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官场·职场 > 正文

白云先生:祁同伟,一个时代的缩影

2017-05-06 21:12 官场·职场 ⁄ 共 938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文章目录

一、祁同伟真的值得同情吗?

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面,祁同伟是一个很复杂的人,一个人物形象很丰满的人,因为在他的身上,可以看到整个时代和整个社会的缩影。尽管作为一个反面人物,被人唾弃的同时,也有很多人同情他。为什么很多人会同情祁同伟呢,因为他像一面镜子一样,让很多人在他的身上看到了自己。

同情祁同伟的人,有城市中产阶级,他们在这面镜子面前,看到的是寒门难出贵子,是他们所津津乐道的阶层固化。他们看到的是,祁同伟好不容易爬上去了,最后还是没有成功的固化到上层社会里,又掉了下来。祁同伟的失败,让他们仿佛看到了一块不可冲破的天花板,让他们感到气恁和幻灭。

他们还看到,在腐化的权贵集团内部斗争中,祁同伟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是弱势者,他只能被利用,被牺牲,被践踏,祁同伟为什么弱势呢,因为他出身不好。

一个以不择手段向上爬为唯一生活追求的社会,祁同伟很完美的代表了这种价值观,向上爬,为了出人头地不择手段,只管自己荣华富贵,不管社会洪水滔天。他们同情祁同伟,是因为恨自己不是祁同伟,而且恨祁同伟已经爬上去了又竟然失败了。

同情祁同伟的人,其实都是在同情自己。因为他们和祁同伟一样,都是那种只想着自己,不顾别人死活的人。也都是那种内心狂野,却力有不逮而只能徒呼奈何的人。

在这个社会上,为了向上爬,城市中产阶级尚且如此深感无力和焦虑,而生活在广大农村的那些社会底层人士呢,那些生活在城市里苦苦挣扎的社会底层人士呢?他们在祁同伟身上看到的是,社会底层很不容易出了一个人生赢家祁同伟,但是他的成功,又是如此的脆弱。社会底层人士有人同情祁同伟,是因为他们是整个时代与社会的沉没阶层,他们在祁同伟的身上看到一座黑暗房间的窗帘被拉开了一条缝,而这条缝随着祁同伟的一声枪响又被合上了,连自我奋斗成功的一盏明灯都熄灭了,他们随后又退回到了黑暗里。

而对于祁同伟为了自己向上爬,所伤害过的人,所伤害过的社会,这些同情祁同伟的人,则视而不见。同时,要论出身,易学习没有汉大帮的派系山头,既没有好老师,也没有好岳父。沙瑞金是个烈士孤儿,出身比祁同伟还可怜,但是他们走了一条和祁同伟完全不同的路。

在一些人看来,祁同伟才真实,因为他浑身都是成功学,浑身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而易学习和沙瑞金则不合时宜,他们身上没有成功学,有的只是恪尽职守和克己奉公。做坏人才是真实的,才是合乎情理的,做好人则不合时宜,不合乎情理。可见,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已经扭曲到了多么可怕的地步。

过去的几十年,整个社会的教育系统和宣传系统,都在输出和培养这种可怕的价值观。而祁同伟的失败,他不择手段所经营的荣华富贵楼塌了,这个下场不仅仅是祁同伟个人的失败,更是对这种价值观本身的否定。所以,很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就受不了,他们便挺身而出为这种扭曲的价值观辩护,他们无法接受这种价值观被人挑战,被人颠覆。这是祁同伟受到很多人同情的深层社会根源。

我们的社会,是怎么沦落至此的呢,这种转变,又是怎么完成的呢?从一个时代到另一个时代的转型,从一种价值观到另一种价值观的转型,从一种评价体系到另一种评价体系的转型,这一点在祁同伟的身上,表现的都十分明显。

在上一个时代里,人们崇拜雷锋那样的道德模范,崇拜黄继光那样的英雄,崇拜铁人王进喜,因为在那个时代,人民是国家的主人,谁为人民服务,谁代表人民的利益,谁捍卫人们的利益,谁为建设人民的国家做奉献,谁就会受到社会的尊重。这是上一个时代的评价体系,在那个时代里,一个人受到尊重,是因为他为人民做了什么,而不是因为他有多少钱,有多大的权力。

在剧中,祁同伟先是成为了人民英雄,为了消灭那些贩毒的害虫,他身中三颗子弹。孤鹰岭成了他终生的荣耀,因为在最危难的时候,是人民救了他,是人民政府给了他英雄的荣誉。

那首干净到了极致的童谣,使他感受到了一种汹涌如波涛一般的伟大力量和精神。这让祁同伟意识到,一个人最高的价值的荣耀,是因为他做的事有益于人民,一切来自于人民,并服务于人民。

怎么形容那个时代的价值观呢,主席有一段话说得特别好:“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成了人民英雄之后,非但没有给祁同伟的现实生活带来多大的改观,还屡屡遭到现实的嘲弄。因为时代变了,社会不再以是否有益于人民而评价一个人,而是以是否有钱有势来评价一个人。那做人民英雄还有什么意义呢,社会从一个干净的时代,堕落到了一个肮脏的时代,而在前一个时代,如金子般珍贵的人民英雄变得一钱不值。这种巨大的失落,使祁同伟选择了堕落。他不甘心,他要改变自己,他要迎着改开的肮脏春风,走进堕落的新时代。在他决心要做新时代的弄潮儿的那一刻,那个人民英雄祁同伟,已经死了。

为什么说这个时代肮脏呢,因为这个时代,走到了上一个时代的反面。上一个时代讲的是有益于人民,服务于人民,做一个高尚的人。这个时代讲的是损害人民,压迫人民,做一个低级趣味的人。

祁同伟一次次的说,我没办法。在这种肮脏的社会大环境中,一个人有三种选择,一种是屈原那样举世独浊我独清,举世独醉我独醒,唾弃它,憎恶它,与之不能两存,选择为那个干净的时代以身殉道。还有一种是像楚辞里的渔夫所说的那样,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无论社会是干净还是污浊,都不改变自己的内心,做到外化内不化,抱道藏身以待其时。还有一种就是祁同伟这样的人,选择同流合污。

他真的没有选择吗,真的非如此不可吗?并不是如此,祁同伟完全可以有其他的选择,只是他选择了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的路,同流合污。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说,下坡路更好走。毕竟,就像他说自己的那样,我只是个俗人,我穷怕了。

面临两个时代间的转换,所感受的冲击,所作出的选择,所走的道路,所给出的答案,祁同伟和大多数人都一致。所以很多人在他的身上,再一次看到了自己。毕竟,大多人都会给自己的随波逐流,作出和祁同伟一样的自我辩护,我们只是个俗人,我们要生存,就得堕落,就得低头。

大多数人都像祁同伟那样,他们不能塑造世界,不能改变世界,只能被世界所塑造,被世界所改变。遇到了好的时代,他们会成为一个高尚的人。遇到了一个坏的时代,他们又会变成一个卑劣的人,为了个人利益,图财害命,利令智昏,不择手段,丧心病狂。以祁同伟所做的那些伤天害理,贪赃枉法的事,他并不值得同情。很多人只是借着同情祁同伟,来为这个污浊的社会,为那些在污浊社会如鱼得水的人张目。

新中国建立后,人们说,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而一夜之间旧社会又复辟了,好端端的人,不知不觉就身不由己地变成了强盗和娼妓。

二、一切向钱看,不择手段向上爬,一个寡廉鲜耻男盗女娼的时代

这个把人变成强盗和娼妓的时代,从其基本特征看,它是一个一切向钱看,多数人蝇营狗苟,不择手段向上爬,一个群体性的寡廉鲜耻男盗女娼的时代。一切都是利益,一切都是交易。穷人在这个社会,根本不配生存,他们支配被践踏,被掠夺和被审判。

在这个时代,有权有势的人,可以直接把家族权势,转化成现实利益,靠手中的权力,轻而易举的就可以霸占社会财富,比如赵瑞龙这样的人。而无权无势的人,想要在这个时代如鱼得水,女人靠出卖肉体,男人靠出卖人格尊严和灵魂。

而祁同伟,不仅出卖了人格尊严和灵魂,他还出卖了自己的肉体。背弃了自己的爱情,而选择了和一个大自己十几岁的高官之女结婚,来为自己攀援权力而寻找捷径。这是什么行为,这是男娼行为。芮成钢的那些干姐姐,祁同伟的梁璐老师,都是类似的肉体交易。可见,在这个社会,不仅女人要娼,男人也得娼。逼良为娼的社会对人的扭曲,不分男女。

出卖尊严,向梁璐下跪,和梁璐大姐姐结婚,以男娼行为,为祁同伟掘得了政治生涯的第一桶金。这在祁同伟看来,现实是那么的讽刺,三颗子弹不能帮他赢得第一桶金,但是做男娼可以。在那一刻,过去的祁同伟死了,新时代的祁同伟诞生了。他死了一次,并死而复生。他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找到在新时代如鱼得水的答案。

这个答案就是,要不择手段,不顾一切的向上爬,这才是这个时代的灵魂和精髓,更是捷径。因为在这个时代,人们不问道德,不问操守,不问品格,只问结果。有句话说的很好,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只要能获得更多的权力和财富,不管使用什么伤天害理的手段,都是被允许的。不管使用多么恶心的手段,也都是允许的,比如祁同伟的哭坟表演。这是一种群体性心照不宣的潜规则。谁违背这个潜规则,谁就会被人耻笑。而所谓的党和人民不过是他们窃国害民祸国殃民的牌坊。

寡廉鲜耻不会遭到耻笑,男盗女娼不会遭到耻笑,唯有贫穷才会遭到耻笑。在这个时代,穷是一种罪恶,穷人如同罪犯。金钱标划一切,金钱评价一切,而权力则掌握财富的分配权。

祁同伟说,我要把我失去的尊严拿回来,我要让这个世界向我低头。他要在新的社会评价体系中,再一次成为英雄,成为改开时代的荣耀。站在权力与财富之巅,站在这个新评价体系的最高层,来实现他人生最高的价值。

过去的几十年,我们的教育,就是这么塑造人的。人活着的价值,就在于是不是有钱,有多少钱。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在于权力和财富的多寡所形成的等级关系。祁同伟不是这个时代的败类,而恰恰是这个时代的典范。这个时代所推崇的,正是祁同伟这样的人。

前几天,国产大飞机首飞成功,人们都觉得特别骄傲。但是,谁知道那些从事大飞机制造和研发的航空从业人员,他们在上海那种地方,只拿着每个月几千块的工资呢?他们的功劳,作为国家荣耀,被人们激动了一会,但是有人记得背后付出辛勤汗水和智慧的这些航空事业工作者吗?有人会崇拜他们吗,有人会感激他们吗?都不会,他们被忽略了,因为他们穷。

不管你做了什么,只要你穷,就没人记得你,连女孩子找对象,都不会再看他们第二眼。因为在这个时代以金钱标划一切的评价体系里,英雄们的位置很低很低,高尚者的位置很低很低,默默奉献者的位置也很低很低。

时代对祁同伟召唤说,像个狗那样爬上来吧,我给你尊严,给你荣华富贵,给你一切。于是他爬了上去,一直不顾一切的向上爬。祁同伟说,自己要胜天半子,很多人可能没太理解这句话的深意。因为在我们传统的文化和价值观里,一个人最大的价值是治国平天下,人从社会中来,最终的归宿还是社会。但是在这种极端自私自利只管自己的荣华富贵,不管社会洪水滔天的价值观中,人向上爬,爬多高才算是到了尽头呢。这种价值观,推到极致,就是爬到天上面去,爬得比天还高,这就是胜天半子的深意。有了这样的价值观,必然会有这样的推论。

在自杀前,祁同伟说,没有人可以审判我,去他妈的这个社会。这句话也饱含深意。在这种极端的利己主义者看来,只有权力和财富的多寡,才可以审判一个人。这个金钱标划一切的评价体系,不可以用人民利益所标划一切的评价体系,来审判他。只有穷人才是被审判者,他已经不穷了,他那么成功,所以在这个体系里没人可以再审判他。

有了这样的评价体系,自然就会有与之相应的审判体系。祁同伟只是狂妄自大吗,并不是,他做的一切,都符合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和评价体系。在灵魂和尊严死去一次之后,祁同伟再一次死去。重回孤鹰岭,祁同伟百感交集,上一个干净的时代终结时,命运捉弄了他一次。这一个肮脏的时代终结时,命运再一次捉弄了他。

但是,上一次被命运捉弄,他可以痛苦地从干净走进肮脏。可以,从干净变肮脏容易,而从肮脏再变回干净,则太难了,祁同伟身上有这个时代的原罪。这种罪洗不掉,只能以命来偿还。祁同伟死了,赵瑞龙也死了,他们都是这个时代的陪葬品和牺牲品。

有人说,祁同伟屡屡为命运所捉弄,只是因为他没后台,出身不好,所以为祁同伟的死鸣不平。这就是看剧不用心,因为死的不只是祁同伟,还有权势倾天的赵瑞龙,死的还有这个时代本身。这不是对祁同伟的个人审判,而是对整个时代的审判,更是对他们所代表的那种价值观的审判。

三、在沉沉浮浮里,却没有人质疑规则本身

祁同伟死了,大反派伏法,正义得到伸张和维护。很多人觉得,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而没有人质疑,这个重新把人变成鬼的社会。也没有人试图改变这个重新把人变成鬼的社会。

高小琴姐妹,渔家女出身,可谓是纯洁无暇,都是那么干净的人,只因为她们被这个社会所选中,于是他们也加入了游戏,成为了其中的一员,祁同伟成了窃国大盗,而高家姐妹则身不由己地沦为了娼妓。

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改开则把人变成强盗和娼妓。

在大环境如泥石流一般的裹挟下,祁同伟身不由己,高家姐妹也身不由己,而在现实中,又有多少人都是不知不觉身不由己的被它所裹挟,走上了祁同伟和高家姐妹的那条路呢?如果整个社会的运行规则,就是把人变成鬼,把人导向无耻和邪恶,导向男盗女娼,导向犯罪,导向穷凶极恶丧心病狂,那么比审判这些人更严肃和紧迫的问题是,这个规则本身,需要被重新审视,需要接受审判。

我们可以不活在这种评价体系中吗?我们可以改变规则吗,我们可以拒绝被这种可怕的社会捉弄吗?而要质疑规则,就首先得打碎规则制定者的牌坊,揭露他们作为婊子的真面目。等真相大白了,人们才会质疑既定的规则,才能看到这个社会已经病入膏肓,才会推动新的社会治理和革新。而要质疑那些制定规则的人,那就需要审判这一切背后的总推手赵立春。

上医治国,中医治人,下医治病。这句话很能说明问题,如果一个国家走的是正道,那么它的国民,不教而正,不扶而直,根本不会导向病态。而如果一个国家走的是歪门邪道,那么她的国民,就会白沙在涅与之俱黑。而赵立春所代表的这个时代,他走的显然是歪门邪道。

赵立春是谁?他是官僚买办资本主义的总代表,是窃国大盗们的总头子和总后台,是整个改开时代的旗帜和象征。赵是赵家的意思,立春是指春天的故事,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个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实际上,那个圈是华国锋画的,不是这位老人画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不知道怎么功劳变成他的了。贪天之功,自我美化,推己之过,甩黑锅坑人,阴谋弄权,这种事他干了一辈子,拿得出手的光明正大的事,倒没几件像样的。现在知道赵立春是在影射谁了吧?

我们的国家,之所以会出现群体性的贪腐,跟这位赵立春和他的一些歪门邪道的奇谈怪论,有着必然的因果关系。在赵立春和他的徒子徒孙们看来,权力就是一把铁钩子,是可以往自己家里搂钱的工具。所以他们才会如此心安理得的做窃国贼而丝毫不觉得可耻。

权力的本质,真的是搂钱的工具吗?这是对权力最大的误解。要理解权力,我们需要先理解国家是怎么形成的,然后就能很容易理解,权力到底是什么,怎样才算正确使用权力。

西方的那些文盲,比如黑格尔,霍布斯们,都没有真正的理解什么是国家,却喜欢胡说八道,认为国家起源于冲突,起源于权利。按照中国文化看,国家的本质,就是一个大号的家庭。君主是家长,臣民是家庭成员。简单吧,实际上这才是国家真正的起源。

一个家庭,随着人口的繁衍和增加,就成了门,门人再随着人口规模的进一步扩张和增加,就成了族,族人多了,对外需要一个边界来保护自己族人的领地和利益,对内需要组织社会分工,进行社会生产。这就产生了国家。

既然是一个家庭,君主是家长,臣民都是家庭成员,那么一个称职的家长,首先要保证孩子有吃的不能饿着,其次要保证孩子发育好教育好,以后才能有出息有本事。第三,不可以偏心,不能让一些孩子吃的特别肥,而饿死另一些孩子。联系我们的家庭生活就很容易理解这种事,一个家庭有很多孩子,父母可以因为宠爱其中的一个孩子,而饿死其他的孩子吗?显然不可以这样。

把家庭放大到国家,放大到天下,这就是天下为公的道理。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道理也是这么来的,因为大家都是同样的孩子,不能损害这个,偏心那个。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道理,也是这么来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也是这么来的。

权力是怎么来的呢,为了维系这个庞大的族群的生息繁衍,需要一个庞大的权力组织来作为国家的支撑结构。权力的第一任务,是保护族群的生存。第二任务是保证族群的幸福。权力的第三任务,是维护族群内的公平。

而那位画圈老人赵立春是怎么做的呢,他恰恰全部做反了。首先,他因为自己无能不能养活族群,就把族群里的婴儿杀掉了五亿,对人民进行种族灭绝,因为在他看来,死人就不需要养活了。第二,他因为自己的无能,不能保证国民的幸福,就走买办路线,把国民都出卖给了洋人做奴隶,还把自己的国土都变成外国人垃圾产能的垃圾场。第三,他带头制造了不公平,占着国家掌舵人的近水楼台先得月之便利,把国家变成自家小金库。第四,中国人在洋人和买办的内外夹击下,非但没有灭种,还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这时候,赵立春却说功劳都是他的,又是那一副贪天之功的嘴脸和惯用套路。

往前一万年,往后一万年,都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一个人,这个人太可怕了。他是华夏民族的一场恶梦。

什么叫腐败,权力不为天下人谋利益,而为自己谋私利,这就是腐败。因为权力的产生,从它起源的那一刻起,就是为了族群全体的利益而产生的,而不是为自己的私利而产生的。手握大权,不为天下人着想,不为天下人谋福利,养肥自己的孩子,饿死别人家的孩子,这就是窃国大盗。

什么叫政治,政治就是保证人民的普遍生存,普遍幸福和普遍公平的学问。如果天下不正了,就敲打它调整调整,使其复归正道和正位,这便是政治。拿什么敲打呢,拿教化,拿权力,所以,权力是政治的工具,是保证天下普遍生存普遍幸福和普遍公平的工具,而不是搂钱的工具。

老子在《道德经》里面说:圣人在天下,歙歙然为天下浑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孩之。

这段话,说的是圣王为政之道,天下大家庭的家长持家之道。圣人治天下,他的自己的一己之心是不显露的,而是以天下为己身己心。天下百姓的生息疾苦才是他最关心的事,他听的,看的,全是天下百姓。圣人像家长对待孩子那样疼爱天下百姓。

画圈老人赵立春,则恰恰和圣王之道反了过来。立春之在天下,张张然以天下显其心,名利皆注其耳目,立春皆窃之。

窃完之后,还耍流氓一般,强行要求天下百姓,必须得像疼爱自己的孩子那样喜欢他惯着他纵容他为祸国殃民。一国之主,不去像家长疼爱自己的孩子那样去疼爱百姓,反而要求百姓像家长那样溺爱自己,任由自己瞎捣蛋。说自己是人民的儿子,这是文盲习气和土匪做派,是政治乱伦,是不伦不类。

凡事就怕个认真,我们一认真起来,就从祁同伟这个时代缩影往深里刨,结果刨出来了贪腐之根, 刨出来了赵立春的根。作为这个肮脏时代的榜样楷模和缩影,祁同伟的死,宣告了那个时代地表以上部分的终结。而赵瑞龙的死,赵立春的死缓,则宣告了这个时代,在地表以下,根系的彻底死亡。

这个时代终于结束了,天就要亮了。

四、天亮了,告别这个邪恶的时代

沙瑞金为什么叫沙瑞金呢,沙是指沙家浜,一方曾经的革命热土,瑞金是指井冈山根据地革命火种开始燎原的地方,那是新中国开始的地方。

侯亮平为什么叫侯亮平呢,侯亮平为什么要和祁同伟唱智斗呢,因为官僚买办集团,是代表美国人势力的敌军,和本土汉奸买办势力的伪军。沙家浜的背景是,日伪军对反腐力量展开大扫荡,新四军党组织和日伪军斗智斗勇,不仅粉碎了日伪军的扫荡,还把日伪军一网打尽的革命故事。电视剧很直白的告诉我们,我们的敌人在内部,他们不仅有直接效忠美国人的敌军,伪军,还有姓蒋的单纯官僚买办势力。

这里的侯,在古代是指士大夫,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指国家公务员。在电视剧里,侯亮平姓侯,是暗指掌握国家权力的公务员,尤其是政法系统人员,应该效忠国家,效忠党,效忠人民,而不可以效忠买办汉奸窃国贼利益集团。亮是指天亮了的意思,平是指平天下的意思。

祁同伟的名字,也很有意思。祁是盛大众多的意思,暗指腐败的人太多,同是同流合污的意思,伟这里是指挂着改开伟光正高大全的窃国牌坊,还冠冕堂皇的意思。电视剧的的作者,在起名方面,真是太用心了。

再看高育良的名字,高指的是仰望星空,育良是讽刺他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党羽的行为。同时也是讽刺他演技好,嘴上育良,背地里养奸。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实际上背后一肚子男盗女娼。最后居然还希望人们忘了他,人们又不傻,对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化成灰都不会忘了他。高育良和他妻子离婚还假装模范夫妻的事也很讽刺,因为现实中,也有人是这么做切割的。

李达康,李是指李代桃僵的意思,李代桃僵又是什么意思呢,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背黑锅的意思。达康,是指一心一意建设全面小康社会。李达康代表着那些没腐化的官员,但是他们却因为那些寡廉鲜耻男盗女娼之辈的窃国行为,承担了自己本不应该承担的损害,背了本不应该背的黑锅。这个名字的深意是,腐败分子的行为,最后还是党组织给背了黑锅。因为党并非全都是腐败分子,也有全心全意搞建设的健康成员。但是李达康们的功劳,却被那些腐败分子的贪腐行为给抵消抹煞掉了,腐败分子捞钱,黑锅党来背。

祁同伟对高小琴说,他们摊上了千年难遇的好时代,因为在这个时代,用权力捞钱,可以捞得如此肆无忌惮,如此明火执仗。对于腐败分子来说,在赵立春的大牌坊的保护下,这个时代的确是千年难得。祁同伟把这个时代诠释的太完美了,他是一个完美的缩影。他的确是这个邪恶时代的弄潮儿,代表着这种肮脏的价值观,代表着这种肮脏的道德观,而且还高擎着改开的牌坊。

然而,这个时代,终于还是要结束了。因为如果再这样下去,亡党亡国,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一件十分现实的可能。这些窃国贼,他们根本不在乎国家会不会亡,政权会不会倒台,他们想的就是,把国家偷光了之后,然后把中国老百姓建国以来所积累的财富,全部整体搬迁到美国。回头再勾结美国人,打败解放军,再帮他们建立一个新政权,这样就可以把他们偷来的脏钱全洗干净。

所以,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已经不是仅限于反腐的问题了,而是关乎国家和民族命运和前途的总决战。其规模,其激烈程度,几乎相当于重新打一次抗战和解放战争。《人民的名义》只是告诉我们反腐败这件事吗,根本不仅仅是反腐这么简单这么轻巧,而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管仲说:“国有四维,一维绝则倾,二维绝则危,三维绝则覆,四维绝则灭。倾可正也,危可安也,覆可起也,灭不可复错也。何谓四维?一曰礼,二曰义,三曰廉,四曰耻。四维不张,国乃灭亡。”

这个寡廉鲜耻男盗女娼的时代,早已经越过了四维不张的极限,在这群贼的身上想找到一丁点的礼义廉耻,比登天还难。这些窃国贼为了洗白自己,一直在鼓吹司法独立和军队国家化,鼓吹政改,可见他们也在积极为最后的决战做准备。我们之所以处在亡国边缘,到现在还没有亡国,就是因为这群贼还没有成功偷走枪杆子。政改,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他们的一个也没得逞,他们越折腾,就越来越成为了自己的掘墓人。

相信不用多久,历史就会审判他们,人民就会审判他们。祁同伟说,没有人可以审判他。实际上,他的自杀本身,就是对自己的审判。随着一声枪响,祁同伟,和祁同伟所代表的一切,都随着这个时代一起终结了。别了,祁同伟,别了,这个寡廉鲜耻男盗女娼的肮脏时代。

作为胜利者,我们的一刻正义,胜过他们的终生罪恶。我们的一刻纯洁,胜过他们的终生谎言。这个国家,本来就是属于人民的。现在,我们要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这个国家,本来就是美丽纯洁的,现在我们要涤荡掉他们犯下的所有丑陋和罪恶,恢复朗朗乾坤。而我们要的正义和纯洁,却不只是一刻,而是永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