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战略·谋略 > 正文

白云先生看帝国(三):美国民主的本质,是一种精致的奴隶制

2016-07-11 01:01 战略·谋略 ⁄ 共 11565字 ⁄ 字号 评论 1 条

《白云先生看帝国末路》系列专题,描绘一个后美国时代的新世界图景。上一篇《白云先生看帝国(二):美国梦已梦碎,美国病已病危》,本篇写美国社会如何运转,统治如何实现,以及美国的阶级问题和民族问题。。。敬请关注后续文章。

一、美国社会阶层的三元结构:奴隶主、自由人和奴隶

    虽然人们会有一套关于文明社会的共识,认为现代已经不存在奴隶制。事实上奴隶制从未离开过人类社会,只是在不同的文明形态中,奴隶制的表现形态也会有所不同。在农业文明时期,奴隶的形态是农奴。在工业文明时期,奴隶的形态是工奴。在后工业文明时期,奴隶的形态是选票奴。

美国的民主,就是在后工业文明社会中,利用司法,传媒,国家机器,意识形态塑造,精神控制,来完成的对绝大多数人口的控制和操纵。这是一种升级了的新型的奴隶制。

大多数人看美国,就如同站在街上,抬头打量一幢摩天大楼那样,只是看到它漂亮整洁的幕墙,那么的巍峨而伟岸,对这座摩天大楼的内部结构,却一无所知。要真正的理解美国,就得进入它的内部,对美国社会进行权力分析,才可以看透美国的本质,而不是只看到它故意呈现给人看的那种幕墙表象。

一幢摩天大楼,为什么可以矗立着不倒塌,因为有内部结构在支撑,而不是由幕墙在支撑它。一个国家,为什么会兴起,以及它为什么现在还没有灭亡,以后什么时候会灭亡,是什么支撑着这一切呢,是权力结构。一个国家的权力结构,对于这个国家的意义,就如同摩天大楼内部的结构支撑一样。

民主这种意识形态,就是美国这幢摩天大楼的幕墙表象。实际上支撑着美国社会在运转的,则是另一套内部结构:权力。只看意识形态去做政治分析,是很天真的,就如同,一个建筑学专业的学生,只学了外立面装修的知识,对工程学,力学一窍不通,就去设计摩天大楼一样。

很多研究美国政治的人,先入为主的从意识形态出发,认为,铸就美国社会权力结构和体系的,是一种多元主义决定论。通俗的说,多元主义者认为,美国社会的权力结构,是离散的,去中心化的,去阶级化的,由所有的美国人一起,象布朗运动那样,互相的碰撞和博弈,最终形成了美国的国家政策和国家意志,也最终体现着全体美国人的利益和诉求。

多元主义者们所看到的美国,就如同大街上的观光客,仅仅通过外立面的幕墙去理解摩天大楼那样。他们所做的,只是关于美国社会的现象分析,而非权力结构分析。所以,他们的认知和结论,分析方法,都是相当肤浅和错误的。

下面,我们就通过权力分析,来认识下美国社会到底是如何运转的,美国的政治统治,又是如何实现的。

从18世纪开始,到现在,美国社会最富有的1%的人口,所占有的社会总财富的比例,是一个比较稳定的数值:40%左右。这个比例,一直围绕着40%上下浮动,在最低的时期,会到35%左右,在最高的时期,也就是现在,可能已经超过了50%。1%的上流精英阶层在统治美国,这是关于美国社会,权力分析的第一个基本事实。

那么,这1%的最富有的人,都是由什么人构成的呢?这个阶层,95%是白种男人,3%-4%是黑人,1%左右是亚裔。如果从性别看,女性的比例则只有5%左右。

从这个阶层所持有的资产结构上看,他们几乎全部是美国前1%的大企业的连锁董事。这个阶层,互相交织,形成了企业共同体。大企业共同体,就是美国最高阶层,大资本家统治和控制美国经济与社会的权力心脏。

权力,阶层,族裔,企业,财富在这五个维度上,美国社会的那1%部分,他们惊人的叠合在了一起。这是关于美国社会权力分析的第二个基本事实。这个精英共同体,就是美国社会的奴隶主阶级。

美国社会财富分布前20%的人,所占社会总财富的比例,超过85%,现在的数据,已经超过了90%。这个阶层,抛去最顶尖的那部分奴隶主,他们构成了美国社会的自由人阶层。他们是有产者,但是尚还进入不了奴隶主阶层。

剩下的80%低收入人口,他们的财富,所占美国社会总财富的比例,现在可能已经不足10%。他们属于美国社会的奴隶阶级。这就是美国社会全景图:300万奴隶主阶层,6000万自由人阶层,2.5亿奴隶阶层,也就是奴隶主眼中的垃圾人口。

很多中国人,如果深入了解美国社会的话,会对美国人普遍的无知,感到很困惑。他们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按理说,美国人都应该很聪明啊,怎么他们的国民,很多人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具有呢?比如有一亿多的美国人,真诚的相信处女会怀孕,相信天使真的存在。美国是世界上,相信天使存在的人口,最多的国家。

实际上,大多数的美国人,都不聪明,真正驱动着美国这座帝国列车前进的,它的火车头,仅仅是那最聪明的300万人。300万精英,拖着两亿多垃圾人口前进,这就是美国社会权力分析的第三个基本事实

二、阶级,种族,企业,资本,权力圈层的叠合

在奴隶主阶层中,也存在分化。这个集团里,最核心的是英裔和德裔。黑人之所以有少数人可以进入到最高阶层,是因为,他们是为这个核心层做总管来管理庞大的黑人人口。南方的奴隶种植园社会,一直都有这个传统,由黑人总管来管理黑人奴隶。

从这个核心向外展开,爱尔兰裔,和意大利裔,则是外围。为什么肯迪尼会遇刺呢,因为外围不可以做正室。想要加入奴隶主核心俱乐部,一方面爱尔兰人血统上政治不正确,他们是凯尔特人,不属于日耳曼系。另一方面,爱尔兰人信奉天主教,而美国的英裔清教徒,和天主教是不共戴天之仇。第三,英裔歧视爱尔兰人,比歧视黑人还厉害,虽然他们是白人,但是他们脏,疯疯癫癫的还有暴力倾向,他们以前也都是英国人的农奴。农奴怎么可以翻身做奴隶主呢。

精英阶层里面,1%左右的亚裔,也属于外围。比爱尔兰裔,意大利裔,更加的外围。黑人可以当国务卿,可以当国防部长,甚至母系血统根正苗红的的黑人混血儿奥巴马,也可以当总统。但是亚裔,想要跻身第一集团里的核心层,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美国华人的天花板会那么低,甚至比黑人还要低。因为华裔在美国的最高权力位置,也就是自由人那一档。核心层的白人可以接受让黑人当总管角色,那是他们的传统。可以接受爱尔兰人,跻身到核心层的边缘,因为爱尔兰人有庞大的人口基础。而且他们的种族上是白人。

华人一方面是人口少,所以在政治上没分量。二是因为华人的血统和文化,核心层的奴隶主集团,永远也不会拿华人当成自己人。印度人可以充当大企业高管,但是华人不可以。因为,即便华人比印度人更能干,更聪明,但是,核心集团不仅不会拿华人当自己人,还会时刻防备华人暗自效忠母国。

三、胡峰族与犹太财团

    美国的媒体,喜欢宣扬奥巴马的黑人血统和背景。全世界人民,也都觉得奥巴马是第一任黑人总统。实际上,奥巴马是个不折不扣的胡峰族。他的母系血统,包含英裔和德裔,爱尔兰裔。并且和很多白人豪门,都有血统上的亲缘关系。

什么是胡峰族呢?我们先来了解下背景知识。奴隶主阶层,具体又是由哪些群体组成的。


“胡蜂”(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财团和自称“咱们一伙”(Our crowd)的犹太财团联合统治着美国,但双方的百年战争也是不死不休。

在美国真正居于统治地位的族群,即所谓的“WASP”(即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的简写,含义是白人、盎格鲁撒克逊人、新教徒)。因为英文中黄蜂的拼写也是wasp,所以有很多人(包括很多WASP)就戏称WASP为“黄蜂”或者胡蜂。

在近代史上,哪里有战争,哪里就有犹太人的投机生意。甚至,因为犹太财团的支持和反对,可以左右一些战争的胜负。为什么美国的奴隶主核心层,会接纳了犹太人呢?如果美国是家公司的话,犹太人算是拿钱入股的股东。

从美国的独立战争,第二次独立战争,和后面的南北战争,两次世界大战,犹太财团,都对美国人进行了金融投机。战争,从来都离不开金融的支持。明末的政府军,之所以会输给流民军,不是军事力量不敌流民军,而是政府太穷没钱打仗。钱去哪里了呢,都掌握在江南的大地主手里,这些大地主,他们宁肯亡国也不愿意掏钱保卫国家。

犹太人是把国家当成股票,把战争当成故事和题材操盘,然后进行投机牟利。两次世界大战,与其说美国人发了战争财,很大程度上来说,是犹太财团发了战争财。

当年国民党的法币崩盘,导致中国国民经济彻底崩溃,也是拜犹太人的白银投机所赐。

为了包装美国梦,给人营造很多假象,对社会进行舆论塑形,奴隶主阶层,喜欢把他们推出来的一些明星,描绘成是社会底层人,通过个人奋斗而成功的。实际上并非如此。

的包装,说他是大学肄业生,是白手起家。实际上,盖茨的家庭背景很富有,他被大企业共同体选中,推上前台,只是为了把这些大企业所控制的其他企业里面的一些技术,从左手腾到右手去变现而已。

巴菲特,也是大企业共同体利益的代言人。首先,他的家庭背景非常富有,根本不是什么白手起家。其次,他背后的资本,都是来自大企业共同体,他的信息源,他的交易内幕,也都是来自于大企业的连锁董事俱乐部。

林肯的包装,说他是有个很穷苦的出身,一生都十分的坎坷,在美国梦的感召和激励下,终于实现了人生的理想。实际上,林肯一点也不穷,他是一名业务做的很好的律师,收入相当高。而且,他还娶了个十分有钱的老婆,老婆是豪门背景,吃了软饭,得到了妻子家族的支持,林肯的政治事业,才最终得以成功。

还有威尔逊,美国人也一直把他包装成美国梦的典范。实际上,威尔逊一点也不穷,他可是在奴隶贸易中,发了大财的人。美国人,显然不会提这些事,不然政治不正确。

如果从枪杆子,钱袋子,笔杆子三方面来做权力分析的话枪杆子是由军工企业共同体来控制,这是胡峰族的天下。在美国,研究军工联合体,是个学术禁区。没人知道,军事承包商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秘密组织,背后又是怎么组织和运行的。为什么说它是个禁区呢,因为谁敢研究这个课题,谁就会秘密的被消失。

钱袋子,胡峰族和犹太财团,平分天下。这些大企业共同体,他们组成了各种秘密组织,各种奴隶主俱乐部。比如,骷髅会,共济会,波西米亚俱乐部,等等等。这些组织的成员,都是高度重叠的。美国并不是由哪一个家族,哪一个秘密组织所控制,而是由一个奴隶主共同体所控制。

再说笔杆子,这一个领域,全完成了犹太财团的天下,水泼不进,针扎不透。整个美国的娱乐传媒业,都是铁板一块。他们会按照统一口径,出奇的一致,来对整个美国,整个世界,进行舆论塑形。

在美国历史上,他们最顶尖的阶层里面的人物,要么是胡峰族,要么是犹太财团。这一点,几乎找不到例外。奴隶主阶层,利用传媒控制,对下层的奴隶阶级,营造出来了一种密不透风的信息铁幕,这比农业文明时期,农奴们的囚室,更像是一种无法逃离的囚笼。

在农业社会,奴隶是在生命所有权上失去自由,沦为别人的私人财产。信息社会的奴隶,则是思想上失去自由。他们不仅失去了思想自由,还要歌颂犹太人为他们建造的思想监狱:民主

四、看不见的高墙:美国特色的种族隔离政策

    在奴隶社会中,对于作为统治者的奴隶主来说,阶级固化大于天。只有阶级固化了,才能保证,自己的下一代,下下一代,世世代代都依然还是奴隶主阶层。另一方面,只有阶级固化了,奴隶们,才不会越过本阶层,向上流动,对既有的奴隶主集团的利益,造成冲击。

怎么才能保证并完成这种阶级固化呢?核心,就在于教育上。美国作为一个发达的,文明而又先进的现代奴隶社会,奴隶主阶级,得以实现阶级固化的手段,就是美国特色的种族隔离,和美国特色的教育隔离

首先,奴隶主的后代,他们读的都是寄宿制的私立高中,通俗的说,这些学费昂贵的私立高中,就相当于常青藤大学的附中。从私立高中,再到常青藤大学,美国的上一代奴隶主,就是要主动把新一代的奴隶主,和美国社会的其他阶层隔离开来,时刻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在这样的一路封闭的奴隶主贵族教育生涯结束后,成年后的新一代奴隶主,无不油然而生一种“主人的尊严”。他们这时候,就会以美国的主人自居。这样,就确保了,奴隶主阶层,不至于向下层流动。

为了禁止奴隶阶级向上流动,除了抬高大学学费,让奴隶的后代读不起大学之外,奴隶主集团,还向美国的奴隶们,宣扬反智教育。在美国只有不到30%的人口,具有大学学历。至于拉丁裔美国人,黑人,他们的奴二代,具有大学学历的比例,更低的可怜。

在这些奴隶族裔中,奴隶主的舆论塑形机器,告诉他们,暴力犯罪,辍学,少女怀孕,吸毒,打篮球,滥交,酗酒,不务正业,各种堕落,才是正经事。正是在这样的反智教育中,“素质教育”“快乐教育”的大环境中,奴二代们,个个以好好学习为耻,以变成烂人为荣。

相关阅读

    ----占豪:寒门如何出贵子–“快乐教育”观念是给大部分普通家庭的一剂毒药

为什么中国社会,有一阵子要宣扬素质教育,快乐教育呢,因为这背后,有些力量在推动。试图向中国,输出反智教育,搞坏中国年轻人的脑子,降低中国人的平均心智。为什么上海某个高中考试都考不及格的弱智青年,会被包装成全国偶像呢,因为美国处心积虑的在向中国输出反智教育。

向中国输出反智教育的下一步,就是要在中国建立思想监狱。使得中国人的下一代人,永远不敢质疑美国人对中国的统治地位,永远也不敢质疑,美国人的价值观。并终身捍卫那300万奴隶主的利益。这一切的目的,都是美国的奴隶主集团,试图在中国建立跨国奴隶阶层。

美国的宪法精神,外面披着法国大革命所带来的启蒙思想外衣,骨子里,则是罗马奴隶制法典,和天主教神权法典的那一套。他们自始至终,从来没有把其他族裔当人看过。所谓的平等,只是美国的开国国父们,为了革命时期的战争胜利,让那些炮灰为自己卖命,不得已才接受了平等。而实际上,《独立宣言》里面,讲的那么美好煽情的话,美国的国父们,并没有人真的相信。要不然,怎么建国那么多年过去了,直到1960年代,黑人才获得选举权呢。

所以说,美国宪法,骨子里就是一部奴隶制宪法。《独立宣言》里面声明并茂的宣称,人生而平等。既然人生而平等,为什么黑人不能有选举权呢,这是不是自相矛盾了呢?白人奴隶主,会对这种困惑表示难以理解,因为在他们看来,黑人根本不是人,他们会认为,你的问题都没问对。

在古罗马的奴隶制法典中规定,奴隶,妇女,破产者,都不具有选举权。直接被剥夺了政治权利终身。不仅黑人没有选举权,美国的妇女也没有选举权,一直到1920年,美国的妇女,才获得选举权,才获得人的权利。所以说,美国宪法,就是一部照搬古罗马奴隶制法典的奴隶制宪法。

南北战争的起因,是因为北方的废奴主义者,和南方的种植园奴隶主的矛盾,尖锐不可调和。那么,北方的废奴主义者,真的是出于对黑人的难以自禁爱与同情,才要解救他们的吗?显然不是。

南方种植园的奴隶主,因为种棉花发了大财,到处买地买奴隶,扩大生产,试图把美国变成一个初级产品原材料供应国和农业国。他们有钱了之后,大量进口欧洲的商品。这对北方的工业集团,造成了十分巨大的冲击。

于是,北方的工业集团,提出要提高关税,来抵制欧洲商品,扶植本国工业。而提高关税,对于南方的种植园奴隶主来说,就等于他们以后买的东西都要变贵,直接向北方那些工业集团购买类似商品,则北方的工业品,都是山寨货,垃圾货,他们又不愿意买他们的。这样矛盾就不可调和了。

北方的工业集团,便组织起来了一只土匪军,入侵了南方,到处烧杀抢掠,还实行三光政策,把南方繁华的亚特兰大城夷为平地,变成了一片废墟。这就是美国的南北战争。根本就没人在乎黑人奴隶的死活,从头到尾,都是为了争夺利益。南方各州的做法,是合乎宪法的。而北方的做法,则是违宪在先,又烧杀抢掠不义在后。从这点看,林肯真的是死不足惜。

很多鼓吹美国种族大融合的人天真的认为,白人爱黑人,黑人也爱白人。实际上,白人从来没爱过黑人,黑人也从来不爱白人。几百年过去了,黑人还是黑人,白人还是白人,美国并没有发生向墨西哥那样的全民大混血,全民大杂交现象。

五、NBA,当代版的古罗马斗兽场

黑人被阻止向上层阶级流动,被固化在奴隶阶级中。奴隶主被封闭隔离在上层教化中,也因为固化,很难向下流动。奴隶主,和奴隶,这种典型的二元制的奴隶社会,就会带来典型的奴隶制社会的生活趣味

在古罗马,有圆形剧场,观看人兽表演。在美国,也有各种原形剧场,观看奴隶表演。表演的运动项目,有篮球,有拳击,有橄榄球,有冰球。这些运动早期的运动员,几乎全是黑人。这些圆形剧场,都是以古罗马斗兽场为原型而建成的

美国宪法的原型,取材自古罗马的奴隶制法典。所以,美国人在生活趣味方面的原型,也取材自古罗马的娱乐产业

在美国奴隶主的眼里,黑人不是人,建造原型剧场,观看黑人之间互相赤膊相拼,在那一刻,形同古罗马斗兽场里面的人兽大战被复原了。那种奴隶主精神,那种奴隶主生活趣味,那种野蛮人以折磨人为乐的兽性,都被点燃起来了。

一直都有人感到奇怪,为什么这些强调身体对抗的运动,在美国,都是黑人在参与呢。因为这是美国人沿袭了古罗马的古制。奴隶主,贵族,自由人,只是观看者,而不是人兽大战中的博斗者。在古罗马,自由人,贵族,奴隶主参加人兽博斗,是违法的行为

在中国,上至皇帝,下至平民百姓,娱乐消遣,都不是以观看折磨人为乐,也不是观看暴力对抗为乐,因为我们是文明人,美国人是野蛮人。中国收视率最高的节目是春晚,美国收视率最高的节目是超级碗。这体现的就是文化上的根本区别。

中国人以和为乐,以乐为养。美国人则不然,他们以杀为乐,以乐助杀。所以,美国人喜欢的运动项目,都是充满暴力和兽性对抗的。而黑人作为奴隶,则成了他们新版本的圆形剧场里面的人兽博杀者,文明社会里的升级版的斗兽场。很多人问,NBA是一项黑人运动吗?并不是,它是一项奴隶运动。

六、南方各州票仓的本质:种植奴向选票奴的演化

    美国的宪法精神,承袭之古罗马的奴隶制法典。美国人的选举制度,则承袭制天主教的红衣教团制度。美国的奴隶主自我标榜,美国精神就是法国大革命的那套,什么平等自由民主博爱,其实他们自己都不信这些话。欧洲启蒙思想于他们来说,不过就是一件皇帝的新衣。

主宰美国的权力体系的最高组织,是一些秘密结盟的大企业共同体。他们所实行的法律,在宪法上,是古罗马奴隶制的那一套。在民主选举上,则是天主教法典的那一套。这简直就是对法国大革命精神和启蒙思想的讽刺。

从历史上看,英国法律人一直是秩序的友人和改革的敌人。而法国的法律人由于不能在政界获得地位,就成为革命的急先锋,1789年领导人民推翻了法国的君主政体的就是这帮法律人。在美国,因为本来不存在贵族,律师、法官这些法律人就乘虚而入成为美国的贵族阶层。

这就造成了,在美国几百年的历史上,法律人当选总统的比例高达60%,这个比例算是高的出奇,其他国家,都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在美国,法律人的服务对象,就是那一小撮奴隶主集团。

这一小撮奴隶主,和法律人们,在建国之初,制定联邦宪法,他们足足花了五年时间。奴隶主阶层和奴隶阶层之间,重视的是双向的阶级封闭。而在奴隶主与奴隶主之间,他们看重的则是利益和权力之争,甚至是锱铢必较分文必争。

在奴隶主集团之间,为了争取而更多的利益,对权力的互相制衡,就变得尤为重要。这也导致,法律人在美国社会的地位极为重要。这些法律人,为了维护他们的主顾,奴隶主集团的利益,便把美国的选举制度,设计的十分巧妙,直接把奴隶阶层,屏蔽在选举体系之外。

和人们所联想的不一样,美国的民主选举,并不是人们都去投票站投票,普选总统。而是由选举人团投票产生总统。选举人团的产生,是由政党指派的铁杆党员担任,说白了,就是政党的水军。

美国的总统候选人的产生,则是有大财团遴选出来的。首先,出身要是胡峰族血统。其次,价值观要得和大财团保持一致。实际上,美国的总统,并没有实权。各大财团,除了培植总统候选人之外,还要花大量的资金,来培植自己在国会中的议员来制衡总统,以防止总统在执行行政权的时候失控。

美国的立法,和国家政策的制定,都是在政府之外秘密完成的。首先是很多服务于奴隶主集团的智库和基金会,发起学术研究,制定出来一些思想和建议。然后交由奴隶主集团直接控制的政策研制机构,负责制定出来可执行的政策。政策研制出来了,再交由国会等机构,进行广泛的讨论。为了推行这个政策,再启动媒体的舆情塑造机器,引导和操纵民意。给大家造成一种人心所向的假象。最后看都差不多了,总统再装模作样的签个字。

如果总统不听话,就可以启动弹劾程序,用司法的力量把他赶下去换掉。说白了,在真正的幕后权力体系中,站到台前的总统,大概相当于一个电视台的主持人那样,只是负责站在白宫这个演播大厅中,把奴隶主集团的政策演播一遍,表演一遍

每个州根据人口数量,来产生相应数量的选举人。一个州,又要划分出来很多的选区,在州级别和联邦级别的选举制度中,并不是按获投选票比例分配议员名额,美国奉行赢家通吃的游戏规则。比如说,只要某个州的选举人投票数超过对手一票,那么这个州,就算是这个党的天下。

在南方各州,黑人和拉丁裔虽然作为奴隶阶层,没有权力,但是他们因为有庞大的人口,就可以影响很多州的投票人的选投结果。于是,两个政党,都拼命的拉拢讨好黑人和拉丁裔。他们的价值,就在于充当选票奴,为两党背后站着的奴隶主集团的利益斗争,奉献手动点赞的功能。

在美国奴隶主集团中,选举系统,一定要和奴隶阶层隔离。不然就会直面汹涌的民意,他们把真正的民意叫做“多数人的暴政”。而这一切,从宪法到选举,从头到尾,都从未体现过民意。

通过种族隔离,教育隔离,阶层隔离,政治隔离,美国的奴隶主集团,终于把古罗马的奴隶制,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而那些奴隶们呢,则陷入犹太人为他们精心打造好的思想监狱和舆论监狱中,这种无期徒刑,很难有刑满释放的那一天

古罗马的奴隶尚且不会为奴隶主的选举结果感到欣喜若狂,但是美国现代版的选票奴们,他们则会为了奴隶主们操纵出来的总统,高兴或者愤怒的痛哭流涕。

七、蓄奴自重的掘墓之策

人口多,就可以获得更多的选举人名额,就可以赢得更多的州,直至最后赢得联邦大选。那么人口从哪里来呢?奴隶主阶层,想生出来海量的人口,肯定不现实。而白人因为生育率下降,也无法获得可观的人口增量。如此一来,生育率非常高的两个族裔,黑人和拉丁裔,就成了政治选票奴中的香饽饽。现在黑人加上拉丁裔,他们的总人口,已经超过了一亿人。这还不算那一千多万的非法移民。

为什么民主党要给非法移民绿卡呢,因为这些人,都是很好的选票奴,选票奴多了,选举人票就多,赢面就大,赢了大选,所有利益通吃。至于这一千万非法移民给社会带来的冲击力,谁在乎呢,谁关心呢

川普为什么要驱逐非法移民,为什么要在墨西哥边境建长城呢,因为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可怕性。现在白种人在人口比例上的优势,只体现在44岁以上的人口中。也就是说,年轻人中的有色人种,在人口总数中,已经超过了白人。等上一代白人都死了,下一代白人的人口占比,可能会下降到40%,甚至更低。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美国将彻底失去称之为美国的根基。西班牙语,会成为美国的官方语言,纯种黑人或者墨西哥人,会成为美国的总统,他们会修改宪法,把白人奴隶主的利益都砸烂,他们还会残暴的对白人进行种族屠杀。并且会举国歧视白人,把白人变成奴隶阶层。也就是把南非革命后,黑人驱逐白人歧视白人屠杀白人的那一套,重新上演一遍。

从这点来看,川普可谓是白人种族的良心。而希拉里和他背后所代表的奴隶主小集团,他们是十分的短视的。他们为了攫取短期的利益,不惜断送整个国家。南非革命之后,很多白人背井离乡,逃离了南非。没跑的,则过着悲惨的生活,被压迫,被歧视,甚至被种族屠杀。

随着美国人口结构的大变化,美国变成南非,已经很近了。剧本都写好了,演就按照南非的样演。现在白人的人口占比是60%多点,十年后,白人人口占比,可能会下降到50%。20年后,白人的人口占比,会下降到更低,可能要下降到40%。

民主党为了自身的私利,蓄奴自重,对黑人和拉丁裔,奉行两少一宽政策,这就是在自掘坟墓。当年苏联亡国,也跟在民族政策上奉行两少一宽政策,脱不开关系。

川普看到了这种可怕的未来,所以他坐不住了,要挺身而出挽救白人的命运和前途,顺便再挽救下美国。但是美国在这条路上,已经积重难返,国内的分裂太严重,无论是从族裔上,还是意识形态上,还是利益集团上,都分裂的太严重。即便川普和他背后的极右翼奴隶主集团,赢得了大选,要矫枉过正的对黑人和拉丁裔搞两多一严,那美国就要打内战了,剧本就是南北战争

反对川普,成了大多数美国人的共识。通过前面对美国社会权力分析的结果看,川普的出现,是对这种权力游戏既有规则的挑战。一个大厦,如果内部结构突然变了,它就会轰然倒塌。美国这个国家也是如此,如果川普用另一套权力游戏规则,很不懂规矩的,挑战并打赢了目前这套奴隶主们的权力游戏规则,很可能就会造成,因为权力体系的改弦易辙,造成国家的解体。

为什么索罗斯那些人怕川普,就是因为这个。大家以前想的只是心照不宣的给美国这个大厦换块幕墙,而川普想的,则是给这座大厦直接换支撑结构。搞装修的都知道,支撑墙不能砸,会要命的。而川普干的,可能比砸支撑墙的事更危险。

八、奴隶暴动:愤怒的火山就要喷发

    为什么美国的警察,这么喜欢击毙黑人,黑人又这么喜欢杀警察呢。这都是有历史传统的。就好比问,为什么猫喜欢抓老鼠呢,人为什么会怕蛇呢,这都是历史记忆所造成的。有的记忆在了文化里,有的甚至记忆到了基因里。

1850年颁布的《逃亡奴隶法案》里第一次明确要求了,北方的警力有责任抓捕逃走的奴隶,否则要被重罚。这就是美国警察一看到黑人就激动的先天历史性根源。就跟猫看到老鼠就想抓一样,控制不住的。

随着奴隶主集团的横征暴敛,巧取豪夺,美国社会的阶级分化,空前严重。社会矛盾,也空前的激化,已经到了,只差两个人的地步了。

特朗普的出现,让美国之外的人,第一次见识到了民意的力量。在这之前,美国选举系统,都是和奴隶阶层隔绝的,他们的政治只体现奴隶主的意志和利益,从不体现民意。黑人的民意是民意,拉丁裔的民意是民意,落魄白人红脖子们的民意,也是民意。奴隶主精巧控制奴隶的那一套,忽然有了被冲破的可能。

打碎犹太人操纵的政治正确,打碎白左们的意识形态禁锢,打碎奴役美国人的思想监狱,这无异于,是把选票奴们,从奴隶主集团手里,解放出来。让他们真正的获得政治权力,让宪法真正的体现人民的利益。这简直就是又一场废奴运动。

在选票奴这个问题上,现在蓄奴的是民主党,要求废奴的一方是修正主义共和党。特朗普,不算是真正的共和党人。共和党人,他们不会背叛奴隶主这个阶级,他们和民主党所代表的那一派奴隶主集团之间,只是阶级内部矛盾。还没激化到分裂的地步。

    但是特朗普的出现,加速了这个分裂进程。特朗普说,美国正面临着分裂和内战的危险。他这么说,并不是危言耸听。放任民主党的那一套两少一宽政策,蓄奴自重,很快白人就会变成少数民族。到了那一天,美国也就没有存在的基础了。

对于黑人和拉丁裔他们来说呢,民主党的骄纵,只起到了恩生害的效果。整个社会,笼罩在逆向种族主义的氛围中,大家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不同种族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矛盾越积越深。当民主党那些蓄奴派,还有钱养着他们的时候,他们只是闹闹就算了。

一当美国经济进一步衰退,民主党也养不起这些选票奴了,那么,这座火山,就真的要爆发了。像古罗马历史上的斯巴达克起义那样,把整个美国变成一座火海。人人都有枪,这要是全民暴动起来,跟好莱坞派的末日题材的大片,估计差不多。

说到底,美国只是一个披着文明外衣的奴隶制国家。虽然统治体系设计的更加精致和巧妙了,但是它的本质依然还是奴隶制那一套。表面上,他们已经颁布了废奴法案,但是奴隶制,从未离开过美国。因为奴隶制才是美国的灵魂。

他们嘴上说着民主,表面上供奉着象征法国大革命精神的自由女神,而在统治阶层的那群奴隶主和红衣主教心里,他们从未承认过平等,从未施行过真正的民主。在他们眼里,没有人类,只有金钱。他们不仅对本国人民施行奴隶制,还妄图在全世界推行奴隶制秩序

美国照搬的是古罗马的那一套,包括它最后的灭亡,也将会照搬古罗马的那个剧本。统治民族,生育率下降,人口占比减少,社会分化加剧,经济衰落,政治动荡,矛盾激化,抢劫别国财富受阻;奴隶主、自由人、奴隶,权力体系的三大圈层,都在分裂。黑暗勇士,发起奴隶暴动。然后就亡了。历史是多么的相似。

这是危言耸听吗,当然不是。请看下面的这张图片,图片里写的是去年黑人游行时的标语。看了这些标语,再联系下前几天发生的达拉斯枪击案,黑人狙杀警察的事,不难想象,这座火山,离爆发不远了。

“我们想要什么?

死的警察!

什么时候要?

现在!”

更多精彩,尽在----

1、至道学宫 2、占豪文集
3、郑永年文集 4、井底望天专栏
5、活学三十六计 6、毛泽东传
7、上合贴 8、刘涛-中国崛起策
9、张维为文集 10、乔良文集

目前有 1 条留言    访客:0 条, 博主:0 条 ,引用: 1 条

    外部的引用: 1 条

    • 白云先生看帝国(七):美国已成最大僵尸经济体,离轰然倒下只等最后一击 | 求索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