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每日一字
    唐代广德元年春,延续多年的安史之乱终于结束了。诗人杜甫当时正流落四川一带,听到这一消息,不禁欣喜若狂,即兴写下了生平第一首快诗——《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这位年逾半百、多年漂泊的老人对着妻儿侃侃讲述捷报、手舞足蹈之态仿佛就在眼前,喜悦之情由笔尖溢出。 提到“喜”这个字,我们好像就会不自觉地嘴角上扬,心情愉悦。喜的本义是指高兴、快乐。比如,喜不自胜,...
阅读全文
    提到“八”,很多人脑海中最先闪现出的可能就是八戒。猪八戒,作为风趣幽默、耳熟能详的文学影视形象深入人心。有趣的是,中国第一位汉族僧人的法号就是“朱八戒”。所谓八戒,是佛教中的八种戒律,后来由于《西游记》中鲜活的猪八戒形象,八戒这个词也平添了一抹诙谐。 在所有数字中,除去“六”以外,中国人也很喜爱“八”。这大概是因为“八”与“发”谐音,寓意着兴旺发达,所以在很多地方,人们都喜欢取“八”之数。...
阅读全文
如果评选最喜欢的民间传统爱情故事,最热门的恐怕就是牛郎织女七夕会了。牛郎是人间一个普通的青年,织女则是天上的仙女。牛郎和织女相恋,却受到王母娘娘的阻挠,牛郎不顾一切带着一双儿女追到天上,无奈与织女隔着银河遥遥相望。王母娘娘被二人的痴情感动,命令喜鹊在每年七月七日这天搭起鹊桥,二人得以踏上鹊桥相会。 说起七夕的来历,民俗学家认为最初是源于汉代的“女儿节”。在农历七月七日这天,未婚女性都可以穿着盛装...
阅读全文
    看见“恨”字,总会想起《红楼梦》里林黛玉含恨逝去的场景。“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黛玉为爱熬尽了最后一滴心泪,离开了人世,那些泪滴里有对宝玉、对命运无尽的爱与恨。 《说文解字》云:“恨,怨也”,“恨”的小篆写作 左边是“心”,说明恨是一种怨愤的情绪纠缠在心里,无法自解;右边是“艮”,有扭头向后瞪视之意。因此,“恨”字本义即为因怨愤而瞪眼怒视。 我...
阅读全文
    我们小时候总喜欢缠着家里的老人讲故事:牛郎织女鹊桥相会、梁山伯祝英台双双化蝶、孟母爱子三迁其家、岳飞精忠报国……这些故事讲述了不同人物的悲欢离合,却都表达了同一个主题——爱。 ,上半部分是一个人张着嘴巴、喃喃倾诉,下半部分是心,即爱就是喃喃倾诉柔情,用心疼惜呵护。取“心”为象,说明“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情,这种深厚真挚的感情是通过心灵的相互碰撞、吸引、交流、奉献来完成的,这就是“爱”...
阅读全文
    如果从一到十中,选出喜欢的两个数字,大部分中国人可能会选择六或者八。六是中国人非常喜爱的数字。 在甲骨文中,“六”好像一个结构简单的棚屋,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六的甲骨文字形是“庐”的原型,代表屋宇。“六”与“庐”谐音,所以造字时用形象的“庐”记录抽象的“六”。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造字六法,也就是六书。造字六法是古人分析汉字造字的理论,分别是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 即是象形,直接画...
阅读全文
2017-04-17 19:07 生活·感悟 ⁄ 共 717字 暂无评论
    很难想象,第五,其实也是一个姓氏。汉代的时候,有一个人,名叫第五伦。他为人耿介、不畏权贵,生活又很清廉,虽身居高位却仍然亲自锄草喂马,备受百姓爱戴。据说第五伦的先祖,是战国时期齐国的田氏,西汉初年,田氏迁徙,因为家族大、人多,就以迁徙的次序作为姓氏,从第一到第八都有,第五就是其中的一支。 第五伦的名字很有意思。第五是姓氏,也是一个序数词,而五伦,也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一个特有名...
阅读全文
    有个笑话,说过去有个人,跟先生求学,先生先教“一”字,写的是一横,又教了“二”字,两横是二,再教“三”字,是三横。于是这个人就想,原来写数字这么简单啊,四一定是四横,以此类推,准没错!一到十还好,写百千万的时候,可把他累坏了,怎么写也写不完。 这个故事听着虽然可笑,不过甲骨文中的“四”,还真就是四横。“四”,甲骨文中原作 ,后来才逐渐被符号性更鲜明的“四”取代。 “四”是中国古代非常重要的...
阅读全文
2017-04-13 19:26 生活·感悟 ⁄ 共 771字 暂无评论
“洛阳城里春光好,洛阳才子他乡老。”古人离开多年生活的故乡而作客他乡,正是独在异乡为异客,风土、人情、语言、习惯的种种不同,带给他们无尽的思念。这是古人常有的一种情感。 提到他这个字,就会自然而然想到其他两个同音字:她、它。他她它的区别,从小学就开始讲。其实要说不同,从字源上就可以分别出来。三个字中,最早被创造出来的,是它。它的甲骨文字形,是一条蛇的样子,也就是蛇的本字,因为常常被借用为代词,便...
阅读全文
    所有故事的开头,其实都可以冠名“我”:我听说、我见过、我去过、我想起、我曾经……这个我,作为第一人称,指代自己。 在汉字中,带有“戈”部的字,总是与兵器或者武事有关。“我”字也是如此,甚至它就是一件兵器。无论是甲骨文还是金文,“我”都像是兵器——一件长柄并且有着锯齿的兵器。如此看来,“我”的本义并非是第一人称代词。只不过很早很早以前,“我”就被假借作为第一人称,其本形本义反而消逝在演变长河中...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