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战略·谋略 > 正文

白云先生看世界(五):再看欧洲,元首的愤怒

2016-02-25 15:52 战略·谋略 ⁄ 共 1003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文章目录

《白云先生看世界》系列专题,是以中国文化的视角,以中国的立场,来观察并剖析当前和未来的天下大势。我们以外国人给我们设定好的西方中心主义视角看世界看的太久了,看自己也太久了,也被蒙蔽的太久了。

一、严复论自由

自由一词,在中国的文化语境中,和在西方的文化语境中,它所被赋予的内涵,有天壤之别。中国人说的自由,指的是解除世俗的负累与束缚。比如庄子的逍遥,陶渊明的田园诗生活,这都是中国人所理解的自由。这种自由,是文明社会里,人们对生活的一种超然态度。或许,自由一词,可能会为庄子陶渊明这样的高人雅士所不齿,他们可能会觉得,适性自然,自在逍遥才是他们的境界,而所谓的自由,不过就是粗人撒欢子罢了。

而西方则不然,西方人对自由的理解,是指摆脱奴隶身份和被奴役的生存状态,成为自由人。在早期的西方社会,他们用来指谓自由的词,和用来指解放的词,是同一个词。西方的这种自由,是在人和人互相奴役的野蛮人的奴隶社会中,为摆脱奴隶身份而对奴隶主表现出的一种抗争态度。

因为中国社会,从炎黄部落开始,就是一个以自耕农劳动为主的文明社会,早早的就走出了奴隶社会,所以西方人对自由的理解,在中国人看来,大概类似于动物园里被关着的动物,迫切想逃出动物园那种向往和追求。这种把自由和奴役相对应的观念,可能会让很多中国人无法获得代入感。中国人通常是把自由和负累相对应起来,而不是奴役。

西方人真正的结束他们的奴隶制社会状态,不是古罗马之后,而是近代林肯发起的废奴运动后的事。他们在奴隶制里面呆的太漫长,而我们在奴隶制里面呆的又太短。所以,当西方人的自由概念,传入中国之后,严复把它翻译成了“群己界限”。因为在中国的文化语境中,实在无法把要么奴隶要么自由人,这种非此即彼的原始人观念,和庄子陶渊明们的超然旷达联系起来。

穆勒在《论自由》一书中认为,人的行为具有外部性和公众性,所以不存在绝对的自由,人只要生存在高度组织化的现代社会中,总要遵守这样或者那样的规范才行。比穆勒稍微早点的康德,则说,自由即自律。他们两个,是对西方人的原始人习性和观念,反思比较深刻的人。但是,他们没有给出进一步的解答,个人和社会的界限在哪里,个人对社会让步多少算是处于被奴役状态,社会对个人解放多少,算是给了他自由,他们都没有给出解答。

这个问题,在中国文化中来说,根本不是一个问题。中国的传统是,从个人到社会,是一个多层体系。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层层向外部扩展。个人与社会,对中国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非此即彼你死我活的二选一。以身观身,这是讲个人性。以家观家,开始有了小范围的公众性。一直到最后的治国平天下,以国观国,以天下观天下,个人行为的公众性,放大到了最高。

严复所说的群己极限,就是这多层之间的分界,一层一层的,在什么层做什么层的事,不要越位和失范。因为中国几千年以来都是文明社会,我们没当过奴隶,所以我们不懂为什么西方人老把个人和社会对立起来看待。在过去的中国,失去耕地的人,会沦为流民,但流民不仅不是奴隶,流民还可以通过造反把皇帝赶下台自己当皇帝。

西方人里面,像康德和穆勒这种多少有点教养和想法的人,毕竟凤毛麟角。他们绝大多数人,骨子里都还是原始人的那套观念。他们更倾向于把个人行为的公众性和外部性,降低到最小,把个人放大到极致。他们的这种想法,在中国的文化里,对应的词应该是任性妄为。这种原始人式的自由,就不要说如何能与庄子陶渊明们联系到一起了。

受这种自由即任性的原始人思想的影响,中国也出现了一群看起来挺奇怪的人,他们管自己叫自由主义者。言论和行为,看上去都特别的任性,可能他们认为,自由就是任性吧。实际上,西方人这种因为祖上做过几千年的奴隶,才根深蒂固的对自由的理解,对任公众性何束缚和外部性的拒斥,是他们特定历史和文化的产物。而中国的自由主义者,给人看上去很诡异,跨文化语境的强行带入感,怎么看都是在东施效颦。

这种新原始主义思想,贯彻到了西方社会的方方面面,他们的文化,政治,经济,金融,等等,都是如此。这种新原始主义,正是造成频繁的经济危机,和两次世界大战,一次大萧条的根本原因。经济一词,在中国文化里,指的是经世济民,衡量它的一个指标则是,天下是不是太平,百姓是不是安康。个体性与公众性的和谐统一,这是文明人对经济的理解。

而西方人呢,他们对经济的理解,则是相反,他们追求的是个体竞争,拒斥经济行为的外部性和公众性,只要自己过好了,管他洪水滔天。这是原始人对经济学的理解。新原始主义经济学,第一个版本,便是亚当·斯密的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英国人的全球统治,以自由放任为纲纪,却以两次世界大战和一次大萧条而惨淡收场。

二、麻将馆与大萧条


在农业文明社会时期,人们造反,多数是因为吃不上饭。而在工业文明社会,一国内部社会动乱,国际上,世界性大规模战争,最深层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商品卖不出去。农业文明时期,社会崩溃是因为不足,工业文明社会,反过来了,而是因为过剩。

过剩就会降价,降价企业就要亏损,亏损就要破产,企业破产,劳动者就要失业,失业就会没收入,大家都没钱消费了,社会总需求进一步锐减,商品更加过剩。一步步陷入一个恶性循环。最后就是靠战争来算总账,把存在竞争的其他国家的产能都摧毁。

现在,我们来做一个思想实验。有一家麻将馆,里面很多赌客,在刚开始,所有的赌客,筹码都一样多。输光的人,出局。赢钱的人,麻将馆抽头子。赌局一开始,便不停的有人输光出局,给定足够长的时间,那么麻将馆最后只会剩下一个优胜者,而其他人的则都输光出局。这个最后的优胜者,就叫他老王好了。

显然到了这时候,麻将馆就无法再经营下去了。因为供需结构崩溃了。这个模型,就是亚当·斯密的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麻将馆,只负责提供场地和抽头子,其他的什么都不要管,让赌客们自由竞争,并且,如果麻将馆连抽头子都不要抽,那就更好了。而那个所谓的看不见的手,就是大家都想赢钱,都不想输钱的心理。而理性人假设,指的是每个赌客深信自己可以想赢就能赢,想不输就能不输。

在这个思想实验里,麻将馆相当于政府,抽头子相当于税收。麻将馆不想歇业,还想继续营业,那就得把崩溃的需求再制造出来。这时候,亚当·斯密那一套原始人经济学1.0版就行不通了。需要进一步升级。麻将馆要重新经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那些已经输光的人手里,重新再获得筹码和老王继续赌。

麻将馆需要怎么做呢,让那些已经输光的人,给麻将馆做点差事,麻将馆从抽头子中获得的筹码,再作为酬劳付给那些输光的赌客。如果抽头子的钱太少,麻将馆还可以向老王借钱,实行财政赤字政策,来支付给那些亏货。这个叫扩大政府开支,刺激经济。原始人经济学2.0版,就升级好了,这个版本叫凯恩斯主义。

亏货们拿到钱之后,给定足够长的时间,他们的筹码又被老王赢光了。然后反复的一轮又一轮,亏货们的钱依然都被老王赢光了。在凯恩斯主义模型中,亏货们其实已经成了傀儡,本质上,变成了麻将馆和老王之间在赌。

在古典自由主义模型中,麻将馆抽头子赚的钱,和老王赢的钱,都不会全部流入市场,这是一个需求递减的供需结构。而在凯恩斯主义模型中,麻将馆抽头子的钱,老王赢的钱,都抛向了市场,表现为筹码总投放量增加,但会出现一个极限,老王把这些扩张出去的筹码都赢光之后,他就不可能再继续赢得比总筹码供应量更多的钱。需求无法进一步扩张,这时候,经济就出现了滞胀。

原始人经济学2.0版,凯恩斯主义,又不灵了。怎么办呢,麻将馆还得要想办法经营下去。在凯恩斯主义模型里,老王的内心应该是很崩溃的。弄了半天都是在跟麻将馆老板玩过家家。于是,很多人认为,之所以出现滞胀,是因为政府干预的太多。大家一致认为,麻将馆老板可以去歇歇了。但是这个游戏要继续下去,必须得想办法,让亏货们手里有筹码。

老王说,要不这样吧,你们这群亏货,我每次赢光你们的钱,再返还给你们一部分。老王每次赢一百个筹码,就交给麻将馆五十,让麻将馆把这五十个筹码分给那些亏货们。这就是高税收,高福利政策。原始人经济学3.0版出现了,这个版本叫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再加上一些周边理论,它还有一个比较花哨的艺名,叫华盛顿共识。

在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派中,有个很红的偶像巨星,伦敦学派的哈耶克。他大多数观点,都可以概括为三句话:凯恩斯是坏蛋,麻将馆老板最讨厌,老王我爱你。但对于怎么从根本上解决经济危机,他并给出有价值的解答。解决这么个复杂的难题,显然超出了他的能力和才智。要不怎么说人家是偶像派呢。不过偶像派也有偶像派的好处,到哪里都能不费吹灰之力圈一堆的小白粉。

再来看看实力派,芝加哥学派的弗里德曼。弗里德曼比以上这些人脑洞都大的多,他认为老是出现需求不足,根本原因是应该提高总筹码的供应量,所谓货币创造需求。他反对麻将馆进行财政扩张刺激经济,而主张在筹码供应量上做文章。亏货们又被老王赢光了,弗里德曼对亏货们说,你们可以利用信用消费继续赌嘛。于是亏货们纷纷借了钱接着赌。

这样就意味着,筹码投放量增加了,需求也增加了。但是亏货们借的钱,总得要还的吧,明显没有偿还能力的人,为了扩张货币和需求,依然还会有人继续借钱给他们赌。借钱给没有偿还能力的人,这里面风险很大,所以贷款人会买信用违约掉期。把亏货们不还钱的风险,卖出给保险公司,意思就是,如果亏货们违约了不还钱,保险公司替亏货们还。而当大规模的亏货们,都无法还钱选择违约,那么保险公司赔不起了只能宣布破产,贷款收不回来,接着引发作为贷款人的银行破产。美国08年金融海啸,次贷危机爆发了。

在原始人经济学中,无论它升级到了哪一个版本,只要它无法解决麻将馆魔咒,那么经济危机早晚都会来,只是或早或晚,或强或弱的区别。从根本上讲,先有文化上的欧洲中心论,鼓吹古希腊文明这种原始人文化,然后是政治上的民主和极端个人主义,再上升到经济层,就是自由放任的原始人经济学。

三、元首的愤怒


马克思对原始人经济学,最喜欢用的一个评语是庸俗。这个评价和希特勒相比,还是比较高的。希特勒对这些原始人经济学的评价,他喜欢用的一个评语是废物。在希特勒看来,能把经济搞崩溃的学说,实在是废物,而对这些废物学说深信不疑的人,更是蠢的不可饶恕的大废物。在希特勒眼里,天下的废物太多了,这点让他忍无可忍,所以他总是看上去很容易愤怒。

因为一战战败,德国欠下了巨额的战争赔款债务。而头脑简单的魏玛共政府,为了偿还战争债务,选择了印钞票来还钱。这样导致了马克的信用崩溃,国民经济全面陷入瘫痪,恶性通胀毁灭了一切正常经济活动。掌握了德国货币发行权的犹太人,在这次经济灾难中,发了大财。

发了财的犹太人,用很低廉的价格,恶意收购了大量的德国企业,他们要把投机生意,从金融资产延伸到实业界。而另一边,因为经济崩溃,民不聊生,共产主义运动在德国开展的如火如荼,在一个群体性绝望的社会中,它很受欢迎。对德国的大资本家们来说,犹太人和共产主义分子,都是会要他们命的敌人,前者的手段是恶意收购和投机,后者是得势后没收他们的资产。他们无法再后退,只能选择战斗。

希特勒就这样的被他们选中了,这些大资本家们说,希特勒就是德国文明最后的堡垒。只有他才能带领德国战胜德国人面临的三大敌人:一战仇敌英法俄,投机分子犹太人,共产主义分子。当然,也更要挽救已经水深火热的德国经济。希特勒要接手的德国,是一个烂的不能再烂的烂摊子。

希特勒上台后,任用了一大批经济和金融领域里的高手,其中最卓越的就是他的经济部长沙赫特。沙赫特是驰骋华尔街的金融天才,他之前的背景是为摩根集团服务。希特勒和沙赫特两个人,算是一对珠联璧合的黄金搭档。他们先是废除了信用已经破产的旧马克,又以土地作为储备,发行了新马克,重建了德国的信用体系。同时,他们也成功狙击了犹太人的索命般的投机活动。

但对于犹太人这个金融动物一样的民族来说,只要他们一息尚存,他们依然还是锐不可当的投机狂魔,沙赫特可以一时挫败他们,但是无法让他们永远停止投机。能让一个金融动物般的民族停止投机的,除了死亡,没有其他办法。希特勒要一劳永逸的消除犹太人的投机活动,以防止基于新马克而建立起来的新经济受到损害,只有一条路可选:杀光所有的犹太人。

挫败了犹太人的投机活动,希特勒开始着手对付他的第二个敌人,共产主义分子。利用国会纵火案,德共的力量被击溃,一蹶不振。面对民众,希特勒竞选的时候,承诺他们五年内每家人餐桌上都会有牛奶和面包。另外,它还承诺要洗刷德国在一战中的屈辱。

希特勒看懂了那个麻将馆魔咒,自由放任的经济,经济行为就会表现出极端的私人性,而压抑它的公众性和外部性,最终导致需求窒息,经济停滞。要解决这个难题,就要反其道而行之,让经济全面的转向公众性和外部性。希特勒新政策的经济效率,十分的惊人,他只用了三年,就兑现了对选民的承诺,牛奶和面包都有了。五年之后,德国经济就基本实现了充分就业。

海峡对岸的丘吉尔,看的目瞪口呆,一下子成了希特勒的脑残粉,花痴粉。元首阁下,我是丘吉尔,我是跪着看你搞经济的,请收下我的膝盖。同样在大萧条里挣扎的英国经济,怎么治都治不好,自己觉得是个比登天还难的难题,人家希特勒,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在丘吉尔眼里,希特勒是一个经济和金融的天才,甚至是一个伟人。

而希特勒的野心,却并不止于经济和金融上的成功。犹太人和共产主义分子都被消灭了,一切都准备好了,现在他要为德国人做第三件事:复仇。希特勒认为,英法那两帮人,显然都是废物,能把经济搞崩溃,搞崩溃了还治不好,不是废物是什么。所以他断定,即便他公然傲慢的撕毁凡尔赛条约,英法这两头废物,也不敢吭声。果然,他判断的没错,英法的确是废物,没敢吱声。

二战爆发,战争打响后,英法联军,不到6个星期就被德军击败。又一次验证了希特勒认为英法是废物的判断。西线的两个废物收拾妥了。希特勒开始把复仇的目光投向了东边的仇人苏联。他在判断,苏联是不是一个和英法一样的废物。而恰巧这节骨眼上,苏联和芬兰打了一仗,苏联红军在芬兰的表现,在希特勒看来,只能配得上垃圾二字。希特勒做出苏联也是一个废物的判断后,它便在东线打响了战争。如果不是苏联在苏芬战争中的废物级表现,希特勒不会那么早就进攻苏联。

希特勒能在上台十年之内,不仅迅速走出大萧条,还能把德国经济从低谷里拉出来,在总量上翻几番,随后横扫整个欧洲,根本原因在于,他看穿了那些原始人的废物经济学一点用都没有。他走向了极端的反面,把经济的公众性推向最高值,私人性降低到零。在这个国家社会主义经济学中,废物都不配生存,不仅国内的废物不配生存,英法俄的那些废物也不配生存。任何非公众性的私人性存在都是废物,经济行为的彻底公众性,导致出现大屠杀,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四、进击的斯大林

在希特勒眼里,别人都是废物。而在斯大林眼里,其他人则都是等着接受他审判的,已经失败或者未来即将失败的失败者。他本名不叫斯大林,后来自己改名才叫的斯大林。因为斯大林这个名字,是钢铁的意思。他认为自己是钢铁侠,他的人生格言是:只有胜利者才能不被审判。列宁对他的评价是,斯大林这个人很粗暴,要是哪天我不在了,同志们你们可得小心点。

钢铁侠斯大林,虽然身高只有162,但是却是一副真正的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的身子。他得过天花,后来靠百毒不侵的体格自己痊愈了,不过脸上留下了一些麻子。又来又得过致命的败血症,又靠着钢铁一般的体格自愈了,只是左边的胳膊因此而变短了一截。在革命的初期,因为经费紧张,他经常冒死去抢劫运钞车和银行。抢的钱全部交给组织,自己一分都不留。后来苏联工业的傻大黑粗,钢铁洪流的画风,也全是斯大林个人风格主导国家意志的产物。

斯大林上台之后,就废除了列宁的新经济政策。因为列宁的新经济政策,在他看来,效率还是太低下。这种经济模式,虽然兼顾了经济行为的私人性和公众性,但是没有充分发挥出来社会主义国家集体化大生产的优势和效率。在斯大林的主导下,他把苏联的经济,从混合性质,全面转向了公众性经济。三个五年计划之后,苏联的钢产量增加了200多倍。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工业大国。

经济行为的全面公众性,那么私人性就会受到压制和清除。这种经济在德国导致了大屠杀,在苏联也一样导致了大屠杀。这并不是那种社会制度好不好的问题,而是由这样的经济制度所必然导致出来的后果。眼看着德国那边,有个疯子上台了,德国的经济像打了鸡血一样蒸蒸日上,钢铁侠开始感受到了战争即将爆发前的血腥味。

为了给苏联和德国之间,制造更多的战略缓冲区,斯大林入侵了波兰和芬兰。将国土向西推进了几百公里,尽管这样,他还是没有安全感,因为他知道,德国的那个疯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嗅觉告诉他,战争不可避免,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打响。钢铁侠开始分秒必争的进行积极的军备生产和战前部署。只是他漏算了一步,没想到希特勒会从苏联在芬兰的拙劣表现,而判定他斯大林是个像丘吉尔们一样的废物。东线战争的提前打响,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德国闪电侠,和苏联钢铁侠,终于迎来了人生的终极一战。这是人类战争史上,火星碰地球的一战,一开始,闪电侠真的把钢铁侠打的像废物一样,不过好在俄罗斯神奇的寒冬到来了,寒冬让钢铁侠的护甲一下子变得坚不可摧。剧情大逆转,钢铁侠又反推了闪电侠,赢得了最后的胜利。就像斯大林的人生格言那样,他审判了作为失败者的闪电侠和他的人民。

希特勒和斯大林的做法,对治疗经济危机和大萧条,可以说是特效药。人类经济史上,最突飞猛进的经济增长,就来自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时期,还有斯大林的前三个五年计划。而不是像原始人经济学的信众所宣扬的那样,唯有自由市场经济,才会带来增长。

原始人经济学,对集体主义,对经济行为的公众性,恐惧到了病态的地步,甚至把经济学从政治这个更底层的结构中剥离和独立出来,从政治经济学,变成了单纯的经济学,脱离政治的经济学,便成了一门形而上学和神学。脱离底层结构,讨论价格均衡,其实和讨论一个针尖上能站多少天使,本质上是一样的问题。因为即便能发现价格均衡,只要社会财富出现分布失衡,需求就会递减,那么麻将馆魔咒,马上就会出现,又要不可避免的发生经济危机。

但是,闪电侠和钢铁侠经济学的代价,也是和大萧条一样的让人难以承受。先是原始人经济学,导致了经济崩溃,出现了大萧条这种经济之癌。为了治愈这种癌症,又催生出来了希特勒和斯大林这种猛烈的化疗经济学,像烈火一样的把所有的经济行为中的私人性,不分好坏全部杀灭。

可见,大萧条,大屠杀,究其根本,失控的第一个环节和链条,还是在经济行为的极端的私人性。而之所以会有这种经济学思想,是因为更底层的政治思想,源自那种古希腊的,和古罗马式的原始人思维。把私人性和公众性对立起来,并势同水火。再往前推,欧洲人之所以出现古希腊化,古罗马化的政治思想,则源自他们基于欧洲中心论,而炮制出来的那个古希腊文明的通话,他们把古希腊人这种蛮族的一套原始人观念,崇高化并神圣化了。

五、进退维谷或者新纳粹重生的欧洲

欧洲现在的问题,最根本的矛盾是,他们经济上一体化了,现代化了,但是在政治上,还是古希腊古罗马化的那一套原始人模式。只要欧洲在政治上没有一体化,只统一央行,不统一财政,那么欧债问题,就无法实质性的解决,欧元也永远不可能获得和美元分庭抗礼的地位。

在这个关口,欧洲向旧版本回滚,那么欧盟就会解体,欧猪各国,会纷纷的被踢出欧盟。甚至,德国的保守势力,会主张德国退出欧盟,重启德国马克,甩掉那群穷亲戚。这种选择,是逆历史周期的,会把一体化的欧洲经济,再次罗马化,碎片化,制造出来更无穷多的问题和麻烦。只要还是理智战胜了短见,德国人不会选择这个选项。

如果向前进一步,那么首先得找到解决欧债危机的办法。这个办法,就是政治一体化,但这样,会遭到很多古希腊罗马化的欧洲原始人的反对和抵制。欧洲在政治上统一的可能性,其实比欧盟再次分裂的可能性更大。因为即便希腊人同意并入德国,西班牙人同意并入德国,但是英国人不答应。一个统一的欧洲大陆,不符合英国这个万年搅屎棍的地缘利益。所以英国人显然会一直制造噪音来阻挠欧洲政治上的统一。英国最近在闹退欧,就是不想让欧盟好好过日子。

尤其关键的是,欧洲要统一,美国人不答应。欧洲人之所以对美国俯首帖耳,唯马首是瞻,正是因为欧洲政治上不统一。无法合成一支强大的力量来抗衡美国。就更不要说军事上的抗衡了。政治上统一的欧洲,不符合美国人的利益。当然,也不符合俄国人的利益。国际政治,大国博弈,说白了就一句话,所有的国家,都希望其他国家越分裂越好,越弱小越好。如果它们不分裂,就想办法让它们分裂。

在欧洲无法取得政治上大一统的前提下,那么欧债问题,就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了。不仅现有的债务危机无法消除,后面还将会积累更多的债务和经济风险。因为高税收高福利政策,大家干不干都一样,干多干少都一样,上班的和吃救济金的生活水平差不多,很多企业和富有创造力的人才与组织开始外逃。尤其是法国的富人外逃现象,尤其严重。

欧洲的企业竞争力还将会进一步下滑,当其他国家的产业升级,和生产率的提高,追上甚至超越了欧洲企业的优势产业和技术,那么这个高福利政策,就难以为继了。企业经营不好,税收减少,债务进一步恶化。进入恶性循环。生育率过低,老龄化,又导致了移民失控。经济不好,熬过去就行了,但是移民失控这件事,对欧洲人来说,可是要刨祖坟的大灾难。

欧洲会卡在目前这种进退维谷的状态,往前也走不动,往后也退不动。只能停在原地,等待社会失序。可能它们的社会问题,会先于经济问题爆发,虽然经济问题一样的严重。经济的恶化,移民政策的激进和左倾,会导致欧洲的社会问题,矛盾和愤怒转移并倾倒在移民身上,不用太久,可能就会看到新纳粹与弯刀们的捉对厮杀。以前的恐怖袭击,只是排练,大戏可能在后头。

欧洲的兴起,源于新原始主义童话,欧洲的衰亡,也同样衰亡于这种童话。这种从文化,传导到政治,再从政治传导到经济的叫做古希腊的病,可能永远也不会痊愈了。

六、当尼采哭泣

我们当前世界的图景与社会范式,主要的由欧洲近代文化和精神所塑造。这一整套体系,叫做欧洲中心论。这个欧洲中心论,是基于美化神话古希腊和古罗马这些原始社会蛮族而建立。它并非一种真实的历史,而是一种近代的发明。它是关于文化,政治,和经济学的童话。

当前几乎所有的问题和困境,也都是因为这套新原始主义童话所导致。从文化层面,传导到政治层面,再由政治层面传导到经济层面,每一层,现在都已经千疮百孔,无药可救。整个世界和人类,都被这种新原始主义粗鄙化与野蛮化了,表现在整个人类文明上,则是碎片化的撕裂力量,大过了合作与团结。

黑格尔,卢梭,韦伯,亚当·斯密,马克思,等等,欧洲所有的思想家,都中过这个叫做古希腊文明的毒。它是一种文化鸦片。在这种鸦片的作用下,欧洲的思想家们,把所有近代以前来自文明社会的书籍、知识、科技和智慧,都归集于古希腊文明的这群原始人的名下,尽管那些书,没有一个字是从希腊的土地里挖出来的。

尼采,也和这些思想家一样,也中过古希腊这种毒。虽然他在政治和经济上的一些思想,看上去比较幼稚和浪漫主义,但是他在精神和文化层面上,对西方文明所做的文化溯源运动,是走的最远的。他虽然十分厌恶新约,但是他对旧约是满心赞美的。这说明,他在直觉上,感应到了地中海文明里很多更古老的东西。

尼采从驮经民族犹太人的宗教出发,进行文化溯源,这是欧洲人和欧洲精神的骆驼阶段,他激烈的反对基督教,使的欧洲人,彻底的扒掉了闪族人为印欧人量身定做的精神枷锁。他继续往西方文明的源头走,来到了古希腊文明这个地方,这时候的他,处在狮子阶段。这一阶段的代表作就是《悲剧的诞生》这本书,鼓吹古希腊的原始人蛮族精神,金发猛兽。这个阶段的尼采,和欧洲其他的思想家,一样的庸俗。

让他成为真正的精神贵族的是,他并没有停留在古希腊蛮子这里,他看出来了,这只是一群精神分裂的野蛮人,并没有什么文明和教养。他的教养引领着他继续向前溯源,一直走到了拜火教的先知查拉图斯特拉那里。这时候的尼采,已经开始摆脱了古希腊病,从狮子,走向了婴儿。

尼采的精神三变,骆驼,狮子和婴儿,让他比其他的欧洲思想家走的更远,他走到了居鲁士大帝停下的那个地方。那里才是印欧人的文明之巅,而古希腊那群蛮子,跟文明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时候的尼采,开始变的柔软。整个欧洲,终于能有人从古希腊童话中醒了过来,出现了一个文明人。可惜,他来的太早,他又醒的太早。

他说自己痊愈了,不仅基督教那个病痊愈了,古希腊的那个病也痊愈了。整个欧洲,唯一的一个从古希腊病里痊愈的人。长期的孤独,让他精神崩溃了。在他清醒的最后时刻,看到街上有人用鞭子抽打一匹马,他便冲上去抱着马的脖子放声大哭。

尼采说,我的心弦,奏出一支古老的船曲,有人在听吗?他醒的太早,整个欧洲都还患着古希腊病,没有人会听。当他哭泣的时候,他是在为自己的孤独而哭泣,为欧洲精神的堕落而哭泣,为居鲁士大帝而哭泣,为苏美尔人而哭泣,为地中海文明曾经的伊甸园而哭泣。

来源微信:至道学宫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