际尘埃越聚越多,终于有一天把自己点燃了,变成了一颗发光发热的恒星。而全球化,就是把文明聚集在一起,不知道哪天把自己点燃会突然的变成了一颗恒星出来。工业革命,就是一颗人类文明被自己点燃的恒星。

四、全球化2.0:世界是平的

两次世界大战,终结了全球化1.0时代。在挫败了西班牙和荷兰这两个竞争者之后,作为灯塔国的大英帝国,一时间光芒万丈,举世无敌。不过,成也殖民经济,败也殖民经济。如果没有新的革新者,来颠覆英国这个灯塔国所开创的和塑造的世界政治经济旧格局的话,那么英国的灯塔之光就会一直照耀下去。

这时候,挑战者出现了。这个挑战者,就是德国。德国因为起的比较晚,没赶上殖民运动的大快朵颐的机遇红利,等明白过来刚赶上趟,地球已经快被瓜分完了。占到手里的,不过就是那么零零星星的几小块。

英国占据着世界上大部分的殖民地,那么他的经济结构,也偏重于殖民地经济。从殖民地掠夺资源,然后加工成商品,再倾销到殖民地。原材料几乎是无限的,市场也几乎是无限的,这个模式,似乎可以一直持续下去。但有个致命的地方是,效率不可能是无限的。技术和产业升级,也会受限于殖民地落后的市场结构。

德国轻装上阵,它殖民地少,原材料也少,市场也小,所以,他逼着自己,只能在效率和产业升级上做文章。那么,科技进步和革新,就是唯一的选项。英国有资源和市场优势,德国有效率和结构优势。日积月累,渐渐的,结构和效率优势的德国,超过了资源和市场优势的英国,德国成了新兴的知识和科技的集散地,大有成为新的灯塔国取而代之把英国赶下历史舞台的趋势。

要成为新的灯塔国,德国就势必要像当年英国打败竞争对手西班牙和荷兰一样,先打败身边的在欧陆上的竞争对手法国。德国的效率和产业链结构,都优于老牌的灯塔国英国,所以,它需要为饥渴的商品寻找资源和市场,那么英德矛盾也不可调和。俄国作为世界文明中心的边缘性大国,它一直都做梦一样的想加入到这个文明中心,试图南下寻找地中海黑海出海口。挡住它南下是奥匈帝国,这个矛盾也是不可调和的。

在一战中,德国战败,它并未如愿以偿的成为灯塔国。几十年后,它再次卷土重来。又再次失败。虽然德国具备当时世界上最发达的科技,但是他两次失败,都是因为它没有足够的资源来支撑长久的消耗战,另一个原因是美国的参战,打破了平衡。科技的领先,可以带来战术上的速胜,但是从全局战略看,战争打的还是资源和战争潜力。

两次世界大战的结果,肢解了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这两个旧世界格局的代表。把英国从灯塔国的地位上拉下了马,宣告世界殖民秩序和时代终结,全球进入民族独立运动的高潮。新的灯塔国,美国上位。作为二战的战胜国,美苏瓜分了德国的所有科技成就。科技的世界中心,从德国转向了美国。苏联成为另一个阵营的副中心。

雅尔塔体系,塑造了战后世界格局。世界被分为两大阵营和美苏两极,也就是说,世界上同时存在两个灯塔国,一个灯塔照耀一半的世界。50多年后,随着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世界格局由两极化,成为多极化。实质上,也可以认为是美国一超独霸的单极化。美国称霸世界,也才20几年的时间而已。不过因为美国价值观和意识形态输出工作做的好,造成很多人意识里,好像美国已经称霸了地球几百年了似得。这真是一种错觉。

冷战结束后,这短短的二十几年,世界基本上完成了一体化。全球化迎来了它的2.0时代。英国向美国移交了殖民时代的地缘遗产,德国的高科技又给美国插上了翅膀。苏联的解体,另一盏灯塔熄灭,宣告唯一的竞争对手失败,一如当年英国斩落荷兰西班牙那样。不得不感叹,美国运气真好。于是,美国得以引领世界,进入全球化2.0时代。地球村,互联网,自由贸易,复杂产业链的全球分工协作,就是这次全球化2.0的最杰出的产物。

在08年金融海啸以前,看上去这个全球秩序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美国的灯塔之光,也可以一直光耀下去。不过,08年金融海啸之后,一个幽灵又出现了:全球经济失衡。一个被抹平的世界上,出现了波涛巨浪,它看上去,似乎因为这些波浪,而不再那么平了。

为什么说,全球经济失衡,是一个幽灵呢。因为每一次这个幽灵出现,就都意味着,世界格局要出现剧变,甚至也意味着导致旧的灯塔要熄灭,新的灯塔要燃亮。美国自然不愿意自觉的熄灭自己,宣告退出历史舞台来化解全球失衡问题,它打算回滚到旧版本。一个类似于美苏争霸冷战时代的旧版本。因为这个版本,允许世界同时存在两座灯塔。无论是美国之前的G2论,还是最近的逆全球化反自由贸易的TPP等动作,都在表明,它试图回滚到世界秩序的全球化旧版本。这个版本,就叫它全球化1.5版吧。

一个人可以回滚到旧版本,一个国家可以回滚到旧版本,但是历史不会回滚到旧版本。历史的运动,永远都是向前行进的。未来的全球化,要么是全球化2.5,要么是全球化3.0,唯独不可能是全球化1.5版。历史从来都是如此,只能进,不能退。

五、全球化3.0:世界是红的

美国认为,当前全球经济失衡的元凶是中国。把责任都推到了中国头上。而在美国主导世界政治经济的20多年里,它又对世界的经济增长做出了多少贡献,它又帮助世界消灭了多少贫困?它又帮世界消除了多少战争?

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里,真正起到全球发展引擎作用的,贡献最多经济增长是中国,消灭最多贫困的,也是中国。也就是说,美国治下的全球繁荣,最大的功臣是中国。现在,这个地球领导者,又反过来说,因为中国的发展,造成了目前世界性的经济困境。那到底,美国是让中国是发展好呢,还是不发展好呢?

在这20多年的全球性景气周期里,美国到底贡献的是什么呢,它虽然没有贡献主要的引擎价值,也没有显著的消除世界范围内的贫穷,就说不要消除战争了,它自己不挑起战争,全球人民都要谢谢它了。美国真正的贡献是,基于美元为世界基础货币,向全全输出货币。另外一点,则是输出科技标准和生态,以及国际贸易规则和协议。

如果货币的扩张,跟不上经济的扩张,那么就会带来通货紧缩。这边工厂轰隆隆的开着,商品向流失一样的从流水线上流出来。那边黄金开采和冶炼,吭哧哼哧的不见怎么显著增长。黄金的增长,跟不上商品的增长,金本位就会崩溃。金本位崩溃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开启了美元本位时代。科技的进步,使得生产效率进一步提升,全球经济大发展,那么必然的就要求美元货币投放量要同步增加。只要美元和黄金挂钩,那么依然,还会导致通缩。

黄金因为稀缺和难以复制,而成为货币信用之锚,也又是因为稀缺难以复制,用黄金作为货币,必然的又会导致通缩。不论是金本位,还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只要把世界货币体系的信用之锚,锚定在黄金之上,那么一定会导致通缩。因为黄金的开采量的增长,不可能跟得上商品的增长。美元的信用,取决于美国的黄金储备量。一旦美国的国际收支恶化,全球都会纷纷用美元兑换黄金。这样,就会造成一次次的美元危机。

终于到了第七次美元危机的时候,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在美元信用和黄金脱钩之前,美元是有资格称之为美金的。在之后,一个信用和黄金无关的货币,已经不合适再称之为“美金”了。在70年代,美元的信用,因为布林顿森林体系瓦解,美元的信用一度恶化,甚至在很多国家,人们拒收美元。认为美元是一种瘟疫。

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牙买加体系被确立,成为新的世界货币体系。牙买加体系相比布雷顿森林体系,最主要的改革,有三点,一个是黄金非货币化,另一个是浮动汇率合法化。第三是储备货币多元化。黄金终于退出了货币体系的舞台,沦为了一种贵金属。世界货币体系,失去了黄金这个信用之锚,那么随之俱来的,就是风险的暴增。没有锚的货币体系,就如同没有根的浮萍一样,风一吹,就要带来一波巨震。从之前单纯的美元危机,变成了牙买加体系下的全球货币危机。

牙买加体系,为美元的输出,彻底的解开了枷锁。使得全球货币扩张进入了暴涨期。在苏联解体之后,尤其是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美元的输出,再一次暴涨。货币的扩张,使经济活动终于摆脱了通缩的阴影和窠臼,给全球经济带来了一波为期十几年的超级景气周期。

以一个主权国的货币,作为全球结算和储备货币的世界货币体系,就会导致特里芬难题:各国为了发展国际贸易,必须用美元作为结算与储备货币,这样就会导致流出美国的货币在海外不断沉淀,对美国来说就会发生长期贸易逆差;而美元作为国际货币核心的前提是必须保持美元币值稳定与坚挺,这又要求美国必须是一个长期贸易顺差国。这两个要求互相矛盾,因此是一个悖论。

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到牙买加体系,特里芬难题,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随着中国全面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更是加深了这个矛盾。美国的逆差和赤字空前的加剧了,世界贸易的收支失衡,也空前的加剧了。与其说是因为中国的加入导致了全球经济失衡,不如说这种失衡,是当前世界货币体系本身的结构缺陷所必然会内生出来的结果。

当前世界经济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全球经济失衡,导致全球化历史进程,在向前进,还是向后退这个重大的历史关口,中美出现了路线性的根本分歧。中国认为,造成全球经济失衡原因是系统版本太陈旧,跟不上全球经济发展,出现了深层的系统性危机。对应的,解决全球经济失衡的办法是,把全球化2.0,升级到全球化3.0版本。美国认为,因为中国全面加入全球贸易造成了全球经济失衡,所以要回滚到全球化1.5版本,把中国踢出局,就能解决全球经济失衡问题。

中国选择升级系统,美国选择回滚系统。所以,接下来,全球化要升级,只能由中国来主导了。而在这个全球化2.0升级到全球化3.0的历史进程中,美国扮演的,将是一个阻挠者破坏者的角色。因为美国希望全球化瓦解和分裂,这样才更符合它的利益,在一个没有中国参与的国际经济版图中,它可以继续的呼风唤雨。

人类有文明以来,不同文明和国家之间,就一直在进行贸易和往来,从古典全球化,升级到现代全球化。现代全球化系统,经过了两次迭代,塑造出来了当前的世界图景。现在因为系统陈旧,使得全球经济出现了危机。所以接下来,这个系统,还需要进一步升级。美国试图回滚系统,躲在落后的不适应新的经济现实和发展的旧版本中,靠掩盖和擦除问题本身来解决问题,来对抗历史进程和潮流,这无异于是大清朝闭关锁国一样的行为。

中国要升级全球化这个系统,又将如何升级呢。美国要回滚到旧版本,是不是能够如愿呢。在这新与旧,升级和回滚的分歧与拉锯中,世界经济又将何去何从呢?天下大势,又将如何演变?华夏文明从小天下模式,切换到大天下模式,又将如何经略全球?请看下篇分解。

来源微信:至道学宫

目前有 1 条留言    访客:0 条, 博主:0 条 ,引用: 1 条

    外部的引用: 1 条

    • 至道学宫:民族复兴在望,中国将重返世界文明中心 | 求索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