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感悟 > 正文

至道学宫:人类的心灵为什么会沉入黑暗

2016-04-27 17:10 生活·感悟 ⁄ 共 10246字 ⁄ 字号 评论 2 条
文章目录

《精神贵族》系列专题,论述宇宙万物之奥,与中国文化中的贵族精神。上一篇写了《中国人的宗教和崇拜》。本文是第五篇,下一篇《是谁掏空了中国人的精气神》写当前中国社会里的文化状况与各种文化现象。

一、永恒的碳循环

地球上的碳基生命,之所以能够生生不息,在于地球上生物圈里的碳循环。这个循环,有几大特征,一是生态性,二是平衡性,三是循环性。碳循环的生态性表明,地球上的生物圈,需要很多种不同生物的分工协作,才能完成碳循环这件事。单一的物种,不可能形成生态。

平衡性意味着,如果哪天在整个循环链条上,某个环节出了问题,那么整个碳循环系统就会出大问题。比如地球历史上,多次的生物大爆炸,和生物大灭绝。根本原因,都是因为碳循环的平衡被破坏。

循环性这一点上,人类的理解,是非常狭隘的。人类使用生和死这样的词,来形容某次碳循环片段的开始和结束。人类对生命的定义,只是狭义的生命。所以人类对生死的理解,也只是狭义的生死。

广义的看,宇宙中真的存在生死吗?人类把单个的生物看做是生命,推而广之,整个地球生物圈的碳循环本身,其实也是一个生命。太阳系,也是一个生命,银河系也是一个生命,整个宇宙,也是一个生命。

人类所理解的生命,是碳循环。这只是地球范围内的狭义生命。在广袤的宇宙中,更普遍的生命是无处不在的质能循环。超越质能循环,那也就超越了有无相生。在有无相生之外,在质能循环之外,那是生死之外的地方,那是另一种生命。

在生死之外的那个地方,它才是宇宙中一切生死的总策源地。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一切都瓦解了,挫其锐,是形状瓦解,解其纷是结构瓦解。和其光,是能量瓦解;同其尘,是质量瓦解。而正是生与死全部都被瓦解了,质能循环上升到超质能循环,天地才能被生成出来,万物才能得以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无穷的生与死。

生死发生的根源,在于一个不存在生死的地方,道。它永恒的涌现着,所谓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它又没有任何的结构和信息,所谓信不足焉,有不信焉。这个生死之根,万物之宗,最广义的看,它也是一个生命,而且是永生的生命。

人类对生死肤浅的认知和理解力,导致很多人对自身生死,既充满恐惧,又充满迷信。人从何而来,人是什么,人将向何处去,这些问题,都是源于对生死的无知。从整个超宇宙尺度来看,生和死,不过就是载与隳的永恒循环。载为合成,隳为瓦解。载营魄抱一,得以生。挫锐解纷,得以死。只有生了之后,才能死,只有死了之后才能生。这个运动,永远没有结束的时候。

如果没有死亡,那么地球生物圈的碳循环马上就会系统崩溃。宇宙的有无相生质能循环的大系统,马上也会崩溃。而那个外生死的永生之处,它的涌现系统,也会崩溃。

单看地球生物圈的碳循环系统,如果没有死亡,那么碳就会被固定下来,生物越来越多,用来循环流通的碳就会越来越少,碳少了,气温就会下降,地球就会进入冰河时代。用寒冷把绝大多数的生物都杀死,又一轮生物大灭绝。

挫其锐,解其纷。做这个工作的,是微生物和真菌这些碳循环劳模。如果没有微生物和真菌,生物死亡后的尸体,就会堆积如山。碳无法再流通出来,那么就无法合成新生命。其实和经济学里的通货循环很像,流通中的货币太少,那么经济就会陷入通缩。

生命的本质,是结构的合成,死亡的本质,就是结构瓦解。如果光有地球,没有太阳,那么生命就无法合成也无从诞生,因为结构合成缺乏动力源。也就是说,人的生命,具有结构上的双重性。一套是光结构,一套是碳结构。人的死亡,要发生两次,光结构先瓦解,随之微生物在把人的碳结构瓦解。

人类对于生死最大的误解和迷信,就是不肯接受所有的结构终将瓦解这个事实。因为不肯接受碳结构的瓦解,产生了木乃伊现象。因为不肯接受光结构的瓦解,产生了鬼神崇拜。

二、永恒的光循环


碳基生命的碳循环只是有无相生质能循环下的一个次级循环。这个次级循环,分为光循环和碳循环两大部分。在光合作用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这是很奇妙的。水,二氧化碳,叶绿体,在太阳光的作用下,完成了结构合成。

在这个过程中,结构的复杂性增加,信息深度增加。也就是说,太阳光转化为了复杂结构化的有序信息。这便是地球生物圈最大的奥秘。光结构,来自太阳,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阳气。碳结构,来自地球,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阴气。


这个由太阳光转化为信息结构的功能,在中国文化里,被称之为神。神的能力从何而来呢,神得一而灵。这个一,就是前面说到的那个永生之物。也就是说,太阳光之所以可以转化为信息结构,是因为永生者设定好了这一切,这个神奇的功能,被称之为灵。

魂又是什么呢,魂是指光结构的日常动态化的存在,它是阳气的具现。魄是碳结构的日常动态化的存在,它是阴气的具现。阴与阳,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难以理解,阳就是太阳之气,阴就是地球之气。气是什么呢,就是太阳和地球发生化合反应的最小基本反应单位。

生死说完了,神说完了,灵说完了,魂魄也说完了。下面我们讲讲鬼。人死后,先是光结构瓦解,那么魂魄就不存在了。魂魄的机能丧失,结构瓦解,那么光结构就复归于阳气,不复存在任何信息结构,重新变成阴阳最小反应单位,进入下一轮光循环。

认为鬼是一种具象的有结构的存在,就如同认为人死后尸体不会腐烂一样,是完全不理解宇宙法则,也根本不理解生死。如果没有碳结构的瓦解,那么就不会有游离流通的碳释放出来,碳循环就会失衡,就无法再合成新的足量的生命。

如果光结构不瓦解,后果也是一样的。因为具象的鬼魂的存在,不肯释放游离流通的光,那么就不会复归于一。神就无法得一,神无法得一就无能灵,不能灵,就无法在进行阴阳二气间的化合作用。那么光有碳,没有了灵,碳循环也会戛然而止。如果鬼魂不灭,那么就会出现堆积如山的不瓦解的鬼魂,如同堆积如山的不腐烂的尸体一样,匪夷所思。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灵,是阴阳化合反应的前提,可以认为它的作用是“冲气以为和”。如果没有了灵,就会出现“神无以灵,将恐歇”的后果。神歇了,那么造化车间就停工了。所有的生命机能,都会陆续的开始出现紊乱。为什么《黄帝内经》说,最高明的医道是治神,为什么黄帝内经的下部,叫《灵枢》?道理就在这里。

阴气和阳气,是化合反应的原材料,神是操作工,灵就是反应机制和反应公式。在反应物上做文章,那么就只能解决反应物层面的问题,天地本身并没有缺陷,故此,它们所提供的阴阳反应物质,也是纯净的。反应出了故障,根子上,是出在了神上,是操作上的问题。要怎么来纠正这个操作上的问题呢,得让神得一,复归于灵。

灵,住在灵府中。灵府就是心。这个心,不单是解剖学意义上的一团肉,光有一块肉,肉怎么可能会搏动呢。这个心,是指在胎儿孕育,开始胎动的那瞬间,能让一团肉动起来的东西。灵,就住在那里。一团肉的那颗心,可以认为是灵府的篱笆。

天地间,因为神得一而灵,所以才可以造化万物。人体也是如此,因为人的神得一而灵,所以才可以成之为生命。正常的灵,就像君主那样,住在灵府中,指挥者操作工神,去完成人体生命活动的一切指令。这样表现出来的健全的生命体征,可以认为这个人的魂也是正常的。

而当灵跑出灵府,就如同皇帝不住在宫殿里批阅奏折,也不勤于朝政,也不指挥神这些大臣们做事了,那么这个国家肯定就要混乱无序,要亡国的。人体也一样,当一个人的灵跑出灵府,那么这个人就要生病了,他身体阴阳的反应就会开始出现一系列的故障,生命活动就会出现紊乱。

灵是怎么跑出灵府的呢,人体的君主是怎么跑出他的宫殿的呢。这就好比,一个国家是怎么出现没有首脑的亡国状态的呢,通常情况下,是受到攻打所导致的后果。有什么东西把灵这个人体的君主,赶出了灵府。

灵不在灵府,神这些大臣开始像无头苍蝇一样连下指令,气这些执行部门会把这些错误的指令,传达给精这些物料部门进行合成。那么就会合成出来一系列的不健康的部件和组织。也就是所谓的,生病了。

接着,人的精神就会出现病态后果。丧心病狂,神魂颠倒,并不是随口说说的成语,而是内涵深刻的对精神状态的描述。皇帝都被打跑了,一个国家显然会更加乱的不成样子,这就是丧心病狂。君主没了,神这些大臣各自为政瞎指挥,那么国家就会陷入乱七八糟的无序状态。体现阳气光结构的魂,在神这些瞎指挥的大臣们的错误指令下,就无法合成正确的结构。那么整个人体,从光结构,和碳结构上,就都乱套了。

无法合成正确的光结构,那么就会根据错误的瞎指挥指令,合成出来一些变异的结构。这个变异的结构,会让人认为,自己看到了一些现实中不存在的东西,出现谵妄,出现癔症,出现狂病。有的声称自己看到了鬼,有的声称自己看到了妖,有的声称自己看到了死后世界。这些其实都是因为灵魂的变异所导致的病态精神后果。

三、有迷信就会有信仰


人是怎么失去他的君主的呢,这些把人的君主赶跑的邪恶力量到底来自哪里呢。根本的原因在于,有的人坚信光结构不会瓦解,迷信灵魂不灭,鬼神不灭,并认为他们是妖怪一样的具象的人格化的存在。

前面说到,如果光结构不瓦解,不能复归于一,那么神就无法得一而灵。于是,君主就住不到灵府里去。灵府里空荡荡的,神这些大臣,又得接受一个君主的指挥和统治,怎么办呢。那么就得找一个偶像放在灵府中,充当虚假的君主。

所有偶像崇拜者,精神状况都是不正常的。比如神神叨叨的,对着空气说话,烧女巫,神不让吃啥就不吃啥还弄的跟真的一样,因为一言不合就搞圣战,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喝省的钱都用来供养要饭的光头。这些人,精神问题都十分严重。这些问题的总根源,就在于他们用偶像替代了真正的君主:灵。

在世界范围内,偶像崇拜者,可以大致分为两大派系。一个是亚伯拉罕系列的牧羊宝典类,另一个是印度系列的要饭宝典类。这两大偶像体系,基本上控制了大多数的人类。地球上70亿人口,将近有60亿人都是偶像崇拜者,都是精神病患者,他们心智上都不健全。

相比而言,中国人崇拜祖先,是因为时刻提醒自己是谁,从哪里来,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中国人崇拜英雄和伟人,是为了自己将来也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中国人崇拜圣人,是因为要让自己变成一个有智慧的聪明人。不能忘记自己是谁,要做一个伟大的人,要做一个有智慧的人,可见,中国文化中,所有的崇拜都是对人的赞美和歌颂,中国人只崇拜伟大的有智慧的人,而不拜偶像鬼神。而那些牧羊系,要饭系所有的偶像崇拜,都是对人的亵渎侮辱和恶毒诅咒,他们的终极目的,活着是为了解脱,不再成为人。

人的迷信,始于认为光结构不会瓦解,灵魂不灭,鬼神不灭。有了这样的迷信,他们便弄一堆破破烂烂的腐坏污秽的偶像,住进了自己身体君主的宫殿里。这跟一个国家,认为碳结构不会瓦解,便弄一具腐烂的臭不可闻的死老鼠当君主来治理国家,是同样的行为。

有了偶像之后,人便会认为,人体的君主处在人体之外,那么人和这个虚假的偶像之间,就形成了奴隶对奴隶主般的不对等关系。羊要仰视牧羊人,深信牧羊人是他们的君主。信奉要饭系偶像的善男信女们,则要仰视高高在上金光闪闪的要饭大王,并把自己一生的所有,都得供养给这饭大王的徒子徒孙。这便是偶像崇拜者的信仰。

人类的信仰,并不是全人类的普遍现象,而是偶像崇拜者的特殊现象。他们因为对生死的无知,认为光结构不会瓦解,认为灵魂不灭,当这些改腐烂瓦解而没腐烂的光结构尸体,驱逐了他们的君主之后,偶像住了进来,一切都变的可怕起来。所以说,是先有了迷信,才有了信仰。

一个不迷信的人,一个自己体内的君主安然无恙的人,他不可能会成为一个偶像崇拜者,并认为自己身体的君主是外在于自己的。这样的人,才是精神健全的人。全世界70亿人口,只有中国人,属于精神健全的民族。因为中国人不崇拜鬼神偶像,而崇拜自己体内的君主,在社会层面上,则崇拜伟大的人。所以中国人在精神上就显得参差各态,变化万千,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小宇宙。由这样的人组成的社会,最完美的社会形态,就是和谐,和平,太平。所谓各从其欲,皆得所愿。

在牧羊系偶像崇拜者那里,所有的羊,对于牧羊人来说,都是无差别的。而羊和羊之间,也是无差别的。这种无差别,就意味消除掉任何差异性的平等。既然大家都是羊,那么羊是不可以统治羊的,只有牧羊人才可以统治羊。那怎么办呢,就要追求民主,一种羊管理羊的政治模式。既然牧羊人不可能肉身显圣到现实中管理这些羊,在羊管羊这个制度中,那么羊的放任,是天然合乎牧羊人之法的,只有牧羊人才有资格宰制羊,而羊不可以宰制羊,这就是自由。

从原始版本的牧羊宝典出发,我们很容易就可以推导出来最新版的灯塔牧羊宝典。用灯塔牧羊宝典来治理国家,那么就会搞出来福音书政治神学。把这种福音书政治神学,传福音传到全人类,那么它就会把自己叫做普世价值。

我们再来看看,从原始的印度要饭宝典出发,怎么推导出来最新版的福报要饭宝典。如果说,中国人的社会是人与人之间组成的社会。牧羊系国家的社会,是羊和羊之间组成的社会。那么印度光头要饭系,则是要饭鬼和施舍奴组成的二元结构的社会。这种二元社会,是倒转的病态社会,要饭鬼高高在上的压迫着施舍奴,并把乞讨寄生美其名曰的称之为信徒的供养。

在最早的印度要饭团伙,婆罗门教那里,要饭鬼许诺给施舍奴的回报是,来世的解脱。后来到了光头要饭团伙时期,要饭鬼宣称,他们是和施舍奴做了交易,用法布施和施舍奴公平交换财布施。再到更后面,要饭鬼们称之为末法时代的现在,施舍奴,对法不法的,已经丧失了兴趣。

这样,交易就变的快餐化了,施舍奴不想了解死后怎么怎么样,他们急切的想知道,我施舍给你财物,能在现世立马兑现多少回报。那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快餐式交易,就大量出现了。在这个大淫祀时代,要饭鬼嘴里的福报,就是他们用以交换施舍奴财物的空头支票,嘴一张,额度想填多少填多少,无本万利的生意。

那种把人变成羊的社会,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沦为了羊和羊之间的关系。那种把一切社会活动,都围绕着要饭和施舍来展开的社会,就沦为了庸俗透顶的生意买卖,菜市场比这个市场圣洁多了,干净多了。所以,无论是牧羊系,还是要饭系,他们用各种偶像崇拜宝典所铸就的社会,都是病态的,人的精神状态也是病态的,人和人的关系,也是病态的。这些精神病态的下场,就会导致一系列的疯狂行为。

四、有信仰就会有疯狂

在早期的西方牧羊系社会,他们的生存状况十分糟糕。因为根据牧羊宝典,人活着就是为了把自己的一生献祭给偶像,就如同羊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养肥了最后被牧羊人一刀给宰了。他们活着的最高意义,就是如此。

所以,他们对自己的生活环境,吃的,用的,住的,卫生状况,毫不关心。就好比,羊不会关心羊圈是不是干净漂亮一样,那是牧羊人才需要操心的事。那时期的西方人,就跟在羊圈里生活的羊一样,吃在羊圈里,拉在羊圈里。他们没有厕所,随处大小便,卧室里,客厅里,街道上,城堡里,市场里,到处都是他们的大小便。

他们也不喜欢洗澡,更不喜欢换衣服,有的人一辈子,只穿一件衣服,死了之后,再传给下一代继续穿。羊是不可以给自己剪毛的,这是牧羊人干的活。他们对烹饪饮食,也毫无章法,因为周围到处都是屎尿臭不可闻,他们处理食物的烹饪水平也极其低下,以至于吃饭成了一种挑战,没有香辛料,就难以下咽。他们对香辛料的狂热十分吓人,以至于他们的王后死了,最高贵的最荣耀的待遇就是弄一堆桂皮给她火葬。

这种可怕而糟糕的羊圈式生活,导致了黑死病的爆发。整个欧洲死掉了三分之一还多的人口。很多人不解,为什么其他地方的人没有爆发这么严重的黑死病,那是因为其他地方的人,没有这样把自己当羊一样养活的。在卫生条件好的地方,鼠疫并不会造成这么大的杀伤力。

这些羊被黑死病搞蒙了,他们难以理解,为什么我们平时这么爱戴和崇拜牧羊人,牧羊人却这么残忍的对待我们这些羊呢。这不合理啊,肯定是哪个地方不对头。牧羊人是那么的完美,一定是魔鬼使坏,所以才造成了黑死病。有了这个想法,那么打击魔鬼,就成了羊群的自救之路,被认为勾来魔鬼的女巫们,则成了黑死病的背锅侠,大规模的女巫,被绑在火刑架上烧死。

对于羊来说,牧羊人必须得是唯一的。牧羊人的口头禅是,我是唯一的神。因为牧羊人必须得是完美的,所以在作为信徒的两足羊看来,他们是完美的牧羊人放牧着的羊,是所有羊里面最完美的羊,也叫被选中的羊。后来,中东沙漠那边,也有一群两足羊自称是被牧羊人选中了,这对欧洲的两足羊来说,难以接受这样的说法,于是这群羊就开始征讨东边的另一群羊。这便是十字军东征。

如果牧羊人是完美的,那么为什么地球上还有很多人没有接受牧羊人的放牧,而成为骄傲的两足羊呢。这些两足羊进而推断,一定是魔鬼控制了他们。而为了捍卫牧羊人的完美,那么他们就有使命把这些被魔鬼控制的人,全部都变成两足羊。

在中国文化里,我和你不一样,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和我不一样,和我有什么关系,大家一样了才可怕呢,一模一样丧失自我的人,那是结党成群的小人了。但是在西方牧羊文化中,你和他不一样,你不是两足羊,不接受牧羊人的放牧,那么就会导致反证出来牧羊人不完美,因为如果牧羊人是完美的,怎么可能还会有人不肯接受牧羊人的恩典和福音,而变成和我一模一样的羊呢。

这种你必须得跟我一样的偏执狂信念,就造成了牧羊团伙的病毒式传播。他的传播机制,和病毒的自我复制,然后在反复感染更多宿主,是一样的道理。它是精神世界里的病毒,也是精神毒品。这也就是在灯塔国眼里,其他国家和他的政治制度不一样,他们会狂躁愤怒的歇斯底里的深层文化根源。中国文化是受不了别人跟自己一样,西方牧羊文化是受不了别人和他不一样。

为了消灭所有不肯做两足羊的人,被魔鬼控制了异教徒,把所有人类都变成一模一样的两足羊,那么西方的这些被牧羊文化控制的人,就会十分的偏执而疯狂。他们的正义,不是从人出发尊重人的正义,而是从两足羊出发,来论证牧羊人完美无暇的正义。如果他们不能把所有的人都变的跟他们一样,他们的世界观就会崩塌,精神就会崩溃,因为这就会推导出来这样的结论,要么牧羊人不完美,要么魔鬼比牧羊人更强大。

这种病态的牧羊鬼文化,导致了可怕的精神疾病和文化病毒的传播。同样,另一种病态的印度要饭鬼文化,也导致了可怕的精神疾病和病毒传播。牧羊文化的社会中,社会以牧羊人和两足羊这样的结构来建立。在要饭鬼文化中,社会是以要饭鬼和施舍奴的二元关系建立起来。

在要饭文化中,要饭鬼先用一些蛊惑人心的言论,来摧毁人们对现实世界的正常认知与理解,把他们一步步的变成施舍奴。当一个正常人变成施舍奴之后,他的精神世界和生活,就完全变样了。施舍奴会和光头要饭鬼之间建立起来一种交易。施舍奴养活寄生虫一样的要饭鬼,要饭鬼给施舍奴提供死后世界的福报和庇佑。

一旦这种关系和交易建立起来,施舍奴就会变得十分的可怕和疯狂。他们会认为,要饭鬼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最完美的力量,超自然超宇宙,超越所有的所有。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不是这样,那么他们所供养给要饭鬼的一切财物,就都成了傻子缴纳给骗子的智商税。这样,交易的等价交换就不复成立,施舍奴无法接受自己奉献了那么多,到头来不过就是一场骗局的结果。

为了放大这种交易的合理性,和这种交易的高回报高收益性,施舍奴会竭尽全力的把所有的人都变成施舍奴。因为,如果要饭鬼真的是完美的最崇高的最究竟的,那怎么解释有些人没有沦为施舍奴呢?正常人的存在,会反推出来,要饭鬼并不完美。进一步,又会推导出来,施舍奴所做的一切都是个笑话。如果一个人的一生,都是个笑话,这岂不是太让他崩溃了呢。

所以,施舍奴必须得像牧羊系的两足羊那样,把所有的人都变成施舍奴,来证明他们交易的合理性,不仅是合理,而且是赚大了。为什么多数施舍奴都表现的极其贪鄙和褊狭,而且十分的疯狂,因为他们都是精神不健康的人,贪图小便宜,结果被人把一辈子都骗了个精光。而试图揭穿这件皇帝新衣告诉他们真相的人,都会招致他们的猛烈恶毒的攻击和诅咒。

一旦走上了这条路,为了不让精神破产,就得不停的用文化病毒去感染更多的人,让他们都变成施舍奴,于是,要饭鬼文化,也走上了病毒传播的道路。两足羊活着,穷其一生就是为了证明牧羊人的完美,施舍奴活着,穷其一生都是为了证明要饭鬼的伟大。

在两足羊的世界里,因为牧羊人是完美的,所以不肯给他做羊的人,都是被魔鬼控制的人。在施舍奴的世界中,因为要饭鬼是无上伟大的,所以不肯供养要饭鬼的人,都是愚夫和凡夫。他们不肯供养要饭鬼,不是要饭鬼不够伟大,而是因为他们太愚蠢,不足以理解要饭鬼的伟大。这是一种极其丧心病狂的疯狂人生。

五、人类的心灵为什么会沉入黑暗

这些可怕又疯狂的事,都是怎么发生的呢。究其根本,是因为在这些两足羊和施舍奴们的暗无天日的精神世界里,他们精神世界里的太阳熄灭了。他们放逐了自己精神世界里的君主,并找了个臭不可闻的死老鼠居住在他的灵府里,搞起来了偶像崇拜。太阳熄灭,人的心灵会沉入黑暗,死老鼠登基,那么他的心灵就会疯狂。

《黄帝阴符经》有言:

天有五贼,见之者昌。

五贼在心,施行于天。


这几句话的意思是说什么呢,天上有个太阳,五贼就是指太阳,不是指什么金木水火土。因为在河图洛书中,五之数都是指永恒的太阳。见之者昌,万物无不是得到太阳光芒的照耀而繁荣昌盛。

五贼在心,人的心里也有一个太阳,那就是住在灵府里的灵。天地的阴阳二气化合,而生万物。这是一个大系统,和这个系统同构的小尺度级别上,人的身体也是一个同样的阴阳系统。统御人身全部阴阳二气的太阳,就是人心里的灵。施行于天,说的是,心里有灵的人,就如同有太阳照耀的万物那样,会昌盛不衰。

拿掉了这个自己灵府中的太阳,精神世界,就会黑暗可怖。没有太阳的照耀,万物活不下去。人的精神世界,如果没有灵的照耀,也会活不下去。为了让精神世界能够延续下去,牧羊人,要饭鬼,这些臭不可闻的死老鼠就被高举着抬进了灵府之中。

如果我们把天上的太阳拿掉,放个死老鼠一样的偶像在那边,万物会怎样呢?它们一开始是紊乱,然后是疯狂,最后是灭绝。人的精神世界也是如此,崇拜死老鼠当偶像,人的精神,也会先紊乱,然后疯狂,最终灭绝。成为一个有形无神的行尸走肉,成为一个活死人,成为一个血肉鬼魅。不过,在两足羊和施舍奴们看来,精神紊乱和异常,都被他们理解为了神通。

六、黑暗帝国里没有彼岸世界


一些民族,因为对生死的无知,所以导致了他们失去了精神王国里的太阳。没有太阳活不下去,他们又不得不在不存在的死后世界里,虚构出来一个太阳。他们的文化认为,人的光结构,和碳结构不一样,碳结构会腐烂,会瓦解,但是光结构不会。

他们又认为,生命现象中,永恒的碳循环是流动的,是循环的。但是在永恒的光循环中,光是不腐烂的,是不流动的,是不循环的。在中国文化中,对生死理解的特别透彻,气聚为生,气散为死。聚,是光结构的能量化合了碳结构的形质。散,光结构消殒瓦解,碳结构也同样消殒瓦解。光结构瓦解后,重新散为阳气,上升到天。碳结构瓦解,重新散为阴气,下入到地。所以中国文化认为,在天之灵,入土为安。

牧羊文化,和要饭文化,他们并不理解这样的生死观。他们认为,死后世界里,光结构永远不散,永远不腐烂,所以,他们认为在死后世界里,才有永恒的光,永恒的明,和永恒不瓦解的世界,死后世界才存在人类文明的终极乐园。这是十分幼稚的观念,和认为世界存在永恒不瓦解的尸体,是一样的荒诞思想。光结构,并不比碳结构更牢固,更神圣,从信息结构意义上来看,他们是平等的。

那死后世界有什么呢,准确的说,死后是没有“世界”的。光结构瓦解了,碳结构瓦解了,所有的信息结构都瓦解了,还怎么可能存在有结构有形质的“世界”。那里就是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永恒的黑暗。如果非要强行从这个黑暗帝国中,虚构出来一个死老鼠一样的偶像,那么,这个人的精神世界,马上就会变得臭不可闻。

在电影《第七封印》里,男主角骑士和死神摆下生死棋局,他觉得人的精神世界里虚构出来一个牧羊人来解释人的生死,这太奇怪了,他对这个答案一点也不相信,他想找到关于生死的真正的答案。在生死棋局的最后时刻,骑士就要步入死亡,他问死神,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秘密了吗。死神说,我没有秘密。死神说的对,死后的黑暗帝国里,没有此岸也没有彼岸,也没有世界,它除了黑暗,什么也没有。

昌的甲骨文字体,是两个日叠在一起。中国文化认为,太阳才是一切生命的根源,人的生命能有多长久,就在于怎么获得更多的阳气。阳寿一词,更是说明了这样的思想,人的寿命长短,取决于他身上的阳气。因为碳结构的本能是趋于瓦解,要对抗碳结构的瓦解惯性,那么就必须得有一个向上的动力,化合的动力系统,来对抗这样的瓦解力。当光结构不足以可以对抗碳结构的瓦解力之时,那么人就会衰老。当光结构耗尽了自己的化合动能,那么光结构就会瓦解,人开始死亡。光结构瓦解后,碳结构也开始瓦解。

很多人,因为崇拜死老鼠当偶像,这会导致,他们的精神死亡,先于他们的肉体死亡。他们的精神已经沉入黑暗,他们的肉体还在苟延残喘着,沦为死老鼠的木偶和病毒,被死老鼠驱赶着,去感染更多的人。很多年轻人,会对各种死老鼠感到好奇,他们对自己灵府中的太阳,视而不见,反而认为,去亲近那些死老鼠,才是洗涤灵魂和净化心灵,才是有“精神世界”。事实上,这是一种精神自残和精神自杀行为。

一个精神贵族,在他的精神王国里,他只会崇拜灵府之王,他自己才是自己精神王国里的王。那些精神自残和自杀的年轻人,他们之所以迷失了精神,去亲近污秽不堪的死老鼠,是因为他们的生活太躁动太轻浮,太不安静太凌乱,所谓躁失其君,轻失其根。要重建自己的精神王国,收拾破碎山河,那么就得让自己的精神君王,重新回归自己的灵府。这是一条精神贵族的回归之路,迎着光,走向光明。

来源微信:至道学宫

目前有 2 条留言    访客:0 条, 博主:0 条 ,引用: 2 条

    外部的引用: 2 条

    • 至道学宫:中国人的宗教和崇拜 | 求索阁
    • 至道学宫:是谁掏空了中国人的精气神 | 求索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