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战略·谋略 > 正文

白云先生:被神话的王阳明和他的心学

2017-09-30 19:56 战略·谋略 ⁄ 共 499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文章目录

一、心学的源头来自孟子的良知说,但王阳明不懂孟子

王阳明和他的心学,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来提纲契领概括一下。心学其实并不复杂,而是很简单。一言以蔽之,心学就是鼓吹不学而知,不虑而能。这就是他们所谓的致良知,致良能。不学而知,不虑而能,结果就是,人人都可以有良知良能。到处都是圣人。

心学的源头上,是出自孟子的良知说。论语里面,也讲了一些这样的道理。有的人虽然没学道,但是行为合道。孔子说,虽然他没学过,我认为他跟学过是一样的。后来孟子把这个道理,进一步发挥,就有了良知良能论。王阳明,就是从孟子这里出发的。孔孟说的是赤子之心,王阳明则落入了狂禅,任性废学。

孔孟的话,是有前提的。有的人生而淳朴,但是大多数人并非如此。怎么规矩那些已经不淳朴的人呢,就得教化,就需要好好学习,好好思虑。王阳明,则完全弄反了,王阳明认为,随便是谁,只要不好好学习,不筹措谋划,都可以成为圣人。

这显然是离经叛道的做法。以至于后来,王阳明的弟子开始抨击孔圣人,彻底落入狂禅,沦为异端分子。王阳明的几个大弟子,下场都不好,而且精神状态也都疯疯癫癫。这也更加说明,心学并非正道,而是异端和狂禅。

孟子说“ 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这段话,是阳明心学之魂。孟子认为,要致良知,应该通过“至诚”。何以致至诚,通过“虚室生白,吉祥止止”,这到了庄子那里。可见道和儒是相通的。而王阳明则认为从格物转向格心,可以致良知。根本不知虚为何物,更不知道为何物。

二、为什么说阳明心学是亡国之学

阳明心学为什么是亡国之学呢?这要结合明朝当时的社会情况来分析。在明朝,江南资本家做大,形成和皇权相抗衡的局面。这些资本家眼里,没有国家情怀,他们心里只有钱。

况且,朝廷里面很多人还帮他们解放思想。王阳明,李贽,王艮,这些所谓的思想家,代表的都是江南资本家的利益。所谓解放思想,就是消解皇权对资本的约束力。

那个李贽最过分,李贽把从孔子到朱熹的圣贤,全抨击了一遍,倒是跟利玛窦谈笑风生。其实就是个文化洋奴,砸自己的锅,舔别人的脚。他死的一点都不冤。为什么李贽和徐光启这种中国传统文人士大夫,会跟利玛窦这种人搅和在一起呢?因为当时明朝社会,形成了洋人,民营的走私资本家,和文官士大夫互相勾结的复合既得利益集团。

资本做大了,形成了和皇权相抗衡的一国二主局面,必然会有思想家给他们摇旗呐喊,王阳明就是头一波先锋队。解放思想,我心即宇宙,心外无物,知行合一,我想啥就是啥,圣人们滚蛋,别耽误我挣钱。你说资本家们喜不喜欢王阳明?太喜欢了。王阳明起了个头,后面的李贽则变本加厉,狂妄至极。王阳明虽然任性,但是起码眼里还是有点皇帝和孔孟的,还是知道一些羞耻的。但是那个李贽,完全不知道羞耻是什么,这就是资本家精神。

一边是皇权,一边是资本。一国二主的局面,阳明心学,削弱皇权,瓦解儒家圣学。通过解放思想,壮大了资本家集团。皇权和孔孟学术权威被消解,那么必然的,资本就会侵蚀瓦解国家的统治基础。一国二主,其中一个主被阳明心学削弱了,资本之主,则被阳明心学壮大了,此消彼长,必然会导致国家政权灭亡。阳明心学,就是当时的推墙之学。所以说,阳明心学是亡国之学。

三、蒋介石、日本人、和现代人,为什么崇拜王阳明?

蒋介石为什么推崇王阳明呢?因为他本身就是江南买办资本家们的一条狗。所以他必然的要推崇王阳明心学,这种消解王权和圣学的资本家学说,这样才可以,解除掉统治者对天下苍生的统治道义和责任。

蒋介石一会迷曾国藩,一会迷王阳明。但是无一事能理。就是个废物。说明他连曾王都没看明白,更不用说圣人之学了。蒋介石,在日本留学,读了好几个学校,都没毕业。鲁迅也是的,也是个混子,他跟人说是弃医从文,其实不是的,而是学习太差,毕不了业,也找不到工作。

日本人为什么要推崇王阳明呢?因为日本人一方面是用王阳明消解掉日本的皇权,一方面可以用王阳明,消解掉中国在中华文明圈里面的宗主地位。这样一来日本的资本家可以完成资本主义革命,日本也可以完成对中国宗主地位的替代,成为新的中华文明圈的新一代宗主国。

现在的人为什么推崇王阳明呢?

一方面,很多人没什么文化。第二,资本家做大,又形成了一国二主的局面。王阳明的学问,可以让资本家控制剥削中国人,给洋人夷狄做狗,心安理得。第三,受佛教泛滥的影响,认为王阳明也是搞心的,听南怀瑾这种文盲宣扬说,佛棍也是搞心的,莫非他们是一伙的?

既然都是搞心的,那就一起搞吧。于是很多佛棍,也不明就里的附庸风雅喜欢上了阳明心学。事实上,王阳明心学,跟那些佛棍们“明心见性”的要饭话术,一点关系都没有。

第四,现在的新儒家,分成了两大派系。一派是大陆的经世儒学派,一派是港台的心性儒学派。港台心性儒,必然会极力吹捧王阳明和他的心学。

第五、真正的圣人之学,连根被拔掉。圣人成了人人都可以羞辱的对象,比如孔子被一些小丑,骂成是孔老二,是丧家犬。这样的话,就比较奇怪了,真正的圣人之学被毁掉了,被污名化成了糟粕。那么当我们说传统文化的时候,总得说点啥把?所以呢,就把王阳明这样的人,拎了出来。

第六、当代庸俗的价值观,把王阳明包装成了人生赢家,借着传统文化的旗号来宣扬成功学价值观。

四、王阳明并不是天才,而是一个很笨的人

后人认为王阳明聪明过人,实际上他是一个非常笨的人,天赋很差。类似于曾国藩,因为人太笨,只能靠瞎使劲的毅力来弥补。王阳明笨到了什么地步呢?他学佛教,学了二十多年才弄明白,原来这东西是异端邪说。

真正聪明的人,花五分钟就可以看穿佛教的那点要饭话术了。后来王阳明又学儒,朱熹说格物致知,他就去格竹子,结果格竹子格的吐血。于是他开始怀疑朱熹讲的是不是不对。

接着,他走到了朱熹的反面陆九渊那里。朱熹不对,陆九渊就一定对吗?显然不是这样。因为朱熹和陆九渊都错了。朱熹认为,圣人是先像惠施那样穷尽了万事万物,归纳出来的天理。

进而,朱熹认为任何人只要归纳能力强,都能穷究出来天理。这种认识显然是错误的。因为古圣推知天道,是通过天文观测和地理观察得出来的。而不是支离破碎地归纳万物得出来的天道。

和朱熹相比,陆九渊歪的更离谱。陆九渊认为,古圣推知天道,不是靠读书,因为最开始的时候是没有书的。也不是靠格物,因为人人都能格物,为什么只有圣人才成为了圣人呢?于是陆九渊认为,圣人在没有书也没有知识的情况下就能知悉天道,那么一定是他们的心智有特异功能。

心合了理,于是就掌握了天理。进一步陆九渊认为,这种特意功能是先验的,人人都有这种特异功能,我陆九渊也有。我发功试试,哎呀,怎么感受到的天理和六经描述的不一样呢?那应该是尧舜文王孔孟都错了吧?到了这一步,陆九渊就很自然的发疯了,认为是六经注我。

陆九渊错在哪里呢?他错在了认为没有文字之前,圣人是靠心灵感应来理解天道。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在没有文字之前,圣人是通过天文观测来推知天道的,天道是唯一的确定的,而不是随便瞎蒙,随便一个人就可以琢磨出来一套天理。

王阳明被朱熹坑了一把之后,又被陆九渊带歪到了玉米地里。如果按照陆九渊这么搞特异功能乱发功,那天下不就是要彻底乱套了吗?所以王阳明觉得陆九渊好像也有问题。这时候,王阳明回到了孟子的怀抱里面。在孟子论良能良知的思想里面,找到了自己的思想阵地。

孟子说:“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就是这段话,启发了王阳明。注意,孟子说的不虑而知和陆九渊的特异功能,是完全两回事。陆九渊认为,圣人靠发功领会天理。孟子所说的良知,可不是特异功能,而是知,人普遍都会具有的天性本能。比如小孩生下来没人教就会吃奶,这个便是孟子说的良能。小孩不用思考就知道亲近父母,戒备陌生人,这就不虑而知的良知。

人为什么会失去良能和良知,从而变得不仁不义了呢?孟子认为,是人长大之后失去了赤子之心。孟子认为,小孩子是圣人吗?显然没有。

但是王阳明把陆九渊那一套,移花接木的嫁接到了孟子的思想上。进而主张,存在一个先验的心之本体,这个心的本体,不善不恶,凡是能觉悟这种心之本体的人,就是具有良能良知的人,就是圣人。

再进一步,那就是人人学了阳明的心学都可以成为圣人。我想啥就是啥,我想干啥就干啥,他管这个叫知行合一。现在人,进一步把阳明心学鄙俗化,认为知行合一就是理论联系实际,人的行为被彻底地被剔除了道德仁义。比如,我想杀人,就真的去杀了一个人,这叫知行合一。我想吸毒于是就去吸了,这都是市井匹夫所理解的知行合一,认为自己干啥都理直气壮,都自带心学的气质光环。

虽然王阳明和他的心学已经很鄙俗了,但是世人比他更加鄙俗。中国文化里面的知和行,真的是这样的观念吗?显然不是的。中国文化里面的知,是知道,行是行道。想干啥就干啥,这不是知和行,而是妄思妄为,是小人妄人的行为,非君子之道。

王阳明创立了心学之后,十分介意别人把他的心学和佛教这种光头猩猩的要饭话术联系起来,对佛教尤为厌恶。可见,阳明心学跟佛教所谓的“修心”这种要饭话术是毫无关系的。

五、和王阳明一起被神话的,还有曾国藩

刚才说王阳明很愚笨,把他和曾国藩相并论。而现今社会,经常把王阳明和曾国藩当成是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的伟人来赞颂。我们说他们俩其实很笨,这就让很多长期以来津津乐道三不朽的人,感情上难以接受。我们的历史上,真正的三不朽,是三皇五帝,文王周公孔孟这样的人。而不是王阳明这样离经叛道的人,曾国藩这种只能卫道,而不能成道的人。那为什么现在人要格外推崇王阳明和曾国藩呢?

前面说过了,因为真正的圣人,都被人污名化了,比如打倒孔老二,说孔子是丧家犬。孔子被诋毁被谩骂,经学被废止。那么当我们谈论“中国文化”的时候,我们只能从哪些被污名化为糟粕的东西里面,捡出来几个近代比较能迎合流俗市井口味的大人物来歌颂。

下面,我们再说一下曾国藩到底有多笨。举个例子,曾国藩读书很刻苦,有一天有个小偷来他家里偷东西,趴在房梁上就等他睡觉了之后再下手。结果呢,曾国藩背书,怎么背也背不会。小偷左等右等,实在是忍无可忍,从房梁上跳下来,一把夺过曾国藩手里的书,当场背诵给曾国藩听。然后把书一摔,扬长而去。

就你这么笨的人,为什么还要读书呢?这就是小偷眼里的曾国藩。现在社会,神话这样的两个笨人,主要还是迎合没什么文化,又不想刻苦读书,还想附庸风雅标榜自己有文化的这么个群体。尤其是台湾和香港那些读书人,他们理解的国学,传统文化,就是这种市井化的,功利化,流俗化的俗学。

但是港台这些没文化的人,却以中国文化的守夜人自居。我们都听说过沐猴而冠这个成语。而港台文化圈的恶劣,已经远不止于沐猴而冠,而是沐鼠而冠。殖民地的下水道里,爬出来一群老鼠,穿着“中国文化”的外衣,企图以低俗化,市井化,殖民化,功利化的视角和立场,彻底把华夏文化全毁掉。

这就是他们的图谋。宣扬曾国藩,宣扬王阳明,宣扬南怀瑾,宣扬金庸,宣扬三教合一的会道门文化糟粕,宣扬佛教化的国学,港台的垃圾们,还和北京的满遗同流合污,最终就是把我们的文化,彻底变成下水道。把我们的后代彻底溺入文化下水道里。

说下笨人曾国藩的卫道之路。他是受王夫之的精神感召,奋而卫道。中国已亡于鞑子,而中华不可再亡于洪秀全邪教。他的历史作用,是捍卫了文化上的中华。但是他没有能力,赶走满人复社稷上的中国。他这个人的天赋和能力,是比较有局限性的。他的成功,是顺应了历史的进程,避免了中国人全民沦为邪教徒。这是他的功劳。

  

他们那么笨,为啥能当那么大的官?这就是现在的文化导向。把王阳明和曾国藩挑出来,当做人生赢家的榜样。不让人明道,不让人明大义,只让人崇拜世俗功利,陶醉在人生赢家,成功人士的幻觉中。嘴上是心学,其实浑身都是成功学。

曾国藩是一个很励志的人物,他之所以能有成就,不是在于笨,也不是在于努力,因为很多笨人,都没什么成就。很多努力的人,也没成就。

关键在于他学了圣人之学,只学懂了一点,就已经这么能干了。王阳明也非常理智。虽然他很笨,学圣人之学,学得那么歪,以至于离经叛道,沦为了一个六经注我的妄人。居然也能那么厉害。

有人说,你不要再讲这些大学问大道理了,告诉我怎么解决我的吃饭问题,我就关心这个。这样的人,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吃饭问题,随便谋点什么职业都能解决,而要建功立业,彪炳千古,必须得立大志,崇圣王之道,人没有志向,那么谈道,对他来说就是多余的了,人有了志向,道便是他的源泉。

来源:微信公众号“至道学宫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