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至道学宫
第一问:我们应该如何评价《河殇》和《狼图腾》? 答:《河殇》讲的是怎么把炎黄子孙变成香蕉人。《狼图腾》讲的是怎么把龙的传人变成狼的传人。 反正都是来生不做中国人的意思。逆向种族主义,文化虚无主义,跪舔一切异族文明,恶心自己身上的一切,从血统到文化,甚至恶心自己的祖宗为啥把他们生出来。 第二问:为什么上班都是坐着的,一天下来还是觉得很累? 答:动久则殆,静久则滞。大白天坐着不动,阳气郁滞,当然累了。 ...
阅读全文
2017-06-06 17:55 战略·谋略 ⁄ 共 6715字 评论 1 条
第一问:如何评价柏杨? 答:三个字:二流子。七个字:没头脑还不高兴。 第二问:如何评价李叔同抛弃妻子遁入空门的行为? 答:给媚俗前面加个负号,其绝对值依然还是媚俗。 第三问:为什么没看见神和神迹,还这么多人信宗教? 答:神气舍心,说的是每个人的神气都居住在自己心里。当一个人神气不再舍心,离家出走之后,她的神气就会像一个无知少女一样,到处游荡到处漂泊,直到遇到一个流氓将她拐骗和软禁...
阅读全文
从16年的春节开始,写到现在,不知不觉已经写了一年多。最近休息了一阵子没有更新,很抱歉让同道们久等了。今天,我们来说说这本书,也算是对至道学宫过去一年多的总结。 在16年春节之前,至道学宫的文章以对《道德经》的注解为主。16年春节是个转折点,因为那时候,有一股很强大的感应,让我觉得,这一年对世界,对中国至关重要。所以,我要从圣人之学中暂时抽离出来,把自己看到的一切都说出来,对这个世界,对我们的国家,对...
阅读全文
一说到华夷之辩,很多对本民族文化毫无认知的人,就觉得那是民族主义,更进一步说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是种族歧视,继续进一步无知一下,就把华夷之辩与纳粹和法西斯混为一谈。这样的行为,都是极其无知的表现。 因为华夷之辩和民族主义、纳粹、法西斯这样事物,非但不相似,实际上还是全完相反的思想。 先说下民族主义这个词。在中国文化里,我们从来不说民族主义这个说法。因为华夷之辨,来自于文明人和野蛮人之间的自然差异,...
阅读全文
在精神疆域里,有两个国家,一个是侏儒国,另一个是华夏国。在侏儒国,所有的人都是精神侏儒。在华夏国,所有的人都是精神贵族,也被称之为高人。 在侏儒国,所有的侏儒都必须得崇拜一只鸭子。因为侏儒们觉得,是鸭子赐予了他们一切。他们认为,如果不是鸭子的恩赐和保佑,侏儒们早就饿死了,侏儒国早就亡国了。所有的侏儒,都是这么想的。 在崇拜鸭子这件事上,侏儒国有很庄重复杂的仪式。鸭子死后,他们先把鸭子扔到海里,浸...
阅读全文
为什么只有中国才能给出药方,为什么只有中国才能领导世界,走向全新的永续发展的命运共同体呢?为什么天道文明必然复兴,为什么主奴文明必然要退出历史舞台,这要从东西方文明的文化分析说起。 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一个叫中国,一个叫外国。世界上也只有两种文明,一种是中国的天道文明,另一种是外国的主奴文明。历史上自古以来,都是天道文明主导世界秩序。近代以来,之所以世界会这么乱,根本原因是,天道文明打了个盹,...
阅读全文
文章目录 一、一路一带是全球化系统WTO的颠覆性升级版本 二、世界怎么了,我们应该怎么办? 三、从殖民体系到分工体系,从分工体系再到合作体系 一、一路一带是全球化系统WTO的颠覆性升级版本 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未来将何去何从?在这一历史关口的重大问题上,中国药方,中国方案,中国模式,让全世界人民看到了希望和出路。这是一带一路用四年时间就受到世界瞩目,...
阅读全文
文章目录 第一个问题:什么是肯定,什么是否定? 第二个问题:什么是改革开放? 第三个问题:改革开放的国策是怎么形成的? 第四个问题:改革开放的国策是谁制定的? 第五个问题:深圳特区是谁建立的? 第六个问题:建国后我们真的闭关锁国过吗? 第七个问题:主席真的反对市场,反对商品生产吗? 第八个问题:我们应该向西方学习什么? 第九个问题:和美国搞对接,第三个阶段的改开只...
阅读全文
文章目录 一、祁同伟真的值得同情吗? 二、一切向钱看,不择手段向上爬,一个寡廉鲜耻男盗女娼的时代 三、在沉沉浮浮里,却没有人质疑规则本身 四、天亮了,告别这个邪恶的时代 一、祁同伟真的值得同情吗? 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面,祁同伟是一个很复杂的人,一个人物形象很丰满的人,因为在他的身上,可以看到整个时代和整个社会的缩影。尽管作为一个反面人物,被...
阅读全文
本文因为比较敏感,所以没法写的太长太深入,只做一些概括性的判断。 首先要明白一点,以现在中国的军事力量,没有外敌可以从外部颠覆我们,我们的敌人在内部。这是对当前国际国内错综复杂的形势第一个基本判断。 我们内部的敌人很多,美国过去的几十年,为了和平演变我们,在我们的国内培养和安插了许许多多的第五纵队,我们的政治,经济,金融,教育,文化,医疗,媒体,学术等等领域,到处都是敌占区。而这些第五纵队,在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