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
尽管“政治忠诚”今天经常成为人们反感的一个概念,但这并不是说,这个概念已经变得毫不相关了。这个概念是中国数千年传统政治文化的核心。其之所以成为核心概念,并不是人们喜欢这个概念,而是因为体制的运作需要这个概念。 一旦官员没有了这个概念,其行为不受这个概念的指导,体制运作就会出现问题,甚至是大问题。也就是说,忠诚问题在数千年的历史上,一直是一个大问题。同样,今天再次提出这个概念,表明今天仍有需要,体制...
阅读全文
近来,中国的政治生活里,意识形态工作似乎占据了主导地位,使得一些观察家认为,中国政治在再次“意识形态化”。不过,很容易发现,与其说是再意识形态化,倒不如说是“反”意识形态——不是要确立某种意识形态,而是反对某种意识形态。 在这个意义上,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出现了“逢西必反”的大趋势。凡是出现在西方或首先出现在西方的思想或制度,都在“反”的范畴内,涵盖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等各个领域,类似市场、宪政、民主、三权...
阅读全文
司法的相对独立性对社会建设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在任何社会,司法是保障社会正义最重要,也是最后一道防线。说得简单一些,司法关乎人民的财产与生命安全。一旦司法失守,社会公正和正义就会荡然无存。同时,司法也是日常社会生活不同社会角色之间互动的中间或者缓冲地带。 社会个体成员之间、社会群体之间、雇主与被雇佣者之间、政府与人民之间、国家与社会之间、政府与经济之间等都需要司法这个中间地带。一旦不同社会...
阅读全文
对很多中国老百姓来说,实在很难理解2016年年末所发生的两件事情的一致性。第一件是聂树斌案在经过20来年的沉冤之后被“平反”;第二件是北京雷洋案的“结局”。这两件司法领域的事情相差没有多少天,都牵涉到老百姓的“人命”,牵涉到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关系。 第一件事情令很多人感激涕零,总算对冤死了20多年的那个年轻人,和为他叫冤了20多年的父母亲有了交代。也正因为如此,人们看到了中国司法的进步和法治社会的曙光。可是,没有...
阅读全文
2016年西方政治的一个主要特征就是极右化。英国举行脱欧公投,尽管两大政党(保守党和工党)的精英都希望英国留在欧盟,但老百姓投了反对票。美国富商特朗普成功当选总统,使得整个建制惊讶不已。意大利宪政改革公投失败,大大巩固了右派“五星党”的力量,即使“五星党”不能赢得全国选举,也具有了足够的力量来制约左派势力。 极右化的趋势在2017年会变得更加明显。首先是法国的选举。无论是内部因素诸如经济不振、恐怖主义、社会...
阅读全文
“资本运作”无疑是近年来中国经济领域越来越显眼的概念,也是越来越盛的主体经济活动。无论是“金融改革”“互联网经济”“双创”,还是其它很多种种经济活动,大家都在以不同的方式从事着“资本运作”。 应当指出的是,中国需要大力发展金融产业。经济生活的巨大转型,要求中国发展出强大的金融领域,而这是长期以来中国经济建设所欠缺的。没有人会质疑金融业发展的重要性,但问题在于如何发展。健康的金融发展无疑有助于整个国民经济的...
阅读全文
在华盛顿期间,有机会和多位学者就中美制度、此次大选面对面地交流看法。虽然都是个人看法,但都颇有启发。 第一个拜会的学者是西方非常著名的汉学家李成先生。他是全球第一智库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主要研究中国政治制度及其发展。其新书《习近平时代的中国政治》(副标题是:集体领导的再评价)刚刚出版,我们便从这里谈起。 他认为西方一些学者和媒体对中国并不了解,而且有不少偏见,对六中全会的评价也...
阅读全文
文章目录 一、日本的立国之本 二、丧失立国之本的日本 三、日本国家正常化,中美都不愿意看到 四、亨廷顿对日本的预言 五、国际关系的三种模式 一、日本的立国之本 最近这一阵子,国际政治热闹不断。欣赏完前面高潮不断的韩剧和美剧,今天我们一起来欣赏下日剧。如果说韩剧是狗血剧,美剧是荒诞剧,那么日剧则是亲子剧。 这部亲子剧,连日本人自己看的都受不了。...
阅读全文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中国的地方治理现状令人担忧。地方治理问题表现在各个方面,但主要为两个方面。第一,地方政府内部运作出现很大问题,主要是政府和官员普遍不作为,明明知道有很多事情要做,但谁也没有动力,谁也不想承担哪怕是微小的责任。第二,政府和社会的矛盾深化、激化,甚至加剧。社会矛盾的存在已经是客观事实。在政府官员不作为的同时,社会问题一直在暴露出来,干部官员不得不应对。无论是乡镇干部还是村干部都没...
阅读全文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会议公报,确认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为党中央的领导“核心”,是时隔13年之后中共再次在党内领导层确认“核心”。此前,很多地方、部门和军队的领导人都已开始在不同场合使用“核心”的概念。尽管这是预期之中事,仍然引出了外界巨大的反响。 西方的各种解读认为,“核心”的再次确认,必然会削弱集体领导,回归到个人专权和专制时代。即使在中国国内,也有人担心如果过分强调“核心”会否导致毛泽东时代曾经发生过的权力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