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历史·地理 > 正文

白云先生:历史上的汉奸与外国人问题

2020-03-01 20:54 历史·地理 ⁄ 共 642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申侯,第一届汉奸带路党,勾结犬戎灭亡西周

历史上,汉奸第一次大规模勾结外国人,灭亡自己的国家,是镐京之乱。历史书上都讲,周幽王是个暴君。实际上并不是这样,而是当时的西周,已经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卿大夫为代表的利益集团做强做大,尾大不掉,逼着周幽王必须要集权。要集权就得发动战争扩张周王室的地盘。

周幽王发兵,收服了褒国,两者形成了利益同盟,共同对付申侯这些利益集团。周幽王娶了褒国的褒姒为妻,立为王后。废了申后和申后生的太子姬宜臼,也就是后来的周平王。

白云先生:历史上的汉奸与外国人问题--求索阁

结果周幽王的集权遭到了申侯等势力的强烈反对,他们勾结了外国人犬戎,攻陷了周朝的首都镐京,杀死了周幽王,西周灭亡。

西周灭亡后,周平王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傀儡。不仅政由方伯,而且就连周王室,也被卿大夫这些利益集团们篡权专政。七姓从王,周平王分封了很多畿内国。天下共主的周王室,连最后一点自留地都被瓜分了。王室不甘心,继续和利益集团斗争,一直斗到王子朝时期,随着王子朝的死亡,宣告周王室彻底的名存实亡,单氏取周宣告完成。接着中国陷入了几百年的大分裂大动乱。

外国人趁着中国的动乱,纷纷渗透到中国的领土,获得事实上的在华永久居留权。这些人的存在,严重的威胁到了中国人的民族生存,在这危急的关头,管仲带领着诸夏,消灭了这些事实永久居留在中国的外国人。史称尊王攘夷。孔子后来感慨说:微管仲,吾披发左衽矣。意思是说,如果不是管仲,我们中国人就彻底被蛮夷征服了,我们中国的土地上早就到处都是外国人了。

汉奸申侯,第一届汉奸带路党,引胡乱华,勾结外国人打中国,杀自己的国君,就给中国人带来了如此大的灾难。

韩王信,第二届汉奸带路党,勾结匈奴对抗汉朝,造成几百年的汉匈大战

大家翻开历史书,一个很深刻的印象就是,来自中国北方的边患,绵延几千年不绝,给我们的民族,带来了无穷的祸患和灾难。这个事情,是汉朝时期的汉奸韩王信造成的。

韩王信,和淮阴候韩信是两个人,他是韩国王室的后人。因为跟着刘邦打项羽立了功,被封为异姓王。他的名字也叫韩信,为了区别淮阴侯韩信,一般把这个韩信称作韩王信。

这个人是西汉初期的三姓家奴。他先是投靠了项羽,后来背叛项羽,投靠了刘邦。再后来,项羽来打他,他又背叛了刘邦,投靠了项羽。不久,他又背叛了项羽,再次投靠了刘邦。

刘邦打败项羽之后,对这个人很不放心,他就是个前代吕布,这种人换谁都不放心,而且他的封地都是军事战略要地。汉高祖就把他的封地,调整到了和匈奴挨边的地方。很快,韩王信就投降了匈奴,跟着匈奴一起打汉朝,而且还策反很多人和他们一起攻打汉朝。

为了平叛,汉高祖带着军队,去打韩王信和匈奴,结果在汉军在白登遇到埋伏,被包围了。史称白登之围。从那之后,汉匈大战打了几百年。给我们的民族带来了巨大的祸患。

在汉奸韩王信投降匈奴之前,匈奴根本不足以为患。而韩王信带着先进的军事技术和技战术,以及各项生产技术,武装了匈奴人,文明的扩散,孵化出来了匈奴人,才使匈奴人,从此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也让北方的蛮夷,从此走马灯一样的,成为威胁中国北方边境的无穷祸患。

第二届大汉奸韩王信,给中国人带来了无法估量的灾难。

五胡乱华的来龙去脉,王浚等人是第三届汉奸带路党

汉匈大战,打到东汉时期,把匈奴打分裂了。南匈奴投降了汉朝。光武帝就把他们安置到了河套地区,给了这些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的身份。史称南匈奴归汉,也叫南匈奴内附。

这些外国人,居住在河套地区,不断的往内地渗透。到了东汉晚期,他们已经渗透到了关中地区。见汉朝衰落,他们开始觊觎中原。并且,匈奴人全程参与了三国时期的军阀混战。他们之前是跟着袁绍打仗,袁绍失败后,又投降了曹操。曹操把这些匈奴人,编入了汉人。之前光武帝是给他们发了绿卡,现在曹操连户口本发给他们了,享受和中国人同等待遇。下层的匈奴人,则被编入了奴隶。这些匈奴兵一路南下,占领了很多中原地区,连蔡文姬都被他们给掠走了。

曹操的一个功劳,是灭绝了乌桓。但是曹操不仅没有灭绝匈奴人,还给匈奴人发户口本,还领着这群匈奴人参加中国的军阀混战,还把匈奴人的居留地,都安置在了关内,这个事情埋下了一个可怕的祸根——五胡乱华。

外国人在华居留的问题,重演了管仲时期的那一幕。这时候,如果能出现一个管仲那样的人物,可能就不会爆发后来的五胡乱华。而且,当时的有识之士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当时有个人叫江统,他写了一篇名垂千古的策论文章《徙戎论》,对民族问题,给出了教科书一样的标准解决方案。

江统认为,之所以会爆发外国人的问题,外国人像瘟疫一样的损害我们的民族生存利益,关键在于我们中国生病了。这个病,就是国家无道,利益集团乱政篡权,破坏国家的政治稳定性,而且利益集团之间也互相的兼并,他们为了利益兼并,就会勾结外国人。国家就生病了,外国人才会像病毒一样的趁虚而入,进而形成威胁民族存亡的文明瘟疫。

江统认为,外国人乱华,其实就是文明瘟疫。怎么解决这种文明瘟疫呢,江统认为,要解决国内的政治问题,这是扶正。同时还要把外国人都迁徙出去,这是祛邪。扶正祛邪都做好了,文明瘟疫也就痊愈了,民族问题,民族矛盾,也都解决了。

江统还认为,中国人和外国人,本来就不适合杂居在一起,就像正邪二气不能并存一样。最好的民族关系,就是内华夏而外夷狄,夷狄完全宾服于中国,还能服务于中国,帮中国守边。这就是完美的民族关系问题。

对于不同民族能不能融合,江统是这么回答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民族融合,从根本上说就是不切实际的。除非能消灭民族本身,否则,不同的民族天然的无法完全融合。世界上最完美的民族关系,就是中国人住中国,外国人住外国,这样华夷两兴,而一旦中国人和外国人混杂在一起,必然会导致华夷俱毙。

然而,晋武帝并没有采纳江统的方案,失去了在萌芽状态扑灭五胡乱华的时间窗口。紧接着,爆发了八王之乱。为了打败对手,司马颖拉着匈奴人来打自己的政治对手。王浚带着鲜卑人攻打成都王颖,攻打各路对手。大家都带着胡人军队互相混战,国家崩坏虚弱到了极点。司马颖这个蠢货,又上当受骗放走了人质刘渊,放虎归山之后,一切都失控了。于是,五胡乱华爆发了。

从汉奸带路党韩王信勾结匈奴人,到五胡乱华,几百年的时间,我们都在忙着应付匈奴人。可见汉奸的危害有多么的巨大。

司马颖、王浚,这些引胡乱华的汉奸,他们是史上的第三代汉奸带路党。除了他们两个,那时候还有很多的汉奸。比如王衍这样的人,晋军被石勒攻破,他居然能厚颜无耻的劝胡人石勒称帝。结果石勒都被他恶心到了,命令人半夜里把枪推到砸死了他。

这批汉奸里面,尤其是王浚最为恶劣,他不仅引兵乱华,而且还仗夷建威,还带领胡人兵,打击刘琨组建的汉人军队。而且还妄图称帝。这一批的汉奸,引胡乱华,造成了几百年的大乱世。直到隋文帝杨坚统一中国,才算基本上结束了胡人乱华的局面。

李世民愚蠢的民族政策酿成大祸

中国又恢复了大一统的稳定王朝。但是,接下来因为唐太宗的愚蠢民族政策,又给后世埋下了无穷的祸患。从这点看,李世民犯的错误,和曹操一样严重。

唐朝灭亡东突厥后,没有采取历史上惯用的分离肢解措施,而是采取了“全其部落,顺其土俗”之策,尊重和保留突厥的社会组织和风俗习惯。因为李世民认为所有的民族都是一样的,不应该分中国人外国人,他爱外国人,和爱中国人是一样的,各个民族,都是他的子民。

在怎么处理外国人的问题上,唐太宗和光武帝,和曹操,和晋武帝,犯了同样的错误。不仅给了外国人绿卡,还给了他们户口本。而且,魏征像江统劝谏晋武帝那样的劝说唐太宗,切不可让外国人入关,应该让他们回到自己的故土上去居住,千万不能搞外国人永久居留资格,但是唐太宗根本不听,反而还采纳了汉奸温彦博的民族政策方案。

很快,唐太宗为自己愚蠢的民族政策,付出了代价。有一次,唐太宗亲临九成宫,突利可汗的弟弟中郎将阿史那结社率暗地里纠结部众,并支持突利可汗的儿子贺罗鹃乘夜偷攻太宗的御营,企图刺杀唐太宗。事情败露后,都被捕获并斩首。这个事情之后,唐太宗才算失去了对突厥人的信任。才算打消了他对外国人的那种愚蠢透顶的天然的亲昵感。

然而,即便受到了被刺杀的教训,唐太宗在民族政策上,依然的是非常的错误和糊涂。久而久之,民族问题再次爆发,造成了安史之乱,造成了五代十国的超级大乱世,一堆外国人沙陀人称帝满街跑。并且还给后世埋下了契丹人这个大祸。

安史之乱,就是唐太宗民族团结民族融合论的总破产。这是继五胡乱华之后的又一次深重的文明瘟疫,和我们中国人的民族灾难。

韩延徽,第四届汉奸带路党,契丹做大的第一推手,给后世留下无穷祸患

我们读宋史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越读越生气,因为契丹人,把宋朝压的喘不过气,我们中国人的民族尊严,史上第一次的这么低。那契丹人的问题,是怎么形成的呢?这是唐朝时期给后世挖的一个坑,这个坑,根子上错在李世民的民族政策。而直接的责任,则是韩延徽这个汉奸带路党造成的,他是契丹人做大的第一推手。

这个韩延徽,屡屡易主,是历史上著名的贰臣,和韩王信、吕布是同类的那种人。但是司马光等人,却特别欣赏韩延徽这个汉奸。可见,汉奸看汉奸,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韩延徽这个人,才能是有的,但是他的才能,都帮助了外国人,都效忠了外国人。韩延徽几乎以一己之力,帮助阿保机,完成了对中国北方的统一,并且让契丹人,成了中国北方的永久居留外国人,不仅拿了绿卡,还拿了可以世代祖传的户口本。从这开始,一直到了明太祖时期,中国才恢复了对北方地区的统治。失去半个中国,一晃就是五百年。

这一切后果和祸患,我们民族在这几百年里的磨难,很大程度上,都是汉奸带路党韩延徽造成的。

宋朝是一个汉奸大爆发的时期,汉奸带路党如过江之鲫

从光武帝,曹操,再到唐太宗,大家对华夷之辨,这种意识越来越淡薄。因为大家住在一起时间长了,很多人都下意识的觉得,外国人也算是中国人。就好比身上长个瘤子,一开始觉得疼,时间长了,适应了就错误的以为,瘤子也是身体的一部分。

在五胡乱华时期,哪怕是外国人,他们的华夷之辨的意识,也都是很强的。比如王衍劝石勒称帝,石勒气的杀死了他。因为石勒认为,只有中国人才能称帝,外国人不能称帝,也不合适统治中国。华夷之防不是儿戏。

然而,到了宋朝时期,大家都觉得中国人外国人,这个区别没什么大不了,中国人面对胡人,不再是本能的排斥和厌恶,是如正邪不能共存的关系,而是自然而然的接受,并且还可能和他们之间搞一些亲密无间的合作。于是就出现了石敬瑭支持契丹,把幽州都送给契丹这种事。

石敬瑭能做出来这种事,宋朝政权也能做出来这种事,居然支持金灭辽,又支持蒙古灭金。在整个五代和两宋时期,支持胡人,让胡人政权壮大,是那时候的民族政策主旋律。比唐太宗时期,还要可怕。这种每况愈下持续走下坡路的民族政策新思维,给后世造成了更可怕的后果。那就是彻底的神州陆沉,导致元清两个外国人政权,彻底灭亡了中国,统治中国。

秦桧这种汉奸里面,千年一遇的明星汉奸,之所以会出现在宋朝,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那时候的新思维就是这样。作为第六届首席汉奸带路党,秦桧勾结金人,导致了北宋的灭亡。

在秦桧成为主流的社会中,岳飞这样的人,反而成了异类。就好比在公知盛行的时代,在微博上说自己爱国,就好比是干了犯法的事和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为什么岳飞必须得死,因为那时候做汉奸是主流,热爱外国人,把外国人当成娘家人,才是主流。反对做汉奸,反对外国人,则是异端,不可饶恕的必须得死的异端。

不仅岳飞被汉奸杀死了,狄青被汉奸们活活吓死了。而且主张北伐的韩侘胄也被汉奸史弥远给杀死了。反而是秦桧,刘整,史弥远这样的汉奸,在两宋时期如鱼得水。而且到了南宋时期,不仅赵构成了金朝的代理人,宋恭宗的老婆杨皇后也是汉奸。

赵构,杨皇后,刘整,史弥远等,这些第七届汉奸带路党,导致南宋的罪魁祸首。

大明王朝的汉奸问题再次爆发了

明太祖朱元璋,在民族政策问题上,拨乱反正,没收了外国人的绿卡,还没收了外国人的小鸡鸡,对他们进行了绝育处理。这样,很快的大体上解决了外国人永久居留这个问题。只是没有做到斩草除根,才留下了回回这个隐患。不过他已经比光武帝,曹操,唐太宗做的好的太多了。明朝真正做到了,内华夏外夷狄的民族政策。

但是,随着国家的失政,官僚集团,和工商资本家做大,他们再次开始勾结外国人,里应外合的来攻击国家。以至于先是爆发了土木堡事件,实际上这就是汉奸勾结外国人,发起的一次政变。他们得手,重演了单氏取周的一幕。皇帝随之失去了对国家政权的控制。

土木堡事件之后,第八届汉奸带路党,一个个开始粉墨登场,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汉奸李成梁养寇自重,扶植壮大了建奴。大汉奸袁崇焕,和蝗胎记演双簧,进一步壮大了建奴的力量。徐光启、李之澡这些汉奸,则孵化、扶植和壮大了西洋红毛鬼子。吴三桂,范文成,祖大寿,投降了建奴。东林党,勾结海盗搞倭寇走私活动。晋商,勾结建奴,资助建奴,控制金融,毁掉了大明。

在这些汉奸带路党的不懈努力下,大明王朝终于灭亡了。

孙之獬,第九届汉奸带路党,剃发易服的总设计师

建奴入关,有的人选择了反抗,宁死不做汉奸殉国了。有的想殉国,却又嫌水太凉。有的则躲了起来苟活于世,更多的士大夫,是投降了建奴,做了汉奸。

这批第九届的汉奸里面,有一个比秦桧还要汉奸的人,他就是孙之獬。为什么他在汉奸界的地位这么高,可以和秦桧一较高下呢,因为他是满清剃发易服的总设计师。

多尔衮一入关,就颁发了剃发令。但是这个剃发令,并不是强制性的,也不是全民都要剃发易服。但是这个孙之獬,为了和国际接轨,积极向“优秀”的外国文化学习,就主动的剃发乞降做汉奸做奴隶。他这么做,导致大家都看不起他。

于是,愤怒的孙之獬,就上疏给多尔衮说:“陛下平定中国,万事鼎新,而衣冠束发之制,独存汉旧,此乃陛下从中国,非中国从陛下也。”

他的这套方案,被多尔衮接纳,很快开始全国全面全民强推剃发易服政策,中国文化,失去了最后的尊严,而且也彻底毁灭了中国文化。彻底造成了华夷变态的结果,从此中国人成了下等人,蛮夷成了上等人,而且从文化上也要确定这个秩序。孙之獬这个汉奸的行为,所造成的恶果,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得到修复。我们一直到现在,都在承受这个恶果。

从甲申国难到现在,已经快四百年了。

胡适和汪精卫,河殇一代们,第十届汉奸带路党

在满清时期,虽然神州陆沉,文化上也被通过剃发易服给去势了,但是作为一个文明,中华文明依然在延续着。但是到了汪精卫这个汉奸时期,受到西方外国人,和日本人的双重武力侵略,和双重的文化侵略之下,那时候的中国人已经以作为中国人为耻,以成为外国人为荣,以成为外国人的奴隶为荣。还把这种做狗做汉奸做奴隶的文化,称之为是新文化。

这就是那个时期,第十届汉奸带路党的主流新思潮。中国的一切,都是愚昧的都是落后的,都是糟粕,都是罪恶的,都是有毒的,都是被诅咒的,都是被唾弃的。中国人要得到救赎,必须得在别人的体系中获得别人的承认,被别人当成狗,然后才能感觉到自己是个人。并认为,这种被承认,就是中国人,和中国文明的最高追求和最高上限。

这是什么文化呢?这就是汉奸文化。这是什么思想呢?这就是汉奸思想。无论是大东亚共荣圈,还是三百年殖民救中国,都是汉奸思想。满清是给我们这个民族,做了文化去势。这第十代的汉奸带路党,则是要给我们这个民族,进行文化灭绝,进一步则是种族的灭绝。

当不愿意做奴隶的人民,不想被灭绝的时候,他们开始进行抗争的时候,而且汉奸们和外国人里应外合妄图颠覆中国的事业,已经遭到失败的时候,汉奸们就搬出来了救兵,搬出来了他们的娘家人,也就是外国人,企图来消灭这种反抗,企图扼杀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当年申侯勾结犬戎是这样,韩王信勾结匈奴是这样,王浚、韩延徽们,也都是这样。以及现在和未来的汉奸们,也都是这样。外国人,历来都是汉奸们的娘家人。他们每当想颠覆国家的时候,都会想到去勾结外国人,然后里应外合的打倒中国人,奴役中国人。

引胡乱华,里应外合,彻底打倒中国人,彻底消灭中国人,这就是外国人问题的真相和本质。

来源:微信公众号至道学宫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