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战略·谋略 > 正文

白云先生:华夏文明的沧桑激荡三千年(下)

2017-01-22 17:56 战略·谋略 ⁄ 共 20038字 ⁄ 字号 评论 2 条
文章目录

六、中央帝国照耀下的农业文明时代全球化体系,丝绸之路,香料之路,黄金之路和毛皮之路

上接华夏文明的沧桑激荡三千年(上)一文,我们继续往下讲。现在我们经常听到一带一路这个热门词汇,它是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我们以前学的历史书上,也大书特书,古代的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到底是什么,仅仅是为了把中国的丝绸卖给西方人吗?这些都是表象。今天,我们要展开一副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图景,一个以中央帝国为核心的全球贸易体系。要在这个体系和背景中,来论述我国明朝之后的历史,为什么会那样演进。

另外,大航海时代,西方殖民者,为什么那么不要命的丧心病狂的去追逐香料呢,他们仅仅是为了吃饭的时候,可以有更好的调味剂吗?并不是。比西方大航海殖民者们更疯狂的是,俄罗斯人的东进,则是不要命的丧心病狂地追求貂皮。

难道俄罗斯人,只是为了保暖才追求动物毛皮的吗?也不是这样。印度人为什么会把衣服和碗,当成传家宝一代代的往下传呢,这背后到底又是什么原因?

今天,我们要把这些谜底都揭开。只有揭开这个谜底,我们才能揭开华夏文明和世界文明,近代史和当代史为何会这样展开。

这个谜底,是一个叫做农业文明时代全球化的贸易体系。它的核心是中国,它的板块,可以分为黄金本位区,香料本位区,毛皮本位区,丝绸本位区。黄金是中国的货币,香料是欧洲的货币,毛皮是冻寒区民族的货币,丝绸是印度的货币。四大板块,都可以流通黄金。而中国则是黄金储备最大的国家,也一直都是最大贸易顺差国。

为什么黄金会让中国人狂热,为什么香料会让欧洲人狂热,为什么丝绸会让印度人狂热,为什么貂皮会让冻寒区民族狂热,原因就是,它们都是货币。人类只有对货币,才会表现出如此的狂热。

黄金,香料,丝绸,毛皮,就构成了农业文明时代全球化的货币体系。它是农业文明时代贸易体系的底层结构。

这个货币体系和贸易体系,是怎么运转的呢。首先,中国生产丝绸和瓷器,在北方和冻寒区游牧民族互市。一方面是以马和毛皮换粮食,另一方面,则是以黄金换丝绸和瓷器。这个环节,以毛皮和黄金结算。

游牧民族,拿到丝绸和瓷器之后,转卖给欧洲人,欧洲人以黄金结算。游牧民族拿到黄金之后,再从中国进口更多的丝绸和瓷器,这个环节以黄金结算。游牧民族,做的是转运贸易,他们只是把更多的丝绸运到欧洲,把更多欧洲的黄金输入到中国。

欧洲人进口了丝绸和瓷器之后,并不是自己全消费掉,而是出口给印度人,用丝绸和瓷器,换印度和东南亚等地的香料。这个环节,以香料结算。欧洲人向印度出口丝绸和瓷器,并从印度进口香料。达伽马环球航行,用一些很廉价的丝绸,就在印度换取了大量的香料,回到欧洲后,赚取了20倍以上的利润。另一位航海家麦哲伦,它的环球航行,本金就是几十桶丁香,而不是黄金。

在印度文化中,他们很多人的终生梦想,就是有一件丝绸衣服,和一个漂亮的碗。这种狂热,在中国文化里,是难以理解的。印度要饭文化里面,衣钵这个词,就是指衣服和碗。他们认为,这才是最宝贵的东西。

很多人可能会想,既然印度人的丝绸和瓷器消费那么大,为什么中国不直接把丝绸和瓷器,出口到印度呢。因为印度缺少黄金,中国不需要太多印度人的香料。出口到印度,换不到足量的外汇。

还有一个问题是,既然黄金和香料都是货币,如果货币的存量足够多了,那是不是可以停止贸易了呢。但恰恰很奇怪的是,中国人有厚葬文化,喜欢把黄金埋到墓里。欧洲的贵族,则喜欢把香料攒一屋子,死的时候,用香料给自己火葬。

这样就造成了,中国的黄金总是紧缺,欧洲的香料,也总是紧缺。所以贸易就根本停不下来。一停下来,就会造成通缩。中央帝国-游牧民族-欧洲-印度,这就形成了一个永不停息的农业文明全球化贸易闭环。

中国一当和游牧民族发生战争,贸易中断的时候,黄金输入减少,但是厚葬的黄金,却不停的埋入地下,这就会造成通货紧缩。通货紧缩危机,催生了盗墓贼这个行当。他们的职责,是把埋入地下的黄金都挖出来,为社会提供金融流动性。

当欧洲香料紧缺的时候,它们的经济,也会陷入通货紧缩。这就催生出来了一群亡命之徒,到处在海上抢香料,他们便是海盗。欧洲海盗,和中国盗墓贼的金融职能,都是向社会提供流动性。

神秀和慧能,之所以为了一件袈裟,争得你死我活,这都是受印度文化习气的影响。袈裟,不过就是上等丝绸。在印度人丝绸短缺的时候,他们的经济也会陷入通货紧缩。印度社会就经常会上演这种为了一块布,而争抢到处血流成河的事。有时候,也会为了一只碗而打的你死我活。

北方冻寒区的游牧民族,之所以要屡屡的南下入侵中央帝国,根本不是什么小冰河这种原因。而是,他们要做贸易。他们可以通过垄断中国和欧洲的贸易通道,而赚取中间的差价。再用差价利润,买中国的粮食。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生存得更有保障。因为草原的经济生态,太过于脆弱,一遇到严寒或者瘟疫,牛羊都死光了,马上很多人就要饿死。统一游牧民族,靠的并不是武力,而是毛皮和粮食。哪个部落手里的粮食多,它就可以统一其他民族。因为粮食,就意味着生存。对于脆弱的草原游牧经济来说,贸易是他们的命。

当游牧民族没钱的时候,手里没黄金,也没毛皮,中国就会关闭贸易通道和交易市场。那么饿疯了的游牧民族,就会到处去抢粮食。要么就是展开草原民族内部的血腥兼并。

这个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从很早很早之前就开始了。它并不是从汉朝开始的,也不是从商朝开始的。他是从中国的玉文化结束的时候,就开始的。早期的玉石文化,玉器本身就是一种货币。随着玉器的开采和加工技术的进步,那么玉器就不适合再作为一种货币来使用。

以布帛丝绸做货币,因为中国的产能太大,国内并不适合以丝绸作为货币。在玉石货币体系崩溃后,中国就找到了金属作为新的货币体系。随着铜冶炼技术的进步,铜的供给越来越多,会造成通货膨胀,铜钱币值越来越低,为了稳定住金融市场,中国急需一种高面额的货币。这个高面值的货币,便是金银。

中国恰恰是金银比较短缺的国家,所以只能依赖于进口金银。这就是古代版的出口换外汇。有人要说了,为什么中国是金银短缺国家,还要以金银作为货币呢。答案是,正是因为短缺,金银才会成为中国的高价值货币。所有不稀缺的东西,都不可能成为货币。稀缺,是货币的第一属性。

稀缺,易分割,易携带,不容易复制,这是货币的天然属性。因为欧洲种植不了香料,所以胡椒对他们来说,就是天然的货币。但胡椒在印度和东南亚却不是天然的货币,因为太容易得到了。但对于印度来说,丝绸和瓷器,他们是天然的紧缺,所以丝绸就成了他们的货币。对于冻寒区的游牧民族来说,牛羊皮不稀缺,貂皮比较稀缺,所以貂皮就成了他们的货币。

连接中国-冻寒区-欧洲-印度四大板块的地方,在古代叫做西域,今天叫做中亚西亚,或者叫中东。古代广义的西域指的是亚洲的中部和西部。这块地方,按照现在的地缘政治理论,被称为世界巴尔干地区。在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贸易体系中,谁控制了这个贸易中转站,谁控制了商道,谁就控制了财富。

这个地区,一开始受波斯人的控制,后来波斯人和罗马人,为了争夺该地区的控制权,展开了血腥的长期战争。战争的结果,罗马和波斯两败俱伤,阿拉伯人坐收渔翁之利。崛起的阿拉伯人,打败了波斯人,控制了农业文明时代全球贸易的中枢之地。

阿拉伯人做生意,特别喜欢骗人。他们从印度进口香料,卖给欧洲,又从欧洲进口丝绸,卖给印度。他们骗欧洲人说,胡椒是生长在山洞里面,被很多凶恶的巨蟒看管,要取胡椒的时候,需要燃起很大的火,吓走蟒蛇之后,胡椒同时也会被大火烧黑。这时候,要趁着蟒蛇还没回来,赶紧把胡椒拿出来。所以胡椒来的多么不容易啊,它多么的高贵啊。

肉桂,阿拉伯人则是这么说的。他们说,肉桂生长在鸟窝里,那些鸟的窝很高很高,人根本够不着。为了得到肉桂,人就在树下面,放很多肉。鸟叼起肉放在窝里,因为肉太重,把窝压塌了,所以肉桂就掉了下来。看吧,香料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卖的贵是天经地义的。

欧洲人被阿拉伯人,唬的一愣一愣的,都认为阿拉伯人说的真的,心甘情愿的高价跪求这些东方神秘之香。香料从印度贩卖到欧洲,阿拉伯人,就可以一转手赚几十倍的利润。而且,阿拉伯人还喜欢开发新产品。他们又在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地,开发出来了新的香料,比如肉豆蔻和丁香。东南亚之所以会伊斯兰化,根源就是阿拉伯人的香料贸易。

都说十商九奸,阿拉伯人,何止是奸,他们骗人太有天赋了。不过,阿拉伯人这样一本万利躺着赚钱的好日子,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因为他们的恶梦,蒙古人来了。

七、森林蛮夷,草原蛮夷,和中央帝国的三角关系。蒙古西征,世界近代史的真正开端

蒙古人是偶然崛起的吗,它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这要从中央帝国和北方冻寒区游牧民族的三角关系说起。北方游牧民族,大致的可以分为森林蛮夷,和草原蛮夷两大体系。草原蛮夷,是生活在蒙古高原地区的游牧民族。森林蛮夷则是生活在东北大兴安岭一代的渔猎民族。

每当中央帝国打击草原蛮夷时,草原地区形成权力真空,森林蛮夷就会成为受益者,崛起成新的力量。每当中央帝国,打击森林蛮夷时,草原蛮夷则会死灰复燃,重新成为强国。

草原蛮夷和森林蛮夷,他们都不是民族,而只是几十种不同民族组成的贸易军事共同体。在蒙古帝国,光蒙古人就有72种,这怎么可能是一种民族呢。满人同样很夸张,几十种森林蛮夷,都被装进了一个叫做满人的框里。所以说,蒙古人和满人,他们都只是一种贸易军事共同体,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族。

游牧民族,第一次对中央帝国形成强大威胁,是始于韩王信叛汉,勾结匈奴进攻汉朝,引发了白登之围。再后面,就是汉武帝讨伐匈奴,并试图寻求对西域商路的控制权。

草原蛮夷匈奴被打垮之后,草原形成了权力真空,从东北迁徙过来的森林蛮夷鲜卑人,成为最大受益者。南北朝到隋唐,鲜卑人在长期的战争中,族群人口被消耗殆尽。这时候,北方又出现了权力真空。鲜卑人灭绝之后,草原蛮夷突厥人,柔然人的锻奴,这一次成了既得利益者。

唐朝击溃了突厥人,又在回纥人的连番打击下,突厥人彻底被灭亡,残部逃到了今天的西亚地区,沦为了阿拉伯人的奴隶雇佣军,后来居然生吃了阿拉伯人取而代之。回纥人,是今天中国南疆维族的祖先,他们和突厥人是不共戴天之仇。今天,他们的后代,却认突厥人为祖宗,这也是挺奇怪的一件事。

突厥,回纥,柔然,沙陀人,一大窝草原蛮夷衰亡之后,北方又出现了权力真空,契丹人成了最后的大赢家,统治了北方。北宋为了制衡契丹人的辽国,便和森林蛮夷女真人的金国,结成军事同盟。以经济手段来扶植女真人,攻打契丹人。

北宋为什么自己不兴兵攻辽呢,我们在上篇文章说过,这跟北宋以文抑武的体制有关系。只要这个体制不变,宋朝的军事不可能强盛起来。所以他只能寻求外援帮自己打击敌国。

所谓女真过万则不敌,都是瞎吹的。古代的战争,打的就是粮食。北宋横下一条心想灭辽,只要给女真人粮食就行了。蛮夷和蛮夷,其实打仗都差不多,全是亡命徒那一套,区别不过就是越富裕的越怕死,越穷的越顽劣。契丹人亡国之后,这次的既得利益者,变成了森林蛮夷女真人。女真人崛起之后,为了制衡自己创造出来的新敌人,宋朝找到了草原蛮夷蒙古人。

蒙古人之所以崛起,是因为宋和蒙古通商。有了钱有了粮食,他们就能控制北方游牧地区。打败了女真人之后,草原蛮夷蒙古人,成了新的既得利益者。蒙古人崛起后,宋朝这下傻眼了,再也找不到盟友,来制衡他第二次发明出来的新敌人。

蒙古人强大起来之后,为了连通东西方的贸易,他们向西扩张,这就和传统的商业霸主伊斯兰世界发生了冲突。为了继续控制农业文明时代全球化的贸易中枢,花刺子模屡次截杀蒙古人的商队。蒙古人西征,是为了做更多的生意,赚更多的钱。复仇,都是借口。

这是农业文明时代全球化体系,第一次的根本性变革。历史上第一次,中国和欧洲,北方冻寒区,印度,被连接了起来。蒙古人,像华夏文明的一根阴茎一样,插入了欧洲文明,并把最先进的华夏文明的种子,射进了欧洲的体内。这使得蒙昧蛮荒的欧洲文明怀孕了,在妊娠几百年之后,终于分娩出来了现代文明。现代文明的父亲,叫华夏,它的母亲,则叫做欧洲。

我们的历史书上说,世界近代史开始于16世纪,这是不对的,它开始于蒙古人西征的13世纪。一个胎儿,要算他的岁数,准确的说,按照中国的虚岁算法得从怀孕的那一刻算起。所以说,蒙古人西征,才是世界近代史的真正开端。

在东方的一番征伐过后,站稳了脚跟,蒙古人开始了他们的西征之路。他们的目标是,要摧毁和取代,整个阿拉伯帝国。为什么蒙古人一定要西征,因为东西方的贸易通道被阿拉伯帝国所垄断。信伊斯兰教,免征税收,不信伊斯兰教则要征税。这实际上,是一种贸易准入门槛和关税壁垒。为了自由贸易,蒙古人必须得摧毁阿拉伯帝国对贸易的垄断、干预、特权和关税壁垒。

阿拉伯帝国,蒙古帝国,都是贸易军事共同体,而不是国家。伊斯兰教的本质一种贸易体系,而不是宗教。蒙古帝国摧毁了阿拉伯帝国,取而代之,它缔造了农业文明时代全球化的自由贸易体系。

所有的超民族国家,所有的超民族意识形态,它们本质上都不是国家,也都不是文化形态,他们都只是贸易体系和贸易军事共同体。基督教,也是如此。它们环地中海区的非犹太人,对犹太人贸易协定犹太教的颠覆。犹太人,并不是一个民族,他们只是一种贸易金融共同体。犹太教,则是犹太人的一种贸易金融协定。

佛教,也不是一种文化形态。它本质上,是一诈骗贸易共同体。它是农业文明时代全球化的产物。佛教徒崇拜树,崇拜树种子,因为印度和东南亚人,在农业文明全球化体系中,他们的农业生产,和手工业生产极端落后,只能靠香料贸易生存。

香料是树产生的,所以他们才会崇拜树。丝绸和瓷器是印度板块的货币。当贸易被阻断,那些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的商人,为了追求更多的丝绸和碗,他们就会组建贸易商队,建立贸易体系。佛教便是他们的贸易体系。

因为印度人生产力极端落后,他们缺乏商品和人做交换。所以他们便另辟蹊径靠诈骗来作为贸易体系的基础。用死后世界里根本不存在的福报,和别人交换金钱,拿了钱之后,再进口丝绸和碗,出口到印度。用丝绸和碗,交换印度的香料之后,再用香料到西域,交换欧洲人的黄金。然后再拿着黄金,到中国进口更多的丝绸和碗。这便是佛教的诈骗贸易体系。

佛教的两千年,就是不停与时俱进地粉饰和更新诈骗话术的两千年。所有迷信佛教的人,他们都是这个诈骗贸易体系共同体的一部分。他们每一个人,在选择佛教之前,都得放弃全部的道德和伦理底线。因为无耻,是从事诈骗贸易的前提。为什么现实生活中,我们遇到的所有信佛的人都比较坏,这就是原因。

阿拉伯帝国,为什么要摧毁西域的千里佛国呢,因为全球化,要么是这种贸易体系,要么是那种贸易体系。不可能同时两种贸易体系共存。佛教的关税在于靠因果报应的恐吓和威胁,让人供养和尚和寺院,这本质上就是一种关税,也是一种智商税。更可怕的是,它是一种上不封顶的终身重税。只要经济主体不破产或者死亡,这种税收就没有终止的时候。

佛教是一种很低效率的,很落后,很残酷,很贪鄙的,没有任何道德底线和伦理底线的贸易体系,它像农业文明时代全球化体系中的一种印度瘟疫一样,在把整个世界拖入深渊。阿拉伯人,摧毁西域佛教,是农业文明全球化时代的一种进步。蒙古人摧毁阿拉伯帝国,把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体系,升级到全球自贸区的阶段,这是更高级的进步。

在全世界,全人类中,只有华夏人,才是真正的民族,因为只有我们才有从古到今几千年的族谱和历史典籍。一个民族,如果连族谱都没有,他们是不可以称之为民族的。族谱,便是血统传承的印证。只有华夏文明,才是唯一的真正的文化。因为华夏的文化礼仪,是为了教化百姓,而不是为了贸易。这才是真正的文化。

中国版本的农业时代全球化贸易体系,是朝贡体系。这是一种比低级的印度瘟疫佛教贸易体系,欧洲人的基督教贸易体系,阿拉伯人的伊斯兰贸易体系,蒙古人的自由贸易体系,更高级的全球贸易体系。在蒙古帝国的自贸体系中,古代的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毛皮之路,香料之路,都达到了巅峰。

蒙古帝国立国之初,国家财政的主要来源,是商业税。对于农业税和手工业税收,它们并不能建立起来完备的政治体系来完成征税。蒙古人只能依赖控制贸易通道,对全球商品的流通环节征税。所以,蒙古人重用色目人,而不重用汉人做官僚。

因为没有以汉人官员为主体,建立完备的官僚政治体系,所以不仅蒙古帝国无法对农业和手工业生产征税,而且连起码的治安也得不到保障。南方的反元起义,朱元璋把张士诚和陈友谅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居然也没有像样的蒙元政府军主力过去镇压。

这种无政府状态的统治,自耕农根本得不到保护,他们都成了严重的土地兼并的受害者,都变成了失地流民。读书人,做不了官,所以他们就不务正业写戏曲来消磨日子,排遣寂寞。元曲一时间兴盛起来。

为了更好的对自贸体系,进行金融支持,蒙古人还建立全球统一货币体系。它以金银为准备金,在蒙古帝国的各大汗国内,流通蒙古帝国发行的纸币,中统钞。只在流通环节征税,不在生产环节征税,这样的国家财政是很脆弱的。并且,因为蒙古统治者,喜欢频繁的花费巨资做佛事,导致政府开支失控,财政赤字随之失控。

佞佛是蒙古帝国崩溃的总起因和导火索。唐代大儒傅奕说,佛教入身破身,入家破家,入国破国,三破论,从蒙古帝国身上,再一次被验证了。对于佛教这种死亡税收来说,只有纳税主体死亡,税收才会终止。

蒙古帝国崩盘的深层原因是,它没有及时的全面完成汉化。以超民族超国家的贸易共同体,来长期统治全球生产中心的中央帝国,这本来就不现实。要对生产征税,那么就必须得汉化,任用汉人官吏,废弃色目人官吏。

出现了严重的赤字,怎么办呢。因为中统钞是全球通用的信用货币,蒙元政府便开足了印钞机印刷货币,来填补财政亏空。纸币越来越多,准备金不足,怎么办呢。这时候,蒙元的统治者,就想把全国各地的金银,都运到大都来。这就触犯了地方金融寡头们的利益。蒙元中后期,开始针对汉族的农业和手工业生产环节,加收重税,这下把全国人民都得罪了。这导致了全面的大崩盘。

蒙古帝国,在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体系中,它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大转折。它不仅开启了世界近代史,并把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自由贸易推到极致。对于西方文明来说,蒙古人结束了他们的黑暗时代,对于华夏文明来说,它却埋下了另一个黑暗时代的种子:满清。

明朝推翻蒙元之后,为了制衡草原蛮夷蒙古人,便扶植新的森林蛮夷满人,去攻击蒙古人。中央帝国,草原蛮夷,森林蛮夷,这种三角关系的新变化,是满人崛起的根本原因。满人崛起,这颗黑暗的种子,归根到底,还是蒙古人的军事威胁所埋下的。

中央帝国,联合森林蛮夷,对蒙古人进行全面压制,这让得不到贸易滋润的蒙古人日子过的龇牙咧嘴。而另一边的满人,得到了中央帝国的全方位扶植,日子过的则是膘肥体壮,翅膀越来越硬。

为了强迫中央帝国结束这种一边倒的三角关系,寻求和中央帝国的贸易,蒙古人一边四处抢粮食,一边开始武力扣关。这就爆发了土木堡之变。

八、土木堡之变的大转折,中央帝国晚期的军事集团同盟和金融集团同盟。满人入关,中国坠入黑暗时代

土木堡之变之后,三角关系发生了逆转,满人见中央帝国精锐丧失殆尽,蒙古人重振雄风,他们便吃着大明的饭,偷偷的帮着蒙古人,去打明军。满人这种体制内森林蛮夷的叛变,并和体制外草原蛮夷的合流,演变成了蒙满同盟。中央帝国拉一个打一个的地缘和外交传统,这种关系渐渐的不复存在。

为什么说满人是体制内蛮夷呢,因为满人一开始是朝鲜人的奴隶。明朝建国后洪武帝朱元璋见满人被朝鲜人压迫得太可怜,就把辽东,和辽东上的满人一并保护了起来。为此,朝鲜人还一肚子怨气表示反抗,结果遭到了朱元璋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

换了主人之后,女真人的身份,从朝鲜人的奴隶,变成了明朝的建州女真奴和海西女真奴。建州奴,便是努尔哈赤所代表的爱新觉罗这一支。海西奴,则是慈溪所代表的叶赫那拉那一支。女真各部,后来统一成了这两支,再后来,海西女真被建州女真兼并,就成了满人。

努尔哈赤的汉译词,是野猪皮。有人觉得这是对满人的民族歧视,其实这不仅不是歧视,而是满人的自我赞美。在冻寒区的毛皮货币本位区,因为毛皮就是货币,那里的人,都喜欢把自己的名字叫做某某皮,除了野猪皮之外,还有鹿皮鱼皮狍子皮貂皮等等。

爱新觉罗是什么意思呢,爱新是金的意思。这些渔猎民族,为什么会崇拜金子呢。都是因为和中央帝国建立朝贡关系后的产物。金子,是中央帝国,对体制内蛮夷的一种赏金,一种身份上的承认。觉罗,是哈拉的意思。爱新觉罗合起来,比较形象的来说,大概就是金坷垃的意思。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就可以翻译成金坷垃·野猪皮。要知道,在古代东北那个地方,黄金是第一高贵,野猪皮则是第二高贵。他们认为,野猪是世界上最勇敢的战士。

叶赫那拉是什么意思呢,它本意是指,飞向太阳的一种鸟。我们就把它叫做太阳鸟好了。海西女真,是太阳鸟。建州女真,是金坷垃。

建州奴这一支,人特别坏。和明朝互市,喜欢故意拿瘦弱生病的马讹明朝的钱和粮食。为了维稳,政府也不怎么计较。在维稳政策的鼓励下,努尔哈赤的姥爷王杲,伤天害理的事做的越来越出格。他伙同努尔哈赤的舅舅古勒寨,到处抢劫,到处杀人。明朝负责维稳的地方官员,过去请他喝茶,结果被野猪皮的姥爷剖腹杀死。这下把明朝政府彻底激怒了,再怎么维稳,也都是有底线的。

于是,辽东总兵李成梁带领军队剿匪,堵在一个村寨里,把努尔哈赤的姥爷和舅舅,爷爷和父亲,一窝端全部杀掉了。这时候,只有十几岁的努尔哈赤急中生智,抱着李成梁的马腿,哭地梨花带雨请求李成梁弄死他。这位心机宝宝的演技太好了,蒙蔽了李成梁。李成梁一时心软,就没杀他。反而还收他做了养子,比对亲儿子还要好。

从那之后,李成梁教努尔哈赤学习汉文化,学习兵法打仗。还把野猪皮的姥爷舅舅爷爷爸爸的地盘,都给了野猪皮。在李成梁的帮助下,野猪皮努尔哈赤统一了建州奴各部。统一后的建州奴,开始发动对海西奴的部落兼并战争。建州奴说,我们是金子,我们是体制内蛮夷,你们要服从我们的统治。海西奴则指着太阳说,金子算什么,我们是太阳鸟,你们得听我们的才对。

话不投机半句多,他们就打起来了,头一次,海西奴打赢了。后来在李成梁的帮助下,建州奴统一了海西奴。满人崛起的三部曲,第一步是野猪皮获得体制内编制,第二步是统一建州奴各部。第三步,是统一兼并海西奴。失去了海西奴的牵制和制衡,辽东终于迎来了大患。

看到这里,很多人要大惑不解了,李成梁为什么要养虎为患,养寇自重呢。因为这是李成梁特意安排的一个后门。这时候的辽东总兵李成梁,权倾一时,富可敌国,必然的会遭到朝廷的忌惮和罢免。如果他把满人都打掉了,那么朝廷废掉他,就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为了和朝廷,和文官集团博弈,李成梁走了一步险棋,他特意的培养野猪皮并助他壮大,为的就是明朝离不开他,因为只有他,才能制住野猪皮。后来李成梁果然遭到朝廷的罢免和弃用。李成梁罢官后,野猪皮闹的越来越凶。一时间也没人拿他有办法。有人提议,让李成梁复出去平辽东。

这时候,对于李成梁来说,他养寇自重的这步险棋,终于起到了效果。但是他没想到,朝廷并没有再次启用李成梁。李成梁为了一己之私,走了一步养寇自重的险棋,但是把整个帝国,拖入了险境。

在明朝早期,因为是征兵制,军户有军田,打仗吃自己的粮饷,根本不需要向百姓征税纳粮。后来,因为明朝的税收倾斜,官绅不纳粮,地主们的土地,都挂靠在官员名下。军田既要负担国防还要负担税赋。这样的规则不平等,让很多军户开始逃户,屯田制崩溃,征兵制也随之崩溃。

征兵制,就变成了募兵制。征兵制的好处是,军队和将领的互相分离。有战事了,政府官员,把士兵们都组织起来,朝廷任命一个军事统帅,拿着军印去统军打仗。仗打完之后,将军再把朝廷的军印上缴,士兵们,也各回各家。这样就不会造成军阀割据状况的出现,就完成了国家对于军官集团们的制衡。

但是,募兵制,则把这一切都改变了。募兵制,是朝廷发钱粮给军事统帅,统帅在招聘职业军人,组成军队打仗。这时候,朝廷想在制衡军事集团,就十分的困难。对于职业军人来说,谁给他们钱,他们就听谁的。军队渐渐的就变成了军官们的私兵。

为了要能招募更多的士兵,扩大自己的军阀割据地盘,那么就需要更多的粮食和钱。怎么才能弄到更多的粮食和钱呢,那就需要创造和培养出来边患。边患越严重,朝廷给的军饷越多,军饷越多,军官们招募的士兵越多。士兵越多地盘就越大,地盘越大,那么捞的钱也就越多。

在这种大背景下,努尔哈赤,不仅不会死,而且还会被养的膘肥体壮。这便是养寇自重的逻辑。

明朝军官集团的养寇自重,到了什么地步呢。明朝火器专家赵士祯上奏崇祯皇帝说一些将领“专以双粮厚赏,招养夷丁,驱我华人,为虏奴仆,辱我族类,馁我士气”。

他强烈的建议,要废止对满人的维稳政策。认为花这么大的维稳经费,“不如置我前据利器”,“丑类狼子野心,养之不惟贻患后日”。就是说,不如把钱用来制作更先进的火器,用大炮轰死他们。死人就不需要再维稳了。在朝鲜打的日本人落花流水的明军大将李如松,便是死于维稳派汉奸军官李平胡之手。

后来崇祯改变了对满人的维稳政策,方向转向了剿灭。这时候,一个比李成梁更可怕的喜欢走险棋的人出现了,他是袁崇焕。李成梁养寇自重,是为了能够手里有筹码和朝廷讨价还价,不至于被废掉。李成梁好歹还擅长打仗,鲜有败绩,这个袁崇焕,根本就不懂怎么打仗。他只是个纸上谈兵的军事爱好者。

但是他的嗅觉很敏锐,他嗅到了国家国防政策的根本性转向,他认为这里面有他追求的功名利禄。他开始频繁的写信轰炸崇祯皇帝,说只要给他钱和粮,五年他就可以平辽。李成梁的投机,引发了满人崛起。而袁崇焕的投机,则引发了李自成流民军的崛起。

袁崇焕是真的想平辽吗,他根本就不想,他想的就是钱和粮。这一点,他和李成梁是一样的动机和目的。崇祯为什么会被袁崇焕这个大险人说蒙蔽呢,因为袁崇焕的演技太好了,把自己包装渲染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的热血理想青年。在崇祯觉得谁都靠不住的时候,这种理想主义的一腔热血,一下子就征服了崇祯皇帝。

黄台吉,屡屡写信给袁崇焕,要求议和。但是袁崇焕置之不理。他还和黄台吉心照不宣的演双簧给崇祯看,有时候,还跑到京城去溜溜弯给崇祯看。意思是说,敌人很强大啊,你得再给我更多的钱和粮。拿到朝廷的钱粮之后,袁崇焕便偷偷的和黄台吉做贸易。

为了让黄台吉过的更舒服一些,袁崇焕还杀掉了毛文龙,为满人去掉了心腹大患。袁崇焕不仅剿匪不力,还纵虎为患,这让本来就已经水穷水尽的朝廷,开支越来越大。袁崇焕要更多的钱粮,那么这些负担就摊派到了农民头上,辽饷加急,农民负担越来越重,引发了李自成起义。

另一边,在明朝武官集团的养寇自重,纵虎为患的大力支持下,黄台吉又征服了蒙古各部。崇祯杀掉袁崇焕之后,祖大寿为代表的明军将领,很多人开始纷纷投降满人。为什么要投降满人,因为满人有钱。满人的钱哪里来的,因为明朝的那些军官们,和满人私自做贸易养肥的。

朝廷给军队钱,军队把钱给满人,养肥了满人让他们闹,再以维稳的名义,跟朝廷要更多的钱。满人再用钱,收买明朝军队,让他们投降满人。这是一个死循环的利益链。

到了这个时候,帝国的国家安全,面临了一个空前强大的军事同盟:日本,蒙古,满人,明朝武官叛将,流民军。他们全都联合起来,向帝国发起一次次打击。

谁在保卫帝国呢?很可怜,有心保卫帝国的人,他们都没钱。在募兵制的背景下,没有钱粮,就意味着没有兵,没有后勤,打不了持久战。也很难打赢全面战争。保卫帝国,这是一场根本无望的战争,双方的力量,悬殊太大了。

明朝以维稳开始,以亡国结束。明朝的灭亡,是国家安全维稳思路的一次总崩盘。这个教训太深刻了。它以血的教训说明,敌人是用来消灭的,不是用来维稳的。同时也说明,维稳派和汉奸之间,只有一线之隔,他们可以随时切换身份,服务于不同的主人。维稳派眼里,只有捞钱,没有社稷。

那么明朝的钱,到底都去了哪里呢?明朝的钱,在金融寡头们的手里。他们比明朝政府,有钱多了。蒙古帝国金融崩溃,导致政治崩溃,也意味着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自由贸易的解体。

朱元璋接手新世界,结束了蒙古人贸易本位的全球化体系,恢复了中央帝国生产本位的朝贡体系。生产本位的朝贡体系,因为中国人有厚葬和储蓄的文化传统,金银就会一直不断的沉淀在民间。在赶跑蒙古人之后,贸易被阻断,那么就意味着,以后不会再有源源不断的金银输入到中国。

在朱元璋看来,中国总是顺差太多,蛮夷们生产不了什么东西,总是逆差。他们没钱了还想做贸易就只能靠抢。朱元璋为了惩罚这些逆差国,就关闭了通商口岸。为什么后来一圈子的蛮夷都联合起来打明朝,因为这些逆差国,想在没钱的情况下,还继续和明朝做贸易。

洪武帝和永乐帝两朝,在没有足额金银作为准备金的情况下,发行纸币。恶性通货膨胀,导致金融崩溃。官方法币失去信用,贸易还要持续,这时,民间开始自发的以白银作为流通货币。从此,白银就成了明朝实际上的官方货币。

江南的金融寡头,控制了帝国的大多数金银储备。这时候,江南就成了明朝的华尔街,那些江南金融寡头们,就成了实际上的美联储。国家的内阁学士,则成了受明朝美联储控制的白宫官员。

崇祯说,文官每个人都该杀,因为文官们,他们实际上是为江南的大地主和金融寡头们服务的。明朝晚期的武官,不捞钱的也没几个。文官勾结江南的金融寡头们捞钱,武官则在辽东勾结蛮夷逆贼捞钱。整个国家,都烂透了,从自耕农大规模破产逃户,军户们开始大规模破产逃户,明朝就已经走上了灭亡的下坡路。

朝贡体系,对生产环节征税,因为官绅不纳粮,藩王不纳粮,地主都把土地挂靠到官绅名下逃税。明朝政府的财政,主要还是靠对自耕农和军田征税。当自耕农的税赋成本,大于地主的土地租金时,他们就会选择去做佃农。这就让土地兼并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自耕农和军户阶层的消失,使得明朝的财政成了无水之木。

这时候,土地,金融资本,劳动力,商业贸易,都控制在了大地主,手工业资本家和金融资本家的手里。阉党们没倒台之前,还能从这些铁公鸡手里挤一点钱出来。等阉党一倒台,后面的剧本,就是官商勾结,看皇帝的笑话。

流民军攻破了北京城,崇祯自杀。李自成屁股还没坐热,满人大兵压境。吴三桂真的是因为陈圆圆才投靠满人的吗。并不是,吴三国投靠满人,是因为满人比那群流民军有钱。冲冠一怒为红颜,这都是冠冕堂皇的借口。和李成梁,袁崇焕,祖大寿们一样,吴三桂所有的目的和动机,都是为了钱。

江南的地主,手工业资本家,金融资本家们,他们虽然有钱,南方金融集团同盟,在面对北方的军事同盟时,根本没有任何机会。金融利益集团,迅速的被军事利益集团征服。满人作为军事集团的盟主,理所当然得成了中国的新主宰者。为什么最后的赢家是满人,这就是答案。

蒙古帝国贸易本位的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体系崩溃,明帝国生产本位的朝贡体系也终结了。接下来,以中央帝国为核心的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体系,将要走向何处呢?

满清入关后,迅速而又全面的完成了土地兼并。把汉人的土地全部抢走,驱赶汉人为奴隶,在满人贵族的庄园里劳动。为了防止汉人农奴逃跑,还制定了逃奴法案。当年美洲的白人是怎么对待黑人的,满人就是怎么对待汉人的。

因为日本人离我们比较近,所以我们对日本人侵华期间的恶贯满盈,比较有直观的认知。实际上,满人要比日本人还要坏十倍。比殖民美洲的白人,也要坏上几十倍。

为了奴化和愚化汉人,满人全面的摧毁了中国的文化,也全面摧毁了中国的手工业科技。在满清的两百多年里,原本就应该培养来经世济国的政治人才,被扭曲成不准谈政治的废物书呆子。满清培养出来的读书人,都没什么用。这种影响,一直到民国和共和国,还在持续,我们的文人,不懂经世济民,不懂真正的文化,根本就没什么用。而科技方面,经过满清统治了两百多年之后,中国的手工业产值,衰退到了不足明朝的6%。

读书人,都变成了废物,科技也全面落伍。文化黑暗,科技黑暗,中国彻底走向了黑暗时代。满清取代明朝,是中央帝国的一次全面退步。把世界上最先进最伟大的文明,变成了黑暗的奴隶制社会。

满清期间的整个中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劳改农场。满人是监狱狱卒,汉人则是负责艰辛劳动的囚徒和农奴。中国近代的赤贫和落后,就是因为,满清是一座监狱,而不是一个国家。劳改犯为什么要有钱,要富裕?站在满人殖民者的立场上,他们觉得中国人的赤贫状态才是天经地义的。物质上,文化上,精神上和科技上全面赤贫。

这座巨大监狱的巅峰,是野猪皮乾隆时期。从康熙到乾隆,这段时间被称之为康乾盛世。这简直要笑死人了。监狱管理技术的巅峰,居然被囚犯们理解为是自己的盛世。这样的囚犯后代,他们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才会说这种疯话。

更可笑的是,有人说野猪皮康熙,和野猪皮乾隆是千古一帝。这就更加的莫名其妙了。首先,蛮夷怎么可以称帝呢?其次,吕留良说,满清之赤贫,从伏羲以来,前所未有。把国家变成监狱来管理,囚犯们的后代,居然还赞颂最恶劣的两个监狱长是千古一帝。

所以说,清朝以来的读书人,很多都是废物,脑子和精神方面,都有问题。活埋他们吧,污染土壤。做成肥皂吧,还不如用猪油好用。他们除了说一些疯言疯语,还有什么用?

这些精神不正常的人,为了美化和吹捧满清这座人类文明史上的最大监狱,宣称满清解决了中国过去历代王朝一直无法解决的问题。比如宦官专权,外戚专权,文臣专权,军阀割据,等等。

对于一座监狱来说,只要狱卒可以看管好囚犯,哪里需要什么制衡。是满清解决了这些问题吗,而是满清根本不存在这些问题。这座监狱,只存在狱卒和囚犯。满清的两百多年,就是满人琢磨监狱囚禁技术,和汉人琢磨越狱技术,互相竞赛的两百多年。

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贸易体系,进入了劳改农场为核心的阶段。它标志着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最后的死亡。在以劳改农场为核心的贸易体系中,为了防止囚犯们生产先进的手工业商品,会导致他们越狱,所以这些技术要禁止。这些商品要销毁。

同时,为乐防止其他国家的先进手工业商品流入中国,落到囚犯们的手里成为他们的越狱工具,这些先进的手工业商品,也禁止进口。不仅禁止生产,连想都不准想,相关书籍也全部禁毁。

满清对外出口的商品结构,也退化成了以简单的初级农产品为主。茶叶取代了手工业产品,成了满清对外贸易的主要商品。同时,因为这个劳改农场里面的囚犯们,他们都处于极端赤贫状态,生活需求被压的很低很低,根本没有什么购买力和消费能力。所以满清根本不需要进口其他国家的任何商品。满清做的就是用茶叶换白银。

文化的赤贫状态,导致邪教泛滥,白莲教起义,陕甘回乱,太平天国起义,义和团,都是打着邪教的名义起事。这从另一个侧面,可以反映出来,满清的文化赤贫到了何等地步。人们要造反,都只能打着邪教的旗号来造反。说明华夏文化,已经被满清彻底的毁掉了。

反过来看也成立,如果一个社会,装神弄鬼的邪教泛滥,也说明这个社会处于极端的文化赤贫状态。如果再不控制,就会闹出白莲教这种可怕的东西。

以中央帝国为核心的农业文明全球化贸易体系,在满清的手里,以史无前例的黑暗,和以史无前例的耻辱闭幕了。


九、西方现代文明,是华夏文明的私生子。东学西渐的欧洲新文化运动,欧洲的文化道统,德国法国的不同抉择

中央帝国的灯塔被满人熄灭,东方陷入了漫长的黑暗时代。另一边,西方的文明灯塔,开始被点燃。

前面我们说到,蒙古人是华夏文明的阳具,它把华夏文明的种子插入并播撒到了欧洲的体内。欧洲受孕后,经过几百年剧烈的妊娠反应,一个叫做现代文明的孩子诞生了。这个孩子,它的父亲叫做华夏,它的母亲叫做欧洲。

中央帝国的熄灭,手工业的全面倒退,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便是欧洲人。因为在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体系中,如果中国不负责手工业生产,其他的谁来接班呢。印度人,他们是生产制造业里面的低能儿,肯定不行,他们只能输出诈骗和精神瘟疫。阿拉伯人,北方游牧民族,他们只懂得贸易,并不懂得怎么生产。

所以能接过这个生产基地转移的,只有欧洲人。在满清入关的两百多年里,全球生产中心,迅速地转移到了欧洲。中国则彻底的退化成了一个农业国。

为什么满人要毁中国?打个比方,一座精美绝伦的宫殿,被野猪拱了。野猪拱进来之后,势必先砸掉旧装修风格,然后再按照野猪的品味,来重新装修这座宫殿,把它变成一个野猪窝。满人毁中国,根本原因,是他们只能理解奴隶制这种低劣的文明。

随着全球生产中心从东方转移到西方,全球的文化和科技中心,也从中国,转移到了欧洲。中国的科技,中国的文化,中国的思想,对旧欧洲,形成了一波又一波全方面的冲击。

这场东学西渐的文化运动,可以看做是几百年前,发生在欧洲的一场新文化运动。这些知识分子们的目的,就是要摧毁旧的基督教文明,迎接华夏文明这个新爸爸。

这场持续几百年的轰轰烈烈的新文化运动,一共分成了四部分来完成。第一波文艺复兴,第二波是新教运动,第三波是启蒙运动,第四波是现代化浪潮。

文艺复兴,大多数都是后来杜撰出来的。它实质上并没有复兴什么文艺,也更没有什么思想。不过就是几个伤风败俗的画匠和雕塑匠,为了迎合当时意大利淫秽堕落的上流社会,而生产出来了一些淫秽作品罢了。它起的作用,是对天主教禁忌的突破和亵渎。东方文明,践踏了西方文明,所以西方人便胆子大了起来,也跟着一起亵渎西方。

新教运动,是欧洲人对基督教文明开始产生了怀疑。因为很明显,蒙古人如入无人之境的冲过来,打得他们都怀疑人生了。这种自我怀疑,不仅仅是军事上的落后所导致的。而是他们觉得,西方的一切都不如东方。人一落后挨打,就会反思。中国的新文化运动是因为挨打而反思,欧洲的新文化运动,也是因为挨打产生的反思。

在完成了突破禁忌,质疑和挑战两步之后,启蒙运动则把欧洲近代的新文化运动推向了颠覆阶段。启蒙运动的思想家们认为,基督教文明,太过于愚昧。他们要全盘中化,并把基督教文明全盘否定,连根拔起。

在这些启蒙思想家看来,基督教文明,以神道设教,这是十分愚昧和虚妄的前提。而东方的华夏文明,则是从天地自然和人类自身出发而设教化。

神道设教这个说法,其实不是很准确。因为神这个字,主要是指天地造化之良能,只有民间俗学杂学,才把神当做淫祀之偶像。西方人的GOD在中国文化来看,只是个妖怪,而不能称之为神。以妖怪立教这种事,让启蒙思想家们,为西方文明感到羞耻。这让他们在华夏文明前面,感到自惭形秽。

在中国文化中,上帝就是专指昊天上帝,昊天上帝,华夏文明的最高神,和天是同义词。而西方人的GOD,翻译成昊天上帝,显然是不对的。昊天上帝代表的,是天地造化万物之良能。而GOD呢,它则是一个人格化的,行为性格乖戾荒唐的妖怪。按照中国文化来说,把GOD翻译成中国文化里的上帝,这是在污染我们的文化。所以正确的翻译,应该是把GOD直接音译,翻译成狗大。

这里要弄明白一个基本事实,只有华夏文明里面才有神。其他的蛮夷文化里面他们所崇拜的偶像,并不是神,而是妖怪。中国为什么被称为神州,因为中国是受天地所钟的一个国家。这个被天地所钟,是指自然环境优越,而不是被哪个妖怪所选中这么荒谬绝伦的事。

启蒙思想家们干的事,就是羞辱狗大,批斗狗大,把狗大往死里批斗。他们批判到最后,总结成一句话,那就是西方过去的几千年的历史,只有两个字,蒙昧。这和中国新文化运动,鲁迅说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只有吃人两个字,颇有异曲同工之处。

既然西方文明过去的一切都是蒙昧,那么欧洲的新文化运动的主题,就可以归结为,怎么打倒这种蒙昧。拿什么作为思想武器来打倒这种蒙昧呢,他们用的便是中国的思想和文化。当狗大被推翻打倒,再往它身上踩上一万脚,欧洲人明终于走出了蒙昧,走出了黑暗,获得了智慧和新生,这个大事件,就叫做启蒙。

西方的新文化运动,在尼采那里,达到了顶峰。尼采说,狗大死了,一切皆虚妄,一切皆允许,重估一切价值。研究尼采的人,如果不联系时代背景,他们很难理解,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出现尼采,以及为什么尼采会有这样的思想。

这很容易解释,狗大是怎么死的,它是被启蒙思想家们群殴致死。启蒙思想家们只是批斗的比较酣畅,但是他们没有回答,狗大死了之后,欧洲人应该怎么办的问题。因为狗大死了之后,西方文明,就会失去存在的前提。这就陷入彻底的虚无主义。

康德是比较早看出来这些问题的人。法国的启蒙思想家们,殴打狗大,打的正在兴头上,他们并不去想打死狗大之后的事。但是康德意识到了,这时候康德提出,不应该彻底杀死狗大,不能全盘推翻和否定基督教文明。而是应该以西学为体,以中学为用。

面对一个礼崩乐坏的欧洲,康德的折衷方案是,道德自律。当康德说,自由即自律的时候,他表达的其实就是克己复礼的意思。康德把克己复礼,翻译成了绝对律令。法国人卢梭说自由,德国人康德说,自由即自律。从这开始,西方新文化运动的德国人为主的保守派,和法国人为首的激进派,走上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站在康德的肩膀上,黑格尔把绝对律令,升级成了绝对精神。为什么黑格尔要写精神现象学呢。因为他走的是康德的那条路。康德提出,欧洲文明要克己复礼,德国古典哲学的问题,就变成研究这个礼。他们把儒家思想中的礼,称之为伦理学。

如果说康德看到了这个礼,那么黑格尔研究的,则是礼运。礼的运动,是怎么推进历史演进的。背后的力量又是什么,黑格尔认为,是矛盾,矛盾的双方是什么呢,是主人精神,和奴隶精神。是主奴双方互相斗争,是主奴辩证法在推动历史进步。

黑格尔,把儒家思想,篡改的乱七八糟,以西方奴隶制文明为体,以华夏儒家思想为用,把礼的运动,彻底扭曲了。孔子认为,社会的演变和运动,它的动力主要由三部分组成,货,力,礼。

康德和黑格尔只看到了礼,却看不到货与力。黑格尔的偏颇,受到了费尔巴哈和叔本华的猛烈炮轰。叔本华认为,我们已经打倒了狗大,为什么你黑格尔还要变着花样复活狗大呢,绝对律令,绝对精神,不都是狗大以新的形式在复活吗?所以,文化革命要继续,要死死的踩住狗大,不准让他翻身。自由意志才是人的生命本身,打倒克己复礼派。

费尔巴哈则看出来了,黑格尔不懂儒家思想的货与力,陷入了纯粹的唯伦理论和唯精神论之中。费尔巴哈,看到了自然万物非精神性的一面,以及它们对人的精神所施加的影响。

从对黑格尔的批判出发,叔本华导向了尼采,费尔巴哈导向了马克思。刚才我们说过,孔子的思想,认为社会运动,取决于货,力,礼三者。法国那群人完成的是,杀死狗大。康德和黑格尔完成的是,把儒家的礼,重新诠释和构建成欧洲人的新伦理。

孔子关于货和力的思想,则有魁奈,斯密和李嘉图来完成。货,被欧洲的经济学们,重新诠释成了资本,力被李嘉图重新诠释成了劳动价值论。马克思,则把货,力,礼,统一到了一起。马克思被黑格尔误导,把欧洲历史分成了五种社会形态,这是错误的。欧洲历史只有一种社会形态,那就是永恒的奴隶制。

轰轰烈烈的欧洲新文化运动完成,下面我们给这场轰轰烈烈的文化革命,做下总结。

孔子-耶稣=欧洲新文化运动=法国启蒙思想+德国古典哲学=现代文明。

马克思=黑格尔+费尔巴哈+李嘉图+弥赛亚主义。

纳粹=黑格尔+尼采+马克思

自由主义=法国启蒙思想+虚无主义

美国=普世教=法国启蒙思想+英国海盗经济学+英国人渣道德观

苏联=德国古典哲学+马克思+列宁+蒙古

西方近现代文明的一切,都根源于华夏思想。它是华夏文明的一个私生子。至此,西方近现代文明的文化运动第四波,现代思潮完成了。被满人所一手熄灭的那个全球化体系,再次以西方文明为核心,被重建了起来。法德主导了欧洲新文化运动,后来的美苏,美国继承了法国,苏联则继承了德国。

十、鸦片战争,百年屈辱,中国走出黑暗时代。工业文明时代全球化贸易体系下的中央帝国

演员们都到齐了,华夏的私生子远洋而来。满人,则是华夏文明的养子,这个养子,因为人种方面的缺陷,把干爹家的宫殿,变成了一个猪窝。而日本则是华夏文明的一个弃子。缺乏父爱的日本一次次跑过来说,爱我你就抱抱我。中国则说,不抱你,滚。一次次求抱抱,一次次被打滚。所以说,日本人是华夏文明的弃子。

苏俄也来了,这一次,虽然他们化了很浓艳的妆,其实他们不过就是蒙古人的新版本。上一次,蒙古人充当了华夏文明临幸欧洲文明的阳具。这一次,苏俄则负责,把欧洲文明给华夏生的孩子抱回家。

近代的欧洲人,在杀死狗大之后,他们一直在精神深处,把遥远的中国,想象成是他们精神上的父亲,是现实版的伊甸园。但是,当他们终于来到中国才发现,中国到处都是一片的饥饿和赤贫,整个国家,就是一座巨大的监狱。

这种幻灭,是西方近代开始丑化中国的精神根源。它们并不是因为中国的赤贫本身,而丑化中国。而是因为满清毁了中国,让他们产生了巨大的幻灭。继狗大被那帮法国人给捶死之后,那个遥远的精神上的父亲,被满人给杀死了,现实版的乌托邦也被满人给变成了猪窝。

以西方人为核心的四百年现代文明,这种接连的双重幻灭,是很多不幸的精神根源。我们之前说过,现代文明,它的母亲是欧洲,父亲是华夏。但是这个孩子,他的母亲被启蒙思想家们杀死后,他父亲也被满人杀死了。为什么现代人那么的焦虑,那么的容易精神分裂。因为现代文明,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流浪儿文明。

英国人跑过来质问满人,你怎么把咱爹的宫殿,给弄成猪窝了。满人不服气,我乃天朝上窝,你们红毛休得胡言。日本人也在旁边随声附和,是啊,满人不是中华,满人是夷狄,他们太可恶了,彼可取而代之也,驱逐鞑虏,光复咱爹。不光是西方人幻灭,中国被毁,日本人也很幻灭。

鸦片贸易,以及在列强们的群殴下,中国人在农业文明时代所积累的金银外汇储备,都被满人给赔了个光。美洲金银的开采,让香料,丝绸和毛皮,从此退出了货币的舞台和历史。黄金统治了一切。国民党手里还剩的那点白银,又被摩根集团发动的金融战争所掠夺,在一场白银危机中,消耗殆尽。中国几千年的农业文明,在财富积累的意义上,账户被清零了。共和国接手的,是一个空户头。

私生子,养子,弃子,搬运工,在华夏的大地上,搅起百年风云。中国这时候也开始了新文化运动。所谓的新文化运动,不过就是把满清毁掉的那些华夏原本的东西,以西方,日本,苏俄所诠释的新形式,出口转内销再重新捡回来。正所谓,礼失而求诸野。

在近代史,满人为什么一定会出局。因为这有文化上的深层原因。在觉醒的汉人看来,满人是夷狄,统治中国不合法。在日本人看来,满人是夷狄,统治中华不合法。在西方人看来,满人野蛮,代表东方文明不合法。在苏俄看来,满人腐朽无能,占据曾经的蒙古帝国王庭也不合法。

文明社会,没有猪的地位。只有在黑暗时代,猪把宫殿变成猪窝,才能短暂的窃取糟蹋文明国家。当黎明冲破黑暗的那一刻,满人的时代就结束了,而且是永远的结束了。

辛亥革命爆发,满人退出舞台。劳改农场里,被禁锢了几百年的中国人,集体的释放出狱。这时候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新的中国是什么。

袁世凯给出的回答是,中国要重新做大家的爸爸,恢复从前那样的中央帝国核心地位。但是,以中国当时之积贫积弱,这是一个太过超前的回答。中央帝国的核心地位,得不到世界的认同。现代文明,宁愿继续流浪,也不想找个穷爸爸。

孙文给出的回答是,尊西方文明这个私生子为核心,父亲给儿子做学生。这个问题就很麻烦,父亲听儿子的,那么到底谁是谁爸爸?一个缺少中央帝国的世界,引发了国际上的列强们,国内的军阀们,长期而又大规模的针对中国的混战。无休无止的混乱,让新诞生的民国,越来越暗淡下去。

蒋介石给出的回答是,他可以做中国的拿破仑,结束混乱,重新带来秩序。但实际上,蒋介石并不是拿破仑,他只是张士诚二世,充当了江南大地主和买办资本家们的政治代理人。

为什么很多小国家,落后没人打,但是中国一落后,就肯定有人打呢。因为这是数千年以来,以中央帝国为核心的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体系,对人类文明所沉淀下来的,文化和历史的先天性所造成的。

世界需要中央帝国,但是占着中央帝国的位子,却不具备中央帝国的才德。这样的人,都会被打倒。中国必须得强大,否则就只能一直不停的换人。换配得上统治和领导中央帝国的人和组织。按照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历史惯性,中央帝国是一个现实版伊甸园,它是生产中心,它是财富中心。但是这个伊甸园必须得由一个父亲来建立。蒋介石完成不了这个使命,他也只能出局。

毛泽东给出的回答是,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句话背后的深刻内涵是,中央帝国回来了。这个中央帝国的回归宣言,袁世凯没敢说,孙中山没敢说,蒋介石没敢说。但是毛泽东说了。

听说爸爸回来了,世界的第一反应是,中国看上去那么穷,不会又是个假爸爸吧。为了检验下这个爸爸是真是假,联合国军肩负着质检员的使命,赶紧跑过来测试了一下。测试结果是,这回是个真爸爸,再穷也能教全世界做人。中央帝国真的回来了。

我们的历史教育很有问题。把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的过渡期,也恰好是我们的黑暗时代,当成了我们的历史常态。并认为,我们的历史,过去的一切都是黑暗的。这说明,虽然天亮了,但是很多人的精神还沉睡在黑暗里。

真实的历史是,中央帝国,一直都是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生产中心。并且,中央帝国也将会成为工业文明时代的唯一生产中心。之前至道学宫的文章提出世界只需要中国一个工业国,很多人感到不解。如果考察整个历史就会发现,中国作为全球唯一的生产中心,一直都是历史常态,几千年都是如此。

未来看,以中央帝国为核心的全球文明,货币体系将从农业文明时代的黄金,香料,毛皮,丝绸,变成工业文明时代的人民币,美元,卢布,欧元。日元和英镑,只是奴仆货币,不值一提。卢布的价值,就在于充当中欧之间的连接货币。美元和卢布,天然的不可能结盟。

当中央帝国走出黑暗时代后,那么工业文明的全球化,也将会回归到以中央帝国为核心的正常体系中来。西方人领导世界的几百年,这只是偶然。因为中国陷入了黑暗时代,全球生产中心,从东方向西方转移,碰巧促成了西方现代文明。从农业文明,升级到工业文明,中国重新成为全球生产中心,这是一个千年级别的大周期事件。

《玄览明鉴》系列专题,把当前思想文化领域中的一些基本问题说清楚,本文是第十一篇。因为篇幅所限,《华夏文明的沧桑激荡三千年》分为上下两部分发表。本文是下部分。敬请期待后续文章。

目前有 2 条留言    访客:0 条, 博主:0 条 ,引用: 2 条

    外部的引用: 2 条

    • 白云先生:华夏文明的沧桑激荡三千年(上) | 求索阁
    • 白云先生:美元已经无药可救了吗 | 求索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