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战略·谋略 > 正文

白云先生:大战当前谈谈我们的民族精神

2020-02-17 16:19 战略·谋略 ⁄ 共 561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毛主席论汉奸现象

在抗战时期,有一个现象,让很多人非常迷惑。这个现象是,国内的伪军数量,远比当时的侵华日军数量还要多。这也是当时我们抗战打的那么艰苦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呢?很多知识分子,都没有做出合理的解答。直到毛主席给出了这个问题真正的答案。大家看毛选看的仔细的话,会看到毛主席谈汉奸的这段话。

概括的来说呢,毛主席认为,中国在新旧社会转折点的历史时期,之所以会出现那么多的汉奸,根本原因在于民族失败主义,和民族悲观主义。真可谓是一语道破真相。伟人就是伟人,一句顶别人一万句。

白云先生:大战当前谈谈我们的民族精神--求索阁

出现了那么多的汉奸,应该怎么办呢?难道应该都杀掉吗?问题的原因找到了,应该怎么解决问题呢?对于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毛主席是这么说的。手上沾有人民的血债的,要杀掉。手上没有血债的,要改造。因为汉奸也是中国人。汉奸人数那么多,都杀掉也不是办法。人是第一资源,改造才是上策。

那怎么改造呢?治病要除根,就得从根本上下文章。

为什么会出现民族悲观主义和民族失败主义呢?因为我们的国力弱,列强比我们的国力强大。我们打不过他们,我们的资本家也竞争不过他们,我们一直受人欺负,是现实中的失败,让很多人认为,我们自己就是不行了,不用再努力了,就是打不过人家,人家什么都比我们强。然后汉奸们再上纲上线,为了跪的理直气壮,还为自己的民族失败主义,寻找民族劣根性这种理论依据。认为我们现在不行,是我们的祖宗不行造成的,是我们的文化不行造成的。

不过他们的这个理论依据,实在是讽刺的很。因为我们的祖宗,一直都是史上最强大的。我们的文化,也一直是史上最优秀的。自己挨打骂祖宗,自己不肖怪祖宗,这就太恬不知耻了。

汉奸现象只是证候,但不是病因。当我们的民族出现了汉奸,说明我们这个民族生病了。要从根子上解决问题,把民族的病治好,就得要强国,要民族复兴。重新成为世界第一。更直接的来说呢,就是要超过美国。等我们什么都超过美国了,国家强大了,我们什么都行,别人什么都不如我们,更打不过我们,我们的这口气争回来了。没有人再欺负我们了。那么自然而然的,民族悲观主义和民族失败主义,这些现象就消失了。民族悲观主义和民族失败主义消失了,汉奸也就自然而然的消失了。我们这个民族,也就痊愈了,也就复兴了。

毛主席的民族复兴超级工程

辨证施治,病因找到了,施治的理论也有了。接下来,就是在理论的指导之下,形成可执行的方案,去推进这个超级大工程。这个工程的名称,叫做民族复兴,副标题上写的是,超过美国。因为超过美国,重新成为世界第一,就标志着我们民族复兴大业完成了。如果我们还没有成为世界第一,那就说明我们尚未完成民族复兴大业。

我们作为一个弱国,要超过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成为世界第一,在路线上和实现路径上,就决定了,我们必须得学习比我们强的国家,这样才能快速消化他们的技术优势,然后再超越他们。

作为新中国民族复兴大业的总设计师,毛主席给这个工程,分成了三步走的分期施工,和三套方案。

基于这个路线,这个超级工程,被主席分为了三期工程。在第一期工程中,是向苏联学习。我们学完了,苏联这个国家也很快就解体了。第二期工程,是向美国学习,也就是我们的改革开放。这第二期工程,目前看也已经学完了。至于我们学完了之后,美国会不会向苏联那样解体,大家不妨再等等看。这第一期工程和第二期工程,都是主席生前就设计好的。

第三期工程,在毛主席看来,超过美国,是理所应当的事,是我们拿回历史上属于我们的东西。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怎么把地球和人类管理好。就像历史上我们一直做的那样。这个也是主席所期望和设计好的。

目标定好了,路线定好了,任务分解也都定好了。这个超级工程,工期需要多久才能完工呢?主席连工期也计算好了。

主席说:

你有那么一块地方,资源那么丰富,又听说搞了个社会主义,据说是有优越性,结果你搞了五六十年还不能超过美国,你像个什么样子呢?那就要在地球上开除你的球籍。

这是第一方案,新中国从建国开始算,用五十年就能超过美国。按照这个方案来算的话呢,我们在2000年的时候,这个超级工程就完工了,我们那时候就已经超过美国了。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想了,怎么工程逾期了呢?因为这第一方案,是进展比较顺利的情况下。如果进展不顺利,中间有曲折和反复,那上限就是花一百年的时间,超过美国。

第二方案,主席是这么说的:

1955年10月29日,毛泽东讲了这样一段让我们今天读起来仍感到热血沸腾的话:“我们的目标是要赶上美国,并且要超过美国。美国只有一亿多人口,我国有六亿多人口,我们应该赶上美国。李富春同志作过报告,不是说赶上美国不要一百年吗?这个看法我也赞成。究竟要几十年,看大家努力,至少是五十年吧,也许是七十五年,七十五年就是十五个五年计划。哪一天赶上美国,超过美国,我们才吐一口气。现在我们不像样子嘛,要受人欺负。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吹起牛皮来很大,历史有几千年,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但是一年才生产二百几十万吨钢,现在才开始造汽车,产量还很少,实在不像样子。所以,全国各界,包括工商界、各民主党派在内,都要努力,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富强的国家。我们在整个世界上应该有这个职责。世界上四个人中间就有我们一个人,这么不争气,那不行,我们一定要争这一口气。”

一百年完工,这个是上限,而实际上,是不需要一百年那么久的。这段话里面毛主席说,很可能75年我们就完工了。50年太少,100年太久,那么折中一下的话,就是75年。75年超过美国,这就是第三套方案了。

75年完工的话,那就是2024年,我们全方面的超过美国。49年建国都到年底了,如果从1950年新财年开始算,则正好是2025年超过美国。我们有个计划叫中国制造2025,大家还有印象吧?

这么巨大、长期、复杂、艰苦的一个历史工程,我们一代代的人前赴后继的去建设它,设计方案完备合理,可操作可执行,目标可控,过程可控,品质可控,结果可控,还能把工期精确到个位数,都不带有误差的。这个事情,只有我们中国人能做到。这难道不骄傲吗?我们中国人太伟大了,太值得骄傲了。

民族自信心来自于哪里?

我们之前的文章写,我们这几年肯定能超过美国,很多人半信半疑。抱着了民族怀疑主义的思想来看待这些事。那是他们不知道,这背后的多么伟大的力量在驱动着多么伟大的一个事业。是他们不知道,我们离这个事业的成功,已经触手可及了。

我们的信心来自于哪里?来自于我们每一期的工程都成功了,更细的每项大战略大任务,我们都成功了。一种持续成功的能力,一种目标可控、过程可控和结果可控,这种稳定输出正预期结果的能力,让我们相信,我们未来做什么事都会成功。

全程都能稳定输出,并且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成功,这才是必然的成功,才是必然的能力。这种能力,只有我们有。而且我们用这种能力,历史上一直都是最成功的民族。

反观其他的民族的崛起,都是偶然成功偶然崛起,我们出了乱子,他们就趁乱崛起了一下。我们的成功是长期的,他们的成功是短期的。我们的失败是短期的,他们的失败是长期的。纵观历史,犬戎,匈奴,突厥,蒙古,贱奴,日本人,最近的西方人,都是如此。

很多民族的失败,充满了历史的必然;他们的成功,则充满了历史的偶然。而我们和他们恰恰相反,我们这个民族的失败,充满了历史的偶然;而我们这个民族的成功,则充满了历史的必然。

这个历史规律,非常好总结,规律性特别强。我们因为某种偶然原因,突然出现了一些问题,陷入了短暂的衰落期。其他民族,趁着我们跌跤的时候,趁机偶然崛起了起来。等我们站起来的时候,带着必然成功的历史定律回来的时候,这些曾经偶然崛起的民族,则又很快的必然的衰落了。

我们人口这么多,人最聪明,能力最强,长得最好看,组织能力最强,能十几亿人组织起来,完成超级伟大的共同事业。为什么我们这么优秀,古人也一直思考这个问题,他们认为,这是因为天地钟爱我们这个民族,所以天地用他们最精华的气,造就了我们这个伟大的民族。所谓中气生中国之人,偏气生夷狄之人。

这就是我们民族自信心的最强源泉。

批判洋奴哲学,和爬行主义。打倒奴隶思想,埋葬教条主义。

如果没有一些正确的历史观和世界观,很多人容易被短期的困难和失败,蒙蔽了眼睛。错把别人的成功,当作长期的成功,甚至是永久的成功。错把我们的困难和挑战,当初是长期的失败。这就形成了洋奴哲学、爬行主义、奴隶思想和教条主义。以至于在我们前行的路上,很多人又掉队了。错误的认知,又导致了错误的方法论,进而又造成错误的结果,以至于事业出现偏差。最终重新变成了民族悲观主义者和民族失败主义者。

洋奴哲学,是说外国人说的都是对的,外国人说行才行,外国人说让动才能动。怀有这种思想的人,能超过外国人吗?显然他们连想都不敢想这种事。奴隶怎么能想象怎么超过主人呢?这是不能联想的事情。

爬行主义,是说我们在学习外国先进经验的时候,亦步亦趋,外国领先一步我们就学一步,外国人停下来,我们就不敢走。总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走,这样能超过美国吗?我们敢把外国人挑翻在地,踩在脚下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奴隶思想,和教条主义,是说不敢质疑和打破美国人的权威。在学习的过程中,丧失独立和自主性,不敢做开创性的理论和实践,不敢见人所未见,发人所未发,沦为外国人的附庸。更不能用别人的知识和经验,来结合我们的实践,解决我们的问题,完成我们的事业。这样是好的学习吗?显然不是。这样能超过美国吗?显然不能。

这四个问题的存在,都是因为错误的历史观和世界观造成的。我们向那些偶然和短期的成功者学习,是为了超过他们,成为必然和长期的成功者——这才是我们事业的目标,这才是我们的初心。而不是向他们俯首称臣,匍匐在他们的脚下。——这不是我们的目标。

这四个现象,是当前新形势新时期中,造成民族悲观主义,民族失败主义,民族怀疑主义的主要根源。要杜绝它们,就需要改造历史观,改造世界观,和改造我们的学习。

百年马拉松和山顶上的决战,最后关头,需要民族乐观主义和民族英雄主义

我们所说的这些事情,对中国来说,还是对美国来说,都是阳谋,而不是什么阴谋。我们的这些事都是公开讲的,美国人对我们的计划和事业,也是心知肚明的。

我们在努力的超过它们,它们则在努力的阻止我们超过它们。为了能够早日超过美国,我们是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忙建设。美国为了能阻止我们超过它们,它们殚精竭虑吃奶的劲都用上了,针对我们捣乱搞破坏。我们这两个国家的目标,刚好是相反的。美国那边的战略家,把中美之间的这种竞争,形象的称之为百年马拉松。我们有百年复兴计划,它们有百年捣乱计划。

我们是以百年为计在搞建设,美国是以百年为计在搞破坏。对于美国人对我们成百年的搞破坏这个事,毛主席是这么评价美国的行为的: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到灭亡为止。

很多人不理解,为啥美国人老是针对我们,总是要搞我们,总是要捣乱。因为这是一场百年马拉松。写好的剧本就是这样的。

前几年,奥巴马还没卸任,那时候美国人已经强烈的预感到了他们会失败。他们当时的口号是,美国要再统治世界一百年。眼瞅着百年马拉松输了嘛,就想着不认账,重新再开一局,重新再比。到了特朗普,又讲什么要重新伟大。危机感又更加的重了。所以,什么规则都破坏了,什么事都提前到来了。最后的决战也提前到来了。

原本我们以为呢,大家都是阳谋,按照双方谈好的规则,先让你们跑十圈,我们比个一百年,然后在倒数第几圈超过美国。大家君子协定,尊重规则,尊重比赛的结果,我们回到我们的位置上,重新成为历史的主导者,美国也回到美国的位置上,成为历史的匆匆过客。但是美国抵赖了。山顶上的决战提前爆发了。

最后的冲刺也开始了。——我们冲刺搞建设,美国冲刺搞破坏。

最近的这几年,美国会无所不用其极的搞破坏,会不择手段的搞破坏。人造瘟疫,人造蝗灾,人造自然灾害……这是一种新型的大国总体战,我们能想象到的,和我们无法想象到的,它们什么坏事都能做出来。这些事情会常态化和长期化复杂化。什么时候,它灭亡了,它的百年捣乱计划结束了,这些事才算完。

我们当前的战役,只是山顶上的决战,一系列战争中的一部分。这一百年的困难都没有阻止我们的步伐,更何况是这为期几个月的小战斗呢。大家千万不要被眼前的一点小困难给吓住了。我们要把视野放到百年变局里面,看待我们所经历的一切。现在的困难和挑战,只是我们前进路上的一小步。

在这个阶段,大战当前,我们必须得站在山顶上,迎接决战。这最关键的几年,我们在民族精神上,尤其需要民族乐观主义,和民族英雄主义。那些民族失败主义,民族悲观主义,和民族怀疑主义者,都会被从山顶上踢下去,成为历史的弃儿。

从1949到现在,我们走过了70年,按照第三方案,很快我们就可以打赢山顶上的决战了。这场决战的周期,上限可能就是5年左右。不会太长,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漫长,这个战争,不会打到100年的第二方案那么久。毛主席说过了,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们打到一百年那么久,都对不起毛主席。

在这一路上,我们迎着列强的百年捣乱大计,我们的百年复兴大计,一步一步的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取得一个又一个的成功。我们难道不应该对下一个成功,下一个胜利,感到信心百倍吗?我们太应该有信心,太应该乐观了。因为我们一直都在成功和胜利。我们应该都怀有这种民族乐观主义精神,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在这山顶上的决战上,新的时代,新的历史,在新旧世界的转折点上,呼唤着英雄辈出的民族脊梁,在这山顶上,打败敌人,把它踢下去。所以,在决胜时刻,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民族英雄主义精神。英雄的民族,她的英雄的人民,在这样的历史关口,他们怀着必胜的信心,走向山顶,走向决战,锐不可当走向最后的胜利,也是最辉煌的胜利。

全国各界,包括工商界、各民主党派在内,都要努力,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富强的国家。我们在整个世界上应该有这个职责。世界上四个人中间就有我们一个人,这么不争气,那不行,我们一定要争这一口气。(毛主席)

来源:微信公众号至道学宫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