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西方
文章目录 一、中美政体上的两种根本区别:共和国与人民共和国,民主与人民民主 二、中美文化上的两种根本性差异:中华的君臣秩序,蛮夷的主奴秩序 三、买办路线,买办共和国,买办货币,跨国金融奴隶制的形成 四、资本的秘密,一切都是为了资本的增值,跨国金融奴隶制的兴起与覆灭 一、中美政体上的两种根本区别:共和国与人民共和国,民主与人民民主 前阵子,我们经...
阅读全文
2016年西方政治的一个主要特征就是极右化。英国举行脱欧公投,尽管两大政党(保守党和工党)的精英都希望英国留在欧盟,但老百姓投了反对票。美国富商特朗普成功当选总统,使得整个建制惊讶不已。意大利宪政改革公投失败,大大巩固了右派“五星党”的力量,即使“五星党”不能赢得全国选举,也具有了足够的力量来制约左派势力。 极右化的趋势在2017年会变得更加明显。首先是法国的选举。无论是内部因素诸如经济不振、恐怖主义、社会...
阅读全文
英国脱欧和特朗普胜选之后,捍卫西方秩序和价值观的责任就落到欧洲大陆肩上了。 11月20日,欧洲大陆最重要的两个国家法国和德国同时发生了世界瞩目的政治大事件:法国前总统、共和党主席萨科奇党内初选被淘汰;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沉默数月后宣布竞选四度连任。 对今年以来屡被重击的西方来说,这两个信息是少有的好消息。萨科奇被淘汰,增大了传统政党击败极右政党的可能性,后者乘脱欧和特朗普之胜意欲冲击总统大位。而默克尔仍...
阅读全文
随着中国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中国道路引起国际社会越来越广泛的关注。很多国际人士将中国道路与西方模式相对比,认为中国道路是对西方模式的超越,特别是对西方民主模式和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的超越;它不仅带来了中国的和平发展,也将鼓舞越来越多的国家独立探索自己的发展之路,从而深刻影响国际秩序的未来走向。 坚持“实践理性”,避免制度偏见。西方国家一直喜欢用“民主与专制”的范式来评判世界。...
阅读全文
文章目录 一、不朽的帝国 二、始皇帝与他的巫师们 三、巫师岛上盛大的占卜仪式 四、疯狂的特奥 五、庞加莱把牛顿爱因斯坦关进了疯人院 六、寂静的苍穹 一、不朽的帝国 早上醒来,温伯雪子发现自己的飞船着陆在了地球上。他走下飞船,发现始皇帝带着他的仪仗队,在迎候着他。看上去,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 始皇帝:尊贵的天外之人,请受我一拜。欢迎来到刚刚被我统...
阅读全文
在美国历史上,恐怕没有哪一年的总统大选像今年一样诡谲、热闹。不久前爆出的“邮件门”,更是让人们得以透过表象,看到了美式民主的蝇营狗苟。人们发现,参选者为达到目的,已经不惜赤裸裸地动用各种恶毒甚至下流的手段。“邮件门”的爆出,表明美式民主的实际情形已经严重偏离了民主的原则,其未来前景不容乐观。 一、资本力量操控下的选举民主 近年来,人们日益认识到,在西方国家,资本对选举民主的操控力量十分巨大。一方面...
阅读全文
   政治民主,从本义上来说是一种国家的统治形式和方法。这种形式和方法,早在古希腊时代就已存在。据有关古希腊历史著作的记载,古代雅典人民经过长期斗争和多次改革,直到公元前5世纪才逐渐建立起民主制的城邦国家。亚里士多德在其《政治学》和《雅典政制》中提出,这种城邦形式体现了自由、平等和法治等特性,并具有立法、行政、司法等机构。但是,这种政治民主制度是非常粗糙的、残缺不全的。首先,占人口绝大多...
阅读全文
在《世界秩序》等很多著述中,基辛格博士总是十分强调政治家在塑造世界秩序过程中的作用。尽管不同时代世界秩序的形成有不同的历史背景,世界秩序并不是自然生成的,而是由具有大智慧的政治家塑造出来的。这些政治家能够洞察现实世界,具有世界视野和远见,动员现实存在着的各种要素(包括物质资源和思想资源)来造就世界秩序。在基辛格的眼中,近代的梅斯特尔和俾斯麦,当代的尼克松、邓小平、李光耀等,都是这样的具有非凡智...
阅读全文
    特朗普主义崛起,美国(甚至整个西方)精英阶层一片愕然。当特朗普刚刚开始加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竞选时,没有人认为他是认真的;之后特朗普一次又一次地闯关向前推进时,也没有多少美国精英相信,特朗普可以走到今天的这一步。当他们意识到今天的特朗普已经势不可挡时,才醒悟过来,意识到美国民主竟然也能产生这样一个他们所不能接受的候选人。     美国(西方)的精英阶层包括主流媒体,对...
阅读全文
特朗普在几乎全球的反对和抗议声中干脆利落地击败十五位党内强大的竞争者,成为2016大选共和党唯一的候选人。这一此前谁也想不到甚至都不敢想的结果震撼了整个世界。处于持续衰落状态的西方之所以恐惧,并不是担心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后会如何肆意妄为,而是他出线本身!这不由得令人想起美国罗斯福总统的名言:“真正让我们感到恐惧的只是恐惧本身”。 特朗普挑战的不是哪个阶层、哪个政策,而是西方制度本身。西方无法解释,何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