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战略·谋略 > 正文

白云先生解《庄子》:序言篇第一

2017-08-04 17:31 战略·谋略 ⁄ 共 615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文章目录

前言

在解读《庄子》之前,我们需要先回答这样几个问题。第一,庄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第二,我们为什么要读庄子?第三,庄子应该怎么读?第四,庄子这本书为什么会这么写?第五,庄子的高度究竟有多高?


一、庄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庄子是楚国人,居住在楚国蒙地,蒙地就是今天的安徽蒙城县。庄子曾经的职业是做蒙地的漆园吏。有人说庄子是宋国人,这是毫无根据的结论。首先,宋国不是当时的学术中心,不具备产生圣人的文化土壤。其次,宋国的漆器根本不发达,没有产业的驱动,不可能产生庞大的原材料生产基地。

再次,宋国是商朝遗民,在周朝,宋人一直备受天下人讥讽,只有宋人不讥讽自己。庄子在书里,对宋人的讥讽十分辛辣,显然庄子不会是宋人。那时候如果要讲一个傻子的故事,通常开篇都是说,从前有个宋人。

以此三点来反观楚国,更能说明庄子是楚国人,而不是宋人。首先,楚国是当时的文化和学术中心。不仅产生了庄子这样的圣人,还产生了老子和屈原这样的大圣人。其次,楚国的漆器艺术和产业是当时最发达和繁荣的,所以才有很多的漆园。再次,庄子对楚国是充满褒扬之心的。庄子在逍遥游开篇就讲图南之志,这就是楚国文化所特有的对凤凰的崇拜。中原文化,更多的是崇拜龙。

对庄子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漆园吏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官。实际上,漆器是楚国的战略产业,是当时天下最名贵最高端的奢饰品。它既代表了当时艺术审美的巅峰,也是楚国皇家御用品,同时还是楚国出口的支柱产品。所以说,漆园吏非但不是无足轻重的小官,还是掌管楚国战略资源的重要官员。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职位,会让庄子来负责呢?因为庄子是楚国贵族,和楚国国君是亲戚。庄子是楚庄王的后人,庄子的姓氏,就来自楚庄王的谥号庄字。以祖上的谥号为姓氏,庄姓的源头就出自楚国。有人看了《庄子》,就认为庄子是书里描写的那样,是个吃米都得找人借的穷光蛋。认为他出身卑微,一生穷困潦倒,实际上并不是这样。那只是书里面写的寓言,不能把寓言当现实。

看到这里,是不是很多人觉得有些诧异,楚人不是蛮夷吗?怎么会成为当时的学术和文化中心呢?实际上,楚人非但不是蛮夷,还是三皇时期就根正苗红的中原华夏族人。华夏族是汉族在汉朝之前的称谓。商代夏之后,商人把楚人从中原驱逐了出去。还蔑称楚人是蛮夷。后来周代商,赶走了商人,楚人也是武王伐纣的盟友之一。立了功的楚人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回归中原了。但是周人并没有把楚人封在中原,而是视楚人为蛮夷,怠慢了楚人。

周王室没有把楚人迁回中原,只给楚国封了一个子爵,这是当时所有诸侯国里面最低级的一个爵位,封地也只有五十平方公里,这就是楚国最开始的建国基础。后来楚国人一直奋发图强,就是为了能提高自己的尊位。到了楚武王的时候,楚武王攻打随国。大家都很愤怒,因为依据周礼,不可攻伐无罪之国。楚武王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周天子能够提高自己的爵位。但是周王室拒绝了楚国。愤怒的楚武王发出了震惊天下的一句话:“王不加位,我自尊耳。”

楚武王,把自己的三个儿子都封了王,这样楚和周成了并立的两个王朝。自立为王是楚国命运的一个大转折点。周王室内乱,王子朝奔楚,则是楚国文化和学术兴盛,并使楚国成为文化中心的重大的转折点。

综上可见,当年楚人南奔,保留下来了很多上古三皇时期的文化火种。从老庄的书里,可以看出来浓厚的三皇之学的底蕴。周朝官学的长期辐射和影响,使得楚国的文化学术逐步繁荣,老子做周王室史官,得以学习继承古圣之道。王子朝携带周室典籍奔楚后,楚国便成为当时的天下文化和学术中心。这便是老庄之道的源流和传承。


二、我们为什么要读庄子?

王子朝奔楚之后,居住在今天的河南南阳一带。他所携带的周室秘藏典籍,并没有悉数交给楚国国君,后来周敬王命人来索要,也没有拿到这些典籍。我们现在的考古发现,也没有发现这些书。

这些书去哪里了呢?我们从后来的一些史实中,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孔子一直到晚年才读到《周易》这本书,并且说,要是五十岁的时候就能读到这本书就好了。

为什么孔子五十岁的时候读不到《周易》呢?因为孔子没有机会读到这种周室秘藏典籍。这种书只有史官、天子、以及王室成员,才能读到。后来孔子又是怎么读到《周易》的呢?应该是从王子朝所藏的那些典籍中流传出来的。

《庄子·天道》说:“孔子西藏书于周室,子路谋曰:由闻周之征藏史有老聃者,免而归居,夫子欲藏书,则试往因焉。孔子曰:善。往见老聃,而老聃不许。”

历史上,孔子和老子不是只见过一次,而是见过很多次。孔子第一次见老子的时候,王子朝还没有携带周室秘藏典籍奔楚。这一次孔子见老子,是响应周敬王的号召,献书给国家,重建王室图书馆。

子路给孔子出主意,说可以通过老子的关系,把孔子的藏书献给周室。但是老子却没有答应给孔子帮忙。这段话里面,有几个比较重要的信息。老子为什么会被免职呢?老子为什么不愿意帮助孔子?

老子之所以被免职,因为王子朝奔楚,周室典籍没看管好,作为王室图书馆馆长的老子,难辞其咎。而且,老子可能当时是随从王子朝一起奔楚的。因为王子朝在当时是合法的王位继承人。而晋国扶植的周敬王,才是非法的。所以老子随王子朝奔楚,也是理所当然的事。王子朝被杀后,老子自然也不可能回去继续担任史官的职务,所以被周敬王免职归居。

孔子向周敬王献的那些书,老子为什么不认可呢?因为这些书,只讲了周礼的部分。而更高明的圣王之道,孔子并没有掌握。自古以来,圣王治天下,都是道德仁义礼无者一体。孔子只知仁义礼三者,而不知三皇天道之学。王子朝带走的那些书里,不仅有周朝的档案和典籍,还有夏朝之前的档案和典籍。我们现在的考古发现,发掘的都只是商周时期的甲骨文和青铜器铭文。并没有发现王室档案和典籍。因为这些书,都被王子朝带走后,下落不明。老子作为这件事的全程参与者,他应该是知道那些书的下落的。

老子认王子朝为正统,不认可周敬王的正统继承人地位,那么他自然也不会把那些书的下落告诉周敬王。但也不能让这些书彻底消亡和毁掉。所以必须得让这些典籍和典籍里面的大道,后继有人。比如老子传《道德经》给尹喜,就是在民间寻找道术的继承人。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因为王室秘藏之书,都是圣王之学,不可以流传到民间。而尹喜可能也并没有全部看过那些书。有没有一个人,全部看过这些书呢?

从《庄子》这本书来看,我们基本上可以推断,庄子应该是一个全部看过周室典籍的人。王子朝被杀后,他的追随者,曾经组织过对周王室的反攻,不过还是以失败而告终。而那些周室典籍,可能是被老子秘密的藏匿了起来。并传给了一些弟子来守藏,这些典籍和道术,进而传到了庄子这里。

如果我们的推断准确的话,那么我们读庄子,就具有了很重大的意义。我们可以通过《庄子》这本书,进行道术考古,文化考古,精神考古,思想考古。复原和重现华夏文化的道术源流和文化脉络。还原华夏文化的至纯至真至正的大道。

考古的意义是什么呢?是为了道术寻根,文化寻根,精神寻根,思想寻根。只有根源纯正的民族,根本牢固的民族,她的文化才能焕发出真正的生命力,才能薪火相传,生生不息。根深才能本固,本固才能道复,道复才能天下平,在文化和精神上流离失所的人,才能回归到最纯真的精神家园。

只有正本清源,才能激浊扬清。而庄子的道术和思想,正是这至正至清的天上之水。我们阅读庄子,理解庄子,运用庄子之道,就是为了最终可以,以这天上之水,涤荡这个污浊的世界。

三、《庄子》这本书为什么要这么写?

现在人认为,是老子创立了道家思想。孔子创立了儒家思想,先秦诸子创立了百家思想。这些都是错误的结论。中国的文化,都是从伏羲开始,一脉相承继承和流传下来的。所以说,诸子并不是发明和创立了这些道术,而只是继承和发展了这些道术。原本,这些道术,也不需要诸子来继承,而是由王室的史官来一代代传承的。史官承担天师和帝师的责任。从史官传道,到诸子传道,这个转折点,是王子朝携带周室典籍奔楚。

官学崩溃,天下失道,进而天下大乱,道德不一。庄子写书,为什么不按照传统的史官传道的方法著述,而非要写得那么天马行空和仪态万方呢?因为这是庄子故意这么写的。

原因有三点,一是为了避祸;二是道术传承断裂,人们已经无法再理解这些上古时期的圣王之道。第三,庄子故意写的那么隐晦,是对后世之人心存希望,希望有一天,有人能够真正的理解他,读出来他掩盖在肆意汪洋的文字背后的古圣至道。

周敬王追索周室典籍不成,便杀了王子朝。这之后,谁守藏这些书,都会存在生命危险。因为天下诸侯,都会对这些周室典籍,充满占有的渴望。既不能中断道术传承,又要写得隐晦,让人不怀疑这周室典籍传承到了自己这里。这就需要用独特的写法来掩盖道术,好给自己避祸。庄子在书中,一直反复强调避祸的思想。这在其他诸子之书中是看不到的。对避祸一事如此的敏感,应该是事出有因。

《庄子·天下》篇说:“寂漠无形,变化无常,死与?生与?天地并与?神明往与?芒乎何之?忽乎何适?万物毕罗,莫足以归。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庄周闻其风而悦之。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时恣纵而不傥,不奇见之也。以天下为沉浊,不可与庄语。以卮言为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

以天下为沉浊,不可与庄语。庄子为什么会这么想呢?因为在庄子看来,那些人争论来争论去,其实都是错误的和片面的,大道隐没,学术下末之流层出不穷泛滥成灾。都没有看到古圣道术,而去空谈大道,这就是沉浊之人,一曲之人。而庄子知道真正的大道,但又不能太直白的说出来,不然既会遭到别人的伤害,别人也听不懂。所以不可以用史官那样的笔法,以庄重的话来阐述大道之理。


四、庄子应该怎么读?

“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庄周闻其风而悦之。”

庄子之道,是大道未裂为百家之说的古圣之道。所以我们阅读庄子,不可以道裂为百之后的各家之言,来理解庄子。这一点尤其重要,否则我们就根本无法理解庄子到底在说什么。

比较常见的对庄子的误读,有这些:以意解道,以文解道,以心解道,以儒解道,以巫解道。

以意解道,把庄子书中的描写,当成了很有趣味的故事和寓言来阅读。这是对庄子最肤浅的理解。庄子讲故事讲寓言,都是为了阐述大道。并不仅仅是为了讲述一个故事和寓言。

以文解道,比以意解道稍微深刻了一些,但还是肤浅。他们把庄子的书,当成文学著作来阅读。认为庄子是大才子,是文学家。开中华文学之先河。这都是根本没理解庄子。

以心解道,这一类人,就是庄子所说的那些以心捐道之人。师心自用,自己理解的是什么,就认为别人说的是什么。比如郭象注庄子,就是严重的师心自用。他完全不知道庄子在说什么,只是自己在喋喋不休的用庄子注自己。现在的以心解道者,比郭象更不入流。把庄子理解成了市井流俗的心灵安慰剂。

以儒解道,以儒家的仁义礼,而求古圣之道德,故道德不可理解。老子是十分喜欢孔子的,但是为什么只传周礼给孔子,而不传《道德经》给孔子呢?因为他认为孔子理解不了。孔子理解不了老子,那么很自然,孔子之后的大儒们,也理解不了庄子。比如韩愈,朱熹,王夫之这些人,对老庄都并不理解。荀子大概能理解庄子的思想,但是荀子认为庄子之道,解决不了现实问题。而历代大儒中,理解庄子思想最深刻的人,应该是张载。张载的《正蒙》一书,里面很多思想,都可以在庄子的思想里找到源头。

很多层次比较低的儒生,因为看不懂庄子,便认为庄子是很多人合写的,只有内篇才是庄子本人所著,其余都是门人弟子所托名而写。自己看不懂,就喜欢胡乱穿凿附会的乱解释,来迎合自己的愚钝,这是笨人浅人的通病。

以巫解道,是所有不入流者里最不入流的。这里主要表现为,道教和佛教对庄子的歪曲和巫化劣化。道教,这种打着圣人旗号的装神弄鬼巫妖组织,把老子巫化成太上老君这种妖怪,也把庄子巫化成了南华老仙和道教神仙。庄子显然不是一个这种妖里妖气的神仙,而是一个得道圣人。

比道教对庄子的巫化理解更严重的,是佛教对庄子的剽窃歪曲和无耻盗用。这里主要表现为对庄子浮生若梦和未始有物思想的剽窃和歪曲盗用。比如金刚要饭宝典里面,很多人耳熟能详的如梦幻泡影,这是庄子浮生若梦的思想,并不是印度人的思想。庄子讲浮生若梦,并不是教导人们活着是虚妄的,活着没有意义,而是教导人们要去伪存真,活出本真的自己。

庄子的未始有物思想,则被佛教的蝉宗所剽窃和盗用。比如慧能说的本来无一物,这就是庄子的思想,而不是印度人的思想。但是蝉宗歪曲了庄子的思想教导人们,活着没有意义,活着是虚幻的,什么都是一场空。庄子说未始有物显然不是教导人们这样对待自己的生命,而是教导人们虚静之术,合于大道,与道为一,葆真达生。蝉宗的思想,只是窃取了庄子之道的一些皮毛,把它变成了披着佛教外衣的精神传销要饭骗术。蝉宗跟印度人的佛教文化,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

以道解道,才是对庄子的正确解读。我们要理解庄子之道,首先要绝弃上述的那些错误的视角和立场。只有以道解道,我们才能解开庄子这本玄奥至极的书里面所蕴藏的古圣之道。

五、庄子的高度究竟有多高?

庄子的高度有多高呢?用庄子自己的话来说,他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生死无终始者为友。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通常,人们都是极度崇拜造物者,认为造物者高不可攀,过于神圣而不可直视和揣度。而庄子则是直接牵着造物者的小手,一起看夕阳,一起散步,一起谈笑风生。

再举个例子,来说明庄子之道的高深玄奥。慧能的蝉宗,只是舔了庄子的鞋子一口,然后就能改头换面,开宗立派,在中国招摇撞骗上千年。而文人士大夫们则都觉得蝉宗是非常高深莫测的东西。其实就是没文化罢了。可见,庄子之道有多么的高深莫测,蝉宗掰下来一点点碎渣子,都能够一些没文化的文人士大夫消化上千年。

另外,慧能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也是剽窃的庄子的心斋之术。但慧能这个人天赋太差,并不能理解心斋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比着葫芦画瓢,改头换面的包装成了要饭骗术。

西方思想家的书,那些被捧上天的伟大思想家,和庄子相比,不过就是一些幼稚的三岁小孩。再看那些胡鬼戎神巫教装神弄鬼之书,全部都是低矮到下水道里的垃圾智力活动,像是一条蚯蚓写给一堆蚯蚓看的书。只有老庄的书,瞬间就能折服真正的向道之人。庄子,是所有伟岸的人里面,最伟岸的那个,是所有聪明的人里面,最聪明的那个。是所有的高人里面,最高的那一个。

看到这里,有人大概心里面会犯嘀咕,庄子站得那么高,为什么他不会感觉到冷,反而感觉到很快乐?人最大的快乐和温暖,不是来自被污浊流俗包围所产生的温暖与俗乐,而是来自于回归天道母体,所带来的澄明通彻的至高和至乐体验。

那些擅长爬行的人,他们蜷曲匍匐在所有命令人下跪的偶像下面。而只有那些精神上的伟岸者,他们升到高处,看到造物者,就如同看见自己。并且号召所有爬行的人站起来,和他一起伟岸。

对于人类来说,我们当今的世界,面临四大污染。道术污染,文化污染,精神污染,心智污染。人们挣扎在这些卑污的泥沼里,却找不到自救的办法。而庄子,就是可以把人们从卑污的泥沼里,超拔到天上去的圣人。

从而,我们不再被精神污染所囚禁,不再会被垃圾智力活动所囚禁,不再为文化污染和精神污染熏染到睁不开眼睛。我们涤荡了那些污秽,回归到自己的纯素本真状态。人们不再被邪僻妖妄之物所污染,这样的一个人,才是真正精神有所依归的人,才是一个真正精神伟岸的人,这样的一个人世间,才是天道至乐之邦。

来源:微信公众号“至道学宫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