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至道学宫
人主取天下而为,以人的意志,用来做什么事。这样就需要把天下当做器物来执用而有所施为。然而,天下是天地造化的结果,非一般物器那样可以执用施为,这种神器,只有天地才能执用施为它们。 为什么说,天下是神器呢,因为万物都是根据天机而变化。这个变化,有自身的规律,事物总是在永恒的变化之中,人力强为,最终也敌不过造化的推动力,所以,为者败之, 执者失之。 所以,圣人不会替代天地演物,而是与万物胜而不伤,藏而不...
阅读全文
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 上章回顾:上章讲,圣人治理天下,应该常德充于内,外物应于外,体尽无穷,能随机应变,德合于道,故能顺物自然而不无容私。所谓常德乃足,天下归附。这样才可以实现天下大治。以天道治天下,自然的法度,才是最好的法度。这就是大制不割的道理。如果以人灭天,以智裂道,用人为的法度,来治理天下,又会怎么样呢?本章接着上一章,从反面阐述,割道而制是不可取的道理。 不顺物自然,而是想...
阅读全文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谿。 上章回顾:道德经,在上一章,从行,言,知,用,统等几个方面,具体而又全面的阐述了,作为人主,如何才能不至于因为离奇大道,轻举妄动而失天下。不光是治理天下如此,为人主者,处理任何事情,如果能做到道德经所说的行,言,知,用,统的道理,都会无往不利。一个人如果在这五个方面,都合乎于道,那么他就会表现出“大智若迷”的样貌。大智若迷,到底又有什么深意呢,这就是本章要讲的道理。 在...
阅读全文
善行无辙迹; 上章回顾:人主之道,虚静而已。虚极而能入道,抱道而静守之以笃。弃道而举身以轻天下,轻则失其根。失常而妄动,躁也,躁则失其君。失人主之道,天下将危亡。简单的说,就是为天下之主,万不可以轻举妄动。道理都容易懂,可是怎么才能做到,不轻举妄动呢。道德经在本章,给出了比较具体的解答。 本句,对应了上章的“是以圣人终日行不离辎重”一句,很多人把“是以圣人终日行不离辎重”解读成圣人终日行走都拖着粮草...
阅读全文
重为轻根,静为躁君。 上章回顾:道德经在上一章,讲的是,道才是天下唯一的,恒常的,终极的判准和锚定,所以人法人,都是非法的,只会导致邪僻观点的滋生泛滥。道,从不易之易,到一而不可不易,到变易,都是可以被人类掌握的。有道之人,则能掌握天地恒常的规律和变化,并用来教化天下。而掌握天地恒常并能使天下有常不妄的人,就可以有天下,可以做天下主,就是王。 王者以道莅天下,守而勿失,故天下定安而可以长久。但这...
阅读全文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上章回顾:上章讲的是,人如果一味的按照人为制定的法则来行事,那么必然的就会导致天下被淫僻充塞。天下大乱,继而,人也被这些不道的思想和行为所戕害,以至于残生害性。淫僻的根源是什么呢,那就是人法人,人们以人为制定的法则来生活和行事。理论上来说,既然以人定的法则为法,那么大家都是人,到底谁说了算呢?于是,所有的人都跳出来,自我宣称自己是神,自己是圣人,自己什么什么的阿猫阿狗神通...
阅读全文
跂(qì)者不立,跨者不行。 上章回顾:道德经在上一章阐述了天地有常,人以伪巧使天下失其常然,则会失道。失道而后有德。失德而后有仁义。所谓失者同于失,亦即失去道德之正,天下就会被淫僻之德所充塞,进而导致天下危乱。所以还是要希言自然,知常守正。 上章讲了淫僻之德,本章接着上一章,讲的是淫僻之行。这也是遭受普遍误读的一章,很多人注解此章,就由“踮着脚站不牢,跨着走走不远,“这种肤浅的曲解出发,然后引申很...
阅读全文
希言自然。 上章回顾:上章讲了,圣人抱一为天下式,故能,曲则全,全则明;枉则直,直则彰;洼则盈,盈则有功;少则得,得则长。分别从四个方面讲了虚于应物的道理:曲,强调的是整体统御;枉,强调的是与万物普遍联系才能保证向前演进,也就是虚与委蛇;洼, 强调的是生长靠的是外物奉养;敝,强调的是向前发展要立足于过去和当前的基础;少,强调的是,知常不妄。 道,虚极静极,所以才能化生推动万物生生不息。圣人治理天...
阅读全文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上章回顾:道德经在上章,详细阐述了道创生万物的根本原理和具体过程。造化生万物,有四个要素组成。 象,有易而后有象。不易之易生变易之易。如果没有不易之易,则万物之源会枯竭。如果没有变易之易,则万物不会演进出复杂性和多样性。 物,有象而后有物,形质只是形而上之象的在形而下层面上表达和载体。 精,有物,则有精。精者,万物生生不息的存续繁衍之种。此精甚真,...
阅读全文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 上章回顾:上章讲的是,有道之人,和失道之人,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观。有道者,汲求于道。失道之人,汲求于物。汲于道者,归根而复命,复命而无有终。汲于物者,物生则壮,物壮则老,物老则已;已而复汲于他物,他物复他物,他物复又已,常求常老已,人汲于常已者,何以能不已? 物于物者,站在造化的流末上,流末琐碎纷纭无端无绪的变化着,这个变化无法穷尽,所以不可能穷变而知常...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