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至道学宫
不知不觉,至道学宫公众号写了两年多了。最开始的几个月,只是注解圣人经典。两年前的春节,开始介入这个世界,想对正在发生的事,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以期能略尽绵薄之力,可以让这个社会,向好的方向转变。从两年前的春节,到今年春节,刚好是两年。 相关阅读     ----白云先生:薪火相传之路—-至道学宫的这一年 在这两年里,学宫以复兴华夏先圣之道,复兴华夏文化为宗旨,以兴正道击奸邪为旗帜,一边兴正道...
阅读全文
一、中华文明圈秩序和西域秩序的历史脉络 在历史上,中华文明圈的地缘秩序,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由中国所主导的中华文明圈。中国所主导的中华文明圈,衰败于满清入关。因为满清入关所导致的华夷变态,周边的日本、越南与朝鲜等国,已经在华夷变态的离心力推动下,在文化层面上脱离了中华文明圈。 华夷变态进一步演化,催生出来了一个畸形的扭曲产物,大东亚共荣圈。日本人之所以要弄一个大东亚共荣圈,是因为他们...
阅读全文
一、中央与地方的关系 最近一段时间,学宫的很多同道,一直在询问房价的事,关心后面的房价还会不会涨,还是会不会跌。从大家的关切程度不难看出,目前,房价不仅是全社会最关注最焦心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错综复杂难以说清楚的问题。本文将从十个方面,把房价的问题说透彻说清楚。 我们先从中央和地方的关系说起。之所以第一条要说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因为它目前是十大关系中最重要的,也是矛盾最突出最尖锐的,尤其表现为分税...
阅读全文
一、公退私进,是黑恶势力产生的根源 如果一个人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我们通常会说,他会被天打雷劈的。说明在中国文化中,天道是一切正义的根源。天下为公,是说既然天地生育了人,那么每一个人的生存和繁衍,都是天赋予的神圣权利。既然是天赋予的,没有人可以私自损害和剥夺人的生存和繁衍权利。 天子则是天道在人间的代理人,和人间正义的守护者。当人间的正义无法伸张时,坏人无法无天时,人们会说,这天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
阅读全文
偏激 从前有个国家,规定凡是看到鹿,都必须说是马。 谁说鹿是鹿,而不是马,都会被杀头。 很多年过去了,人们都习惯了说鹿是马,再也没有人认为鹿是鹿。 一天,有个人指着鹿说,这不是马,这是一头鹿。 这下所有的人都吓坏了。 他们惊恐万分的奔走相告说:天哪,居然有人认为鹿是鹿,而不是马,就问问你们震惊不震惊,刺激不刺激,可怕不可怕,吓人不吓人。大家可千万不要和这样可怕的人为伍啊。 大家也都噤若寒蝉的附和着说,...
阅读全文
一、金正恩与马斯克,两个被火箭推上天的宇宙级网红 在马斯克之前,上一个靠耍火箭耍成宇宙级网红的人,是金正恩。大概是受了金正恩的启发,马斯克也靠着耍火箭,耍成了宇宙级网红。冥冥之中,好像火箭与宇宙级网红之间,存在着一种神秘的联系。人们对放卫星这种事,总是那么的充满热忱,并缺乏免疫力。 从当前的互联网风口看,要想成为一个超级网红,有两个最好的捷径。一个是喊麦,另一个就是耍火箭了。 有人说马斯克是科技狂...
阅读全文
一、看问题要抓核心:美元的总量紧缩 前几天刚写完《美国离全民要饭已经不远了》这篇文章,美股马上就开始一路暴跌,美国迈出了走上要饭之路的第一步,真乖,真听话。这篇文章受到很多人的非议,他们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怎么可能会要饭呢。他们之所以有这样的困惑,是因为他们不理解当前全球经济问题的本质。 当前世界货币体系,是以美元为核心所建立起来的。而全球经济的扩张,只是美元信用扩张的结果和产物。只要美...
阅读全文
一、从富有到乞讨 如果我们把一个国家,想象成是一个人,对于理解国际宏观经济现象,会变得非常形象和简单。一个国家,和一个人一样。对于国家,它的收入是出口,它的支出是进口。如果这个国家,总是进口大于出口,支出大于收入,它从富有到沦为乞丐,大概需要经历如下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富有阶段。在这个阶段,挣的总是没有花的多,花钱如流水。该国进口的商品,总是大于它出口的商品。它的钱,就会越花越少。为什么会出...
阅读全文
    在国内的互联网上,想必每个网民在自己的网络生涯中,都有这样的体会,为什么中国总是被人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为什么中国人,总是被人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放眼一望,全是负面的东西。越看越堵心,越看越对自己国家的前途越没有信心。     他们要的,就是要营造这种绝望的氛围,黑暗的氛围,在精神上摧毁中国人的意志和防线,并以此为基础,瓦解中国人在一切方面上的正面认同。这便是...
阅读全文
文章目录 一、没有台湾问题,只有中美问题 二、美国对中国的岛链加锁链遏制战略:三条岛链,和五条锁链 三、岛链形同虚设,美国的底牌还剩下五条锁链 四、目前处在淮海战役的阶段 五、拿下台湾,是这场战争的渡江战役 一、没有台湾问题,只有中美问题 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人一直都有一个心结,什么时候,台湾才能回归祖国的怀抱,两岸实现全面的统一。台湾的回归,和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