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战略·谋略 > 正文

白云先生看中国(一):中国经济的血火奔流六十年

2016-03-05 17:45 战略·谋略 ⁄ 共 13234字 ⁄ 字号 评论 4 条

《白云先生看中国》系列专题,把中国现在与未来几年的经济形势讲清楚。本文是第一篇,从宏观上讲了经济为什么会这样,后面接着讲这样下去会怎样,以及应该如何应对。

一、中国经济的大历史节律

     中国经济的大历史节律,是三十年一个周期。从1949年建国到1978年改革开放,是第一个30年,师从苏联,经济发展采用苏联模式。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美国2008年次贷危机,是第二个30年,这个周期,中国经济发展,师从美国,采用美国模式。目前所处的,是第三个30年大周期的开端,在这个阶段,苏联模式和美国模式,都无法再适用于中国经济的现实和发展,中国需要走出一个既非苏联模式,也非美国模式的中国模式。

    第一个三十年,相当于给中国经济建了个混凝土框架,打了个大形。第二个阶段,是中国经济的砌体阶段,主体工程基本完成,用素描来说,结构都交代清楚了。第三个阶段,是装修和细节刻画。经常有人说,为什么中国经济这里不如欧美,那里也不如。这是不在一个阶段的比较,欧美的经济都是已经完成好的作品了,挂在画廊里面展览,怎么看怎么光鲜,而中国经济,不过刚完成第二个阶段结构造型,细节和上色都才开始。

    新中国刚成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农业国。开国大典的阅兵仪式上,炮兵方阵还用毛驴拉着大炮。可见,工业的底子有多么贫弱。中国社会混乱了几百年,终于天下太平,可以不用打仗安心搞生产了。一方面是经济发展上面,有一百多年的欠账,另一方面,百废待兴却一点基础和技术积累都没有。这便是新中国开国之后最基本的经济现实。

    这么低的起点决定了,中国要发展经济,必须得向先进国家学习。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美国和苏联。问题是,中国想给他们当学生,他们凭什么要教给中国发展工业的技术呢。除了利益置换,作为农业国的中国,并没有更好的东西能拿得出手,和美苏交换工业技术。

    对美苏两强而言,中国继续混乱下去是最符合它们的利益的,其次是中国划江而治。一个统一的中国,并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中国的统一,尤其是国民党的失败出局,让美苏都感到意外。它们都得重新权衡一个统一的中国,作为一支庞大的地缘力量,对美苏的冷战格局,意味着什么。

    斯大林的如意算盘是,中国需要出让东北的利益,置换苏联的工业技术援建。毛泽东的原则是,先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一概不承认国民党政府和外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这意味着,斯大林要拉中国加盟入伙,对抗美国,雅尔塔协定的既得利益,东北这一块大肥肉就要吐出来。这笔生意,斯大林认为自己做的吃亏了。中国在东北主权问题上的寸步不让,其实已经让表面上亲密的中苏关系名存实亡。

    斯大林失去了中国东北的地盘,在他的冷战全局里面,这是一个很大的损失,他需要在东北亚重新经营一个据点,朝鲜半岛。一个完全受苏联控制的朝鲜半岛,不仅是美国和日本的恶梦,也是中国的恶梦。毛泽东访苏期间就很明白了,美国人不是好东西,苏联人也不是好东西。无论是苏联还是美国全面控制朝鲜半岛,都不符合中国的利益,所以毛泽东曾劝金日成不要冒险,会招来美国人,不过金日成听斯大林的指挥。果然美国的反应很激烈,很快加入了战局。斯大林按兵不动,它和美国马秸秆打狼两头怕,把美国这头狼引来了,然后让中国去打狼。

    中国显然知道这是一个坑,所以迟迟拿不定决心,打还是不打。但最后还是为了自身的地缘安全,不得不往里面跳,苏联不打可以,但是中国不能不打,拿下朝鲜,美国人的战斗机离中国的政治心脏太近太危险了。朝鲜战争,最大的受益者,不是中国也不是美国,更不是朝鲜半岛,而是斯大林。()中国遭受莫大的牺牲,使他出了吐出东北这块肥肉的一口恶气。美国在朝鲜被中国狙击,也打破了美国对在东北亚进一步扩张的妄想,这让斯大林在冷战全局中,又往前迈了一步。

    斯大林这个一点亏都不能吃的人,找回来了便宜之后,真正的开始对中国进行工业援建。这是中国和苏联进行的第二次利益置换,第一次是入伙加盟帮苏联对抗美国,从苏联手里要回了东北和一些不痛不痒的援建项目。朝鲜战争,中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置换的利益是苏联对中国的大规模工业技术援建,以及一些核技术的输出。

    在朝鲜战争中,美国一度对中国进行核讹诈,一个核大国,跟一个无核国家说要扔核弹,跟威胁说杀人全家是一个意思。理论上,这个被人杀全家的可能是存在的。中国只能寄希望于苏联对中国进行核保护,跟赌命一样,把命交到了别人手上。为了能把自己的命掌握在自己手里,中国必须得拥有核武器。苏联遮遮掩掩输出过来的核技术,再加上海外归来的科学家的努力,中国算是初步掌握了核武器技术。

    斯大林之后,赫鲁晓夫掌权,这个人比斯大林还粗暴,但是没有斯大林的才能。是个比较平庸的人。他的杰作是看美国种玉米的农业效益很好,就强行在苏联全境大面积种植玉米,因为地处寒带光照不足,很多玉米连个穗都结不出来。玉米小王子对斯大林进行了鞭尸清算,也停止了政治经济方面的一切斯大林主义。

    他停止了输出革命,还打算让苏联经济,从过于偏重军事工业,调整经济结构,这个调整,使得苏联国力开始下滑。从种玉米这件事来看,他并不是发展经济的一个好手,而是个搞经济的臭棋篓子。苏联国力下滑,为了拉拢中国制衡美国,玉米小王子只得再次对中国进行技术援助。

    在美苏争霸中,苏联最大的瓶颈是人口太少,他们有资源有技术,但是人口短缺。人都用来搞军工国防工业,搞重工业,那么轻工和农业,就没人干活了,所以这导致苏联虽然作为一个强权国家,但是国内却经常因为闹饥荒饿死人。苏联如果要赢得和美国的争霸赛,它需要得到更多的工业人口。

    作为当时苏联盟友的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口。但是在苏联看来,中国是一个民族主义国家,只讲现实利益,不讲意识形态,不好哄。把中国人工业化了之后,一个强大起来的中国,反而比美国更可怕。所以苏联的历任领导人都批评中国的领导人,太热爱自己的国家了。这是他们的底线,中国如果不让渡部分主权,苏联不可能全面工业化中国让中国变成强国。中国显然无法和苏联人做这种利益置换。

     苏联去哪里获得更多的工业人口呢,赫鲁晓夫的继任者,勃列日涅夫,受曾经的沙皇彼得大帝的指引,定下了南下战略。控制阿富汗,再向南冲破巴基斯坦,拥抱印度洋,控制波斯湾的产油国,然后和印度连成一片,这样苏联就可以有源源不断的人口了,而且不用担心强大起来的印度,会威胁到苏联的国土安全。这看上去是个好主意。虽然印度人口很多,全要素生产效率却很低下,但苏联如果能占有了这么多人口,对赢得冷战总也可以有个盼头。

    勃列日涅夫有个怪癖,特别喜欢强吻别人,不分男女。连他的下属和同志,都被他亲的敢怒不敢言。热吻狂魔一改玉米小王子收缩的对外政策,再次开始向外扩张,恢复了斯大林主义,他看到中国的核工业开始有了初步的成果,他的不安全感爆发了,弄出来了珍宝岛战役,使得中苏战争恶化到了历史最低点。

     热吻狂魔和美国谈判说,趁着中国现在核武器技术还没成熟,我们一起去杀他全家吧,不然以后再也没机会了。美国被热吻狂魔咄咄逼人的扩张,搞的压力很大,所以它需要中国帮它来化解掉苏联的一部分压力。美国不同意做这笔生意,无形中,美国和中国做了一笔利益置换,以核保护来置换中国制衡苏联。这也给后来的中美关系正常化,做了铺垫。

     继朝鲜战争被美国人威胁杀全家之后,中国人再次被苏联人核讹诈。为什么建国后的前三十年,中国人都显得那么亢奋呢,因为那种被杀全家的凉透脊背的恐怖感觉,让人不时刻枕戈待旦的,就没法活下去。中国甚至连做日本韩国这种附庸国的资格都没有,因为这么大的国家,即便做附庸国,也会造成宗主国的不安全感,依然还是会被肢解成很多块才行。

    肢解完了,还会再让不同的傀儡国之间互相不停的打仗,以消耗掉中国过多的人口。如此一来,中国人建国前几百年的战乱,又要重演了。近现代中国的命运就是这么艰难坎坷,不站起来不强大,连跪的资格都没有。很多中国人羡慕日本人被美国奴役了,能有那么好的生活水平,口水吧啦的认为中国也能被美国奴役就好了。这种想法太天真,中国如果变成傀儡国家,中国的参照样本不是日本,而是伊拉克

    在被称为帝国坟场的阿富汗,热吻狂魔的帝国梦破碎了。苏联无法南下,印度被巴基斯坦挡着,也无法北上,得不到印度的人口,冷战这盘棋,苏联已经算是输掉了。当时苏联加东欧,总人口3亿出头。而美欧日加起来,工业化人口是苏联的三倍左右。随着工业化的技术越来越复杂,体系越来越庞大,美国可以有足够的人口来进行全生产分工,但是苏联不行。苏联因为人口所限,只能偏重于发展保命的国防工业和重工业。结构缺陷导致,苏联的经济问题,越来越严重。

    让苏联真正解体的,不是美国人的和平演变使然,而是经济崩溃所致。美国在兼顾和苏联进行军备竞赛的同时,因为工业人口规模上的优势,其他的工业生产,可以照常运行。但是苏联不行,随着冷战军备竞赛的升级,重工业和国防工业所占据的苏联人口与资源越来越多,其他的工业部门,就更加无法兼顾,这样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经济,就难以为继了。先是东欧剧变,然后接着就是苏联解体。

    自从中苏关系全面交恶,中国的经济建设,也只能在有限的技术积累和储备中,自己摸瞎瞎了。得不得技术和资本的支持,中国巨量的人口,只能休眠在一亩三分地上,并不能形成人力资本。美苏都对中国进行了技术封锁。为什么日本可以在二战后快速的成为发达国家了,因为它要钱有钱,要技术有技术,战后日本的工业技术,90%都是从英美引进的。中国呢,除了跟斯大林与赫鲁晓夫利益置换的那么点有限的技术储备,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技术来源。资本上,和技术一样贫穷。在工业文明时代,光靠卖大萝卜,换不了几个钱。

    苏联阵营的技术援助枯竭,中国要想获得新的技术来源,只能倒向美国阵营。但是和苏联对中国变强大的担心一样,中国也会给美国带来不安全感。所以中国向美国寻求技术支援,无异于与虎谋皮。中国1978年宣布改革开放,意思就是说,我不跟苏联玩了,美国,我要来跟你玩了。美国人说,我为啥要和你玩啊,你那么穷。所以,还是得要利益置换。这次和美国的利益置换,也是一场战争,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

    打败“世界第三军事强国”越南后,既给美国人在越南的失败报了仇,也和美国一起抗衡了苏联的全球扩张,中美关系迎来了蜜月期。在这段短暂的蜜月期里,美欧像挤牙膏一样,向中国进行了有限的技术输出。美国和苏联一样,对中国采取的策略也是喂几口,马上就再勒脖子。因为在80年代末,中国未能向美国预期的那样,发生东欧式的的剧变,所以中美的蜜月期结束了。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不再需要联合中国抗衡苏联,和中国也就没了什么可置换的利益。

    蜜月期结束后,整个90年代,美国开始对中国进行了一系列的锁喉勒脖子动作。勒的最严重的一次,是台海危机,差点勒断气。中国和美国之前的蜜月期,让台湾很难受。随着冷战结束,中美关系开始降温,台湾认为它又可以邀宠了。95年中国成为关贸总协定观察员国家,这次突破,刺激到了台湾,他们自称皇民的李县长,开始用访美和台独等问题,离间中美。

    中国加入关贸总协定的复关谈判,黑头发谈成了白头发,依然没谈成,随着关贸总协定升级为世界贸易组织(WTO),复关谈判也就变成了入世谈判。为了入世这件事,中国用了15年。横向的对比下,日本入世,用了两年半。香港只用了一天。社会主义国家波兰,在67年申请,当时就加入。可见,这不是人权问题,跟是不是市场经济也无关,也不是社会制度问题,只是个单纯的勒脖子问题。

    台海危机最大的受益者是台湾。最大的受害者,是中国。中国的复关申请,眼看着胜利在望,被李皇民县长这么一搅局,随后世贸组织成立取代了关贸总协定,复关变成了更艰难的入世谈判。门槛和加码再次抬高。剑拔弩张的台海危机,使得中美关系,也一度降至冰点。甚至险些酿成一场战争。

    从全球格局看,苏联解体,最大的受益者是美国,从此它可以横行天下。其次是欧洲,随时都会被苏联碾压和吊打的军事风险解除了。第三是中国,不用再承受来自北方的巨大威胁。这时候的世界格局,美,中,欧,俄,几支力量的心态十分微妙。美国想一超独霸,中俄欧当然不服气,认为一个多极世界更符合大家的利益,毕竟,大家都受够了冷战那种枕戈待旦的日子。

    美国想要一超独霸,它就得除了勒中国的脖子,还要勒俄罗斯和欧洲的脖子。俄罗斯,直接被勒的断气了,国民经济陷入瘫痪。中国呢,虽然被勒的很难受,但是还能憋的住。欧洲这时候心思最活络,它认为苏联一解体,欧洲就可以恢复二战前的辉煌,通过政治和经济一体化,让欧洲成为世界的一极。欧洲一体化运动,开展的如火如荼,最后在东南欧的地方,南联盟这个钉子拔不掉。因为那是俄罗斯的势力范围。

     虽然苏联分裂了,欧洲在军事上依然无法和俄罗斯抗衡,在战略上,欧洲既然无法接纳俄罗斯进入欧盟,那么俄罗斯就不是朋友,就无法在拔钉子这件事上,和俄罗斯进行利益置换。这时候欧洲认为,可以借刀杀人,用美国的力量,扒掉这个钉子。哪里想得到,借刀杀人,演变成了引狼入室。科索沃战争,是冷战后中美俄欧国际四支力量的大汇演,此战过后,多极化世界格局的肥皂泡被美国刺破。

    中国在科索沃战争中,大使馆被炸,死了三个人。这里面不仅是鲜血,更是屈辱。俄罗斯在这一局中,也极其的屈辱,军队开过去准备干预,美国对叶利钦说,你敢动一动,我就不贷款给你了。人穷志短啊,叶利钦马上乖乖的打道回府,这么窝囊的回去估计叶利钦能憋出一场病,还得蒙着被子哭几天。欧盟呢,也被揍醒了,想恢复二战前的辉煌,没有独立的军事力量,那么就只是个幻想,欧洲总算弄明白了,它只是美国的附庸,不能想太多。

    经过科索沃战争的教训,中俄欧要想实现多极世界格局,除了抱团没有其他出路。不然大家都得永远被美国勒脖子。对美国来说呢,他的全球统治战略,是防止出现另一个强权国家。他的更大的战略,是防止欧亚一体化,欧洲有资本和技术,俄罗斯有资源,中国有人口。这么一整合,美国就被边缘化了。航母再强,也不能开到陆地上和中俄的陆军打仗,这对于海权兴国的美国,如果欧亚一体化了,它的航母编队,也就再无用武之地。

    为了防止中俄欧抱团取暖,美国需要分化中俄欧。它要和中国再做一次生意,进行利益置换。这个生意是,美国放中国入世,换中国和美国的利益捆绑在一起。美国认为,通过这一招,它就可以一劳永逸的消除中俄欧对多极世界格局的幻想。克林顿是怎么想的呢,放中国入世,中国有可能会因此变得更强大。不放中国入世,只会把中国逼向欧亚大陆一体化这条路上,整合起来的欧亚大陆,比一个单独强大起来的中国,更可怕。两害相权取其轻,虽然他忌惮中国的潜力,但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把中国和自己的利益绑在一起,另一边让欧洲和俄罗斯去互相掐脖子。本来美国需要不停的勒中俄欧脖子才能维护一超独霸的格局,现在美国可以翘起二郎腿什么也不干,就能维护它的全球霸权了。这个构想美不美?不得不说,美国人的这步棋下的真漂亮。中国入世,标志着多极世界格局的破产,美国终于实现了它天下共主的霸权梦。

    入世对中国经济有多重要呢,从一个数据可见一斑。1990年-2000年,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的余额是5000亿美元。2001-2010年,中国FDI的余额是1.8万亿美元。入世的十年,给中国经济带来的活力和能量,甚至可以说,超过了建国后的前50年的总和。这十几年里面,中国地表以上的建筑新增加量,可能超过了中国过去5000年的总和。资本,人力加技术,工业化的魔力,让中国经济,从只有骨架,变得血肉丰满。

    在美国人的设想里,中国只是一个大号的马来西亚。如果中国只是用裤子换飞机,那么如论如何,中美经济也不会出现太大的失衡。入世后的十年中美蜜月期,为中国经济带来了疯长。出乎美国意料的是,中国的产业升级太快,竞争优势太强大,只不过用了十几年时间,中国的出口导向战略使得中国商品,所向披靡,中国从一个大号的马来西亚,变成了一个工业强国。

    随着中国产业升级的加速,中美之间的贸易失衡越来越严重。08年次贷危机宣告,美国主导的现有的全球贸易格局,已经崩溃。如果出现了超出掌控的意料之外的状况,那么显然说明,美国的这盘棋中,它一定漏算了什么。它漏算的是中国的人口规模效应,以及中国人可怕的全要素生产率

二、人多真的力量大

    光有人口规模,没有全要素生产率,即便有了资本和技术,也是无法成为工业化强国的,这个例子是印度。光有全要素生产率,有资本和技术,但是没有人口规模,也是无法成为工业化强国的,这个例子是韩国。中国是世界上唯一同时具备全要素生产率和人口规模优势的国家。所以只需要资本和技术条件齐备,中国经济就会爆发。

    全要素生产率是什么呢,用三句话可以概括,物尽其用,人尽其能,花钱花在刀刃上。举个例子来说明下中国人的全要素生产率的可怕程度。一只鸡,作为要素资源,国外人可能把大腿肉吃了,鸡胸肉吃了,其他的就都扔了,或者干脆做肥料。

     而中国人则不然,不光鸡肉吃光,腿骨头里面的骨髓还要吸掉,鸡头吃了,鸡脖子吃了,鸡杂碎吃了,鸡毛也要用来做鸡毛掸子,以前还经常用鸡毛装在风箱里面拉风箱。这种近乎本能的可怕的资源利用高效率,是中国人几千年进化出来的生存智慧,不是其他民族可以短时间能学会的。

    前面已经说到,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是人口短缺。它不缺技术,也不缺资本。但是随着工业技术的升级,生产链变的越来越长,技术变的越来越复杂,分工就要求越来越细。到了后来,一辆波音飞机的零件总数,可以多达几百万个。没有足够的人口来支撑,那么就无法完成生产分工和协作。

    工业化发展到这一步,美国心知肚明,即便它不放中国入世,让中国加入到美国阵营,那么对人口同样如饥似渴的欧洲等发达国家,也会把中国纳入他们的生产和分工体系,进而形成一个新的全球产业链分工体系和贸易标准。事情到了那一步,美国就被凉一边了。中国加入全球分工和贸易体系,是工业化进一步发展的必然。美国出于自身的地缘考量,曾尝试使用东南亚等国的人口来参与分工,但是并不成功

    再来看苏联是怎么因为人口短缺而失败的。有一个例子很能说明问题。热吻狂魔勃列日涅夫出访埃及。安瓦尔·萨达特总统请求苏联提供三笔经济援助。第一笔是100万吨煤。说没问题给给给。又还要20条远洋货轮。给给给。最后埃及总统想要一辆自行车,送给他的孩子做生日礼物。热吻狂魔一听自行车就癫了,你要啥自行车啊,我们的同志,波兰人不生产自行车。

    苏联和它的盟国,为什么不生产自行车呢,因为轻工业的门类太多,分工也太复杂。他们有限的人口,只能用来发展重工业,重化工与国防工业这种保命产业。自己不生产,就只能靠进口,进口拿什么跟别人换呢,不可能拿自己保命的技术和产品,和资本主义国家进行贸易。只能用资源,来和西方世界换轻工产品。这也正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落入资源陷阱的根本原因。自己不生产自行车,又不能拿导弹去换自行车,只能拿石油天然气来换自行车了。

    民国的经济结构,和苏联相比,则陷入了另一种很极端的结构性失衡里。在民国的黄金十年,中国并没有优先发展保命的重工业,重化工和国防工业。而是选择了发展面粉和纺织日用商品等轻工业。这十年的机遇一闪即逝,等到日本人打上门来,不要说坦克飞机和大炮了,连个枪都造不出来。

   一个国家,要成为大国和强国,首先,得有足够的工业人口来进行重工业,重化工和国防工业的生产。其次,要满足人们的生活需求,又需要有完备并发达的轻工业体系。等工业生产和分工越来越复杂,那么就需要一个为生产做服务的第三和第四产业,这又得需要大量的高素质人口来支撑。这也就注定了,韩国日本这种国家,技术再发达,也不可能造出来波音大飞机这种产品。因为工业化人口没那么多。

    中国的规模巨大的人口,在变成工业人口之前,一直都是处于休眠状态,主要的人口都是作为农业人口,被低效率的空置着。在工业社会,人力只有与资本和技术相结合起来,才能发挥出人力资源要素的价值。中国作为后进国家,先进国家喂点饼,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就往前拱一步卒,再喂一口,再拱一步。虽然国内的科技研发,也在自力更生的奋斗着,但是没有技术储备情况下的自主技术创新,很难追上和超越发达国家。

   而当入世的闸门一开,不光资本蜂拥而至,技术也跟着资本一起进来了。这些饼大部分都可以敞开吃,如饥似渴的中国经济,向饿狼一样的扑了上去。十几年时间,资本积累完成了,产能积累完成了,技术储备和积累基本完成了,农业人口转变成工业人口,产业工人队伍有了,工程师队伍也在生产的锻炼中,成长了起来。这进一步提升了中国人口的人力资源的价值。

    更具长远价值是中国经济活动生态化了。中国经济先是出现了区域产业集群生态,然后这些产业链纵横交织,连成了网,规模经济的意义,不仅仅在于降低了成本,它更神奇的地方在于出现了一系列的化学反应,它会自组织,自适应,自迭代,自创新,自实现。连成一体的中国经济出现了一体化现象,它有了生命,开始作为一个有机的系统而存在,并向前自我驱动。至此,中国经济已经完成了工业化,进入了后工业化的阶段。

三、从活命经济到发财经济的转型

    看中国近现代经济的历史,事后用后来的一套,会老觉得以前的经济模式,这里不对,那里也不对。跨历史周期,跨阶段,如同在大宋的审美观评价着大明朝的风情,对于经济分析来说,穿越是一个大忌。中国经济在第一个三十年,之所以会那样,是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所决定的。比如说,为什么中国科技不如美国,因为中美两国当前的经济现实,各有个的周期,不在一个阶段,没法比。

    中国经济在第一个三十年,最大的主旋律,不是繁荣富强,而是保命。在这个阶段,重工业,重化工,国防工业,才是永恒的建设主题。而且,为了担心工业太聚集,担心被美苏一锅端了,又要搞大三线建设。

    因为不能寄希望于美苏的仁慈,他们要是真来杀全家了怎么办呢,为了不被一下子把人都杀光,还要挖防空洞,还要鼓励生育。整个前三十年的经济发展基调,都是如此。有限的资源都用在发展保命工业上,那么轻工业就比较落后。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和轻工业商品来发展国际贸易,很多时候,农业就得反哺工业

    一直到70年代末期,中国的核工业,和导弹技术等国防工业基本成熟,这条命算是能掌握在自己手里了。如果还像50-60年代那样,连命都保不住,一打仗就被人威胁杀全家,跟美国人谈改革开放,没资格谈。第一个三十年,枕戈待旦的活命经济,为第二个三十年叩开国际市场,打下了基础

    第一个三十年,中国的保命经济,使得中国作为一个大国,从实力上,真正的站起来了。第二个三十年,保住命了,站起来了,才可以谈谋求变得强大,才能去闯世界。以中国的人口规模,和全要素效率优势,只要世界敞开了怀抱欢迎中国,中国经济,在国际竞争上,肯定会表现的一骑绝尘。

    可是,这并不是一个友好的世界,它不仅不友好,而且很强硬很冷酷。80-90年代,中国只能做点小生意,挣点小钱。这满足不了中国,因为穷的太久了,中国想发大财,中国为了发这个大财,已经准备了很久。出口导向战略,早早的就制定与筹划好了,无奈,世界只给开了个门缝。而当入世的那扇大门一开,接下来,就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得住中国人了。

    和美国利益捆绑在一起,使中国积累了大量的外贸盈余,和资本账户盈余。外汇占款,是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急剧扩张的主要原因。加了美元杠杆的中国经济,使得信贷狂潮涌入消费,投资和出口三驾马车里,它在消费层面,造成了房价等资产的暴涨,在出口方面,摧垮了发达国家的需求市场,在投资方面,扩张了地方政府的债务规模。基本上,国内外的所有问题,都是来自中美之间的一次蜜月。

    这次大历史周期的经济转型,内外部都遇到了很大的阻力和困难。在第二个三十年大历史周期中,头十年美国跟中国蜜月了一把,接着的十年,美国勒了中国十年脖子。第三个十年,又蜜月了一把。随着次贷危机的爆发,中美的蜜月期,又要结束了。

四、从发财经济到老板经济的再转型

    中美关系有着很强的规律性。十年一个大周期,蜜月期,勒脖子,蜜月期,再勒脖子。不过目前所处的这个十年,美国想重返亚太勒中国脖子,可能没法再像90年代勒的那么随心所欲。90年代,第七舰队可以大摇大摆的开到台湾海峡耀武扬威。现在,估计能开的进来,不一定还能开得出去。

    如果床破上台,继目前这个勒脖子周期过后,中美关系,可能降迎来下一个蜜月期。瞎使劲也勒不出来个什么所以然,除了自己累半死。所以,美国不会这么无畏的空耗在和中国的斗鸡式缠斗上。中国关系,将进入下一轮的利益置换。

    中国的开价,不外乎是人民币国家化,一路一带整合欧亚大陆。中国现在有钱有技术有产能了,要从发财经济向老板经济转型。而美国的开价将会是,保持台湾现状,维护东北亚现有秩序。接下来的十年,台湾问题应该不会出现破局,东北亚也不会出现破局。中国还需要更多的时间让自己变的更强大,这时候在台湾和东北亚强行突破,并没有绝对的把握和胜算,风险是很大的。

    而美国在下一轮利益置换中,能得到什么呢,它得到的是,一个没落帝国再多十年的虚幻的安全感。美国人乔治·凯南认为苏联是个疯子,还专门研究了苏联人的行为根源,得出的结论是,苏联人之所以这么丧心病狂,是因为他们极度的缺乏安全感。其实美国也和苏联一样,也是一个严重缺乏安全感的国家,他们自己也非常丧心病狂。

    再多十年的安全感,对美国来说,即便它虚幻,也很受用。安全感对美国人来说,和多苏联人来说一样值钱。中国的国力,将在下一个中美蜜月期的阶段,再次大幅增强。等结束下一轮的中美蜜月期,大概要到2030年,台湾问题,东北亚格局,都会迎来巨变,因为要换天了。

    对于台湾,和东北亚的那些国家来说,他们的心态,现在很微妙。美国需要再多十年的虚幻的安全感,但是这些傀儡国家和地区不需要。它们感受到的是惊恐,日本想要成为美国的一个州,并不是信口开河的玩笑话,而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地缘惊恐的外现。这种惊恐,韩国和台湾都有,朝鲜也有。

    中国经济,从目前形势看,将势不可挡的从发财经济,向老板经济转型。这个老板经济,包括一整套的全球货币体系,全球贸易体系,全球政治体系和全球安全体系。十年时间,应该够用了。我们当前所看到的国内国际的大动静,大热闹,都是这个大历史周期,转型和切换的关口,所带来的难以避免的牵动,和旧秩序的碎裂声。

五、美苏派的终结与中国派的鼎盛

    历史上中国人向来厌恶打仗,打仗的目的也是以战止战,根本目的是为了天下太平,人人都能过上好日子。不过呢,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令人哭笑不得,不是你想好好过日子,别人就会给你送来一阵春风。中国一建国,身边就站俩疯子,苏联和美国。这个历史现实,决定了我们的政治现实,政治现实,又决定了我们的经济现实。

    如果中国不理这两个疯子,那么就会被他们联手杀全家。所以,中国必须得靠着在俩疯子中间找平衡来保命。在一开始,中国帮助一个疯子打另一个疯子。后来又帮着后一个疯子打前一个疯子。好不容易,帮着一个疯子把另一个疯子打死了。剩下来的这个疯子还想勒死中国。看勒了十年没勒死,又摊上疯子家里活太忙,人手不够用的,这疯子便悻悻然的让中国去给他搬砖了。

    和苏联那个疯子站一起打美国那个疯子,中国的国家利益就要和苏联捆绑在一起。那么,中国的政治,经济,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得跟苏联这个疯子接轨。后来,为了打苏联,中国又不得不和美国这个疯子站在一起。和美国站在一起,也同样意味着,我们的政治,经济,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得跟美国人接轨。

    和美国进行利益捆绑,那么之前和苏联捆绑在一起的利益,就得进行利益解绑。无论是利益捆绑还是解绑,都会造成社会上的大动荡。尤其是人们思想上的大动荡。现在,中美关系的上一轮蜜月期结束了,中国要对之前和美国捆绑在一起的利益,进行解绑。从思想到文化,再到经济与生活,方方面面的都要进行解绑。

    这就造成了很多人的思想震荡,中国和美国利益解绑,一些人觉得,那岂不是要回到和苏联捆绑的老路上去了呢。这是一种很典型的二极管思维,非此即彼,非美即苏,理解不了第三种可能性。苏联那个疯子,早就被打死了,和美国利益解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回滚到苏联那一套。中国和美国利益解绑,是为了彻底摆脱疯子的淫威,真正的做回自己。当初和美国捆绑在一起,不过就是为了利益,这是一桩生意买卖。现在生意做完了,大家各数各的钱,也该各回各家的散了。

    做生意,最忌讳的就是感情用事。国与国之间的生意,更是如此。在和美国捆绑的这些年,很多人难免会对美国产生感情,甚至认为美国对中国有恩,还有人认为,苏联对中国也有恩。这就是感情用事了。中国什么也不欠这两个疯子的,中国得到的来自美苏的一切技术支援,都是用血与屈辱跟这两个疯子换来的。都是等价的交换,所以恩情无从谈起

     朝鲜战场上的英灵,越南战场上的英灵,被炸大使馆的英灵,南海撞机的英灵,他们都是因为美苏的霸权淫威而牺牲。并不是说中国主动的要拿鲜血做筹码和这俩疯子做生意,而是这两个疯子认为,中国你这么穷,你除了命和屈辱,没有其他的东西和我交换。国家如此,人也如此,当一个人落魄穷困的时候,除了命值钱,除了尊严值钱,其他的都不值钱。没有人会愿意和穷人谈理想谈人生。

    中国没有左派,也没有右派,用法国大革命的那一套政治谱系,套用中国的社会现实,是十分幼稚的做法。中国只有苏联派、美国派和中国派三派。在和苏联利益捆绑的时候,苏联派占上风。在和美国利益捆绑的时候,美国派占上风。在和苏联利益解绑的时候,苏联派失势,在和美国利益解绑的时候,美国派自然也要失势。等和美国这一轮利益解绑完毕,中国派,将横扫苏联派和美国派。

中国派,在文化,政治,经济,金融,军事,等各方面,都将全面的体现中国利益和中国意志。中国不再需要低头哈腰的为了能和别人接轨,从黑头发熬成白头发。中国派,要走的是中国道路,要体现的是中国精神,要建立的是中国标准,未来不再是我们求着跟别人接轨,而是别人求着和我们接轨。这便是中国派的中国道路

     现在所看到的很多经济现象,比如股市异常波动,房价异常波动,就是眼下正在进行的和美国利益解绑所导致的动荡。尤其也包括,一些人思想上的动荡,和情绪上的歇斯底里。和美国这个疯子捆绑在一起久了,很多人内心里也把自己也当成了疯子,产生了感情,不愿意解绑,经济利益上,也更是如此。

    思想上与美国解绑,很多人会觉得普世价值护体很好,不能丢。普世价值论,跟基督教的福音书一样,都是无稽之谈,它是新版的福音书。如果熊猫统一了地球,不要怀疑,吃竹子也会成为普世价值。所谓的普世价值,不过就是地球统治者的私人性的,强行推己及人的恶趣味。自己喜欢吃竹子,就让全地球的人都吃竹子,自己喜欢尿炕,就让全球人民都热爱尿炕。中国人认为,只有各从其欲,皆得所愿,这样才能大家都过的好。

    等这两个疯子都死了,天下也就真正的太平了,想好好过日子的人,才能有条件好好的过日子。好好过日子,才是真正的中国道路,美苏那种基于精神深处的不安全感导致的疯狂行为,与各种歇斯底里的思想,对好好过日子,并没有什么现实好处。对于个体的人来说,想更好的过日子,就要与这些疯子思想解绑,重塑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经济现象,就像一只插在水盆里的温度计。如果挡住下面的水盆,把水盆变成一个黑箱。那么只盯着温度计看,一会看它呼呼呼的温度上涨,一会看又呼呼呼的温度往下掉。只盯着温度计,能预料温度计上的刻度下一步是涨还是跌吗,显然无法做到,甚至连温度计的温度为什么涨跌,也无法解释。

   脱离下面的水盆研究温度计的温度变化,那么这就是一门类似占星术的学问。同理,脱离经济现象下层的政治与军事博弈来理解经济,也是一门神学。为什么经济学家无法预测经济危机?因为他们的思维训练和经济学系统教育,教导他们只需要盯着温度计看就行了

    目前比较令人们普遍感到焦虑的是,中国经济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房价和股市为什么这么异常,未来又会怎样,等等问题。要理解中国经济现状,就要弄明白中国经济为何会演进到现在这样,它背后的推动力又是什么。推动中国经济演进的深层驱动力,并非经济规律,而是大国博弈的血火奔流。

    如果只盯着中国经济来理解中国经济,看到的无非是股市和房价波动,进出口数据,GDP数据,CPI,PMI,等等,这些指标和数据的上下浮动与变化。而真正的要揭开中国经济这个温度计下面的黑箱,看中国经济这半个多世纪的发展与演进,会发现真正驱动着它的,不是经济规律,而是更底层的全球政治的大国博弈,这个驱动力,从建国到现在,它一直都像血与火一样的在奔流。未来,也仍将继续向前奔流

来源微信:至道学宫

目前有 4 条留言    访客:3 条, 博主:0 条 ,引用: 1 条

  1. 爱求索 2016年04月04日 9:50 下午  @回复  Δ1楼 回复

    先生俨然世外高人 旁观世界两千年 对中美欧印等历史渊源仿佛都亲身经历一般 平淡的笔触下不仅是冷静的剖析 还有对自己华夏民族浓浓的自信和深沉的热爱。非常幸运能拜读先生大作 铮铮铁骨与世事洞明让人敬佩不已。

  2. 爱求索 2016年04月04日 9:50 下午  @回复  Δ2楼 回复

    读后的感想:1不禁赞叹太祖的英明伟大。用血与火换来独立自主,换来工业化的基础。人多力量大,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核武器是大仁政。这些都是给后人栽树,奠定今日中国之地位的无比正确的决断。2原来苏联垮台的深层次原因在人口瓶颈,只知道苏联产业畸形,粮食无法自给,为什老毛子不做点什么?这篇文章终于点破深层次原因。同时点出了中国快速突破进入后工业化的原因。3当前意识形态舆论和学术领域激烈的话语争夺,核心在第二个三十年结束后与西方特别是美国的“解绑”。随着中国重新崛起,解绑是必然,新的话语系统必然建立。4对经济与政治军事社会的关系认识,把握是很准确的,只有联通相关学科知识,才能获得正确的理性认识。政治军事社会问题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经济问题,但基本上不存在纯粹经济问题。文章把纯粹经济学比作占卜术是很贴切的。西方庸俗经济学虽然建立了严密的分析工具体系,但工具复杂花哨下面掩盖的是思想的贫乏与观点庸俗。5法律制度是政治军事社会经济身上披的一层皮,皮要适应血肉骨骼,而不是相反。但不合身的皮也会发生制约作用,这个作用会有多大,往往不能高估,但就怕那关键的δ。6看清历史,看清大势,肉食者可以规划国家前途,小民可以规划好人生。

  3. 爱求索 2016年04月04日 9:51 下午  @回复  Δ3楼 回复

    在中国不停发展的过程中,很多人产生了茫然和意识形态的危机,也就是先生说的美派和苏派,其实很多人群内心依然是中国派,比如我自己,一直践行中国人自己的道德底线,为中国梦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小事!愿先生唤醒更多的中国人,做自己,至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哪怕是忍辱负重!

外部的引用: 1 条

  • 白云先生看中国(二):美国行为的根源 | 求索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