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战略·谋略 > 正文

白云先生:美国偃旗息鼓 全球化进入新时代

2019-07-02 12:12 战略·谋略 ⁄ 共 920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一、两种类型的市场:政府主导型市场与帮会主导型市场

目前的全球化体系,虽然错综复杂,但是对照我们平日的生活场景,理解起来就很容易了。只要买过菜的人,都能理解。全球化,就好比是一家菜市场,每个国家,就好比是一个做买卖的人。大家平时想买什么都来这里,想卖什么也都来这里。只要是卖菜的,都能进来卖,只要是买菜的,都能进来买,这就叫自由贸易。

白云先生:美国偃旗息鼓 全球化进入新时代----求索阁

联系一下我们生活中的常识,一个秩序井然,运行良好的菜市场,需要三大条件。

第一是需要安全体系,不然都是强买强卖,和欺行霸市,卖菜买菜就没法好好做了。第二是需要一套信用体系。买卖双方,都得进行定结、算和支付。第三,交投要足够活跃,市场的参与者,买卖双方能覆盖辐射范围内的大多数人,能形成贸易生态。

按照市场的形成机制,存在着两种模式。一个是政府主导型市场,另一个是帮会主导型市场。在政府主导的市场中,是由政府提供安全服务做配套,信用体系的配套也是由政府所提供。

而在帮会主导型市场中,市场的定价和信用体系,是由行会来提供。而市场的安全体系,则是由帮会来提供。

帮会是啥?帮会就是黑社会。在大家的想象中,认为黑社会这种东西,历史上就是帮人打架斗殴为生的。实际上并不是这样,黑社会天然的是为贸易而生的。黑社会的本质,其实就是公共服务私人化的产物。政府主导型市场,运作机制是靠税收。而帮会主导型市场,在运作机制上则是靠收保护费。

如果把全球看作一个大型菜市场的话,那这个菜市场是政府主导型呢,还是帮会主导型的呢?很显然,它是一个帮会主导型市场。美国的支柱产业,和社会上的那些黑社会帮派一样,一个是收保护费,军工石油保护费产业。一个是放高利贷,美元高利贷产业。

历史上,只有中央帝国,也就是中国,才能承担起为全球提供政府主导型市场。只有中国强大的时候,才能为全人类提供一个世界政府,提供全套的公共服务。而当中国国力衰弱的时候,全球贸易,这个大菜场,就会被行会和帮会所掌握。

目前,美国就是这个大菜场里面,既充当了行会的角色,也充当了帮会的角色。美国建立的行会是啥?比如纽交所,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其实就是我们小时候看到的,牛行羊行米行布行的现代形式。同理,银行和牛行的唯一区别在于,牛行是买卖牛,银行是买卖银子。存款是卖银子,贷款是买银子,汇兑是换钱。整个华尔街就是一个超级金融行会。而美国的军工石油集团,则是以前英国传统帮会势力的延续。

所谓的犹太人,并非是一个基于血缘关系形成的民族,而是一个金融行会组织。而英美盎格鲁撒克逊人,也不是什么血缘民族,而只是职业帮会组织,也就是职业的海盗黑帮。帮会组织和行会组织结合起来,结成狼与狈的关系,才能控制全球金融,进而控制全球政治经济。行会需要帮会的保护,帮会也需要行会来组织经济发展。光有帮派是不行的,光有金融资本也是不行的。犹太人的行会,和盎格鲁撒克逊帮会之间的分分合合,推动了世界最近几百年的战争史。这个话题先不展开。等以后有机会再说。

二、中国人都是天生的交易大师,没有人比我们更懂交易的艺术

以前中国到处都是牛行,牛行就是一种专业的行会组织,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买卖牛的交易所。牛行负责给大家买牛卖牛,提供专业的中介服务,他们靠的是抽头子为生。现在的证券公司,投行,他们所谓的佣金,其实就是以前牛行里面的抽头子。现在的客户经理,投资顾问,以前叫牛经纪,羊经纪。

以前牛行里面买牛卖牛,牛经纪要帮助买牛的人看牙口,这好比是现在的股票分析,或者是提供投资报告。以前的牛经纪很厉害的,看一眼就能知道一头牛有多重,精确到斤。看牙口就是现在的价值投资,估体重就是现在的趋势交易。

牙口看完了,体重也估完了,买卖双方和牛经纪说,你给估个价吧。牛经纪会神秘而庄严地说出了一个价,看,一头牛的发行价就出来了。发行价出来之后,买家开始讨价还价,有的往高里喊,这头牛的市值就涨了,有的往低里喊,这头牛的市值就跌了。价格越砍越低,比牛经纪估的价还低,那不得了了,这头牛破发啦,要卖不掉啦,只能悻悻然地牵回家。

市场这个事,是不是非常简单?是的,市场就是这么简单,只是很多人故意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这样才好坑蒙拐骗。

什么高盛大摩,不就是高级牛行嘛,其实并没有什么好神秘的。不仅不神秘还土的掉渣,居然用高盛摩根这样的姓氏给行会冠名,好比就是张牛行李牛行一样的名字。还有什么所谓的索罗斯巴菲特,以他们对市场的肤浅理解,随便中国某个村里的牛经纪,都能秒杀他们。索罗斯巴菲特能把投资标的,精确估算到最小变动单位吗?显然不能。而中国的牛经纪,随便就能看一眼,就能把牛的体重精确到斤。索罗斯巴菲特这么笨,怎么还能赚这么多钱呢?做美联储的白手套和金融战打手,做内幕交易呗。中国股民集体变韭菜,就是跟着这群外国歪瓜裂枣学交易,丢了自己的珠玉,却去捡别人的破瓦,以至于走上了歧路和弯路。

事实上,在交易方面,我们中国人才是老师,而不是学生。中国人,天生的都是交易大师,这是我们的文化本能,是与生俱来的种族天赋。那浑身的心算本领和砍价本领,早已说明了一切。为啥中国人,人人都会心算,心算就是为了算账啊,算账就是为了交易的艺术啊。外国人都不懂心算,也不懂砍价的。外国人的交易本事,笨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十个自然数之内的加减乘除,都离不开计算器,包括特朗普本人在内,他也离不开计算器。

美国人要和中国人讲交易的艺术,那就太班门弄斧了。不客气的说,中国农村里面,随便一个牛经纪,或者随便菜场里面的一个卖菜阿姨,以他们交易艺术之高,都能去美国当总统。起码他们个位数的四则运算,都不需要使用计算器。

历史上,我们中国人,把两种类型的市场,无论是政府主导性市场,还是社会自发型市场,都发展到了极致。而且,两种政府的管理,和市场的运行,两者并行不悖相辅相成,政府负责监管,市场负责做事。现在所有关于市场的理论和形式,都是中国文化演变出来的,西方的市场,也都是受中国文化的启蒙而产生的。现代市场理论和现代市场形式,和中国几千年以前随便某个村里的牛行相比,在市场结构上,交易原理上,本质内容上,没有任何的创新,只是细节更复杂,形式更新颖了而已。

那些所谓的国产洋奴经济学家,一辈子不学无术,整天搞文化虚无主义那一套,把政府和市场对立起来,还讲中国历史上没有市场这种东西,他们既无知也更居心叵测。不是中国历史上没有市场,而是这群人根本就没有脑子。它们都是无耻的为黑社会服务的落草文人。

三、以收保护费为生的美国,为什么动不动就喜欢搞制裁

请大家思考一个问题,是政府主导型市场更自由,还是帮会主导型市场更自由?很多人想都不想,政府独裁嘛,不自由,当然是帮会主动型市场更自由啦。

看吧,这就是被洗脑洗坏了。事实情况是,政府主导型市场,更开放更自由也更安全。联系生活现实,大家想想,你是想去一个由警察保护的菜市场去买菜,还是想去一家由黑社会把持的菜市场去买菜?很显然,没有人想去黑社会主导的市场去做贸易。

由美国所主导的帮派型全球化大市场,这几十年以来,一直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给全世界人民进行洗脑。向大家宣扬说,政府才是黑社会,黑社会才是天使。更滑稽的是,居然还有那么多的人信以为真,认为政府真的是市场的天敌。

美国为什么这么喜欢搞制裁,因为帮派主导型市场,无端的制裁,就是它的常态。这和现实生活中的帮派黑社会,对人民动不动就进行无理恫吓,动不动就搞敲诈勒索,甚至输出暴力是一个道理。而政府主导型市场,市场主导者,则是为人民服务的。大家在菜市场买菜卖菜,会经常有警察过来搞制裁吗?显然不可能。但是由黑社会控制的菜市场,他们就会经常对大家搞制裁,任意的加收保护费,任意的加收摊位费,任意的提高菜价。或者任意地对大家大打出手。或者突然不让人进来买菜了,或者突然不让人进来卖菜了。或者呢,还要经常在市场里火拼抢地盘。

美国的制裁行为,就是帮派黑社会性质的暴力管理行为,总之一句话,美国那副大摇大摆的黑社会派头,就是人狠话不多,社会我龙哥。

联系到现实中的收保护费的黑社会帮派,他们制裁的对象有四类:第一类是不来他们做买卖的,因为不来他们控制的地盘做买卖,他们帮派就收不到保护费,这类要主动出去抢地盘。第二类,在他们的地盘上做买卖,不交保护费的,看场子的打手就要出来搞帮派执法了。第三类,绕过黑社会的信用体系进行交易的。第四类,是帮派最害怕的一类,是他们的竞争对手,生怕其他正义国家,来和他们抢地盘。

冷战期间,美国制裁社会主义国家,是第一类,不去美国的地盘做贸易,就被他们制裁了,禁运啊封锁啊什么的,一弄就是几十年。对伊朗朝鲜的制裁则是第二类,他们想绕过美国的地盘做生意。第三类,以前威胁用欧元进行贸易的萨达姆,是第三类。对中俄的制裁,则是第四类。

我们把全球市场,看作是一个大型菜市场。五个常任理事国,中俄英法则是具有保护费豁免权的大老板。在整个市场里面,除了这几个大老板不用交保护费之外,其他的国家都要交保护费。

大家想一想,一个帮派主导型市场,为什么做买卖的人,害怕黑社会,愿意交保护费给他们呢?因为黑社会手里有枪。五常中的其他几个,为什么可以不用交保护费呢?因为他们手里也有枪。所以,除了美国之外的五常,相当于是有独立地盘的国家,走的是上层关系,和美国这个黑帮,井水不犯河水。

平时的画风可能是这样的,美国要下场子收保护费了,一群穿着豆豆鞋紧身裤寸头运动鞋,还故意露着纹身大花臂的活闹鬼冲了进来,只见它们一手拎着砍刀,一手拎着枪。举着枪对这天啪啪放了几声,大家吓的惊声尖叫起来。斜眼看到日韩,就说唉你们俩,该给钱了,日韩唯唯诺诺的给了保护费,美国还得往它们俩的屁股上揣几脚,头上再呼几巴掌。对其他国家也是如此,一茬的保护费就给收齐了。

转向中国,马上画风就转变成了这样。美国一看中国,赶紧来握手,老板今天生意不错吧。中国这边微微一笑应了声,还不错,呵呵。美国继续找话说,发财发财哈,你看我今天收了这么多保护费,改天请你吃饭哈。

刚走几步,撞到了俄罗斯。画风又变了,美国一见俄罗斯,马上勃然大怒的说,我是铜锣湾洪兴的,你们东星的是不是又要来抢地盘,兄弟们给我砍。普京一看一群活闹鬼来了,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们说,我们不搞社团,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们是做正经生意的,我们只想卖石油,也不会跟你们抢地盘。

不管普京怎么讲,俄罗斯只想做做正经生意,美国这边非要拉着俄罗斯搞帮派火拼。美俄关系为啥这么差,因为在美国人的战略中,俄罗斯被它们假想成了,是另一个帮派,俄罗斯就是搞社团的,而且还会和美国抢地盘。

美国自身是个帮派社社会,它又把俄罗斯假想成是一个帮派竞争对手,这美俄关系,怎么可能好得起来呢。

俄罗斯虽然很无奈,但是毕竟是五常之一,也是有枪的大户,美国非要强拉着搞帮派火拼的话,俄罗斯也只能接招,因为投降就会被解除武装,就会沦为交保护费的可怜国家。美国的这个做法,把俄罗斯人搞的心情很复杂。一是很无奈,二是不能怕,也不能后退,只能硬着头皮配合美国人搞帮派火拼。

那美国为啥要制裁中国呢?因为中国人,人人都是交易大师,都具备与生俱来的交易的艺术,单论交易的艺术,十四亿中国人,起码有十亿人,具备做美国总统所需要的交易才能。

所以呢,中国人把全世界大多数的钱都赚过来了。完成了资本的积累,军备发展也很快,而且在整个市场中,是人见人爱,人见人夸的人缘。不仅有钱,而且还有爱。恍惚间,美国人愕然警觉,一个巨大而伟岸的父亲光芒,冉冉升起。这让美国人吓得打了个激灵,难道整个世界要重新回归历史常态,人类要重新沐浴在往日几千年以来的中央帝国的爱与罚之下?讲理还关心人的政府主导型市场要回归了,那我们这些搞社团帮会的,搞高利贷金融行会的伤天害理老鼠窝,还有什么前途呢?妈呀,不能想,太吓人了。

近代这几百年,中国缺席了世界历史的主导者地位,好像爸爸出了趟远门。在中国回来之前,西方的行会,和帮会组织,蛇鼠一窝,把整个全球市场弄的乱七八糟。现在爸爸要回来了,要打屁股怎么办?作为坏孩子的头领,美国是咋想的呢?它下意识的做出了这样的反应,快快门,别让爸爸进来。这就是美国人对中国战略的内心戏。

美国对苏联和俄罗斯的恐惧,和对中国的恐惧,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恐惧。对苏俄的恐惧,是对社团火拼的恐惧。对中国的恐惧,则是做了坏事的坏孩子,对爸爸要回家的恐惧。

四、朝伊两核问题,为什么让美国如此恐惧

在全球化这个大市场中,黑社会帮派,之所以能收保护费,就在于他们的暴力机器,能制服市场中那些手无寸铁的国家。大家想一想,如果菜市场中,人人都有枪,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还敢不敢去?显然是不敢去的。

朝伊两核问题的本质,一方面是让黑社会的暴力机器报废。暴力机器无法生存的话,那么黑社会也就无法生存了。另一方面,两核问题,是大国博弈的力量平衡线。还有一方面,解决不了两核问题,美国的全球盟友,也就是它收保护费的对象,以后钱就不好收了。搞社团的,你连个卖菜的都打不过,以后还怎么混呀?

美国为啥恐惧两核问题,它没法不恐惧。美国的军事基地,如果都暴露在两核的导弹射程之内,如果再装上核弹头,一发导弹可以报废一个军事基地。给冲绳基地来一发,给关岛基地来一发,给夏威夷基地来一发,给日韩军事基地来来一发,给澳大利亚军事基地来一发,给新加坡军事基地来一发。给沙特科威特卡塔尔伊拉克阿富汗的军事基地都来一发,给以色列多来几发。那美国就可以彻底直接洗洗睡了。暴力机器无法生存,等同于美国无法生存。几百年以来,祸害人类的罪恶行会组织,和罪恶帮会组织,都要被算总账了。甚至他们这些血债累累的民族,都会失去继续生存的机会。

在大国博弈这件事上,美国在战略上,就天然的具备劣势,那么多的点状战略要地,在装着核弹头的弹道导弹攻击下,都无险可守。一旦大国博弈谈不拢撕破脸,爆发全球性战争,美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失去战争能力。

也就是说,美国的强大,是建立在大国之间的利益默契之上的,是存在约束条件的,而不是绝对的无条件强大。如果美国要突破既定的利益边界,挤压其他大国的生存空间,损害其他大国的核心利益,那这个核扩散起来,就不得了了,整个菜市场人人都有枪。直接就把黑社会的饭碗给砸了。

现在全球鹰无人机的神话被伊朗给打破了,美国后面还拿什么撑场子呢?靠F22这个作战半径只有700公里的小短腿,显然是个笑话,F22无论摆在哪里,都在对方导弹的包邮区之内,一发导弹过去,带集束炸弹的那种,可以摧毁一机场的F22,这是送人头啊。F22,无论是放卡塔尔,还是放关岛,还是放澳大利亚,都是送人头。放在坚固的机堡里面也没用,先用导弹钻个洞,第二发从洞里打进去,依然是集束炸弹清场,还是得全场报废。美国的F22生产线已经停产了,目前存量的80几架战斗机,真是不够炸的。

靠F35来撑场子,就更是笑话了。这个破飞机,一方面没有破防能力,另一方面速度很慢,就是个老太太战斗机。有些无知的人,渲染美国无敌论,说什么中国陷入了F35包围圈,大国之间的较量,又不是比赛跳广场舞。被一群只会跳跳广场舞的F35包围,那不是威胁,而是只嫌吵。

美国目前的战术设想,是用F22破防踹门,然后用F35展开对地攻击,这个组合也挺好笑的。好比是一个小短腿侏儒,背着一个老太太去跟人拼命。

除了F22和F35,这两个美国人打算用来撑场子的笑料武器,美国还有一个笑料武器,可以被他们拿出来撑场子。那就是他们的B2轰炸机,这个隐身轰炸机也是非常好笑的,因为它的隐身技术,已经被米波雷达所攻破。用B2轰炸机来破防踹门,就好比一个被扒得一丝不挂的脱衣舞娘,没有任何的防御能力,在天空中翻舞着花白的肚皮,等待着被对方的导弹击落。一发导弹上去,几十亿美元的战略隐身轰炸机碎片哗啦啦的飘落下来。

如果美国人F22撑场子不灵,F35撑场子也不灵,最后出个昏招,企图用B2轰炸机破防踹门轰炸来撑场子。这仗打起来画风就变了。对方的防空系统,可能会这么看待美国:你到底是来打仗的,还是来卖淫的?

看吧,根本不用大国出面,光两核问题,管够防空系统,管够导弹技术,就足以颠覆美国的安全体系。颠覆了美国的安全体系,帮会被摧毁了,那么依附于帮会保护的行会,放高利贷的那群祸害,他们也自然会失去生存能力,进而就能颠覆美国的信用体系。收保护费的,和放高利贷的,都会被横扫出局,被彻底消灭。

但凡用脑子想一想,结局就是这么个结局,不但没钱打,而且军事上还打不赢,而且整个后勤补给线都是裸奔的,毫无生存能力。为啥美国准备打伊朗戏做的那么足,喊打喊杀那么久,最后还是不打了?因为一旦打起来,就是孤注一掷输光光。所以呢,建国同志,掰着手指头算了下帐,发现不能打,就投子认输了。这次在日本大阪开会的时候,看起来是那么的乖巧,汇报工作表现也不错。面对伊朗的反过来的极限施压,也表现得如沐春风一退再退,哪怕被骂是智障,也能硬忍下去。而且还写信发推特,还主动示好,还主动低姿态,在半岛那边谈笑风生的。这都是认输的表现。

为啥博尔顿他们几个战争贩子还是想打呢?因为虽然特朗普不会心算,还是会掰掰手指头算账的。博尔顿这几个人,估计连掰手指头算账都不会。在交易的艺术方面,博尔顿和建国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美国偃旗息鼓,建国认输这件事,可把博尔顿几个鹰派给气炸了肺。建国也不想和他们吵,就扔过去一个计算器给博尔顿,一边说,牛二你拿着,我教教你交易的艺术。博尔顿抓过计算器,一把就给扔了。大吼道,还要啥计算器,还要啥计算器,你不要给我讲什么交易的艺术,我要告诉你战争的艺术。

听完博尔顿的话,建国就笑了。建国心里想,你连手指头都不会数,还想去打世界大战?这几个沙雕,真是太不懂交易的艺术了。

五、全球集体反对保护主义,美国总是缺席,这个事耐人寻味

这次G20大会,有一个看点是,大家集体反对贸易保护主义,集体提倡自由贸易。所谓的反对保护主义,其实就是反对美国优先。

在全球化这个大市场中,美国优先是什么意思呢?一群靠看场子收保护费为生的活闹鬼,当他们老了,打不动了,会怎么软着陆呢?他们会和菜市场中的所有人讲,我老了,打不动了,以后你们要赡养我。保护费嘛,以后要加倍。还有,那什么,中老板,俄老板,德老板,法老板,英老板,以前我从来不收你保护费,现在我老了,你们也得赡养我,也得交些保护费给我。

而且,我担心我老了,你们要害我,抢我江湖地位,趁着我还能动,我想把你们几位老板的枪都给下了。不知道诸位意下如何?

不等其他人说话,美国又继续说,我呢,这把身子骨,以后拼命是拼不过你们年轻人了。大家看在我江湖至尊的面子上,给我留几个产业,让我以后能赚个养老钱,也心里好有个保险。比如芯片啊,你们不能做,这个只能我来做。比如操作系统啊,这些也是的,你们也不能做。还有,那知识产权的租子,以后你们也得多交一些。反正高科技这个生意,今天我就这么说定了,谁敢碰我就给谁好看。说完还往人群里面一指,那谁谁,这个你不能买,那谁谁,这个你不能卖。

大家一听,心想,这哪是黑老大约人谈心啊,这分明就是在安排后事嘛。你一个搞帮派的,都不能打了,我们旧仇还没跟你算呢,你又想给我们添新恨?我们还得赡养你?我们买啥卖啥还都得听你的?去你的吧。只听砰砰砰,无数的杯子就扔了过来。

我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卖什么就卖什么,自由贸易不容破坏。这就是大家的心声。

在过去的几十年,美国所主导的帮会型全球化,它以前那么胡作非为,大家还能容忍它,哪怕交点保护费,心里也愿意。是因为以前的美国,遵循了市场的基本法则:让想买的人能买,让想卖的人能卖。对于做生意的人来说,这就是真理。

美国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们没有人能懂得什么叫忧患。现在美国武力下降了不说,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违反真理,搞什么保护主义,这就是逼着大家新账旧账一起算了。所以,美国的出局,和新秩序的呼之欲出是势不可挡的历史潮流。在这个大潮流面前,年老体衰的美国,还能撑多久,目前看,靠建国是不行了,靠博尔顿那群鹰派牛二更不行。

美国如果软着陆失败,等待它的结局,会非常不妙。如果以战争硬着陆,美国必将沦为战败国,整个国家一定被战胜国被瓜分。如果美国以交易的艺术,进行软着陆,那起码得退缩到本土,把世界让出来。如果美国以自由贸易,进行软着陆,以美国目前的竞争力,它会失掉所有的高端优势产业。以后只能卖卖石油,种种棉花,种种西瓜这样子。而且,如果欧亚大陆一体化完成,其他的大国都无法容忍,有这么一个强国,一直虎视眈眈的惦记着控制欧亚大陆。所以美国依然还是要被肢解的。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六、扫黑除恶的全球版,全球化进入新时代

接下来,全球化的主要任务,就是去美国化,去美元化。具体来讲,就是要发起一次全球版的扫黑除恶运动。清理掉几百年以来,西方人主导的行会+帮会式全球化模式。让文明回归历史常态,让全心全意为人类谋太平的中国治下的全球化秩序,重新为人类文明,谱写新时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这一幕的景象,用我们古人的话来说,就是天下大同,天下太平。主席讲,我们中国人,要好好的把地球管起来。受天之托,把天下的万物都管理好,这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责任和使命。我们几千年的文化,一直都在讲这件事。

要把地球好好管起来,就必须得发起全球版扫黑除恶运动。如此一来,人类将迎来新的变局,世界文明,将从黑社会式的野蛮霸权秩序,走向文明的天下秩序。全球化,将从掠夺式帮会市场形态,走向服务式政府主导的市场形态。

全球版扫黑除恶的任务,有以下几个:

第一,要把全世界受压迫的人民,受贸易霸凌的国家和人民,都团结起来,联合起来,组成全球反霸统一战线。

第二,在安全体系上,颠覆并摧毁美国的帮会暴力机器。

第三,在信用体系上,颠覆并摧毁美国金融行会高利贷吃人机器。

第四,充分利用西方行会和帮会之间,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历史传统,充分利用它们的矛盾,分化它们,离间它们,让它们内斗,促成美国内部两大势力的分裂和内爆。

第五,抽掉美国行会势力,让美国资本市场崩盘。

第六,在产业分工上,冲破美国的封锁和壁垒,颠覆既有的美国所主导的殖民分工秩序,重塑全球分工价值链。

完成了这些任务,这个罪恶的旧世界就被砸烂了,接下来,全世界的人民就可以携手共建美好的新世界。人类就会有新的安全体系,新的信用体系,和全新的全球化市场秩序。这就是全球化的新时代。我们现在所处的阶段,已经拉开了全球化新时代的序幕。

这个喷薄欲出的新世界,它就像十月怀胎即将出生的婴儿,它就像海面上已经看到桅杆的帆船,它就像东方发白,即将跃出地平线的太阳。

而那些还没有理解新形势新潮流的人,还在崇美恐美媚美的投降派,它们就像45年做伪军的人,就像是49年加入国民党的人,就像行将就木的垂死之人。醒来吧,旧世界正在结束,新世界就要到来。

美国为什么必然会失败,因为这个国家,既没有历史,也没有文化,也没有战略。也更没有道德仁义,更不具备好好把地球管起来的智力和能力。正所谓是,夫存者非存,在于虑亡;乐者非乐,在于虑殃。

来源:微信公众号至道学宫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