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战略·谋略 > 正文

白云先生看中国(二):美国行为的根源

2016-03-10 21:45 战略·谋略 ⁄ 共 7654字 ⁄ 字号 评论 7 条

《白云先生看中国》系列专题的第二篇----全面论述中国经济向前演进的最大外部性,中美关系。原本此文只是全文中的一段,因为篇幅太长,就拿出来单独成文了。

    美国对没有反抗能力的弱国,是掠夺策略,比如南美洲那些国家,动不动就去抓它们的总统,甚至是暗杀它们的总统。对于不甘心接受美国掠夺的国家,美国用的是欺凌和蹂躏策略,比如中东那些国家。而对中俄这样的大国,打也打不倒,只能启用外部遏制和内部分化策略。虽然名义上有联合国,但是实质上,地球是美国人的家天下。

相关阅读

    ----白云先生看中国(一):中国经济的血火奔流六十年

    人们通常把美国人的这种行为,称之为霸权主义。这种霸权主义行为,并不是某种社会制度的后果,而是具有深层的精神根源。中国文化中,自古以来,就有王道和霸道之分。王,意味着一个社会中文明和美好方面的总和。霸,意味着一个社会中,野蛮和丑恶方面的总和。老子贵柔,认为好的统治者对待百姓,应该像母亲爱护自己的孩子那样。孔子贵仁,因为礼崩乐坏,只能从柔退而求其次,希望好的统治者对待天下百姓,即便不能做到像慈爱的母亲爱护自己的孩子那样,也不要虐待孩子。

    反观美国人统治下的地球,不要说柔和仁了,能少带来一些死亡和灾难就不错了。西方人无法理解中国人的王道思想,因为东西方文明的区别,中国人和其他民族的区别,从精神深处看,比人类和猿猴之间的区别还要大。中国人自古以来的王道思想,同样也有深层的精神根源,并不单纯是某种社会制度的结果。地球上所有的人,所有的国家,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外部行为,内在里,都存在着深层的精神根源。

    很多人都知道精气神的说法,这三个字,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中国人认为,一个人之所以能成为人,在于形神合一。人的神,都住在自己的心里,所谓神气舍心。心,也叫灵府,就是给神住的房子的意思。一个人的形,只是他的神对外的表达,气负责根据神的指令,来塑造他的形。

    而西方人则认为,人的神,是外在于自己的身体的,他们无法理解中国人这种把主机放在本地的精神构造。他们的没有主机,他们所有的人,共用一个云主机,上帝,耶稣,梵,佛之类的云主机,印度人在精神构造上,是西方文明的一个分支,并非东方文明。西方人认为,中国人居然不崇拜神,太匪夷所思了,他们完全无法理解。

    而在中国人看来,载营魄抱一,神不离形,形不离神,神就在自己的体内,我们自己本身就是神,而那些西方人,连本地主机都没有的显示器,也居然好意思管自己叫人类,他们太奇怪了。用庄子的话来说,有形无神,谓之鬼。如果庄子看到那些对着空气说话瞎叨叨,神啊主啊父啊佛啊我有罪啊我忏悔啊,你原谅我吧宽恕我吧,我在人间活的好苦啊,臣妾好想解脱啊的人,肯定会很鄙夷的说这些人都是鬼。

    中国人精神构造的主机本地化,使得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一个独立的精神健全的小宇宙。这个小宇宙,又是天地这个大宇宙的子系统,作为小宇宙的人,只有和天地这个大宇宙,行为上一致时,也就是天人相合,才会生存效用最大化。当天人相合时,人才能正,才能常,才能善。当人的行为不合乎天道,就会不正为病,不常为妄,不善为妖。能把小宇宙和大宇宙合起来的人,就是社会上的王,王不仅要能把自己的小宇宙和大宇宙相合,还要帮那些不能跟大宇宙相合的人纠偏,使得他们与天道相合,这就是王道。

如果所有的小宇宙,失去了天地大宇宙这个行为依准,都会变得不正常,变得妖妄。那么人与人之间,就会出现互相的践踏,天没了,就会以人的思想为社会依准,一个人不可能在智力和道德上是双重完备的,他以自己那个已经灭天失道的小宇宙作为模板,来要求其他的小宇宙以他做为行为和道德依准,就会消灭其他人与他的差异性,变成残暴的宰制。这就是霸道的来源。霸,月初生的意思,光明与生机退散,黑暗与死亡登场。

    西方人,因为外置云主机的精神构造,导致他们的精神,都是不健全的,就更不要说独立的小宇宙了。精神分裂症,就是西方文明几千年以来的主旋律。他们可以在器物文明上很发达,但是在精神上,他们永远无法痊愈。用中国文化的观点看,西方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或者说,他们都是精神上的病人,神不舍心,成天对着空气瞎叨叨,是很典型的丧心病。在中国的医学里面,所谓的治病,是把一个不正的人重新变成正的,而要把一个不正的人变成正的,最根本的方法,不是用药,而是治神。就好比说,显示器出现了蓝屏,不应该修显示器,而应该修主机

    在中世纪的欧洲,天主教作为黑中介,垄断了云主机的租售权。作为显示器的欧洲人,要想能得到神的救赎,就得花很大的一笔钱,来购买天主教手里的VPS虚拟服务器空间。后来路德和加尔文们的新教运动,推翻了天主教这个黑中介。本来花一笔巨款交给黑中介,什么事都不用操心,就能得到救赎,现在黑中介没了,以后只能自己救自己。让这些显示器直接自行连接云主机,谁连上谁能得救,谁连不上谁下地狱,那么就导致,出现了恶性竞争,所有的显示器都想占用更大的空间。

    在英国,因为天主教廷和国王之间苟且的互相妥协,导致这个黑中介,还可以继续做生意。这招致了很多人的愤慨,他们要求要彻底清除天主教在英国的残余,这群人被称之为清教徒很多灯塔国脑残粉很肉麻地认为,清教徒就是清心寡欲的老实人的意思,其实不然,他们不仅不是老实人,还是一群无恶不作的社会渣滓。他们既反国王,也反教皇,搅的社会一团糟。在国王代表的旧贵族和天主教势力迫害下,他们在英国活不下去了,便逃到了美洲。英国人在北美最初建立的13个殖民地,全是清教徒。这帮人便是美国人打底的原始股。

    清教徒是怎么想的呢,天主教教导他们,给钱就能上天堂。这个黑中介倒台之后,但是给钱就能上天堂的信念,保留了下来。清教徒们认为,大家每个人都生来平等,所有的显示器都是一样的,真正决定死后能不能得救的,在于谁挣的钱多。于是,他们一方面,极其的节俭,另一方面,又非常的勤劳,为了就是多攒钱,在有限的云主机空间里,大家竞价排名,当然是越有钱的人越能得救。清教徒们认为,他们的财富,并不是自己的,而是替上帝保管的。

    要确保这场竞争中,机会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他们一要反神权,打倒黑中介。二要反君权,政府都是黑中介的同盟者,政府又不是神的使者,得救不能靠政府。三要反集体主义,因为集体主义,在这场抢占VPS空间的游戏中,相当于利用团队优势作弊。反神权,催生了人权思想。反君权,催生了自由思想。反集体主义,催生了平等思想

     可见,所谓的人权,自由,平等,并不是什么普世价值,而是一群清教徒的私人性的团伙价值,它只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目的也不是多么的高大上,只是每个人都出于自私,想给自己多租一点虚拟主机空间,自己得救上天堂了再说,连不上的那些人就让他们下地狱好了,说来说去都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为了拯救全人类。

    这种价值观,导致这些清教徒,像动物一样的辛勤劳动,却不热爱并享受生活本身。为了积累更多的财富,最终能得救,他们不择手段的去积累财富。不仅自己生活很节俭,以免浪费钱,而且很勤劳,为了能挣更多的钱。这便形成了一种社会性的观念,时间就是金钱。在天主教垄断云主机租售权的时代,欧洲人并没有时间就是金钱的这种思想。这种不择手段的为了积累财富而生存的思想产生后,资本主义,就诞生了。

    在清教徒的价值观中,人权,平等,自由,这些并非是社会正义,而是游戏规则。真正的社会正义自由一个,那边是金钱。也就是说,资本主义的社会正义,是非人性的正义。有钱了,上天堂,正义。没钱了,下地狱,非正义。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在英国,资本主义的初期,资本家甚至大规模雇佣不满八岁的童工。这种社会惨剧,在小说《雾都孤儿》中,可见一斑。

    用中国人的文化观念看,这种行为显然是非正义的,因为中国文化中的正义,是关于现实中的人,生存合理性的全体正义。但是资本主义之后的西方人则不这么认为,他们对正义的理解,就是有钱了才能上天堂,没钱了就要下地狱。它是一种非人性的正义,人积累财富,为神献祭的正义。如果使用童工,可以积累更多的财富,可以得救,那便是正义的,至于那些被折磨死的童工,他们不过是因为没钱只能下地狱而已,跟是否正义,没有关系。

    西方人里面,有没有对这种显示器们恶性竞逐云主机游戏,感到厌恶的人呢。有,叔本华是第一个深刻醒悟了的人。这种恶俗的游戏,令他作呕。他写了一本书,《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在这本书里,他唾弃了西方人的显示器秉性。他拔掉了自己连接云主机的网线,陷入了虚无主义之中。叔本华的虚无主义思想,是怎么导致的呢,因为他拔掉了云主机,却无法找到本地主机。精神依然无法健全,那么这种精神分裂症,也就无法痊愈,他陷入了另一种分裂之中,在痛苦与欲望之间摇摆的精神分裂症。

在叔本华眼里,黑格尔是个庸俗得无法原谅的粗鄙之人,他的绝对精神,只不过就是给天主教发明的那台云主机,换了个机房而已。叔本华无法原谅这样的恶俗做法,为了这事,他几乎尽其所能的羞辱了黑格尔一辈子。而黑格尔呢,他也有自己鄙视的人,他经常羞辱斯宾诺莎。斯宾诺莎认为,云主机是一团云状物,它无处不在的弥漫着,它不仅在显示器里,也在石头里,在乌鸦里,在一切里。

斯宾诺莎的这种泛神论思想,有点东方色彩了,但是他提出的观点是主机介质化,而不是主机本地化。所以,依然不能治疗西方人的精神分裂症。很晚的后来,西方又出现了一个叫荣格的人,他比斯宾诺莎更具有东方色彩,可惜他在一出发的起始点,就被弗洛伊德这个粗鄙之人给污染了。精神分析学,说白了,就是一门显示器去研究主机的学问。完全弄反了,不要说治疗了,它只会把西方人的精神分裂症,变得更加的严重。

虽然叔本华失败了,但是他唤醒了另一个传奇人物,尼采。尼采反对康德,反对黑格尔,反对卢梭,几乎反对一切基督教习气的,和资本主义习气的东西,更确切的说,他反对整个欧洲,包括反对他的精神导师叔本华。尼采是怎么着手治疗西方人的精神分裂症的呢,他认为人的本质是强力意志。他看到了指令,但是没看到指令是从何处被发出的。庄子说,故不足以滑和,不可入於灵府。尼采则走到了滑和的极端反面,他离那个灵府也越来越远。

尼采虽然是对西方人的精神分裂症,认识最深刻的一个人,可是他的药方开反了。精神不能内守,外驰变为欲望,走向了无尽的外部世界。尼采又启发了后来的很多聪明人,西方社会里的聪明人,他们依然是向外部世界寻找主机。上帝死了,大家都去寻找新上帝吧,这在后来的科学主义中,逻辑原子主义中,登峰造极。

罗素在他写的西方哲学史里面,说尼采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其实他自己也是。罗素认为,西方人的云主机不是神,而是关于世界的确定性。他又回到了柏拉图的那个起点,等于什么进步也没有。确定性,也是一个新上帝。西方人因为旧上帝而精神分裂,所以,不可能因为一个新上帝的降临,就能精神健全并痊愈。

    资本主义的精神分裂症,和非人性的献祭正义,导致了世界大战的爆发。面对大屠杀的悲惨,很多欧洲思想家,开始反思现代性。有些思想家,为了要补偿这种非人性的献祭正义的恶果,提出了他者与主体间性的思想,他们矫枉过正,走向了献祭正义的另一个极端。这是今天白左思潮的根源。这种思想,使得他们看到杀人犯就泪流满面,而对被杀人犯杀死的遇害者悲痛的家属们,却视而不见。这也是一系列政治正确的思想根源。对他者与弱者的同情与爱,使他们也可以去神那里,去兑换天堂券。这是一种把同情置换成金钱和上帝做交易的,另一种献祭正义。

    当然,也有不那么庸俗的思想家,福柯就是一位。福柯认为,西方人的残忍,并非是一种西方特有的精神后果,而可能是人类普遍存在的现象,知识导致了权力,权力导致了残忍。并且,他认为,要破除这种知识权力与残忍社会结构,只有靠极端的非理性来颠覆与消解残忍的根源,知识。在福柯的思想里,为了能打破西方人那个非人性的献祭正义,整个社会都要被砸烂了。

     福柯当然治不好西方人的精神分裂症。因为德里达认为,福柯自己就是个病人,就像当年叔本华看黑格尔那样,鄙视链又建立起来了。德里达是为数不多的对正义有过深刻理解的西方思想家,他说,除了正义,一切都可以消解。他和维特根斯坦一样,都很杰出的,在语言学意义上,揭示了西方人愚蠢的根源,但没有找到西方人精神分裂症的精神根源,并去尝试治疗西方人的精神分裂症。

    因为药不对症,西方人的思想家不仅没有治好西方人的精神分裂症,又因为乱下猛药,反而还加重了病情。精神分裂症治不好,那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精神健全的人,就算他们科技发达到可以殖民全宇宙了,西方人依然还是一群精神分裂症患者。

    美国是西方文明的集大成者,也是西方人精神分裂症各个阶段症候的集大成者。美国人身上,有那种清教徒般的原教旨精神分裂症,也有康德黑格尔那种精神分裂症,也有叔本华尼采罗素们身上的精神分裂症。有二战大屠杀之后,那种代表着新的献祭正义的精神分裂症,人道主义。还有消费主义、摇滚乐与各种后现代文艺的精神分裂症。美国,是一种很复杂的病。

    当看到美国总统手摁着圣经就职宣誓,看到小布什口称耶稣泪流满面,超过一亿美国人都对处女怀孕这件事深信不疑,当《上帝保佑美国》歌声响起的时候,根本无法把这些行为,和精神健全的人的文明联系在一起。可见,驱动着美国人的深层精神动力,并不是对现实中人的生活幸福的追求,而是一些超验的献祭正义。为耶稣,为自由女神,为民主的灯塔之光。这些,都是献祭正义,而不是关于现实中活生生的人的社会正义。

    美国要遏制中国,这在中国人看来,就是耍流氓啊,好生生的又没惹你,为什么就不能让人好好的过日子呢。这在中国文化里看来,显然是非正义的行为。但是在美国人看来,中国这种完全非基督教文明的国家,如果有一天比美国还伟大,那么这种历史后果,对于美国人的献祭正义来说,就是非正义的。而美国人,如果能遏制了这种异质性的文明崛起,再次维护了他们神的颜面和尊严,那么,他们也就可以向他们的神,献祭的更多。他们认为,他们才是正义的

    中国人的现实正义,追求到极致,就是天下大同,人人都很幸福,家家都很美满,子孙满堂的,所有基于资源匮乏和分配不公的矛盾都得到纾解,社会关系也到处充满着友爱与情义。这是一种理想化的王道社会。

    而在美国人的献祭正义中,他们追求的人类社会构型的极致,首先所有的人都得成为基督徒,其次,所有的人都得接受他们的清教徒价值观。所有的人,都得向任何异质性的文明进攻,直到全人类都沐浴在耶稣的光辉中。把全人类都征服并同化了,还没完,还得打怪兽,打变形金刚,打阿凡达,打外星人,因为怪兽和外星人不信耶稣。它们是异质性的存在,所以必须得打败它们,献祭给他们的神。

    好莱坞的电影里,美国人的英雄主义,他们打完异教徒,打怪兽,打完怪兽,打外星人,这场献祭正义,要不停的进行下去,如果哪天,再也没有异质性的存在者,给他们打了,他们还能拿什么献祭给他们的神呢。所以,为了献祭,他们必须在不存在敌人的情况下,也要发明出来敌人。

    中国人威胁到美国人的生存了吗,显然没有,从中国文化里的现实正义观点看,我们并不是美国人的敌人。但是从美国人的献祭正义角度看,苏联倒下之后,中国人必须得成为他们的敌人。他们疯狂的积累财富,是为了献祭,他们兜售人道主义式的虚伪的同情,也是为了献祭,他们打败异教徒国家,也是为了献祭。在这场永远也停不下来的游戏中,一旦哪天没财富了,没敌人了,他们就不会得到神的救赎,就会下地狱。

    为什么美国人那么恐惧共产主义呢,因为共产主义者剥夺了他们的财富,这会造成精神深处的危机,没了财富,就没钱买VPS空间了。没钱买云主机虚拟服务器,他们就得不到救赎,得不到救赎,就会下地狱,就会成为一个被神抛弃的显示器。这并不是一种类似于地主老财被人抢了钱,仅仅财务损失层面的恐惧,而是来自精神深处的极度震颤的恐惧。

    在雾都孤儿那种可怕的资本主义伦理中,社会正义,被献祭正义所摧毁。人们生活在现实版的地狱中,他们等不到来世的救赎,因为很多人这辈子都不一定活的完,所以,这些被奴役的人,不得不以社会正义的名义来反抗资本主义的献祭正义,和他们的那一套病态的清教徒价值观。

    共产主义运动,是治疗资本主义这种精神分裂症的一剂猛药,在笃信基督教的欧洲穷人来说,他们不再等待基督降临,因为基督的云主机已经被资本家用财富买光了,他们死后反正也只能下地狱了,与其绝望的等待基督救赎,不如自己做自己的基督,再造一台云主机。共产主义运动,在初期带着浓厚的犹太人特有的弥赛亚主义情结,他们一开始的骨干成员,大部分也都是犹太人。犹太人,为水深火热的欧洲,再次发明了新基督。

    美国人的这种霸权主义,和中国文化里的霸权主义,并不太一样。中国文化中讲的霸权主义,是天下亡道,人以私灭天,社会崩溃,导致社会正义沦丧。而美国人的这种野蛮,并不是以私灭道,以人灭天,他们是为了献祭。

    我们并不是在和一种和我们类似的人类在打交道,而是在和一群显示器打交道,在跟一群精神不健全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打交道,跟一个由精神病人组成的国家在打交道。如果以中国文化的视角,是难以理解美国人的行为的。因为不理解,很可能就会产生幻想,而在美国人的献祭正义面前,所有对美国人心存幻想的人,都会成为他们祭坛上的供品。

   越深入的了解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或者说其他所有民族的文化,越觉得,我们是这个星球上的孤儿,我们这个民族,和其他所有的民族都不一样,中国人和其他民族的区别,比人类和猩猩之间的区别还要大。如果哪天,中国人这个孤儿一样的文明,在地球上不存在了,剩下来的这些人,他们的文明,从本质上来看,和这个星球上曾经昌盛过的恐龙文明,并没有什么不同。

    为了不成为他们祭坛上的猪头,我们不能有幻想,不能有软弱,还不能犯错,每一步都如履薄冰。为了让社会正义有一天达到理想的状态,实现大同社会,我们又得必须勤劳,必须勇敢,必须充满智慧,每一天都不能懈怠。如果苏美尔人还在,他们应该会跟中国人高山流水一见如故吧,当苏美尔人消失在蛮族的汪洋之中,华夏人的文明,在地球上,变得彻底孤单,再也没有人能够理解我们。

    越深入了解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越觉得中国人和美国人的区别,比人类和猿猴的区别还要大。美国霸权行为的根源,是来自因为精神分裂症所导致的献祭正义。这和中国以人为核心的社会正义,全然不同。在中美关系中,对于美国人来说,他们洗干净了祭坛,正在等待着把一个新的祭品献祭给他们的神。

    对于中国人来说,生存是我们的第一正义,幸福是我们的第二正义。我们不是显示器,也不是精神病人,我们是人,是精神健全的人,活生生的人。为了不沦为别人的祭品,为了不让地球沦为一群疯子显示器的侏罗纪公园,华夏人和华夏人的文明,唯有自强不息才能图存,才能幸福。除了打败所有试图把我们变成祭品的疯子,别无选择。为了自己,为了民族,为了文明,也为了把地球从一群显示器的魔爪中解救出来

来源微信:至道学宫

目前有 7 条留言    访客:6 条, 博主:0 条 ,引用: 1 条

  1. 爱求索 2016年04月04日 10:47 下午  @回复  Δ1楼 回复

    哲学性的接地气解读! 也从侧面解释了为啥西方人容易被“闵嘱”“普世”之类的概念忽悠 因为云主机在上 每个人都没有完整独立性 所以抱团容易洗脑快 而国人各人式主机平时容易显得一盘散沙关键时刻又能联网构成庞大的主机群 到不容易被刷新系统 除非自己放弃思考

  2. 爱求索 2016年04月04日 10:48 下午  @回复  Δ2楼 回复

    美国的极端自由主义也是一只极端自私主义,他们内部极不团结,相互倾轧。一旦美国内部阶级矛盾激化,他们国家乱地比谁都快

  3. 爱求索 2016年04月04日 10:48 下午  @回复  Δ3楼 回复

    用精神分裂形容西方文明的特质确实很贴切,这也是我在读西方哲学著作时经常会有的感受。先生总能用浅显通俗的语言一语道破本质,不服不行啊!

  4. 爱求索 2016年04月04日 10:48 下午  @回复  Δ4楼 回复

    因为美国作为灯塔国照了世界30多年,很多国人被炫目的灯光照迷糊了,不仅对美国梦各种膜拜,一味追求物质财富,变得黑心冷血。甚至开始怀疑老祖宗花了几千年才摸索出来的生存法则,漠视具有强大社会凝聚力的人文关怀。灯光渐暗,是时候该醒醒了

  5. 爱求索 2016年04月04日 10:50 下午  @回复  Δ5楼 回复

    我们祖国也许现在不想跟美国争第一,要的是合作,但是有没有发现,我们多少年来一直盯着美国的GDP? 不就是想超越他做第一吗? 竞争是人类的本性。体育,政治,商业,文化,宗教,无一不存在竞争。美国人可不认为要跟中国合作,因为合作即接触阻力,你说NBA两队争冠,我还把球传给对手让他得分啊? 竞争本来就是零和游戏。中国人脑里想的是过上好生活,顺便做一下老大,感受一下民族的优越感、可美国人一直都是好吃好喝的,让你中国崛起了,我美元发出去了这么多怎么办? 手头上债务怎么办? 从经济的角度,他不可能跟你合作,从精神的角度也一样,美国人民的民族优越感是精神食粮,是在长期过上好日子后前进的动力,没有这个东西跟欧盟那边有什么不一样? 这种来自团队,群体,国家、民族的整体荣耀感就是获得冠军的动机和产物。预期说资本主义是邪恶的不如说人性当个别资本主义变得邪恶,资本的金钱概念让效率最大化,管理理性化合理化,时间最大价值化。只是人性的贪婪把资本主义变成里权力,欲望的印钞机。 最后只想说,我们对不同种族,民族,宗教信仰需要持包容和倾听的心态,用王道的思维去理解差异化,真正做到天下大同。当然,凭着我们华夏民族的智慧和精神,让华夏文明再次登上世界之颠,是我们每一位中国人的愿望,也是驱动着我们进步的源泉。

  6. 爱求索 2016年04月04日 10:52 下午  @回复  Δ6楼 回复

    非常有启发性的文章。赞叹作者的思想的广度和深度,还有深入浅出的表达方式。但是,作者对中国人心灵的表述,不甚赞同。中国人的核心心理,受儒家思想影响深重,那么儒家思想的核心是什么呢?或许是仁,就是二人关系。在二人关系中,另一方的存在,其实扮演着重要的作用,别人对我们怎样看,构成了一种假想旳主机作用,别人要我们做什么,就是主机指令,并不存在所谓天人合一的状态。那么别人是如何获得这种指令权利的呢?这就是家族主义、集体主义,国家主义。事实上,中国人之他人,就扮演了西方人的上帝的角色。为此,对这个“他人上帝”,为了研究他,儒家传统又研究了主要是竖向的人际关系等问题。 说来话长,除了儒家之外,中国古代的墨家、道家思想,本来也和基督教传统很相似,可惜缺少正规传承。 话说回来,米国的行为来源,或许来自于对献祭传统的教条解读。教条,才是敌人。 因为真正的主机,确实在身外,不管是谁,除了听从主机之外,私下的显示器也有单独思考的经验。这个就不怎么是文化了,可能是事实。

外部的引用: 1 条

  • 白云先生看中国(三):一个持剑经商的大时代到来了 | 求索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