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战略·谋略 > 正文

白云先生:建立生物互联网,以永绝瘟疫后患

2020-02-05 18:17 战略·谋略 ⁄ 共 1122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抗疫前线的最新战况

湖北以外的地区,新增确诊人数,连日下降,曲线一直掉头下降。说明疫情遍地开花,这个可能的风险解除了。而且各地都出台了最严密的防控措施,未来湖北以外的地区,情况会越来越好。

昨天2月5日,武汉地区,接到了两个硬任务,要求各区在未来两天内,最晚至2月7日,完成武汉市所有疑似病例的核酸检测。除了疑似病例的检测,另一个硬任务是,争取在2月5日晚24时,收治所有确诊病人。

武汉地区的这几天攻坚战,会消化掉之前的存量问题,加大排查和防控增量问题,会让这几天的新增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出现几天的增长。这个是好现象,说明武汉的进攻推进速度在加快。

说一些个人对战局的分析。仅仅是个人分析,请勿过度解读

从地区上来看,我国目前抗疫大战,一共有三个大的战场。一个是武汉,第二个是武汉之外的湖北地区,第三个是湖北之外的其他地区。这三个战场,武汉是主战场,战役规模是最大的,我军投入的兵力也是最大的,这个战场目前是我军主力在大举主攻的战局。预计,这几天就会攻下制高点。

第二大战场是武汉之外的湖北地区,目前战役处于敌我双方,相持不下的态势。这个战区的我军队伍,绝对不能后退,一定要顶住。在资源优势不明显的情况下,要多想方法,多动脑筋,最大化的提高资源效率,并把策略优势,转化为我军的总体优势,以此来形成对敌军的力量优势。

什么是资源优势呢?我们举个例子,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集中优势兵力,克敌制胜,这就是资源优势。什么是策略优势呢?比如韩信打仗,总喜欢以少胜多,用一万人可以半天消灭敌军二十万人。战术的优势,可以转化为战场优势,这就是策略优势。

这种情况下,建议使用已经在这场战役中,得到充分验证的中医方法,来快速打开局面,快速破局,从相持推进到大反攻。因为中医的打法,不是资源敏感型战术,它特别的省钱,对临床施治环境的要求也不高。用中医来打瘟疫,具有天然的战术优势。这一点无论是在非典瘟疫,还是这次的新冠瘟疫中,都得到了验证。需要迅速建好足够使用的方舱医院,快速解决阻断传播途径的问题,把患者集中隔离收治起来,按照观察对象,疑似病例,轻型病例,重型病例,分开集中收治。用中医的打法,应该很快能够取得效果。

第三大战场,是湖北以外的国内其他地区,这个战役,因为全民皆兵,我军打的比较坚决和果敢,无论是攻还是守,都没有给敌军太多的机会。后面几天会是这个战场的乘胜追击打歼灭战的阶段。

总体来看,第一个战场的武汉战役,和湖北以外的第三战役,会先结束。并在压力缓解的时候,增兵支援第二个战场。等第一个战场的战役,和第三个战场的战役,全部胜利结束后,最后会几大方面的主力,挥师支援第二战场,对第二战场的敌军发起总攻。最终,战场全面结束,以我们的全面胜利而结束。

第一个好消息,今天雷神山医院,也已经完工,可以交付给部队使用了。第二个好消息,新增疑似感染者,已经连续两天下降。说明病毒扩散的势头,增量部分,已经被我们遏制住了。只要增量的扩散控制住,我们就牢牢的掌握了这场战役的主动权,也可以说,总体上成功阻断了病毒的传播途径,这场仗已经打赢了一半了。

过去的24小时,我们的防控战役,效果显著。综合R0(基本传染数,流行病学术语,指平均一个传染者能够传染的人数)下降到了0.63。R0下降到了1以下,说明它已经被我们摁住了。在R0超过1很多,以及大于2的时候,就会出现核裂变一样失控的指数性传染。

云先生:建立生物互联网,以永绝瘟疫后患--求索阁

基本传染数的大幅降低,是我们社会控制的结果,不是病毒天然传染力变弱的结果,所以我们这几天更要坚守阵地,巩固战果,并继续把疫情防控工作做的更好,基本传染数就会降低的更快,我们大家才能更安全,疫情才能早点结束,我们的社会秩序才能早点恢复。等什么时候R0接近于0的时候,我们的社会秩序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总之一句话,胜利在望了。

第三个好消息,新增确诊人数,已经超过了新增疑似人数,说明我们在排查存量的疑似感染者的速度上,在控制和隔离传染源上面,我们也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这是整个战役中,另一半的战场,很快还会有更多的胜利到来。

第四个好消息,主战场武汉,连夜兴建了11座方舱医院,每座方舱医院,床位在300到1000不等,新增加的床位共计应该要有七八千了,这大大增援了我军的接诊响应数量和救治方面的战斗力。这个做法非常好,疑似和确诊感染者,人都集中隔离起来,又进一步减少了感染源的失控和扩散。也解决了居家自我隔离的聚集性传染和交叉传染问题。

快速用方舱医院,把感染者和健康者做大区间的物理隔离,把传染源聚集起来,包围起来,和病毒打决战,毕其功于一役,而且战争准备和战争实施推进非常快,这样的战术,值得全国推广。尤其是温州和黄冈随州这样的疫情严重的地区。

我们可以在重要疫源地,都建几个这样能容纳上万人的野战医院。只要是疑似的和确诊的,就先集中收治。找到人就往里面放,很快,感染者和健康者交叉混合的局面,就被彻底解决了。而且集中服务的话,可以提高我们医疗资源的周转率和效率。

第五个好消息,全国开始进行最高级别的防控,把防控指挥机构,层层往下执行,支部建到连队上,已经精确到乡村,社区和家庭级别,做到整个社会的非接触运行和安全运行,不留死角,全国围歼传染源。在这样的战役面前,敌人必败。

越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请大家越要提高战斗注意力,绷紧起来,一直打到最后的胜利。

防控流行病和治病,是两种不同的事情

治病讲的是什么呢,有人生病了,医生过去,把人治好,战争就结束了。流行病的防控,完全是另一码事。即便药再对症,医生医术再好,如果大多数人都感染上了,既没有那么多的医生来看病,也没有那么多的药物资源。那瘟疫就打赢了,它就会吞噬无数的人。

所以,防控流行病,打这种战争,有专业的作战体系,和专门的战术。这种防疫战争,和军事战争,作战体系,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首先得有预警系统,敌人来进攻我们,我们得能做好侦察和预警的工作。从03年非典之后,我们这套防疫雷达系统就在建设,和03年相比,已经今非昔比了。但是新冠病毒这次的瘟疫,它居然先致盲了我们的雷达系统。这应该不是病毒的问题,一万亿年也不会进化出来这么聪明的病毒,关键还是系统设计的问题和人的问题。

再好的雷达预警系统,如果不开机,或者被关机,它也会被致盲的。给雷达系统开机关机,这个不是病毒能做到的。

雷达发现目标之后,锁定住了它,然后整套的防疫作战体系,开始和敌人作战。按照西医的思路,是先找出来病原体,然后根据病原体,研制克制病毒的特效药,研制疫苗,消灭传染源,等等。这套战术,在天花那种经典病毒时代,是有效的。因为战争都是以年为单位在攻防。我们人类和天花,整整作战了3000多年,才把它彻底的根除掉。

而在非典,以及非典前后的一系列新发流行病面前,这套打法,完全无法应对敌人的进攻,因为新发传染病的病毒,来无影去无踪,速战速决,而西医研制抗病毒的特效药,研制疫苗,都是动辄很多年,甚至十几年几十年的事情。等西医的特效药研发出来,疫苗研发出来,瘟疫早就打完收兵了。这样以慢打快的打法,完全不适应新型的闪电战式的防疫战争。

为什么现在病毒性的新发流行病,在战术上,都比天花这种经典病毒,变得更快更聪明了呢?都进化成闪电战了呢?这不是病毒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

我们前面说过,病毒再怎么进化,它也不可能进化出来给雷达开机关机的能力。同样,病毒再怎么进化,再怎么聪明,它也不可能具备自我精准设计战术体系的能力,自我获得战术体系升级的能力。我们人类和病毒作战了几千年几万年了,他们的战术,一直都是天花模式。为什么这几十年,突然爆发出来的很多新发流行病,都是新的战术体系了呢?是病毒自己给自己设计出来的新战术体系吗?估计这么说,是不会有人信的。

病毒的战术体系,从天花到非典,再到新冠,出现了划时代的战术革命。病毒能理解什么是闪电战吗?病毒能自己学会闪电战吗?请大家深入的思考这个问题。如果病毒没有这种能力,那么是谁在设计它,谁在指挥它作战?请大家也思考一下这个问题。再强调一下,瘟疫闪电战,这是流行病对人类作战,划时代的战术革命,和战争体系的革命。

在新发流行病的闪电战冲击之下,西医的这套控制传染源的战术,除非能以周为单位的研发出来抗病毒的特效药,以闪电战破闪电战,才有胜算的可能。这实际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而且,如果是闪电战突击出来的疫苗,连动物实验人体实验,临床验证也都没做,还是防御性的疫苗,给全国人民都来一针。疫苗的毒性和后果,都不确切,这种疫苗恐怕是没人敢打的。

如果是常规的技术来研发疫苗,那就是远水不解近渴。等疫苗出来,疫情都结束了。还有即便疫苗研发出来了,下一次疫情来了,又换了个新病毒,疫苗的成本就全砸了,完全收不回来。一直这样打,我们防疫系统的运转,就难以为继,不可持续。

如果用中医的思路和作战体系,应对这套疫病的闪电战,在控制和消灭传播源,彻底根绝病毒这个战场上,中医是可以打赢的。为什么呢?因为中医可以做到以闪电战破闪电战。

中医对治疗瘟疫的作战战术上,辩证施治,临床康复,都是以周为单位的,甚至是以天为单位的。而且能够完美的压制病毒,完美的根除病毒,不留后遗症,这就是闪电战。如果这场战争我们想跑的更快一些,更闪电一些,应该全权让中医来发挥主导作用,以闪电战破敌人的闪电战。

除了控制和消灭传播源这个环节,还有其他的两个环节,能够打败流行病,我们前面也讲过,那就是阻断传播途径,和保护易感人群。目前这两个环节,我们是以周为单位的在做出响应,并且全民进行网格化管理,这也是闪电战的打法了。目前看,效果非常好。

战争都是体系对抗,整个作战体系,我军方面,目前可以优化的,一是继续加大中医药战术体系的比重和权重。因为中医才是消灭传染源方面,闪电战的专家。另一方面,在控制传播源上面,识别和精准定位传播源上面,精准切断传播途径上面,我们还有战术优化的空间,而且空间非常大。这个战术,就是我们接下来要讲的生物互联网。

用生物互联网的战术,可以百倍的提高我军的防控效率

现在我军花了很大的兵力,投入到了排查隐瞒行程和病情的人身上。很多不自觉的漏网之鱼,冷不丁的就把我们的防线,给撕出来一个口子。一个地方的防御被攻破,我们又得扑上去很多兵力,来堵住缺口,升级局部战斗规模。从这点讲这些故意隐瞒行踪和病情的人,他们都是我们的敌人。

在疫情期间,这种故意和恶意散播病毒的行为,属于危害公众安全罪,最高是可以判处死刑的。这些敌人,总是主动的攻击我们的防线,我们在明,他们在暗,我们只能到处追着他们跑,还被他们牵着鼻子走,这就有点被动。即便疫情结束后,我们按照危害公共安全罪,来枪毙他们,但是我们的损失是无法挽回的。

这些隐瞒者敌军,之所以拖住了我军的一大部分主力,让全国人民都动弹不得。最根本的原因是,他们对我们进行了情报优势上的压制。我们精准的发现定位到他们很难,精确的判断他们的行为很难,对他们进行准确的道德判断更加的难,他们可是连自己父母都能骗的人。但是,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突破我们的防线,传染更多的人。他们这是在以明打暗,以不可知打可知。

这种信息不对称,情报不对称,让我军全程都得在不利选择和道德风险的作战环境下作战。并给我军造成了很大的伤亡。比如一个晋江的感染者,他故意隐瞒自己的行踪和病情,密切接触了几千人,一个人导致隔离了十几个村子。这种极端的情况虽然是个例,但是它提醒了我们,这种事情,单纯靠防守,是很难做到万无一失的。因为要甄别一个这样混入群众的漏网之鱼,我们就得对几千几万的人,进行全员甄别。这样工作量就非常大,而且即便投入了工作,也难免会有漏网之鱼。

无论我们的防控工作做的有多好,一些个别的人,理论上都会有可能选择故意隐瞒。敌人故意隐瞒不说,我们选择相信他,这叫道德风险。我们基于错误的道德判断,让他突破了我军的防线,这是不利选择。也就是说,对我军而言道德风险和不利选择,就目前的战术而言,在理论上就是存在的。

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事半功倍的解决这个问题,牢牢掌握主动权,把刀把子握在我军的手里,我们在战术上,可以再做升级和优化。这套战术的基本的原理和思路,是夺回制情报权,全程对敌人进行先敌发现,先发制人,超视距攻击。以及,解决道德风险和不利选择的问题,让我军用最短的时间,最高的效率,突破敌军的防线,在发现和精准定位,并进行精准打击的作战全程,都能全程主动,全程战术主动,全程优势压制,全程精准和全面的歼灭敌人,营造新的作战环境,消除道德风险和不利选择的问题。降低我军的伤亡,理论上,我军甚至可以做到零伤亡。

任何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并且总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如果遇到了不顺不通的地方,不是事情无法解决,而是战术上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就像《黄帝内经》说的那样: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

什么是生物互联网

生物互联网,顾名思义,就是把生物都连接起来。这个工程,非常非常的好大。

有人要说了,互联网不是已经把人都连接起来了吗,为什么还要把人再次连接起来呢?

目前的互联网,对人的连接,只是通信的连接,以及泛通信的连接,形成的只是基于人的狭义的通信数据,和对狭义数据的连接和数据处理。而不是形成广义的人的全信息数据,并对广义的数据,进行连接和处理。

从广义上看,应该把人当作一个综合数据终端,甚至是一个微型的综合数据平台。它除了对人的广义通信的连接之外,还包括对人的生命特征的连接,包括医学卫生信息的连接,对人的社会属性的连接,对人的行为的连接。这样才是对人的全信息连接,才能实现,对社会进行宏观和微观上的精确可控。

如果我们连接的是通信,我们能控制的也只是通信。连接行为,能控制的就是行为。如果连接作为一个综合数据终端的人,我们就可以全面的控制人。我们连接什么,就能控制什么。

在生物互联网的1.0版本,我们可以在通信互联网的基础上,实现人的全信息连接,这对我们这次的疫情防控上,有重大的意义和价值。第一个版本的连接对象,是先把对疫情防控最关键的信息连接起来,包括人的行程,人的医学卫生信息,把这些都连接起来。

如果我们把生物互联网的1.0版本做出来,那么就意味着,一个从武汉出来的人,只要他带着手机,开着手机,他的行程,都会形成一个精准的导航路线图,并且对应任意的时刻,他的定位都是准确的。并把这些数据,都可视化出来,全国连成网。我们不用再用广播找人,直接让防疫人员,快速去他定位的那个地方,把他控制起来就行了。也就是说,我们这样,就可以用更闪电的闪电战术,精准的发现目标,定位目标,控制和打击目标。这样效率一下子就成本的增加了,对社会资源的冲击力,和对社会全民防御的压力,顿时就减少了很多。

而且,沿着这个人的行程轨迹线,我们可以精准的定位,哪些人和他的距离是小于一米的。这样我们就可以精准的定位到密切接触者。不用再到处广播大海捞针的去找人。也不用等到这些不知不觉被感染的人,等他们发病了,暴露了自己,才能发现他们。这样我们就太晚太被动了。

这里面有个小技术问题,如果对方关机了怎么办?如果有疫区行程的人,和疑似感染者,或者是密切接触者,如果他关机了,也没多大问题。他关机的一瞬间,消失在最后的定位点上,我们可以第一时间,确定他消失时的位置,确定他的身份按照位置中心点,,把他的照片推送给,通知各个出入口的防疫人员进行布防布控。并且通知他的家人和同事,以及同村的村民,和同小区的居民,第一时间,告诉他们他是疑似者,是确诊者,或者是密切接触者,请大家不要和他接触。这样一来,即便他关机,我们还是可以精准的控制住他。

只要我们把生物互联网1.0版本做出来,它不仅可以马上用在我们现在的疫情防控战争中。而且对我们未来的打击拐卖妇女儿童,打击刑事犯罪,都有非常重大的意义。给每个孩子身上,都配一个儿童手机。孩子在哪里不见的,那个时间点周围都出现了那些人,一秒钟就把人贩子的身份信息和位置信息,给调出来了。然后实施抓捕。对于刑侦来说,也是如此。只要找到犯罪现场,确定死者的死亡时间,调出来那个时间,都有哪些人的行程路线出现在该位置,锁定目标,进行排查和审讯,马上就破案了。非常的智能。

在生物互联网的2.0版本,我们可以把整个农业连接起来,让农业网络和生物互联网并网。

生一场猪瘟,就杀掉成千上万的猪,甚至过亿头的猪,不分健康的还是感染的都杀掉。生一场鸡瘟,就进行饱和式的防御,大规模的杀鸡,不分感染的还是健康的都杀掉。这就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巨大的浪费。

在生物互联网的2.0版本,我们可以精准发现,精准定位,精准打击。哪里的猪有问题,我们就消灭哪里的传播源,并切断传播途径。那么其他地方的猪就可以被保护起来了,就不会被传染,就不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而且,生物互联网的建立,对于感染源的溯源,传播途径的溯源和排查,都能做到精准发现,和精准的追踪。以及对传播特征的的精准结构化分析,得出高价值的数据。第一疫源地在哪里,第一疫源地在哪里。感染源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是怎么传播的,就一清二楚了。全程都是数据化监控,而且数据都是可视化的,还是实时动态可视化的。

比如那些用无人机投毒来传播猪瘟的,我们就可以精准的定位,某个猪场被感染的时候,都有哪些人出没在了猪场周围。通过排查,我们就可以锁定投毒的凶手,让凶手付出法律的代价。

在生物互联网的3.0版本,我们可以把生态圈连接起来,让整个生态圈和生物互联网并网。

在公共卫生方面,目前一出事,无能的科学家们,就把野生动物上甩锅,但是问为什么野生动物会感染这种病毒,从野生动物到人,又是怎么传播的。都不知道,不清楚。而在生物互联网的3.0版本,这个问题就是可控的了。我们可以对所有的野生动物群落,进行全程的数据化可视化监控。谁盗猎的,谁贩卖的野生动物,谁栽赃给野生动物,从第一疫源地,到第二疫源地,到中间的传播途径,都一清二楚。包括那些野生动物,他们都携带哪些可以感染的病毒和细菌,这些信息都可以入网入数据库。

在生物互联网的4.0版本,我们可以把食品产业,餐饮产业,国土资源,地理信息,环境产业,和健康医疗卫生产业,文旅产业,都和生物互联网并网。

那时候,我们吃的每一颗白菜,都可以一键了解它的生长全过程,都可以知道是谁种的它,它的产地在哪里,都可以知道,它在生长的过程中,有没有打农药,有没有打除草剂。都可以知道,当地的土壤地质条件,有没有污染。每一家农业食品餐饮企业,我们都可以一键了解它的资质,它的分类管理情况。还可以了解它的车间卫生情况,了解每一家饭店的厨房卫生条件。

还可以一键了解,中国哪里环境风景最好,如果我想去旅游,应该去什么地方。到这个阶段,生物互联网就已经非常的全面了。如果我们愿意,我们可以为每一个生物,分配一个IP,并建立他们之间的数据连接。

在生物互联网的5.0版本,我们可以把工业互联网,物联网,和生物互联网并网。工业互联网,可以给每一个无生命的东西,分配一个IP。这两张网的并网,就意味着在这个地球上,不管是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的,都连接起来了,我们都可以给它分配一个IP。这就是万物互联。在这样的终极网络中,一切静止的东西都被定位了,一切运动的东西,也都被定位了。

目前在万物互联,和人工智能方面,可能太专注于连接机器了。而实际上,更应该先建立连接的,应该是生物,应该优先把生物互联网建好。

在物联网方面,即便智能家居做的再好,我可以远程用自己的手机,控制我家的空调,电冰箱,控制我家的门,控制我家的遥控窗帘,控制我家车库里的车。但是这些连接和数据,都是低价值的数据。不如生物互联网的价值那么高。

连接一亿个遥控窗帘,有什么非此不可的重大意义吗?并没有。你连接它,不连接它,对你的生活并没有本质的影响。但是,如果对猪没有连接,一场猪瘟就干掉了几亿头猪,于是大家就吃不起猪肉了。一场新型冠状病毒瘟疫,大家都被点穴了一样,给定住了不能动。

从这点看,我们的万物互联战略方向,应该先完成生物互联网。但是从现实情况看,我们业界对生物互联网,缺乏认知,缺乏思路,缺乏理论,也缺乏实施的体系。甚至认为,把人造的东西都连接起来,万物互联就完成了,这是片面的想法。当然了,并不是说,我们只埋头做生物互联网,工业互联网和物联网就不重要,就不搞或者晚搞工业互联网和物联网。而是三张网一起搞,最终实现并网。但是生物互联网更紧迫,它是更优先更紧迫的国家战略。

从泛通信连接,到行为的连接,这是连接的革命,是人的全面数字化,和数据的全面可视化。从通信互联网,到生物互联网/工业互联网/物联网,再到互联网、生物互联网、工业互联网,物联网,四网并网,形成最终的万物互联,这才是我们经济形态进化的终极目的地。也是我们的新经济,底层驱动的终极动能。

快速建设生物互联网的几大要素资源

1、通信互联网,目前是比较成熟的。这个不需要再重新造轮子,可以当作一个成熟的模块,直接接入生物互联网。

2、对人行为的连接,对人的定位,和对行程的追踪,以及人们医学卫生信息的连接,对医疗卫生体系网络的连接,目前技术上的储备,和数据的储备,也是成熟的。基建上的条件已经具备。也不需要重新造轮子。可以直接当作一个成熟的模块,接入生物互联网。

3、区块链技术系统。解决信息真实性问题,和整个生物互联网的数据安全数据共享问题,打通条块分割的信息壁垒。并且,使用区块链技术,还可以解决雷达被致盲的漏洞。这个模块,突击一下,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

并且,要在机制上进行改革。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应该是军队和防疫部门进行共同决策。生物攻防的最高权限,生物互联网的最高管理权限,生物安全的最高决策权限,生物核按钮要由军委来掌管。并且,生物安全立法,要由军委来参与,并且做终审。因为这些都是战争体系,民用公共卫生医疗部门,不应该管这些事情,也管不了,管不好这些事情。乱插手只会添乱碍事和误事。

4、室内定位系统,目前虽然比导航定位系统技术储备上弱一些,但是用来完成生物互联网,也是绰绰有余的。为什么需要室内定位系统模块呢,因为卫星导航,以及用通信技术来定位,互联网技术地址定位,在穿透建筑物上面,信号是有些弱的。而且会出现精度不够的情况。这就需要使用室内定位系统,在人进入建筑物之后,精准定位和追踪他的行为。

其中有个技术难点,也可能不算是技术难点,就是室内定位系统,要和通信网络,以及互联网,要打通连接,和建立数据的同步。目前攻关一下,应该不是难题。

这个应用模块的场景是,假如一个疑似感染者,他走进了一个商场,商场里面熙熙攘攘的,都有谁和他接触距离小于一米的。又都有谁,和他的密切接触者的距离是小于一米的。使用室内定位技术,可以把这个距离,精确到厘米级别。瞬间锁定目标,并把他们进行隔离。如果使用常规的定位技术,和行为追踪技术,可能信号强度就会不够,精度就会不够。

如果没有室内定位系统,这些商场里面的人再出去,我们再一个个盘查,等他们发病了,暴露了,我们才能发现他们,这样就比较晚了。

现代战争,讲的就是先敌发现,超视距打击。如果我们能把行程发现,身份识别,定位,都能做到这样,对于疫情防控来说,我们就做到了先敌发现,先发制人。他还没有发病自我暴露呢,还没准备好扩散病毒呢,就被我们发现并隔离起来了。

有些村子,使用无人机,来做预警和监控,这也是先敌发现,先敌打击和超视距打击,他刚想出门走个亲戚串个门,我们的无人机就在空中发现他了,然后用村口的广播喊话,我已经发现你了,你赶紧回家吧。看吧,这么一次危险的病毒扩散活动,就被我们消灭掉了。这就是战术的价值和意义。

5、防疫系统,这个模块也是成熟的。可以直接接入生物互联网。这样我们的防疫工作,就可以全程可视化的监控传染源和传染途径,精准的进行先敌发现和先敌打击。隔离人,保护人,救治人,只要专注于把实施工作的部分完成就行了。这样就可以成倍的提高防疫工作的效率。

在之前,我们的防疫工作落地实施部门,是既做了雷达的发现目标工作,也做了导弹发射车的打击目标的工作,分工上就会有些资源和精力的分散。

6、网络建设团队。目前需要一个强大的互联网项目突击队,来进行项目实施。在几大模块都成熟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直接把他们拼接起来,就可以完成一个基本可用的生物互联网1.0版本。

这个团队的搭建,可以从国家队里的团队,以及华为,腾讯,阿里,今日头条,百度,京东,小米,滴滴,美团,等互联网企业,征调精兵强将进行项目突击。

6、数字化和数字可视化团队。这个模块,也比较重要,因为如果没有优秀的数据处理,和数据的可视化处理,可能会导致这个网络的负载比较大。以及导致最终的输出系统,呈现出来的东西不好用,不友好。这个团队,也可以从国家队,或者从社会上征调精兵强将。进行项目突击。

7、硬件和算力系统,运维系统,安全系统,以及数据的存储和管理系统。目前也是比较成熟的模块,也是比较富余的。应该不会出现我们国家都带不动和跑不动的互联网应用。

目前如果能把上述这些要素都齐备的话,都突击出来,我们的1.0版本,很快就可以使用,并马上投入战场,成为我们疫情防控的利器,甚至是先敌发现和先敌打击的大杀器。

生物互联网,可以一劳永逸的根除灭绝流行病,可以永绝后患

生物互联网,它是一个专门克制瘟疫的战争体系。瘟疫和人类的战争,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最近这几十年,层出不穷的新发流行病,让瘟疫对人类的进攻,变成了闪电战。

而人类在瘟疫的闪电战的进攻之下,做不到比它还快,做不到先敌发现和先敌打击。所以每次都被瘟疫重创,造成很大的社会损失,付出很大的伤亡。甚至战争结束了,连真凶都找不到。连对病毒源头的溯源工作,都得以十年为单位来破案。这样就太慢了,太被动了。

并且,当瘟疫下一次爆发的时候,我们还是没有它快,我们还是没有做到先敌发现和先敌打击。还是没有按照战争体系,来进行军备建设。整个人类,都被笼罩在瘟疫的阴影之下。根本的原因,是我们的作战体系,战术上需要一场革命。

瘟疫和人类作战的战争体系,它的战术,都已经出现了全体系的战术革命。我们的战争体系,同样也需要进行一次全体系的战术革命。我们的生物军备建设,也需要一次体系革命,和战术革命。这样才能以闪电战破闪电战。

大家还记得上个世纪末流传很广的那句话吗?都说二十一世纪,是生物的世纪。这句话的真义是,在二十一世纪,生物技术带给人类的,不是福音,而是战争;它带来的不是文明,而是生物霸权和生物殖民。而是生物恐怖主义的世纪,而是用高科技进行不流血的种族清洗的世纪。

这就是新一代民族竞争的制高点,和新一代战争的作战环境。核武器?它已经过时了。二十一世纪,真的是生物的世纪。

如果我们有了生物互联网,这套革命性的战争体系,不管是动物发起的瘟疫战争,还是什么人发起的瘟疫战争,我们都可以比它更快更闪电战,比它更强大。而且不用进行全民被动的饱和防御,就可以精准的发现它,打击它,消灭它。作战的同时,还不用影响人们的生产和生活,也不会影响社会秩序的正常运转。

人类在和瘟疫作战的几千年,一直都没有赢得先机。历史上的防疫工作和瘟疫抢时间,总是没有它跑的快。但是,现在的技术演化给了人类新的可能,有史以来,我们可以第一次做到,比瘟疫更强,比瘟疫更快,比瘟疫更擅长闪电战。而且在防御上,我们更坚不可摧,可以做到没有漏洞,无懈可击,全程整个体系,对瘟疫进行智能化打击。

在未来,可能一场流行病爆发了,我们消灭了它,整个社会都不知不觉。这就是新作战体系的价值。这个作战体系更大的价值是,我们可以一劳永逸的赢得对瘟疫的战略和战术优势,而且是绝对的优势。这样就可以一劳永逸的,战胜瘟疫,永绝后患。

新发流行病第三次卷土重来?我们希望,我们也相信,永远都不会再有第三次了。

因为没有哪个民族,比我们这个民族,更擅长战争,更勇于战争。在我们的文化里,我们的祖先认为,我们中国人,不仅是历史的主人,也是万物之主,也是地球最优秀的管理者,和文明最伟大的捍卫者。打败小小的瘟疫,这是我们本来就应该做好的事情。

来源:微信公众号至道学宫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