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官场·职场 > 文章
这两集除了侯亮平到高育良家第三次赴宴的内容外,另一主要情节的就是赵瑞龙与他的好友杜伯仲回忆当年如何拉高育良下马的故事。 高育良老谋深算、谨小慎微,但仍然没能挡住赵、杜二人为他准备的温柔乡的诱惑,沦陷于其中。 究竟是腐败干部的意志不够坚定,还是不法商人的手段太过狡猾,反正高育良的腐败已经成了事实。 高育良和李达康,都是汉东省政坛中的佼佼者,论手段论机谋,二人都很难分得出高下。但唯一的区别就是,李达康...
阅读全文
正如上一集中田国富的预料,侯亮平拿到照片后,就带着钟小艾一起前往高育良家中“兴师问罪”了。 最近几集,钟小艾的家庭背景越来越开始受到很多观众的热议,种种猜测层出不穷。甚至有传言钟小艾是红三代,其父是正国级领导。 也有推测说,侯亮平看不上汉大的校花,拒绝了高育良的女儿,其原因就在于贪恋钟小艾的背景。 但就我个人而言,认为这些推测还是不太靠谱。毕竟从有限的情节看,在淘宝上嫌太贵舍不得买衣服,为儿子在网上...
阅读全文
42集的剧情中其实有一个情节值得回味,但没有来得及展开讲。 在沙瑞金与田国富讨论照片内容时,田国富提到,季昌明一直汇报说,祁同伟和高小琴是情人关系。 季昌明在如今的形势下,早已倒向了沙瑞金阵营,这是之前已经分析过的。 但季昌明的作用,不仅局限于在“1·16”案件的审理中为省委把握好大方向,竟然还掌握了祁同伟甚至高小琴的情报。 季昌明曾经和侯亮平一起聊起过祁同伟的经历,尽管他一再提醒侯亮平 关于祁同伟的危险性...
阅读全文
自从信访局窗口问题的剧情播出后,孙连城区长到底有没有过错,就开始成为一个热点话题。 从有限的一点情节看,孙连城在本剧中的“懒政”只体现在了四个情节: 未改进信访窗口; 企业幼儿园改制后不解决幼师编制; 搁置大风厂拆迁; 推诿新大风厂土地申请; 前两件事,孙连城未予完成的原因很简单,缺乏资金。后两件事情涉及大风厂与山水集团,敏感而棘手。 为孙连城辩护的理由也大多出自这两个原因,资金短缺,所以无能为力;事情...
阅读全文
当初在吕州考察易学习时,田国富就曾向沙瑞金介绍了李达康的强势与霸道。如今,在看过李达康的懒政治理会议之后,田国富又向沙瑞金重申了这一话题。 田国富提到李达康的次数并不多,但有限的几次,给出的都是较为负面的评价。 前几次,沙瑞金对此不置可否,而此时则接过话茬,赞同了田国富的观点,要对李达康加强监督。 当然,这并非是要针对李达康有什么大动作。毕竟在沙瑞金心中,李达康和高育良还是有区别。 高育良上有副国...
阅读全文
昨天的文章在吕梁的问题上,推测这是高育良利用吕梁与侯亮平的矛盾,刻意安排的调查负责人。 但后来有朋友指正,认为这一选择更多出于季昌明的意愿,当然很大程度上也源于吕梁当时担任着检察院的纪检组长。 但无论出于哪种原因,吕梁毕竟和侯亮平产生过矛盾,即使不会诬陷侯亮平,但也很容易带着成见办案。 因而办案伊始,他的思路就与高育良、肖钢玉保持了一致,在潜意识里,已经认定了侯亮平有犯罪的可能。 就剧情中对一些有...
阅读全文
在侯亮平被停职后,季昌明在高育良面前力保侯亮平,没有对其立案,而仅仅是停职反省。 没有立案,没有被隔离审查,侯亮平也就有了自救的空间,开始研究起肖钢玉这位检察长。 在侯亮平赴汉东省上任前,最高检反贪局秦局长曾对侯亮平说,要不怕做孤臣。此刻,他终于成了真正的孤臣了。 历史上最近一名自称“孤臣”的人物,是国民党如今的主席洪秀柱。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洪秀柱在无人敢于参选之际,自告奋勇成为国民党内唯...
阅读全文
季昌明这位检查长在之前的剧情中,形象并不特别高大。无论是剧中人物,还是剧外的观众,对他的评价都是循规蹈矩、谨小慎微。 此前对于季昌明,印象最深的情节来自于他与侯亮平上任前的谈话。 当季昌明向侯亮平介绍了汉东省的政治形势后,侯亮平追溯历史,认为自己二十多年前刚工作时,就是季昌明手下的兵。 季昌明听到这话后神色大变,特意强调了二十年前 自己与侯亮平 不在一个部门,没有历史渊源,直白地驳斥了这一说法。 连...
阅读全文
没想到事情的转机来得如此突然。此前对侯亮平又是威逼又是利诱,连东南亚杀手都出动了,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没想到一个周末过去,高育良就拿到了侯亮平腐败了事实证据。 以往常有人讲,反腐只是形式,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权力斗争。其他且不提,这个节骨眼上,对侯亮平进行反腐显然是毫无疑问的权力斗争。 而这转机仍然来自于蔡成功。 看过昨天文章的朋友可能知道,如今"116"案件中反贪局所拘捕的几名嫌疑人中,全部起...
阅读全文
之前在京州市常委会上,只是听到陈清泉嫖娼的消息,李达康就直接做出了双开陈清泉的决定,跳过了相关必要的手续和程序 如今在大风厂,沙瑞金直接下令,要求撕掉法院判决后贴在大风厂厂房的封条。 贴封条的依据,大概是来自于陈清泉所作出的不公正判决。而撕封条的依据,则来自于沙瑞金的命令。 李达康多次下令走司法途径解决大风厂问题,甚至不惜双开一位法院副院长,但几周过去了,事情还没有半点眉目。如今沙瑞金一句话,法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