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战略·谋略 > 正文

白云先生:只有心智不全的人才需要信仰

2016-08-30 16:58 战略·谋略 ⁄ 共 1001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文章目录

一、从船货崇拜看荒诞可笑的信仰

在之前的文章《中国人的宗教和崇拜》中说过,宗教一词,宗指的是尊宗庙,教指的是崇圣人教化。所以说,宗教是中国文化所独有的现象。其他民族,大多数连自己的生物学祖宗是谁都不知道,不可能有宗庙。

其他民族的人,还喜欢把一些装神弄鬼的二流子,称之为圣人,这显然不符合中国文化中里圣人的标准。中国文化中的圣人,指的是通于天伦,极于人伦,达于权变的有道之人。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称之为圣人,才可以为百姓立教化。可见,除了中国人之外的其他民族,他们都是无宗无教的流浪汉文明,遇到什么信什么,就如同无根的浮萍。

所以,这里再次为宗教一词正名,它不是指夷狄们满嘴跑火车的怪力乱神蒙惑愚蠢的那套巫妖组织,而是指中国人的祖先和圣人们留给子孙后代的一系列文典与教化。

后来,随着蛮夷文化的入侵和文化捆绑策略,导致宗教一词,成了他们怪力乱神那套巫妖组织的专用词,也导致中国人种的智识阶层,看到宗教这个词就联想到愚昧,于是开始对这个词进行污名化。

这就是蛮夷文化入侵的文化捆绑、文化污染策略的可怕之处,他们把自己的那套垃圾和中国文化中的很多核心语汇相捆绑,先占有再污染,让中国人要么跟从他们的那套低级歪曲的解释被带坑里去,要么就觉得文化污染的太严重,充满嫌恶的误解并抛弃自己祖先留下的珍贵文化遗产。和宗教一词一样惨遭毒手的词,还有上帝,还有神。本文在后面会详细论述。

中国文化的根基,就在于敬天法祖而设宗庙,与圣人以道立教以正百姓。而其他民族则不然,他们文化的出发点,几乎全是迷信。

有了迷信之后,进而就产生了信仰。因为无道,所以他们认为世界由某种超自然的神秘力量所操纵,这种观念就是迷信。对这种神秘力量的崇拜和淫祀,进一步就形成了信仰。迷信是心智不全的产物,信仰则是这种心智不全精神症候的进一步加深。

下面以船货崇拜现象,来说明下这种迷信和信仰的荒诞与可笑本质。
船货(Cargo Cults,直译为船货邪教)是在许多太平洋群岛的原始部落中,多次独立演化出来的“宗教”和“神话”。虽然每一个岛所信奉的教义不同,但是具有很高的同质性。

许多太平洋岛屿,在16与19世纪两波殖民运动都没有被染指,上面所居住的土著一直过着亘古不变的原始生活。直到太平洋战争开打,他们才被席卷进了现代文明。

盟军开始大规模登陆这些具有重要战略位置的小岛,并且建立基地,愿意跟盟军接触的土著,就让他们搬搬东西,干干体力活。不愿意给盟军效劳的,基本上就像对待野生动物一样,用铁丝网围起机场跑道,别让他们跑进来捣乱就行了。

在后来所拍摄的纪录片里,一名老土著特别叙述了不同国家的人对他们的待遇:

"英国人跟法国人,根本不把你当人看。他们叫你做什么,你只能照做,不能回嘴,连正眼看他们都不行。但是美国人比他们稍微好一点,他们会记得我们的名字,给我们零食和香芋,还教我们唱歌 。"

"更让我印象深刻的,竟然有美国人跟我们一样是黑皮肤。这让我们相信,我们有一天也能变得跟他们一样。"

就在钢铁巨舰、雷霆怪鸟、数不尽的人海、货物,让这些土著们目眩神迷的时候,突然的,战争结束了。盟军如旋风般降临,又如旋风般离去,什么都没有留下,一句话也没有解释。留下的,只有土著们无限的困惑。
1970年代,当人类学家再次踏上这些被遗忘的小岛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下面这样的景象。

人类学家一问之下,才知道当年的土著们,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土著们发现,这些白人,既不种田,也不打猎。有些人成天坐在房子里翻搅著白色薄片(书);有些人拿著木棍(步枪)排成整齐的队伍,毫无目的的兜圈子;有些人头上戴著可笑的装饰,盯著一个盒子,聚精会神的摇头晃脑,像是中邪了一样。土著们根本想像不到,比这些更没意义的事情了。

但是,却不断有巨大的船,载着美味的食物、精巧的衣服、还有各种想都想不到的新奇玩意,他们统称为“货物”的东西,来供养这些白人。这到底怎么一回事?这些白人的行为背后有什么意义?
在无数不同的岛屿上,不同部落的老家长、贤者、巫师们,都得到了同样的结论:这些白人正在进行“宗教”仪式,这些看似无意义的行为,都是召唤“船货之神”的仪式。只要我们跟他们做同样的事情,船货之神也会降临,将货物赐给我们。
於是,土著们削尖了竹子,排着纵队,踢著正步,在旷野上行军。他们用草跟木片扎成了飞机,在地上清出一条平整的跑道,晚上还在两边插上火把来引导飞机降落。

他们头戴用椰子壳做成的“耳机”,摇头晃脑的试图接收船货之神的神谕。他们用竹子搭起了“哨所”,坐在里头的家伙聚精会神的盯着一叠叶子,一张张的翻着。

当然了,船货之神并没有降临。许多年后,即使当这些小岛也都已经接触了文明,船货崇拜信仰依然没有消失。

人类学家问土著:都过了这么久,船货之神也没有降临,你们为什么还愿意坚信不移的等下去呢?

当地的土著人说:如果你们白人能够等耶稣基督两千年,那我们也能等得跟你们一样久。

船货崇拜的故事讲完了。看到这里,相信很多人都会忍不住想笑,这也太荒诞可笑了吧。但是仔细一想,则会发现,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巫妖组织,都是和船货崇拜一样的心智构型。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印度教,无不如此。再仔细一想,天哪,原来绝大多数的人类竟然都如此的愚蠢。想到这里,可能很多人都笑不出来了。

二、心智健全的标准

在刚才的船货崇拜故事里,我们为什么会觉得好笑呢,因为在我们看来,他们在迷信荒诞不经的超自然力量,这种荒唐的行为根本没有意义,也更不可能对现实世界产生影响力,改变他们的现实生活。

如果当地的土著人,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著名的不要脸诡辩术叫做汉传佛教的话,他们会这样反驳说:你没有实修实证过,你怎么知道船货之神不存在?我们崇拜船货之神,是因为我们每天翻树叶子,拿着削尖的竹子踢正步,头戴椰子壳做的耳机这样的“修行”实践中出来的。你没“实修”过,没资格讨论我们的信仰。

土著们还可以更直接了当的进行反杀:你们文明人崇拜星座,难道不比我们崇拜船货之神更愚蠢吗?你们深信不疑的死后世界里的天堂和地狱又有谁见过呢?你们把天空里云朵的形状,都牵强附会成“神迹”,难道不是比我们的船货崇拜信仰更愚蠢吗?迷信救世主,最后的审判日,涅槃解脱,业力轮回,因果报应,哪一条不比我们的货船崇拜行为更愚蠢?

土著们还可以把他们的打击升级:你们文明人,居然相信你们的神可以用两条鱼一块面包喂饱5000人;你们文明人,居然相信一个抱着炸弹轰一下炸死自己马上天堂里就有72个处女等着自己。你们文明人,居然相信印度要饭大王鸡鸡可以长在肚子里,而且相信他舌头一伸出来就能盖住整张脸,脚底板长满了蕾丝花纹,手指缝脚趾缝里面全是蹼,而且还认为祭祀这位印度要饭大王可以发财致富。……

土著人对“文明”人的心理伤害指数还可以再一步升级。他们可以质问文明人的淫祀行为对生活的现实影响力。

你们“文明”人,认为对妖酋和偶像的淫祀,可以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吉利,如果有人把痔疮当偶像,认为每天舔一口别人的痔疮能带来吉利。以数学来看,拜神和舔痔疮是等效的嘛。毕竟无论你拜神和舔痔疮之后,你未来生活中吉凶概率都是各占一半。如果你们认为走运的那一半事件,是因为拜了神才有的好结果,那么也可以认为是舔了痔疮才导致的好结果。不过就是骗子在贪天之功罢了。

如果土著们这样反杀,文明社会的披着皇帝的新衣的,那些光鲜的迷信者们又该如何反杀土著们的辩驳呢?恐怕是没有办法了。因为所有的迷信,都是同一种心智构型:相信不可信的东西。

当一件事到了以信还是不信来考验人们的时候,它已经和智商没有关系了。天上挂着一轮太阳,这需要人在信和不信之间做出抉择吗?当然不需要,因为太阳的存在,不管你信不信,它都存在。但是船货之神,“文明”社会中的各种崇拜之神,它们都是信则有,不信则无。

用一种迷信,去击倒另一种迷信,在逻辑上就不可能,因为所有迷信者说的都是私人语言。这里的私人语言,也被不要脸的人称之为自修自证,它还有一种说法叫做满嘴跑火车。既然都是是私人语言,就不可能用一种私人语言去判定另一种私人语言是不是合法。

说到这里,我们差不多可以给心智健全和心智不健全下个定义了:相信不可信的东西,为心智不健全;不相信不可信的东西,为心智健全。

为什么那么多的人,会相信不可信的东西呢?究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误解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神,什么才是真正的万物造化力量,什么才是真正推动与支配宇宙的力量。如果他们理解不了这种真正的力量,他们就会把任何事物附会成具有超自然力量,这就导致了巫妖崇拜,相信不可信的东西。

三、“有神论”和“无神论”之辨


在中国文化中认为天地含精,精有阴阳,阴阳相搏而生神,神主造化,化生万物。神指的是天地造化之良能。神不是指一种人格化的东西,也不是一种拟物化的东西,它不是人,不是动物,不是植物,不是石头,它只是一种天地造化万物的机能和推动力量。

而其他民族的文化则认为,支配世界造化的机能和力量,是某种拟人拟物化的东西,各种张牙舞爪法力无边的超自然力量,都被这些民族给发明了出来。这些他们所谓的“神”,对应的中国文化中的词,不是神,而是妖。把这些妖强行翻译成中国汉字中的神的人,应该拖出来鞭尸。因为这种强翻,造成了严重的文化污染。

被文化污染后,许多人就把蛮夷文化中的妖,理解成了中国文化中的神。而一旦不认同这些妖,那么中国文化就成了“无神论”文化。一个名字叫做神州的大地居然被自己的子孙当成了无神论文明。

实际上,现在的“有神论”和“无神论”之辨,跟中国文化中所说的神并无关系。准确的说,应该是有妖论和无妖论之辨。打个比方说,中国文化是人,所以她既不是长尾巴的猿猴,也不是不长尾巴的猿猴,中国文化是通达万物之奥的高级文明。

有道,方能有圣,有圣,方能有教化,有教化,方有百姓之安乐甘美,人人皆通神灵,方可称之为神州。所以《道德经》有云:神得一而灵。所以《黄帝内经》要讲“灵枢”。

再看其他民族的文化,他们是无道而崇巫,装神弄鬼而后有妖酋,有妖酋,行奉妖事鬼之腥膻夷俗,蒙惑无知陋民,于是就有无数以迷信为崇拜的妖奴。所谓先知,皆为妖酋;所谓信徒,皆为妖奴。

为什么各大妖州的人,妖酋们除了率领妖奴们无病呻吟的哀嚎着拯救啊,解脱啊这种可怕的事呢。因为只有病人才需要拯救,只有痛不欲生的人才需要急着要解脱。他们为什么有病,为什么痛不欲生呢?因为他们不通神灵。所以他们配不上安乐甘美的生活,痛苦就成了他们生活中永恒的主旋律。

这些巫妖文化传播到中国之后,开始以巫杂道对中国文化进行文化捆绑和文化污染,把他们那套笑死人的东西,都说成是道。比如佛教刚传入中国时,就口称是道,被汉人嘲笑为胡说八道。胡人说的“八正道”,胡说八道这个成语,就是专为佛教发明的。夷狄之巫妖异端,显然是不可以称之为道的。

在蛮夷文化的大举入侵下,在他们的文化捆绑和文化污染策略下,中国现在有很多人,大脑已经被污染成了下水道。在这些数典忘祖的下水道看来,所有的东西都是道,所有的文化都是平等的,所有的妖酋都必须得敬畏,做妖奴是件光荣的事。他们的屁股永远坐在各大妖州那边,而对于关于神州的一切,他们则贬斥为封建糟粕。

如果妖州那边对神州进行文化入侵,指挥文化皇协军们说,中国人没有信仰真可怕,中国人没有信仰就没有道德,中国人不信神,最后总结一句,丑陋的中国人。这些下水道们,就会起哄叫好,然后痛斥国人为什么不反思。

一旦神州对各大妖州进行文化反侵略的抵抗,这些下水道则马上摆出来一副文化相对主义者的嘴脸来,任何妖酋都必须得敬畏,任何文化都是平等的,你怎么可以贬低其他文化来抬高自己的文化呢。而一旦妖州对神州进行攻击,他们马上又是一副神灵活现的嘴脸,中国人你们为什么还不反思。

说好的文化平等,其实就是下水道们的双重标准。妖州攻击神州,下水道们拍手叫好,敦促中国人好好反思。神州反击妖州,下水道们破口大骂,指责中国人居然敢不敬畏妖奴文化。


四、唯物论和唯心论之辨


经过上面的论述,从文化区块上划分,我们可以把整个地球的版图,分为神州和妖州两部分。神州就是指中国,妖州就是指外国。生活在神州大地上的人是神族,是龙族。生活在妖州土地上的人,则都是妖奴。

在各大妖州的妖奴文化中,他们认为世界是妖酋所创造,为此,他们都有一套套的创世论神话。这便是有妖论思想。随着近代西方思想的演化,很多人开始质疑各种妖酋创始论。他们认为不存在一个法力无边的妖酋来创造世界,于是他们就提出了无妖论思想。这些思想被某些没文化缺心眼的中国人,强行翻译成了“有神论”和“无神论”。

如果按照有妖论的世界观,那么妖酋创造一切,认为某种人格化的超自然力量在推动着万物演化,而这些妖酋和他们的造物准则,则恰恰是人的发明。是人创造了妖酋,妖酋又创造了世界。如果把中间的妖酋这个中介层假设拿掉,那么就赤裸裸的相当于,是人的心灵活动创造了世界。这就是唯心论。

而在无妖论者看来,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这些张牙舞爪法力无边的妖酋。宇宙万物都只是自行演化,而人只是自然演化的一部分,那么显然是先有了世界,然后才有了人,有了人才有了人的心灵活动,最后因为人类对于自然界的无知和恐惧,处于理解世界的必要性,才根据自身的心灵活动,发明出来了妖酋。这是唯物论的世界观。

唯心论和唯物论之辨,实质上是有妖论和无妖论之辨的延续。但是摆在唯物论者面前的问题是,持唯心论的有妖论者质问说,如果宇宙万物都只是客观物质的演化所推动,那么背后是什么推动着这一切呢?这个问题,马克思回答不了,牛顿爱因斯坦也回答不了。以至于牛顿同学,又噗通一声跳进了有妖论的粪坑里。

而在中国文化中,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中国的圣人们认为,是道生无,无生有,有生万物。如果要对这个演化过程进行具体化的描述,可以参见下面这段《列子·天瑞》中的文字。

“昔者圣人因阴阳以统天地。夫有形者生于无形,则天地安从生?故曰: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气形质具而未相离,故曰浑沦。浑沦者,言万物相浑沦而未相离也。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循之不得,故曰易也。易无形埒,易变而为一,一变而为七,七变而为九。九变者,穷也,乃复变而为一。一者,形变之始也。清轻者上为天,浊重者下为地,冲和气者为人;故天地含精,万物化生。”

可见,在中国文化中,关于宇宙万物的演化系统,是不需要引入一个妖酋作为变量的。中国文化认为,有和无可以互相转化,可以互生。物,根本不是客观存在者,它可以变成无。无也不是真空,它是一切万物的萌发之源。那无和有是怎么来的呢,他们都来自于道。道是什么呢?道不可描述,不可说,因为它无名无状无物无像,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一切都始于道,归于道,循环往复,永恒不息。

从上面的论述可知,唯物论,唯心论,都是错误的。因为唯心论解决不了孙子发明爷爷的悖论,唯物论也解释不了有从何来,他们理解不了无生有。现在,妖奴们喜欢牵强附会,把各种科学成果,都说成是和有妖论思想要符应。最著名的就是那个段子,说科学家们在爬山,爬到山顶上,发现山顶上坐着一头脑袋锃明发亮的屎壳郎,屎壳郎说,我等待你们多时了。

还有一个段子说,科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妖学。其实这些妖奴根本不懂什么是科学。科学只是现代数学的产物,现代数学是易经思维向西方传播的产物。只是,格物致知的科学家们,他们只是到娴熟的运用十进制和二进制,却根本不懂得十进制和二进制背后所蕴藏的深刻的易经思想。他们既不知其然,也不知其所以然。

准确的说,科学的尽头是数学,数学的尽头是像学,像学的尽头是易学。

基于格物致知的科学,他们的自下而上所拟合出来的解释模型和原理体系,适用范围只能是物。它们只能研究有,不能研究无。所以,量子力学让人难以理解,是因为格物的工具,尺度上比格物的对象还要大,那么就无法再格物致知了。

这时候,印度妖奴学,也就是量子佛学之流,这种下三滥东西,就出来凑热闹了,说量子力学刚好印证了缘起性空。吧啦吧啦的神灵活现。其实现代数学和现代科学,之所以走到了瓶颈阶段无法再突破,就是被印度文化给坑坏了,被印度的“空”,带到了下水道里。

空的概念,起源于婆罗门教三界中的空界之说,而不是佛教的小妖奴们津津乐道的认为是起源于大乘佛教。佛教其实只是婆罗门教的九牛一毛,而且继承的还都是婆罗门教的糟粕和垃圾。

所谓的佛教那点鸡零狗碎的东西,不过就是毗湿奴的只言片语,看过毗湿奴第八个化身大黑天的言论,再看毗湿奴第九个化身释迦牟尼的言论,就会发现老释的学说只是对大黑天学说的拙劣模仿。当然了,中国的要饭团伙,会竭尽所能的不让小妖奴们发现,他们的学问都是从婆罗门教那里偷来的零碎渣子。

这个空,在印度文化中,对应的是空界。在数学上,就对应零的概念,在物理学上,对应的就是真空的概念。很多人擂破脑袋瓜子都想成佛,其实生活中每天都要用到的“0”,知道0的意思吗?那么恭喜你,你已经成佛了。

数学上的0,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它是自然数的一个坟墓。印度文化中的空的概念,在现实中也根本不存在,它是万物的一个理想的完美的永恒的坟墓。物理学的真空,在现实中,当然也不存在。

那成佛到底是啥意思嘞,成佛就是钻进一座完美的老坟里做一个永世不生的鬼。有的人被光头们奉承说自己的父母是佛,还乐的屁颠屁颠的,岂不知这是世界上最歹毒的诅咒。

道生一,一生二,二为阴阳,阴阳两精相搏而生神,神得一而灵为冲气,阴阳以神相合,天地精神演化万物。这就是二进制的本质。天地大数,阳数到九变化到头,然后复归于一。这是十进制的根源和本质。西方近代数学和信息科学,如果没有十进制和二进制,是不可想象的。靠罗马数那种糟粕,一万年也搞不出来现代数学,没有现代数学,也就不可能出现现代科学。所以说,易经才是现代科学之母。

西方人对二进制和十进制的原理一窍不通,但是他们居然用的有模有样,建立起来了一座现代数学的大厦,在现代数学上,又建立起来了现代科学。这也算是近代文明史的一大景观,被西方人歪打正着了。

中国某些致力于文化污染的下水道们认为,道生无,佛生空,无就是空,所以佛就是道。这种文盲所犯的错误,相当于他们认为1=0。中国文化中,没有0的概念,中国文化认为万物一体,始于一,终于一,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印度文化认为,宇宙就是个漏斗,万法万缘都趋于死灭,最后都得进老坟,就是归于0。中国文化是永恒的生的运动,印度文化是永恒的死的运动。可见凡是佛道相杂者,必是既不懂中国文化,也不懂印度文化的下水道文盲。至于主张三教合一的国学,那简直是下水道里的极品。

五、生与死的前前后后


在各大妖州的文化中,他们喜欢杜撰出来各种生前世界和死后世界。并以此为基础对妖奴们进行精神控制。听话的死后上天堂,不听话的死后下地狱。可笑的是,这种关于死后世界的描述,却都是从来没死过的活人写出来的。

一个没死过的人,是如何观察描述并记述下来死后世界的场景的呢?按照妖酋们的说法,这免不了又是自修自证的了。实际上,精神病院里面的每一个精神病人他们也都自修自证出来了一个超现实世界。所谓自修自证出来一个死后世界,不过就是精神病人的癔症罢了。

其实生前世界,死后世界,一点都不神秘。下面举例来说明下。

对于一个年轻人小李来说,他现在还没有结婚,还没有生育孩子。而对于他尚未出生的孩子小小李来说,他现在所经历的一切现实世界,就是他的孩子的生前世界。

等孩子出生后,长大成人,小李慢慢衰老变成老李,然后老李去世。老李去世后,小小李的生活还在继续,而小小李所经历的一切现实生活,对于已经去世的老李而言,就成了老李的死后世界。

这里面需要引入某个妖酋做为变量吗?显然不需要。不仅不需要引入妖酋,也更不需要引入天堂和地狱各种场景。因为在小李,老李,小小李的一生中,他们都生过,也都会死去,而在他们生与死的前前后后,谁也没见过法力无边的妖酋,也没见过天堂和地狱。

在中国这块神州大地上,对生与死的看法,和这些妖州人们,完全不同。中国人认为,人和自然万物,只是委顺天地造化而成形罢了。人死了,他的精神却不会死,小李得天地之精神而化成人,小李死后,他的肉体转化为其他物质继续进入再循环,但是它身上所载具的天地精神并未死亡,小李和他的夫人,两人两精相搏,而生神,于是小小李便得神而生。

在中国文化中,真正的死亡,并不是指他肉体上的消亡,而是指没有后代。一个人只要精神不死,香火不断,他就会永生。

六、神族的苏醒


站在神州文化的视角上看妖州人们,会觉得他们是可怜的。妖奴们的一生,自绝天地,不通神灵,虚借妖酋,蹉跎一生。他们总觉得生活中存在着无尽的罪恶痛苦,恐惧和惩罚,他们的一生,也从来无法体会什么是自然逍遥安乐甘美的生活,一辈子都要坐在他们的妖酋所恩赐的精神轮椅上。

随着妖州文化,对神州文化的入侵和污染,在文化皇协军和文化下水道势力的推波助澜之下,神州无数人们,被诱拐蒙惑为妖奴。神州文化的到了生死存亡之时。

妖奴文化,改头换面,把各种愚蠢的思想,都包装成了时尚与潮流文化,渗透进了人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几乎无孔不入。心智不全,从未像今天这样会成为大众文化的政治正确和时尚标准。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活在现在的社会,反倒会感到举步维艰。

但是从长远来看,神族的苏醒,神族的反击,神族的胜利,是一定会到来的。

妖奴们攻击神族人们,不外乎是说,你们神州人,连妖酋都没有,连妖酋都不信,连精神轮椅都没有,脖子上也不挂狗链子,所以你们神州人们没有信仰最可怜了。

这一幕,不禁让人联想起来了动物园大暴动的场景。动物们起义,打死了动物管理员,冲上人类居住区,逢人就说,你们人类真可怜,真丑陋,你们不长毛不长尾巴,头上也不长角,脖子里也不栓链子,你们人类真坏。

很多神族人,被攻击的久了,心理压力扛不住,或者是为了赶时髦,就加入了动物阵营,给自己装上了尾巴,脖子里也带上了链子,自锯双腿,一屁股坐在精神轮椅上,一辈子再也站不起来。然后和动物们一起指责其他的神族人连尾巴都不长,真丑陋。你们中国人没有信仰,真可怜,说的好像它自己是外宾一样。

但是神州人的种族本能的苏醒,文化本能的苏醒,已经势不可挡。只要足够多的强健的奔跑的人苏醒过来,那么那些做轮椅的精神残疾人,心智不全的妖奴们,根本没有什么未来,他们不堪一击。

在过去的几百年里,尤其是过去的几十年里,几乎从未体会过,妖奴们对于神州文化的尊重和礼遇,他们所带给我们的,除了屈辱还是屈辱。所谓全世界各民族平等,各种文化和谐相处,这是一种低能儿的妄想。不同的文明之间的冲突,是一种永远不可规避的自然现象。

下水道们鼓吹包容,却又苛责神州文化,说白了,他们只是以包容之名,来行皇协军之实,他们要帮助自己的妖酋主子在文化上镇压这种苏醒和反抗。他们喜欢看中国人帮着外国人贬低自己的文化,而一旦看到中国人驳斥外国文化的侵略,则如丧考妣。看见外国人欺负中国人就满心欢喜,看见中国人反抗就愤怒得原地爆炸,抗战中的皇协军都没见过这样的。

这种苏醒,一方面要有意识的回避妖奴们的精神攻击和文化污染,另一方面则是要有意识的拒绝愚昧,走向心智健全之路。我们神州人,在如此恶劣污浊的文化环境中,应该依循什么而生活呢?又如何才能躲开妖奴们挖的粪坑,走向文化苏醒和心智健全之路呢?

我们要走的路就是:以道为宗,以天地为依,以圣人为师。

中国人从来没有过什么“信仰”危机,因为所谓的信仰,不过就是心智不全的妖奴才需要坐的精神轮椅。生在神州,身为中国人,我们有道,头顶有天,脚下有地,有伟大的祖先和智慧的圣人,我们都是心智健全的通神灵的人,我们每一个人都比妖奴们所信仰的妖酋更伟大,所以我们怎么可能崇拜比自己还低级的东西呢。

妖奴文化讲的是巫妖之术,行的是信仰之事;妖奴信仰妖酋,是低级文明的特征。而神州的高级文明,讲的则是道德仁义礼,行的是宗道本德法天则地。他们的文明和我们的文明存在着代差,这个代差之大,就是巫与道之别,妖与神之别。

妖奴们指责中国人没有“信仰”,如同猴子指责人类不长尾巴,残疾人指责健康人不坐轮椅,所谓的信仰,就是这种猴子尾巴和残疾人轮椅。许多中国人听闻马上会辩解说,我们敬天法祖,仁义礼智信也是信仰。这样反驳就中了他们的圈套,无异于把敬天法祖仁义礼智信都用妖奴文化的标准污染了一遍,把高级文化拉进了低级文化的粪坑里,还要在这粪坑里摔上一跤。

而应该这样反驳:我们有道德仁义礼,你们蛮夷有吗,你们这些下水道文化皇协军有吗,没有道德仁义礼,那不就是禽兽不如嘛。哇,原来你们都是禽兽啊,请问你是从哪个动物园跑出来的。

神州大地所遇到的文化侵略,文化捆绑和文化污染,形势已经严峻到了五千年未有之艰险的地步。而炒作中国人的信仰危机,进而蒙惑中国人崇拜胡鬼戎神,则是这种文化侵略的惯用手段。

最后,让我们对那些居心叵测充满恶意的,指责中国人没有信仰的妖奴们再说一句:只有心智不全的人才需要信仰。

《玄览明鉴》系列专题,把当前思想文化领域中的一些基本问题说清楚,本文是第一篇。敬请关注后续文章。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