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外交
——在蒙古国国家大呼拉尔的演讲 尊敬的额勒贝格道尔吉总统及夫人, 尊敬的恩赫包勒德主席, 尊敬的阿勒坦呼亚格总理, 各位议员,各位部长,各位嘉宾,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大家好!今天,有机会来到蒙古国国家大呼拉尔,同各位朋友们见面,我感到十分高兴。首先,我谨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在座各位,并通过你们向全体蒙古国人民,致以诚挚的问候和良好的祝愿! 2008年,我担任国家副主席...
阅读全文
    双轨制意味着中国以积极的姿态解决地区局势问题,这对于南海局势也是一种缓冲,防止南海问题变成中国与东盟关系的障碍。   中国外长王毅在东亚地区外长论坛上表示,中国赞成并倡导以“双轨思路”解决南海问题,即通过双边形式协商谈判解决彼此的争议,以多边的形势维护南海的和平与稳定。这是中国官方首次明确接受“双轨制”,尤其是以多边的形式构建南海的和平秩序。这也是对中国处理南海问题思路的重新...
阅读全文
    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集会,纪念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发表60周年。这是中国、印度、缅甸和国际社会共同的盛会,对弘扬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增进各国人民友好合作、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在这里,我谨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对各位嘉宾和朋友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刚才,吴登盛总统、安萨里副总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重要讲话,我对他们...
阅读全文
进入21世纪后,在中国至欧洲的陆上丝绸之路开通带来巨大经济利益的同时,中国西陲的安全压力也将同比增大。如果此时俄罗斯真的像美国一样也从中亚抽身——这应是日本右翼分子目前希望看到的前景,那么在今天的地缘政治格局中,中国将难以填补在中国西陲出现的地缘政治真空,俄在中亚的存在符合中国的利益。 西北地缘环境向汉唐回归 从历史看,在海路尚未开通之前,对中国安全影响最大的是西线丝绸之路,出河西走廊以后,进入中亚...
阅读全文
    近来中日关系持续紧张,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在今后数年内,两国关系能够得到有效改善。中日关系从小泉纯一郎任首相之后就一直没有正常过,两国针对对方的民族主义也始终处于高涨状态。只有在日本民主党鸠山由纪夫当政的短暂时间,两国关系才略有缓和。自民党的安倍再次当选首相后,两国关系在不长的时间内全面倒退和恶化。两国纠纷尽管是围绕着钓鱼岛展开,但冲突领域远远超出领土纠纷,涉及历史问题、教科书修...
阅读全文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东边的日本(连同美日同盟)已经对中国的海洋地缘政治构成了有效制约,西南边的印度又如何呢?实际上,在海洋地缘政治的构架内,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中国和印度的关系越来越具有特殊的重要性。 相关阅读 ----郑永年:中国与东北亚的未来     中国在西边没有直接的出海口,离中国最近的就是印度洋了。中国通往印度洋必须通过邻国巴基斯坦或者缅甸,但这样做的时候面临...
阅读全文
2014-04-18 05:15 战略·谋略 ⁄ 共 4323字 暂无评论
    因为中日关系的恶化,东北亚的区域秩序甚至和平,正在面临韩战结束以来最为严峻的挑战。对中国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区域秩序的问题,更是现代化是否可以持续的问题。但是,如果中国对本区域局势有足够的理性和现实的理解,建立一个稳定的区域构架也并非不可能。     东北亚也就是中国的东边,已经有美日同盟和美韩同盟。美日联盟这些年来因为中日关系恶化而有强化的趋势。中国也非常担心这些...
阅读全文
    环球时报的文章,用“抨击朝鲜指桑骂槐不厚道”,蛮有意思的。文章明确表明,中国对朝鲜的支持,不是出于意识形态,而是出于地缘政治。其实当年我写大国游戏系列的初衷,就包含对中国各界在地缘政治上的启蒙。如果加上中国在明朝和清朝,两次在朝鲜半岛打仗,就更加明白这个道理。所谓用意识形态来划分,说到底就是美国和西方国家,希望靠这个工具来获取经济上的利益,也是在中国发展第五纵队的合法性的一个工...
阅读全文
    缅甸的问题,大家估计看了我的文章这么久,也大概知道一点。其实就是从地缘的角度来讲,缅甸人因为害怕被中国完全控制,那么有机会,是想找外面的人来平衡的。当然缅甸人,最想得到的平衡,是美国。日本和印度,也不错。总之是想抵消中国人的影响。所以当缅甸军政府,被西方制裁得无路可去的时候,只好依赖中国。但是这种依赖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再加上历史上,缅甸政府排华,和中国支持缅共的原因,所以一旦...
阅读全文
    既然外交是内政的延伸,要有效应付外部外交环境的挑战,首先就要改革内部环境。内部环境包括很多方面,其中最主要的有决策者对外交的政治重要性的认知、外交的决策结构和社会环境。     外交是国家间的事情,但对外交的政治重要性,每一个国家的认知是不同的。不同的认知导致不同的决策结构和社会环境。在今天的中国,最令人遗憾的是对外交的政治重要性的认知不足。在外交认知上,自近代以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