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郑永年
2016年西方政治的一个主要特征就是极右化。英国举行脱欧公投,尽管两大政党(保守党和工党)的精英都希望英国留在欧盟,但老百姓投了反对票。美国富商特朗普成功当选总统,使得整个建制惊讶不已。意大利宪政改革公投失败,大大巩固了右派“五星党”的力量,即使“五星党”不能赢得全国选举,也具有了足够的力量来制约左派势力。 极右化的趋势在2017年会变得更加明显。首先是法国的选举。无论是内部因素诸如经济不振、恐怖主义、社会...
阅读全文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对美台关系、中美关系、美俄关系等表述经常出人意料,人们开始对大国关系尤其是中美关系感到焦虑。观察家担心,如果特朗普把激进政策引入大国关系,就有可能引发地缘政治的变革。 类似的担心并不新鲜。很多年来,中美都在讨论两国关系是否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也就是国际关系理论或者权力转移理论里面所说的大国争霸战争,守成大国恐惧于新兴大国,而新兴大国则会挑战守成大国,于是最终走向了战争。...
阅读全文
中国改革开放一开始,领导层很快就放弃了毛泽东时代对东南亚国家推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战略,把重心放到了发展经济贸易关系上。正是这一战略转移完全改变了中国和东盟(亚细安)的关系。之后的很长时间里,中国东盟关系进入了一个被称之为黄金发展时期。 中国和东盟缔结了自由贸易协定。受中国-东盟自贸协定的影响,东北亚的其他两个国家,即日本和韩国也分别和东盟缔结了自由贸易协定。在自由贸易协定的基础上,形成了三个“1...
阅读全文
从英国公投脱欧成功到美国特朗普当选总统,世界只有一个词可以来形容,那就是“惊讶”。实际上,“惊讶”还会继续,因为诸如此类的现象已经成为世界政治新常态了。人们可以把这种现象称之为“特朗普现象”。 英国脱欧已经震荡了欧洲,脱欧“精神”也已经延伸到了欧洲的其他国家。而特朗普当选总统更是加速了这种“精神”蔓延到整个世界。法国右派国民阵线大受鼓舞,而其政治势力急剧扩展,现在人们开始担心法国下一次选举是否会重复“特朗...
阅读全文
“资本运作”无疑是近年来中国经济领域越来越显眼的概念,也是越来越盛的主体经济活动。无论是“金融改革”“互联网经济”“双创”,还是其它很多种种经济活动,大家都在以不同的方式从事着“资本运作”。 应当指出的是,中国需要大力发展金融产业。经济生活的巨大转型,要求中国发展出强大的金融领域,而这是长期以来中国经济建设所欠缺的。没有人会质疑金融业发展的重要性,但问题在于如何发展。健康的金融发展无疑有助于整个国民经济的...
阅读全文
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忽视中国社会存在着的深刻地方治理危机。与西方比较,中国经常会出现“干部倒、国家倒、社会倒”的局面。在西方,社会、企业组织化比较高,具有独立和自治的性质,并且公务员系统也是独立的,因此即使政府出现了问题,社会不会解体,能够自治。中国直到今天,很大程度上仍然是“全能政府”,所管理的面实在太广,并且政府的法治程度仍然比较低,一旦干部出现问题,政府就会出现问题,社会就会出现问题。不能想象没...
阅读全文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中国的地方治理现状令人担忧。地方治理问题表现在各个方面,但主要为两个方面。第一,地方政府内部运作出现很大问题,主要是政府和官员普遍不作为,明明知道有很多事情要做,但谁也没有动力,谁也不想承担哪怕是微小的责任。第二,政府和社会的矛盾深化、激化,甚至加剧。社会矛盾的存在已经是客观事实。在政府官员不作为的同时,社会问题一直在暴露出来,干部官员不得不应对。无论是乡镇干部还是村干部都没...
阅读全文
2016-11-17 09:22 战略·谋略 ⁄ 共 3718字 暂无评论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人们开始讨论起逆全球化对国际安全的可能影响。这个重要问题主要有两方面。第一,如果西方主导的全球化出现逆转,这种逆转对西方所建立起来的全球安全秩序,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第二,如果中国成为了新一波全球化的领头羊,又会对全球安全产生怎么样的影响? 提出这些问题并非毫无道理。无可否认,迄今为止的全球化是西方国家主导的,尽管其它大部分国家也是全球经济体系的一部分,但它们毕竟是配角或参与者...
阅读全文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会议公报,确认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为党中央的领导“核心”,是时隔13年之后中共再次在党内领导层确认“核心”。此前,很多地方、部门和军队的领导人都已开始在不同场合使用“核心”的概念。尽管这是预期之中事,仍然引出了外界巨大的反响。 西方的各种解读认为,“核心”的再次确认,必然会削弱集体领导,回归到个人专权和专制时代。即使在中国国内,也有人担心如果过分强调“核心”会否导致毛泽东时代曾经发生过的权力滥...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办的第三次中国共产党与世界的对话在重庆召开。15日,主办者组织了“走进重庆市委”的活动。前两次都在北京举行,主办者组织了“走进中纪委”等活动,并且和中共高层进行了相当开放的对话。 对主办者来说,组织这个对话活动一方面是为了让世界了解一向被视为“神秘”的中国共产党,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了解世界各国政党和学界,对中国共产党现状和未来的看法。 现在的中共重庆市委办公地,是1945年国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