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战略·谋略 > 正文

白云先生看帝国(二):美国梦已梦碎,美国病已病危

2016-07-08 00:01 战略·谋略 ⁄ 共 7116字 ⁄ 字号 评论 3 条

《白云先生看帝国末路》系列专题,描绘一个后美国时代的新世界图景。上一篇《白云先生看帝国(一):英国退欧地缘核爆,将最终引发美国解体》,本篇涉及到了一些美国社会内部结构和权力运作的内容,因为写起来篇幅太长,所以会放到下一篇单独成文。下一篇《白云先生看帝国(三):美国民主的本质,是一种精致的奴隶制》写,美国社会如何运转,统治如何实现,以及美国的阶级问题和民族问题。敬请关注后续文章。

一、帝国兴替四大定律

要研究美国的兴衰,就要研究帝国兴替这样的一般规律,那么我们可分析的样本,比较合适的,就是比较近晚的几个全球性大帝国,英国,苏联和美国。因为这样的几个样本,都是工业革命之后,脱胎于工业文明这样的大环境的土壤之中而产生的。

帝国的兴替,真的具有普遍的规律可循吗?答案是有的。简单的归纳一下,可以认为,帝国兴替,存在四个主要的规律和生命周期特征。

1、国家是个生命体。

狭义的生命观认为,只有生物体,才算是生命。广义上来说,由更低级别的系统单元,组成更高级别的可持存的自适应系统,这种组织,都可以称之为广义的生命。国家的本质是什么呢,就是用一套组织体系,来解决人的大规模群居问题。

既然国家是个生命体,那么就要有培育这种生命形式的土壤。这个土壤,就是世界文明所处的大时代和历史大环境。

在大航海之前,世界文明的大舞台,就是亚欧大陆和北非环地中海那一小块地方。除了亚欧大陆和北非之外,世界上其他的大陆,当时还是一片蛮荒。在这个大舞台上,世界文明,一直是双核驱动。东亚大陆的东方文明,和环地中海的西方文明,它们是世界文明的两个权力中心。

殖民运动之后,环地中海这个西方权力中心,权柄从奥斯曼帝国手里,交给了欧洲诸强。并且,在欧洲诸强的侵略和打击之下,亚欧大陆的东方权力中心,也陷落了。英国又在殖民时代,从欧洲诸强中脱颖而出,于是一跃成为全球性的大帝国。

工业文明的内生性缺陷,造成了经济危机的频繁发生。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矛盾,尖锐不可调和,这样就造成了世界范围内的工人运动,工人运动的大环境和大时代,催生了共产主义思潮和革命。这些思潮和革命的结果,缔就了红色帝国苏联。随着欧洲诸强连番毁于两次世界大战,世界文明的权力中心,从欧洲开始外延,权柄落入了苏联和美国。

美国的异军突起,纯属是一个意外。因为世界文明史上,从未有过亚欧大陆之外的地方,来充当人类文明的领导者。美国的建国运动,大背景是英法争霸,如果没有法国人在背后鼎力相助,凭美国13个殖民地上面的那些泥腿子们,不可能会推翻英国的殖民统治,并进而革命建国成功。

冷战结束后,苏联作为曾经的权力中心之一,交出了权柄,四分五裂,它的遗产继承者俄罗斯,也沦为了二流国家,退出了全球争霸游戏。于是,很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美国成了世界文明的唯一权力中心。破天荒的第一次,亚欧大陆之外的其他大陆上的某个国家,夺取了世界文明的霸主权柄。

再看新中国诞生的时代大环境。自从欧洲列强殖民全球之后,工人运动,和民族解放革命,就成了被压迫者反抗压迫者的两大革命主题。而对于当时的中国来说,还得再加上一个主题,那就是,主体民族汉族人要推翻异族统治。

袁世凯和孙文联手,一个负责动手,一个负责动口,推翻了异族统治,完成了三大问题其中的一个。接下来,就要对付洋买办资本家和殖民列强。这两件事,袁和孙都没能完成。所以,革命还要继续。

民国的北洋政府,南京政府,武汉政府,都没有完成剩下来的两个问题。从民国的北洋政府,到南京政府,再到武汉政府,这个当初为了反抗压迫和奴役,为了革命而建立起来的组织,越来越走到了革命的反面。于是,革命的问题,又多了一个,推翻民国政府

为什么民国一朝会匆匆结束呢,因为它没有解决中国人面临的三大问题中剩下的两个,反资本压迫,反列强殖民奴役。毛泽东和他的同志们,完成了剩下来的两大问题。所以,共和国诞生了。

可见,有什么样的时代,就会有什么样的思想,有什么样的思想,就会产生什么样的革命组织,有什么样的革命组织,就会有什么样的国家基因,就会出现什么样的国家生命周期。共和国为什么会选择马列这个思想工具,和组织工具呢,因为,就当时的时代背景和革命面临的基本问题而言,用资本主义无法推翻四大家族和买办资本家的资本掠夺,依附列强也无法推翻列强,放眼全球,能用的手段,也只有马列,这几乎是当时唯一的选择。

中国近代史的革命阶段,是一个连续过程。反异族统治,反列强殖民统治,反买办资本和权贵资本的掠夺。所以,共和国的国家基因中,就有民族主义,共产主义,和国家主义三大特征。

时势造英雄,时代造国家。而所谓的帝国兴替,则是世界性权力中心转移的结果。世界权力中心转移的背后推动力,则是历史运动。时代一直在变,权力中心也一直在转移。这是一场永不停休的接力赛,它的接力棒,就是世界文明的霸主权柄。

2、有生就有死,有死就有生。

可能有人看到这句话,会觉得这是根本不用说的常识,难道有人会否认这一点吗?不仅有人否认,而且是有很多人否认。比如,苏联解体之前,脑子里武装着苏维埃意识形态的人,会认为苏联永远也不可能灭亡,宇宙灭亡了,苏联都不会亡。

今天更是如此,脑子里武装着美国民主意识形态的人,他们也认为,美国永远不可能灭亡,为了在信念中先行消除美国灭亡这种可能性,他们人为的单方面宣布:历史已经终结,美国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国,所以美利坚千秋万代,永不灭亡。

这是一种不自量力十分好笑的行为和观念。人类这么渺小,何德何能,可以反抗生死,可以反抗历史。自称历史终结,自称封印使者,自称修证成鬼,以及自称是唯一的神,诸如此类的荒唐好笑的事,也只有活在白日梦里脱离时代和现实的精神病人,才能干的出来。

所以说,国家生于时代,顺应历史潮流则昌,逆于历史潮流则亡。世界上,不可能存在永不灭亡的国家。有的国家,顺应了一个时代,则可以昌盛一个时代,顺应了两个时代,则可以昌盛两个时代。一个帝国灭亡了,马上就会有新帝国取而代之,因为新帝国,更能顺应新时代,更能解决新时代所提出的历史问题。

3、以什么所以生,也会以什么所以死。

时代就是国家的土壤和养分,国家就如同长在这个土壤里面的草木。树脱离了土壤,当然就会死亡,国家也是如此。新的时代孕育了新的国家,一当这个时代过去,那么,这个国家也会结束它的生命周期。

比如说,西班牙帝国脱胎于大航海时代,一等大航海时代终结,地理大发现完成,西班牙帝国也就寿终正寝了。英帝国脱胎于殖民运动,而一等殖民地时代完成,日不落帝国也随之日落。

苏联脱胎于全球性的反资本剥削的工人运动,而一当资本主义社会,解决了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阶级矛盾,缓解了如影相随的恶性经济危机,那么苏联这种基于阶级矛盾的革命合理性,就不再适应新的时代。所以,苏联帝国,也随之土崩瓦解。

美国,亚欧诸强拼死内斗自毁国运,这个幸运儿坐收渔翁之利,才成就了二战后几十年的霸主地位。而一旦世界文明的权力中心,再次向亚欧大陆回归,那么美国不可避免的就会沦为一个大号的岛国,它的帝国国运,也将寿终正寝。

从大历史看,美国地处一个边缘性的大陆,能取得世界权力中心的地位,和中彩票的几率差不多。中彩票这种事,中了一次,就觉得下次还能中,天天都能中,这是不理智的想法。

4、以什么所以合,也会以什么所以分。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句话,很多人都耳熟能详。那么到底分分合合之间,存在着什么样的规律呢,分分合合背后又是什么力量在驱动呢。我们从《庄子·山木》篇里,可以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庄子说:“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彼无故以合者,则无故以离。夫以利合者,迫穷祸患害相弃也。以天属者,迫穷祸患害相收也,夫相收之与相弃亦远矣。”

意大利为什么屡屡抛弃德国,因为看打不过英法,一怕死就倒戈了。英国人为什么退欧,因为怕西亚难民,怕南欧穷鬼,怕恐袭炸弹,怕欧盟债务。东欧诸国,为什么抛弃苏联,因为日子过的快揭不开锅了。说白了,就是一句话,夫以利合者,迫穷祸患害相弃也。

而美国这个国家,正是世界上最唯利是图最不择手段的一群人,以利相合,结合起来的利益共同体。日子好过的时候,那是美国梦,大家可以结伙到处去强取豪夺。日子不好过的时候,那就是美国病。抢钱分赃之时,讲的是一个制衡,谁都不想吃亏。等美国债务问题爆发,需要有人承担责任,联邦里面的利益小团伙们,他们会跑的比谁都快。

二、从美国梦到美国病

铸就美国梦的三要素:世界权力中心,从亚欧大陆,转移到了边缘性大陆,北美。世界生产中心转移,从亚欧大陆,转移到了美国。世界资本中心转移,也从亚欧大陆,转移到了美国。

同样是移民国家,为什么没人说阿根廷梦,巴西梦,南非梦,加拿大梦,澳大利亚梦?如果只是追求一种衣食无忧的中产阶级生活,不一定非要去美国才能实现。所以说,美国梦表面上说的是世俗奋斗和成功,它的深层内涵,则是指是由于沐浴在帝国光辉下,而产生的一种愉悦而激动的精神眩晕。

亚欧大陆上,群雄逐鹿,结果大家互相打的稀巴烂,谁也没逮着鹿,把鹿赶跑到北美洲这种边缘性的大陆上去了,美国人,白捡了一头鹿。比满族人,白捡了明朝的江山,更加的戏剧性,也是一个更大的便宜。这是世界史上,最戏剧性的一次世界权力中心转移。

几十年过后,美国梦褪色,美国病凸显。从2000年到现在,美国人的平均生活水平,不增反降,美国的劳动生产率,不增反降。更棘手的是,从一个曾经的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摇身一变,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

从一些基本的常识性的事实就可以判断出来这样的趋势:世界权力中心,正在转移出美国,向亚欧大陆回归,回到它本该呆着的老家。美国的生产中心,也已经完成了向亚欧大陆的转移。美国的资本,也已经转移向亚欧大陆。现在美国的世界资本中心的地位,只是徒具一个世界央行的壳子。只要亚欧大陆,联手解除掉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那么美联储和华尔街会一夜崩塌。

既然美国梦的深层本质,是沐浴在帝国强权光芒下的精神认同。那么一旦美国不再那么的光芒四射,这种精神认同,就会迅速的消失,接踵而来的,则是精神幻灭者,对着帝国尸体的百般踩踏、蹂躏和唾弃。就像赫鲁晓夫糟践斯大林那样。

美国的精英集团,当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所以,他们开始说,是的,我们能解决金融危机,重新振兴美国梦。奥巴马两届干完,美国的债务的问题,其他一系列各种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按理说,有病就应该治病,精神疗法是没有用的。奥巴马精神疗法失败后,美国面临的,不是怎么重新振兴美国梦的问题,而是这一身的美国病,会不会致命的问题。

再看接下来的希拉里和川普。希拉里打出的竞选口号是“相信美国梦”,这意思说,要把精神疗法这条路走到黑。川普的竞选口号是“我们会再次伟大”,比希拉里清醒多了,起码意识到了自己有病,想把问题解决掉,想把美国病治好,然后再次中兴。

即便以美国版光武帝自居的川普,当选了美国总统,他能治好美国病吗?世界权力中心,生产中心,资本中心,都在加速的向亚欧大陆回归,川普想给美国人治好美国病,这是逆历史潮流和天下大势的,虽然精神可嘉,但是无异于螳臂当车。也就是说,美国病,无药可救。

三、美国解体路线图

在美国人的政治语汇中,所有不受资本控制的国家,所有单凭资本无法颠覆的政权,它们都是邪恶的,都是专制的,都是不民主的,都是不人权的。这些措辞,可以互换,基本上都是同义词。

怎么理解这种思维呢,美国人的全球统治,就是建立在金融掠夺,和代理人政治操纵之上的。打个比方,如果资本是个贼的话,那么对于贼来说,所有的防盗门都是专制的,都是不民主的,都是不人权的,都是邪恶的。

美国人所谓的颠覆邪恶政权,本质上,就是用武力爆破来拆除这些防盗门,好让资本如入无人之境。本来和美国人如胶似漆的伊朗,看破了这一点,驱逐走了美国资本,于是美国马上让伊拉克去打伊朗,策动了两伊战争。

两伊战争没有打垮伊朗,美国人也只好悻悻然的伺机再图谋颠覆伊朗。伊拉克和美国人如胶似漆了一段时间,强人萨达姆看出来了美国人的资本掠夺嘴脸,试图反抗,紧接着就被美国人一连揍了两次,还送上了绞刑架。沙特人不知道美国人的真面目吗,当然知道,只是沙特有心无胆,只好暗暗的使坏,弄出来本拉登这样的组织去炸美国人。

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过后,美国的军事承包商发了大财,美国政府则欠下了巨额的债务。国库空了,无法再进行这种高烈度大规模的热战。于是,利比亚战争,摊派欧盟去打,西亚,乌克兰,则摊派给了代理人去操作,对于缺钱的美国人来说,这样转包革命运动,比较省钱。

可以看出,因为美国的国力衰退,所以他们输出民主革命的能力再下降,全球统治力也在下降。在长期的全球统治中,美国的全球利益共同体,根据战略价值和重要性,可以划分为不同的利益圈层。

核心层:英国,欧盟,以色列,日本。

外围层:韩国,土耳其,沙特,台湾,加拿大等。

边缘层:澳大利亚,东南亚诸国,墨西哥,印度等。

美国的解体,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全球统治利益共同体的解体,等它的利益圈层同伙,从外到内,一层层的全部剥落掉。美国的解体进程,就会进入第二个阶段,国内利益共同体的解体。

经过叙利亚一役,相信英欧不会再给美国鞍前马后的打下手干脏活,打不着狐狸反惹一身骚,以后再干这种事,那也是太愚蠢了。所以,英国和欧洲,都会重新审视和定位,自己在全球权力体系中的定位。并给自己找到合适的新位置。

欧洲想重建世界性权力中心,显然是不可能的。他们只会加入亚欧大陆的整合运动中。无论英欧怎么抉择,他们都会和美国产生权力分化。推进世界权力中心,从美洲到亚欧大陆的转移。毕竟,国与国之间,只会有利则合,无利则分,没人会和钱有仇。不仅可以有亚投行,上合组织,还可以制定亚欧大陆一体化的自贸组织。

太平洋这边,东海和南海,也一直很热闹。不过,再怎么热闹,也不过就是蜀犬吠日。咬又不敢咬,只能一直叫。美国让日本菲律宾这些国家,不停的闹着叫着,其实也就是对自己缺乏安全感,要不停的测试,狗还是不是听话,是不是好使。后来,叫的没人搭理,就开始打滚,搞南海问题国际仲裁,真是丑态百出。咬不敢咬,叫唤没人搭理,难道打滚就有用吗?有些热闹,其实就是出丑出的神灵活现吧。

再单说下台湾。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什么台湾问题。只有中美问题,没有台湾问题。台湾问题的解决,取决于中美之间地缘权力的再分配。误射导弹这种事,说纯属意外,显然不太可能。其实就是主人在测狗吧。养条狗,不咬不叫,不打滚,不表演,不丢人现眼,还有什么用。

美国国内的权力组织体系,也同样是从核心到外围,再到边缘的一层层的权力分布。

随着美国的衰落,最低层的阶层,生活水平最低的一亿多美国人,会首先寻求脱离美国

接着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中层群体,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和利益,他们会依附某个权力核心,形成组织,谋求脱离美国。

最后是核心层的统治阶层,这个阶层,也会分化。他们会形成不同的利益集团,把美国的分裂,从经济,军事,司法层面,变成现实。美国的核心统治层,从来不是铁板一块,他们之间,既有合作,也有内斗。不然历史上,就不会有那么多次的刺杀总统事件了。

美国越来越严重的债务问题,将在未来几年内,不可避免的会引发更大强度的金融危机。更严重的债务违约,这样的信用风险事件,如果不是美国的金融国家管制,早就爆发了。现在就等着,哪天捂不住了,比08年金融危机更大的金融海啸袭来,那么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就会引发美国从全球统治,到国内统治,两套权力体系的瓦解崩溃。从美联储对加息的焦虑程度来看,离捂不住的那一天,好像已经不远了。

美国成为超级帝国,一超独霸,是世界史上的偶然,纯属意外事件,这种概率,小的简直不正常。世界权力中心,回归亚欧大陆,才是世界史上的必然和常态。3亿人妄图成百年长期的,压迫式控制亚欧大陆的46亿人口,这种事,虽然说想想也不犯罪,但是它根本不现实。

在很多信徒的眼里,美国本身是一种文明宗教,美利坚是民主的灯塔,美利坚是人类的希望。这和崇拜娱乐明星的心态,毫无二致。搞世界政治,是很严肃的事,它并不是按照娱乐圈的那套机制来运行。不读书,没见过世面的人,总会把政治里的那套,想象成娱乐圈那样。

要真的想成为人类的希望,并把自己的辉煌和伟大定格在世界史上,起码得领导世界300年以上才有资格获得这样的地位。而美国呢,冷战结束后,灯塔才做了30年不到就撑不住了,哪里有什么资格,自称人类的希望

深夜,森林里,一只萤火虫飞过,很多从未见过光明的人,激动的泪流满面的说,快看,萤火虫,人类的希望,人类的火种,人类的光明。“伟大”的美利坚,其实就是这样的一只萤火虫。在漫长的人类文明长河中,它只是一瞬间里的一闪而过的荧光

真正伟大的,不是任何一只萤火虫,而是太阳,那才是真正的光明,永恒的光明。天地造化,推动着人类,继续向前演化,一个个不同的时代,铸就出一个个辉煌的帝国。时代变迁,帝国兴替。而人类真正的希望体现在哪里呢,它体现在,谁能回答当下时代里,所提出的历史问题,谁肩负使命的完成了它,他们才有资格称之为希望。显然,美国现在是当下时代历史性问题的制造者,而不是解答者

属于美国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世界权力中心,从亚欧大陆转移到美洲,带来了美国梦,而当这权柄回归亚欧大陆之时,便带来了美国病。

美国梦的终结,和美国病的病危,是同时发生的。就如同,日落西山,紧接着就会是夜幕降临。美国时代的白昼,就是美国梦,美国时代的黑夜,则是美国病。等待,第二天的黎明到来,那将是另一个新时代,一个叫做后美国时代的新时代。

更多精彩,尽在----

1、至道学宫 2、占豪文集
3、郑永年文集 4、井底望天专栏
5、活学三十六计 6、毛泽东传
7、上合贴 8、刘涛-中国崛起策
9、张维为文集 10、乔良文集

目前有 3 条留言    访客:0 条, 博主:0 条 ,引用: 3 条

    外部的引用: 3 条

    • 白云先生看帝国(三):美国民主的本质,是一种精致的奴隶制 | 求索阁
    • 白云先生看帝国(四):南海萨德铁幕再起,美国将彻底输掉新冷战 | 求索阁
    • 白云先生看帝国(八):特朗普真的能够拯救美国吗 | 求索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