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战略·谋略 > 正文

白云先生:跨国金融奴隶制的兴起与覆灭

2017-04-11 20:35 战略·谋略 ⁄ 共 1143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文章目录

一、中美政体上的两种根本区别:共和国与人民共和国,民主与人民民主

前阵子,我们经历了共和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资产泡沫洪峰,房价出现了严重的泡沫。钱越来越不值钱,人们的购买力,遭受到严重的洗劫。为了应对金资产泡沫的洗劫,我们国家出现了举国炒房,全民参与投机倒把的奇景。

炒房比上班赚的多,炒房比做实业赚的多,炒房比创业赚的多,于是,人人都在炒房,这导致社会上人心惶惶,百业不振。2016年的房价加速暴涨,是一件令人作呕的经济惨祸。

要弄清楚,为什么我们会遭遇这种经济灾难,我们需要进行深入的分析。只有弄明白了资产泡沫的成因,我们才能知道应该怎么解决它,未来我们应该怎么办,以及,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健康的经济发展模式。要说清楚这一切,需要把这个地球,掰开揉碎了展示出来,让大家一目了然。

要理解世界经济,第一个基本认知是,美国是全球经济的心脏,中国是全球经济的引擎。中美国合体,这个全球化巨兽,是全球一切经济现象的总根源。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原本格格不入的国家,是怎么结合的呢,又是怎么引导世界经济出现裂变的呢。在展开经济问题之前,我们需要先说一些历史、文化、政治问题。因为它们才是本质,经济问题都只是表象。

中国和美国最根本的区别是什么呢,从国号上,已经说明了。中国的全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国的全称是美利坚合众国,所谓合众国,就是很多共和国组成的联邦国家。共和国是什么呢,是指推翻了君主制度,由人民来组织建立和管理国家。这样的国家,叫做民主政体。

共同点是,中美国都没有君主了,都是共和国。那么人民共和国,和共和国的区别在哪里呢。人民共和国,它指的是由全体人民所参与建立的国家。共和国实质上是指由大资本家合伙建立的国家。

因为人民共和国,和共和国的区别,延伸出来了人民民主和民主的区别。美国的民主,指的是大资本家当家做主,资本家是国家的主人,资本家是国家的统治者。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民主,是指全体人民当家做主,全体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是国家的统治者。

政府的官僚系统,和被统治者,都是要为统治者服务的,在美国,政府和人民都为资本家服务,威胁资本统治的人,则受到资本专政的镇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人民服务,反动派,则受人民民主专政的镇压。

美国的统治者,资本家们,成功镇压了威胁资本统治的一次次的挑战。新中国建立后,我国的统治者,人民,也一次次镇压了挑战人民统治的反动派。但是最后一次,失败了,因为这一次,站出来挑战人民的人,是整个官僚集团,他们形成了新的压迫人民的阶级,并推翻了人民的统治,成为新的统治者。

人民的统治被颠覆和被打败,此后,官僚为人民服务,做人民的公仆,变成了人民为官僚服务。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出现了逆转。推翻了人民统治的官僚阶级扬眉吐气地说,以后终于再也不用看老百姓的脸色了。

君主制没了,人民民主政体也没了。这时候,国号中华人民共和国里面的人民两个字,已经被实质性的被扣掉了。人民已经不再是国家的主人,这个国家自然也不合适再称之为人民共和国,而应该称之为共和国。

打倒了人民之后,新的统治者,怎么统治新的被统治阶级呢?这时候,中国的官僚资本家统治者,全套照搬了美国资本家统治人民的经验,并和美国的金融资本家,形成了合流。一步步的把中国,变成了一个由跨国金融奴隶制体系所操纵的国家。

房奴这个词,说者无心,实际上就是奴隶的奴。当一个社会出现了房奴,就标志着它已经成为了金融奴隶制国家。我们国家向先进之邦学习,为什么学来学去,却把自己的国家弄成了奴隶制社会呢?

这背后有深层的文化根源。

二、中美文化上的两种根本性差异:中华的君臣秩序,蛮夷的主奴秩序

在我们的印象里,中国历史上的君主制是腐朽的,落后的,野蛮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想杀谁就杀谁。实际上这是对君主制最彻底的误解。造成这种误解,主要的原因是满清的几百年,满人这些野猪一般的蛮族沐猴而冠,夷狄妄称天子,让后来的人们以为,所谓的君主就是那些野猪一样的烂东西。

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真正的君主,是道德和才智双重完备的圣人,才可以德配天下,居天子之位,并对人民负有无限责任。注意,天子和百姓的关系不是想杀谁就杀谁,而是对百姓负有无限责任。如果百姓过不好,是天子昏庸无道或者是天子犯错误了,天会惩罚他,老百姓也会推翻他,再推选一个有道之人做天子。

中国历史上的君主制,真的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那么野蛮残暴吗?不仅不是这样,而且是恰恰说反了。我们来看孟子是怎么描述君臣关系的。

齐宣王问曰:“汤放桀,武王伐纣,有诸?”

孟子对曰:“于传有之。”

曰:“臣弑其君,可乎?”

曰:“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孟子·梁惠王章句下》)

这段对话,翻译过来是这样的——

齐宣王问孟子:“听说商汤流放夏桀,周武王举兵伐纣,有这回事吗?”

孟子回答说:“书上的确是这么写的。”

齐宣王问:“臣民弑杀他的君主,这不是违反君臣之道的吗?这样真的可以吗?”

孟子答曰:“害仁者是贼,害义者是残,不仁不义的残贼之人,不过就是一介匹夫罢了。我只听说,周武王杀了一个名叫纣的匹夫,没听说周武王弑杀了他的君主。”

按照孟子的说法,像满清那些野猪一般野蛮可怕的蛮夷酋长,动不动想让谁死谁就不得不死,根本不是什么君主,而只是一些粗野匹夫,百姓不仅不应该听从他们的命令去死,而是应该人人得而诛之。因为真正的华夏君主伦理讲的是君主一定要对百姓负有无限的责任和道德关怀,臣民才会爱戴他认同他是自己的君主。如果他不仅不爱惜自己的臣民,动不动就伤害百姓,那么老百姓就不仅不会认同他是自己的君主,还可以去替天行道推翻他,弑杀他。

所以,孔子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句话讲的是,皇帝只有像个皇帝的样子,在道德和才智上双重完备,百姓才会爱戴他是自己的君主,才会甘愿做他的臣民。反之,百姓就会推翻它,因为君主没有君主的样子,老百姓就不愿意做他的臣民,还会把他轰下去。同样,父亲要有做父亲的样子,儿子才会尊敬自己的父亲,才会遵从父亲。孔子的这些话,被后面的那些贱儒完全歪曲成了相反的意思,并宣扬人民去愚忠愚孝。

孔子还说,君待臣以礼,臣事君以忠。看到了吗?中国文化的君臣之道,从来都不是君臣之间的人格不对等,而是皇帝要对待臣民彬彬有礼,臣民才会帮皇帝治理天下。如果皇帝没礼貌,大臣根本都不想多看他一眼,更不要说什么皇帝让大臣自称奴才这种野蛮之事了。如果孔子还在世,像满清的那些沐猴而冠的蛮夷酋长,孔子大概会骂他们是畜生吧,并且还会不遗余力地去推翻他们的殖民统治。

真正的中华君臣之道,统治者首先得是个圣人,这要求他在道德和才能上要双重完备。其次,统治者得尊重爱惜百姓,并要对自己的臣民讲礼貌,不准侮辱臣民的人格,也不能损害臣民的利益。

第三,君主统治天下,是为了让天下太平,是为了让百姓安康幸福。

天子和他的公务员团队,统治天下的目的,是为了天下太平,让百姓都过上好日子。用通俗的话来理解,这就是后来人人常说的为人民服务。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君主,在历史上,被人民称之为圣王。

什么叫中华呢?它处处体现的都是文明,而没有野蛮。它处处体现的,都是对人的尊重,对人的赞美,对人的珍爱,而不是践踏压迫和奴役。上有天道,中有圣王,下有百姓,这便是政治意义上的中华,一切都像永恒的太阳那么光明和美好。

反观西方夷狄文明,他们讲的并不是君臣之道,而是主奴伦理。他们所谓的君主制也根本不是什么君主,而只是奴隶主。在西方文化里,奴隶主对奴隶,强调的是无限的权利,而不是无限的责任。在奴隶主眼里,奴隶可以随意地买卖和杀害,只是会说话的牲口。一切都像下水道那样的黑暗和邪恶。

这种可怕的奴隶制,造成了严重的政治贫穷,自然正义缺席,那些被压迫被践踏的奴隶们,只能乞求在死后世界里获得尊严、幸福和正义。这种群体性的乞灵行为,催生了各种淫祀习俗。这种习俗,被后来的人翻译成了宗教一词,在中国文化里,宗是指尊宗庙,教是指崇圣人教化。夷狄们既没有宗庙,也没有圣人教化,翻译成宗教是不合适的。既然是聚众淫祀之邪窟,翻译成淫窟才准确。

比如基督淫窟,浮屠淫窟,恨猪淫窟,他们都是绝望的奴隶们所发明的。越是绝望的社会,淫祀现象越兴盛,淫窟越泛滥。文化贫穷,造成了政治贫穷;政治贫穷,又造成了伦理贫穷。绝望的人民,只能在死后的下水道一般的黑暗世界里,像老鼠那样可怜地乞灵,呼唤解脱,呼唤救赎,臆想着上天堂,幻想着能一夜暴富。

天堂和地狱,并不是人死了之后,去那边看了一眼,然后比划着画出来的。而是蛮夷们根据现实中的主奴阶级的不同生活,推想出来的。在这些奴隶们的心里,所谓天堂,就是奴隶主的幸福生活。所谓地狱,就是奴隶的悲惨生活。并认为,在死后的世界里,受到救世主的审判之后,自己悲惨的一生,会得到补偿。看吧,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死后世界。除华夏之外的其他民族那里,他们的生活本身,就是他们所描绘的死后世界里各种黄色小说的艺术加工素材。淫窟恶习,是人间最肮脏的文明垃圾,但是我们国家的一些文盲,却把它们当做高级货进口了过来。

这些悲惨的奴隶,过了几千年朝不保夕的生活。直到东学西渐,中国文明传入到了西方,霍布斯这样的人,才仿照中国的政治治理模式,给西方人发明了国家。他们的奴隶主,才摇身一变,变成了统治一个国家的大酋长。他们称这个大酋长为国王。

领主制的碎片化结束后,有了统一的大片领土的国家,有了法律,有了国家暴力机关,西方人终于才开化。这也就是几百年前刚刚发生的事。西方社会继续裂变,明朝亡国后,野猪皮蛮子统治中国,把中国变成了一座监狱,中国这个技术中心和手工业生产中心陷入黑暗时代,技术与生产随之转入西方。西方迎来了生产大爆炸。

生产大爆炸,催生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又极大地催生了西方资本主义。资本家为了要把国王统治下的奴隶们都解放出来,变成他们的工奴,所以他们发动了资产阶级革命,推翻了国王。这使西方社会,从领主奴隶制,转型成为了资本奴隶制。这个资本奴隶制,用我们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资本主义社会。

马克思说,欧洲的历史可以划分为五种形态,分别是原始社会、奴隶制社会、封建制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马克思所说的欧洲历史的五种社会形态,实际上是西方人奴隶制的五个阶段。准确地说,应该是原始奴隶制,酋长奴隶制,领主奴隶制,资本奴隶制,国家奴隶制。

马克思的这个社会学理论只是讲的欧洲的历史,并不适合中国的历史。一些文盲傻瓜拿着蛮夷的野蛮肮脏史,硬套中国的华夏文明史,太可笑了。中国从来都没有奴隶制,更没有奴隶制的五个阶段。中国有的,只有王道政治。王道政治从治乱秩序看,又可以分为据乱世、升平世和太平世三种形态。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会发现,中华文化,和夷狄文化,截然不同。我们现在也很容易理解,资本主义天然的是一种金融奴隶制。资本家成了奴隶主,货币取代狗大(GOD的汉直译名)和基督,成了世俗的鬼怪偶像。

通过推翻人民的统治,官僚集团,把中华人民共和国里面的人民抠掉了。否定诅咒侮辱践踏自己的一切,肯定赞美吹捧谄媚西方的一切,照搬夷狄文化,毁灭中华文化,把中国变成了一个金融奴隶制社会,这又抠掉了中华二字。

我们的国号,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前置的定语都被抠掉了,只剩下了一个光秃秃的共和国。那么谁在统治一个不再中华,也不再人民的中国呢?答案是买办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被一些买办集团,变成了买办共和国。美国所领导的跨国金融奴隶制统治世界,中国的买办共和国,则作为美国人的代理人统治中国。下面我们就讲讲统治全球的这个跨国奴隶制体系,和统治中国的买办共和国。

三、买办路线,买办共和国,买办货币,跨国金融奴隶制的形成

我们是怎么走上买办道路,并且形成买办路径依赖的呢。这要从建国初期的工业化道路选择的分歧说起。

主席认为,中国的工业化之路,应该是走一条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破除迷信,独立自主的干工业、干农业,干技术革命,打倒奴隶思想,埋葬教条主义,认真学习外国的好经验,也一定要研究外国的坏经验,引以为戒,这就是我们的路线。

这是条很艰苦卓绝的路,所以主席对造船厂的技术人员和工人们鼓气说:老话说,不怕路长,只怕心老。只要我们努力,我们的目标就一定能实现的。

就是这条路,短短的十几年,让中国研发出来了两弹一星和核潜艇,这是极其高效率的工业积累道路,实践证明,它是很成功的。如果走后来的买办道路,中国一辈子也做不出来原子弹。原子弹怎么买办呢,是买还是租呢,显然完全没法买办。连核武器都没有,怎么抗衡美苏两强呢。恐怕中国早就被美苏肢解成无数小国了。

而另一条路线,刘邓等人认为,中国应该做西方人的奴隶,应该迷信和崇拜西方的一切。因为我们一切都不如别人,别人已经比我们先进了,我们也不如别人聪明,那么独立自主什么时候才能追上去呢。如果一直追不上,那么我们自力更生就是两眼一抹黑,永远也走不出黑暗。这其实是一种深层次的文化上的自卑,他们看不到历史上中国长期以来都是世界文明的中心,他们只看到短暂的绝望和落后。

任何深层次的信心,都来自文化上的优越感。而文化上的自卑并不是文化本身的问题,而是来自于没文化,既不了解自己的文化,也不了解别人的文化。

这种可怕的对西方的崇拜和迷信,是一种带着人种原罪和文化原罪般的奴隶心态。主席不在了,人民也被打倒了,终于,他们如愿以偿的当上了西方人的奴隶。百姓被阉割绝育,沦为了奴隶,环境被污染了,很多国企被窃取了,到处都是血汗工厂,原来的技术积累路线被废弃,之前用十几年就能造出来两弹一星与核潜艇,走了买办道路后,几十年连个像样的汽车都造不出来。

随着中国融入资本主义世界,一个跨国金融奴隶制全球体系逐渐形成。在这个体系里面,最高的奴隶主是美国的资本家,中国的官僚买办阶级则是美国资本家统治中国的买办代理人,中国的百姓,则是奴隶。

人民币,也从主权货币,沦为了买办货币,逐渐成为美元的附庸。此后,中国发行人民币,不再以国企生产的商品和农民生产的粮食为资本储备,而是以外汇储备作为资产储备。整个国家,变成了一台出口创汇机器。

我们国家的货币为什么叫人民币呢,因为我们国家是人民共和国,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实行的是人民民主,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所以人民共和国的货币,代表的是人民的利益,所以它被称为人民币。

作为信用货币,人民币的储备资产是什么呢?是全民国有制的国企所生产的商品,是全民所有的土地上生产的农产品。这就要求,生产多少商品,有多少商品进入流通市场,就发行与之相适量的货币。比如,在第一个三十年里,中国的面粉价格,三十年始终没涨价过,物价一直都比较稳定。

因为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政府要为人民服务,人民币是最直观的反映这种立国理念的载体。通货膨胀,是对人民的掠夺,发行过多的货币,无异于是在抢劫国家的主人。这样的人,会被打成金融反动派,金融反革命的。但是人民可以没收资本家的资产,因为他们是人民的专政对象。在人民民主社会里,这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事。

在第一个三十年,那时候的公众服务、商品和劳务,主要是国家分配为主,只有少部分进入流通市场进行调剂。教育,医疗,住房,等等,都是近乎免费的全民福利。所以那时候的人,只要参加工作的,一个月几十块钱,就能生活的很好了,因为花钱的地方并不是很多。

改开后的三十年,第一个十年,整整十年,都花在了解决价格问题上,结果还失败了,导致了国民经济的崩盘。那时候的人们,到处抢购,把钱换成任何可以买到的商品,并且频频挤兑银行。那种阵仗,就跟我们社会现在的全民抢房子类似,但是比现在更严重,人们抢购所有的商品,不只是房子。

价格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呢,物价闯关为什么会失败呢,原因只有一个,滥发货币。不过官方口径说是因为社会总需求高涨导致的,这是骗人的说辞。那时候的人,到处抢购东西,一买都是几百斤盐,难道他们家吃盐比以前的需求增加了几百倍吗?这显然是说不过去。货币超发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人民币失去了它之前的信用之锚。

货币的发行,不再锚定国有企业出产的商品,失去保护的人民,他们的购买力在官僚,买办,外国势力的合力绞杀下,被洗劫一空。没有政治权利,就不可能保得住经济权利。反之亦然,有了经济权利,才能巩固政治权利。买办共和国的统治者,只有把经济权利从人民手中夺过来,才能巩固他们的政治权利。人民被从国家主人的位置上赶了下去,那么之前人民手中的人民币所储存的购买力,就得被杀鸡取卵一样的取出来。

改开的第二个十年,把人民币和美元挂钩,并进行了汇改,出口商品换汇,以外汇储备为锚,形成人民币的发行机制。这样终于可以不用毫无章法地滥发货币了,价格问题这才算理顺。价格问题倒是理顺了,但代价是,彻底放弃了人民币的货币主权,把人民币变成了美元的买办货币和附庸货币。人民币,原本以人民为本位,现在变成了以美元为本位。美元本位后的人民币,已经不是真正的人民币了。

光一个价格问题,从1979年,折腾到1994年。价格问题真的很复杂吗?其实并不是很复杂。根本原因在于,官僚买办们,对人民肆无忌惮的金融掠夺,所形成的市场价格,都是扭曲和不真实的,比如国有资产流失,比如官倒,这些都不是市场行为,而只是赤裸裸的掠夺。

金融掠夺并不能反映真实的商品供需关系,而只能反映货币的供需关系。后来眼看着再这么掠夺下去,国家要完蛋,政府才意识到没有法律约束的市场是不行的。以前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吗?当然意识到了,只是让掠夺者自己捆住自己的手脚,这需要强大的道德自律,恰恰那些人,又都没什么道德意识。只有出现民变风波之后,威胁到了自己的统治了,才不得不对市场立法,金融掠夺才开始讲点规矩。

改开的第三个十年,是入世。入世之后,中国和美国全面接轨,正式加入了跨国金融奴隶制的货币环流之中。这个货币环流的结构是这样的,美联储负责创造信用,发行美元,中国制造商品,卖给美国,换取美元外汇,美元流入中国后,中国央行强行结汇,通过外汇占款方式发行出来人民币。强行结汇下来的美元,以购买美国国债的方式,回流到美国,美国人拿这些回流过去的美元继续购买中国的商品。跨国金融奴隶制环流完成。

人民币的信用被创造出来之后,以信贷扩张的方式,流入实体经济,推动经济发展。经济发展了,人民有了钱,再通过住房,汽车,教育,医疗等消费,把这些钱都回收到银行,银行拿到钱,再进行信贷扩张,制造更多的货币,这样就形成中国内部的金融奴隶制货币环流。这套内部货币环流,催生了国内的金融寡头。在整个跨国金融奴隶制货币环流中,国内的金融寡头们,他们听命于美国的大奴隶主。国内的金融寡头,再通过移民,洗钱等手段,把在国内积累的人民币资本,换成美元,回流到美国奴隶主手里。

因为有了这套跨国金融奴隶制体系,美国人什么都不干,却可以过上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中国人生产创造了一切,却享受不到自己创造的经济成果。由于货币的扩张,像做梦一样,短短的十几年,一切都繁荣了起来。

但是一切又看上去像海市蜃楼一般,那么的不真实。浮夸风又出现了,抢购潮又出现了,人们透支了未来几十年的购买力,却连最基本的居住问题都解决不了。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呢?我们看到的经济繁荣,难道都只是虚幻的货币假象吗?让我们继续往深处剖析。

四、资本的秘密,一切都是为了资本的增值,跨国金融奴隶制的兴起与覆灭

前面我们说了,资本主义天然的是一种金融奴隶制。所以,以中美合体为骨架所建立的跨国金融奴隶制,它存在的一切目的,都是为了资本的自我增值。美国借助这个体系,实现了对全球的货币统治,货币奴役和货币掠夺。这便是美国霸权的核心。这是西方奴隶制文明最精致的现代版本。

在金融奴隶制时代,资本已经不再是纯粹的金钱和财富,它是一头具有生命的猛兽。而人不过是组成这个生命的细胞和器官,人类的生存,异化成了为资本增值而服务的工具。

这头猛兽,从生到死,都需要一刻不停地捕猎和进食。要完成这样的狩猎,需要一系列的动作。第一步,是把一切都资本化。因为没有资本化的东西都不可以交易,这个资本化的过程,就好比说,草原上有很多草,但狮子不能直接吃草,它需要先把草转化成羊,然后才能捕食羊。这个是资本化过程,也就是货物和劳务猎物化的过程。

我们国家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型时期,就是很多商品和劳务,被资本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我们缺乏这方面的经验,被外国人盗取和诈骗走了很多有价值的东西。

第二步,是市场化。货物猎物化资本化之后,在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里面表示着,它现在可以吃了,但是如果被栅栏保护起来的猎物怎么吃呢。这时候就要摧毁保护这些猎物的围墙、栅栏和堡垒。比如国企,就是栅栏,中国不受资本控制的政治体制,也是栅栏。它们都阻碍着资本进去猎杀那些猎物。所以资本要猎杀中国,一定要彻底摧毁中国的国企,和颠覆中国的政权,复制资本傀儡才行。

猎物国本民族的国家认同,民族认同,文化认同,历史认同,这些都是妨碍资本猎食的围墙。所以,他们要通过文化虚无主义,历史虚无主义,民族虚无主义来消解我们的文化认同,历史认同,和民族认同。让我们每个人,都以给外国人做奴隶为荣。

第三步,是猎杀和攻击。发现和锁定了猎物,栅栏和围墙也拆除了,接着就是展开攻击。它的基本套路,就是用低价收购目标资产,然后再以高价出手,从中赚取差价。最典型的案例,是一战后的德国,和解体后的苏联,资本家们摧毁了德国和苏联的经济和金融系统,以几美元,几万美元,就可以收购它们的价值几亿、几十亿美元的优质资产。

第四步,消化和吸收。攻击得手之后,猎物被吃掉消化,给之前被低估的资产重新包装定价,反映在资本家的资产负债表上,它的资产增加,负债减少。资本实现了增值。

通过一战二战,跨国资本,完成了对欧洲的猎杀,美国成了资本的宿主国。在美国,跨国资本家,摧毁了金本位,从那之后,信用脱离了储备资产有限规模的束缚,信用可以凭空产生和任意扩张,相当于一支军队可以有无穷多的士兵和无限量供应的武器弹药一样,再也没有任何的力量,可以阻碍他们进行全球猎杀。而且,他们从游牧猎杀模式,升级到了养殖猎杀模式。

在跨国资本的猎杀游戏中,早期游牧式猎杀,比较多的依赖于战争,看见一个猎物,锁定它,然后扑过去抓住,吃掉,消化,资本增值。二战后,金融猎杀配合整体战术,猎杀效率远比军事手段高的多。尤其重要的是,在新媒介时代资本控制了媒体。这是他们得以提高猎杀效率的关键。

养殖猎杀模式,第一步是锁定猎物,培养买办代理人。第二步是,输出信用和资本。第三步,制造出来繁荣经济体。第四步,利用殖民文化教育,制造出来一系列的虚妄谎言,摧毁瓦解人们的思想和意志,麻醉和催眠猎物,让他们欣然接受资本家的金融奴隶统治。

第五步,资本输出国贬值本币,逼迫诱骗猎物国的买办货币升值,同时在猎物国制造乐观情绪,制造泡沫,推高资产价格。第六步,资本输出国,开始缩表收紧货币,刺破泡沫,把猎物国所有的购买力都卷走。

举个具体的例子。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为8的时候,美联储开始放水,这时候天量的美元涌入中国,人民币升值。美元涌入中国越多,中国央行资产端的储备越多,发行的人民币就越多,货币超发,这时候就会出现严重的资产泡沫。升值到6的时候,美联储开始操纵汇率,加息让美元升值,引导美元回流。美元贬值的时候输入进来,升值的时候离开,这样1美元就可以凭空套走中国人2元人民币的购买力。

另一方面,美元资本进来之后,通过各种变通手段,持有中国的资产,在资产泡沫起来后,在把资产抛售掉,赚取差价。比如美元资本进来后,开始炒楼把楼价从一万炒到五万。升值的时候,美元资本再抛售套现,这时候,原来的一万美元就变成了五万美元。美元资本的这一波猎杀,能赚多少钱呢,回报率怎么算,都有好几倍。

美国的跨国资本,用这个手段,轻车熟路地猎杀了阿根廷、南非、东南亚、日本、德国、香港和俄罗斯等国。当然,它们也猎杀了美国国民,次贷危机就是对美国人民的猎杀。

资本猎杀了越来越多的猎物之后,它自己也会变得越来越大。为了猎杀更大的猎物,资本必须得先创造更庞大的资产负债表。而更庞大的资产负债表,决定它只能猎杀越来越大的猎物。以目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看,能填饱它的肚子的,只有中国这个体量巨大的猎物。

中国的改开,很有可能,从头至尾都是美国资本潜心养殖的一个猎物,刚好现在养大了,该到了猎杀期。商业的灵魂是什么呢,它的灵魂就是欺骗。在这场几十年的大骗局中,跨国金融奴隶制迎来了它兴盛的巅峰。在这场游戏中,中国欺骗了美国,美国也欺骗了中国。中美这么勾心斗角了几十年下来,最后摊牌的时候,军事外交都是心知肚明的走走过场,真正的较量,还是在于金融大对决。

美国对中国最大的优势,并不是在军事上。它最大的一张牌,是它在中国安插和培植的金融买办势力。只要中国肃清了金融买办势力,加固了金融长城,美国和中国的金融决战根本没法打。我们前面说过,资本猎杀,必须得是开阔地上的猎物。而中国一旦加固金融长城,把和美国资本里应外合的汉奸买办都肃清,这个金融决战,美国完全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

对于中国来说,即便不对美国展开金融攻击,只要防住美国的进攻,它吃不到中国,自己就会饿死。因为资本是一头猛兽,它必须得不停的进食,才能平衡维持巨大身躯的运转所产生的消耗。食物吃不到了,但是消耗一直在,所以它会自己把自己饿死。更何况,如果中国对美国展开金融攻击呢,那么就会加速和促成它的灭亡。

按照他们的原定计划,美联储加息缩表,中国的买办们在国内策应,逆周期放水,加速推高资产泡沫。然后,美联储继续加大缩表力度,推高强势美元,这时候所有的人民币资产都会被抛售,人们在金融买办和媒体买办的蛊惑下,都开始换美元,这时候,房价一落千丈。中国改开三十年的成果,一夜之间全部被蒸发。养殖了三十年的猎物,终于可以大快朵颐了。

吃掉中国之后,中国人民集体破产,资本和买办们,再操纵民意,把金融战败的黑锅,甩给中国的领导人,让中国的人民,去审判自己的领导人。领导人蒙冤背锅下台,买办上台,美国资本扶植傀儡政府,从此之后,中国亡国,中国人沦为了华尔街千秋万代的奴隶,永远再也没有翻身的时候。

剧本是这么写的,演也都是这么演的。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在关键的时候,千钧一发的时候,中国的领导人,控制住了金融买办势力。剧本演到这里,这个戏就算是烂尾了,后面美联储再怎么加息和缩表,悬羊击鼓试图以金融手段击败中国,应该是办不到了。中国国内的那些汉奸,演技最好的那些大买办,怕是后面要不好过了。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次有惊无险的金融战争。对美国来说,如果它们一直猎杀不了中国,吞不掉中国,跨国金融奴隶制最顶端的资本,会因为饥饿,而走向全面崩盘。也正因为迟迟没能猎杀中国,美国资本开始饥不择食,对这俄罗斯欧洲日本韩国这些吃过一茬的猎物国,开始捡起地上的食物残渣啃了起来。

这出惊心动魄的大戏,虽然烂尾了,但是还没结束。后面这出戏怎么演呢,后面要看我们这边怎么表演了。随后,我们国家不仅会进行金融安全的加固,而且还会全方位的进行国家安全的加固和建设。

我们会有越来越强大的军事能力,军事科技,我们还要控制媒体。媒体是金融猎杀的最大推动力,所以一定要控制媒体。同时,我们要在各个方面清理买办势力,这就需要建立强大的民族工商业。只有民族工商业强大了,买办们才会失去他们的阵地,失去他们的经济利益,从而失去他们的政治利益。

强大的民族工商业,会形成强大的国家资本。等我们的国家资本做到世界最强大的时候,那便是我们开城门出去迎敌,和美国的金融资本展开决战之日。彻底把这个人类害人虫消灭掉,也一并消灭这个奴隶制的最高级版本。

跨国金融奴隶制覆灭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被买办们扣掉的中华和人民,都将会重新归来。希望所有的人都能明白,我们的国家是叫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叫买办共和国。那些买办,那些窃国之贼,一定会受到历史的审判。

从全局长远看,未来我们必将会成为全球唯一的生产中心、清算中心,金融中心、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安全中心。这时候,我们将迎来人民币的回归。货币不再是金融奴隶制的工具,而是体现每一个人的价值、尊严、幸福和正义的工具。人民币,不仅是中国人民的货币,也是未来全球人民的唯一货币。

我们前面说过,资本主义这种金融奴隶制,是蛮夷们主奴文化的产物。为了从根源上防止跨国金融奴隶制的复辟,未来,我们更需要再全球范围内,从精神上,从文化上,彻底铲除一切奴隶制。只有这样,金融奴隶制这种垃圾文明才会永久的覆灭,伟大的华夏文明,才会永久的复归于她的伟大。

来源:微信公众号“至道学宫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