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世纪
作者 刘涛 我认为模式这样的概念是很奇妙的,它决定了人们对本身制度的认同,它决定了模式来源国对该体系之外的人群所具有的向心力,它意味着一个国家在世界上进行经济、商业和贸易沟通时使他国按照己方意志行事、减少交流成本的能力。总之模式是增强本国自信心和引导他国民众向本国思维方式转变的重要手段。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西方这么在乎推广普世价值观念,这么在乎输出颜色革命,这么期待和平演变非西方国家的下一代。19...
阅读全文

作者 刘涛 I 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 马克斯 • 韦伯是德国社会学历史上与马克思和齐美尔齐名的社会学家,他百科全书般丰富的知识结构和全景式的对人类社会发展的分析,让人们在阅读其文选时会感觉到仿佛进入了知识迷宫。我们必须看到,恰恰是德国一代代的社会学家、理论家、思想家和哲学家对于中国今天的崛起大业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因为他们的理论是往往是从深刻思辨的角度对社会进行分析描述。考虑到尼可拉斯 • 卢曼、弗里德里希...
阅读全文
作者 刘涛 I 历史学家汤因比的学说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这个名字对中国知识界和民众来说应该并不陌生,1980年代初,我国播放了一部电视政论片《迎接挑战》,当时相当轰动,其中就提到了汤因比的“文明挑战与应战”理论。在那个中国还相对落后的时代,他的理论在国人中引发了强烈的反响。但随着汤因比辞世时间已久,在社会学科的主流讨论中,汤因比这个名字越来越少被人提及。但恰恰在中国崛起的今天,我们非常有必要来温习一下这...
阅读全文
作者 刘涛 I 为什么社会主义才能建立真正的功能分化社会 根据德国比勒费尔德社会学派的重要社会学理论,现代社会最基本的特征就是“功能分化”。功能分化指涉的是人类社会从封建时代的阶层分化和人治社会逐步向更复杂、更多元的社会过渡的过程,在这个社会转型过程中,社会各个子系统逐步实现功能的自治和自律。根据比勒费尔德学派的观点,西欧和美国是世界上率先开始呈现功能分化特征的地区,社会的各个系统如政治、经济、科学、...
阅读全文
作者 刘涛 I 求知与探索是一个民族崛起的标志 德国伟大文学家、诗人、思想家歌德的作品《浮士德》是德意志文学史上的一部巨著,其主人公浮士德是位一生矢志不渝地在知识上不断探索的学者,对浮士德来说,生命就是无止境的探索过程,是无止境地对真理追寻和求索的路程。浮士德是位永不停止和永不静止的探索者,在他看来,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完全掌握所有的知识,因此个人在寻求知识的道路上应该永不停歇。在德国文学史上,浮士德逐...
阅读全文
作者 刘涛 I 大前研一的发现和预言 日本著名的经济趋势专家大前研一曾在1990年代多次访问中国,与那个时代的许多经济学家一样,当时的大前研一对中国的发展前景相当悲观,他认为中国不可能繁荣,因为落后的共产主义和现代经济无法配合。对当时许多对中国持有负面评价的政治学家和经济学家抛出的“中国崩溃论”一说,大前研一也很附和。 2000年前后大前研一先后访问了中国的大连、青岛、长三角和珠三角,他对中国的看法开始发生了1...
阅读全文
作者 刘涛 I 二十一世纪再看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 21世纪的前十年即将结束了,人类社会在美国爆发金融危机之后开始重新思考世界的未来,对资本主义的重新反思是非常必要的。 对资本主义认识最深刻的还是马克思的《资本论》,无论现代人如何发展新视角,但在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深刻认识和理论分析上几乎无人能超越这位19世纪的理论巨匠。马克思用一句话就揭示了资本主义的根本矛盾:社会化大生产和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 笔者认为,马...
阅读全文
作者 刘涛 I 无法解释的中国经济奇迹 世界各地的经济学家和中国主流的经济学家都面临一个重大的挑战和难题,究竟该如何解释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所创造的世界经济史上从未有过的经济奇迹。中国经济奇迹颠覆了经济学上的许多“不可能”的论点,比如一个国家不能长期持续保持发展二十年以上,又比如经济繁荣和经济危机、高峰和低谷总是周期性相伴,又比如没有有效界定产权关系就不能取得持续稳定的经济发展等等。中国经济的奇特不...
阅读全文
作者 刘涛 I 中国的绿色“革命” 太阳能蓄电池覆盖着屋顶,太阳能集电器加热水温,街道旁的灯光照明运用的是太阳能。城市居民在几年前最后一次收到用电账单。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在太阳能工业领域工作。没有安装太阳能技术设备不能得到建房的批准,这样的措施适用于工厂和居民住房。 这是斯堪的纳维亚(北欧)国家的模范建筑吗? 当然不是的,这里是德州,北京以南的一个城市。它展示的是抢占未来的一个率先行动,它沐浴在太阳能...
阅读全文
作者 刘涛 I 合法性,一个经典的政治学命题 目前,中国持续高速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现代化进程逐渐引起了学者们广泛的关注。与过去单纯地关注中国的经济发展不同,越来越多的西方学者开始将目光转向了中国的社会发展和政治发展。过去研究中国的学者往往正面肯定中国的经济发展,部分肯定中国的社会发展,但对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政治改革往往给予否定性的负面评价。而现在有一个新趋势,关注中国政治发展的海外学者包括西方记者越来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