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战略·谋略 > 正文

白云先生:饥饿的资本,嗜血的盛宴

2018-05-09 10:10 战略·谋略 ⁄ 共 8712字 ⁄ 字号 评论 2 条

一、大萧条的起因,金本位与自由贸易

自从明朝的资本家,把资本主义的萌芽带给欧洲之后,被中国文明启蒙的西方人这才算开化,才开始在世界文明史中,获得一席之地。在明朝亡国之后,西方人从江南资本家们的手里,接过了全球化资本主义的大旗,并以资本主义的方式,逐渐控制了全球贸易,主导了世界历史最近几百年。

白云先生:饥饿的资本,嗜血的盛宴 求索阁

大明王朝为什么会亡国,资本主义的主导权,是如何转移到西方的。中国又是如何给西方带去资本主义萌芽的,具体的详细过程,参见《被资本击沉的大明王朝》。

在中国传统的经济思想里,经世济民,才是经济的根本宗旨。经世济民,简称为经济。现在流俗的经济学认为,经济就是商业牟利,这是非常肤浅的。中国历朝历代都注重抑制商业,因为商业本身的诉求,只是为了牟利,而不是对整个国民经济进行通盘考量和规划,实现经世济民的事业。

我们讲抑商,并不是说要彻底消灭贸易,消灭市场。社会的运转,不可能脱离市场。因为市场交换,是社会分工使然。比如,种麦子的不打铁,打铁的铁匠也可能不种麦子,农民把麦子卖掉换成钱买镰刀,铁匠把卖镰刀获得的钱,用来买麦子吃饭。这就是分工、交换、贸易和市场。再比如,我们每天买菜都需要去菜市场,这就是市场经济。我们讲的抑商是说,资本不能做大,和皇权形成一国二主的局面,威胁和破坏朝廷的经世济民。

如果皇权抑商失败,资本压倒了皇权,资本取代朝廷,主导生产和贸易,那就是资本主义。所谓资本主义,根本不复杂,不过是重商而已。当年始皇帝说吕不韦,一个小商贩,哪里懂什么经世济民。由于吕不韦主导的资本主义,严重的损害了国家的正常经济秩序,所以他被始皇帝处死了。

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春秋战国是一个高峰,明朝是另一个高峰。刚好,这两个时期,是中国郡县制帝制王朝发展的一头和一尾。这并不是偶然和巧合。可见,资本主义,是中国人早就成熟的事物,而且是一直被打压的事物,被唾弃的事物。本身并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所谓的西方资本主义,只不过是中国资本主义,彻底撕调经济伦理之后的严重劣化版本。我们扔掉的垃圾,被西方人奉为至宝。如果说中国的资本主义,是人文资本主义,那西方的资本主义,只能是禽兽资本主义。

有些没什么文化,没见过世面的傻子,喜欢吹捧和神话市场,认为是西方人才有市场,才懂市场经济,中国人几千年都不懂这么高级的东西。这些傻子还喜欢称自己是经济学家。一个人要是傻成了他们这样,可真令人同情。

一九三零年代的大萧条,作为西方式资本主义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到目前为止,西方的那些傻子经济学家们,也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给出的答案,也五花八门。

西方经济学是一门非常有趣的学问。如果我们问五个经济学家,对现实问题的解答,他们可能会给出六个答案。

真正的答案是,黄金是一种天然的通缩货币。在金本位货币体系下,工业化大生产,商品的生产率越来越高,而黄金的供给越跟不上商品的生产。这就造成了币重货轻的情况。币重货轻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钱越来越值钱,东西越来越不值钱。《管子》中的轻重之术,对此有非常详细的论述。

币重货轻,按照现在的术语来说,就是通缩。在通缩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情况呢?一方面会产生流动性偏好,因为货币越来越相对稀缺,所以人们就会倾向于储蓄货币,而不是花掉他们。另一方面,商品越来越便宜,人们会倾向于抛售一切商品,赶紧把它们都换成钱。

在通缩时期,越是这样的偏好和倾向,越会造成了自我强化和自我实现的恶性循环。币越来越重,也就是钱越来越贵。货越来越轻,也就是商品会越来越便宜。这就是大萧条现象。

用我们正统的经济学思想来解释大萧条,是不是非常简单?西方人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写了汗牛充栋的书来解释大萧条,堆砌了无穷繁复的数据,建立了无数精致的模型,越解释越糊涂。而我们只需要使用轻重二字,就可以把大萧条解释清楚。中国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可是他又有些傻,担心他以后无力谋生,就让他去学西方经济学吧,这里是傻子混饭吃的乐园。如果你恨一个人,想让他变傻,就让他去学西方经济学吧,因为它可以让一个不傻的人变傻。

二、美元本位的内在缺陷,是造成滞胀的原因

愚蠢的西方人,根本不懂轻重之术,他们缺乏理解大萧条的智力,所以更谈不上如何治理大萧条这种经济疾病。如果连病因都找不到,是根本不可能把病治好的。面对大萧条,他们先是吓破了胆,紧接着是丧失了理智。列强们丧失理智的后果是,爆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这两次世界大战,死了那么多的人,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资本家们的真正目的却只有一个:拉走战败国国库里的黄金,摧毁他们的工厂。

因为不理解资本主义,更不理解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疾病根源,所以西方人缺乏足够的智力来应对和治愈经济危机。就好比一个医生,病人找他看病,他辩证不明,病理不清,没办法,他只好以杀死这个病人的方式,来消灭了附着在病人身上的疾病。西方人通过世界大战来治愈经济危机,就是类似的通过杀人来消除疾病本身的手法。

作为两次世界大战的大赢家,美国人把其他国家的黄金,大多数都弄到了他们家。接着,美国人以黄金为储备,发行美元,来支撑世界自由贸易。这依然还是二战之前的金本位体系,只是通过美元这个镜像货币,来绕了个弯。

美国囤积了大多数的黄金,其他国家则是缺乏黄金。这造成了三个比较严重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美国无法再积累更多的黄金储备,因为大多数的黄金都被他们抢过来和坑过来了。第二个问题是,美国国内的黄金储备太多,会造成国内的币轻货重。也就是说,美国国内的商品价格会很贵。第三个问题是,在金本位体系下,其他国家缺乏黄金,用来进行贸易支付的货币就会不足,信用不足,就会造成币重货轻。通俗的说,其他国家国内的商品会很便宜。

黄金天然的是一种通缩货币,自由贸易天然的是一种重商主义。重商主义,天然的是资本主义。所谓重商主义,是指经济活动以积累和储备货币为天职,而不是以实实在在的物质生产经世济民为天职。

这时候美国人要怎么办呢?类似于赌博活动中,两个赌徒,赌徒甲把赌徒乙的钱都赢光了,为了能把赌博游戏继续下去,赌徒甲就把钱借给赌徒乙,让他继续和自己赌。输出黄金,借给欧洲人和日本人,让他们从被窒息的货币体系中缓过气来,继续和美国人做贸易,这便是马歇尔计划。以轻重之术看,马歇尔计划是成立的,这相当于是散己之重,积人之轻。

欧洲和日本,拿了美国人借给他们的黄金之后,开始大力发展生产,逐渐积累和储备了很多的黄金。同时,美国的黄金储备却越来越少。美国的黄金储备减少,其他接受美元的国家认为,美元的信用价值在减少,于是,他们开始抛弃美元,挤兑黄金。作为黄金的镜像货币的美元,一次次遭受美元危机。

打个比方来说,如果在黄金里面掺了铜,这样的黄金,就会信用不足。而美国的黄金储备减少,美国所发行出来的美元,对于美元的使用者来说,就相当于是金子里面掺了铜。这是美元危机的根本原因。

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这么反反复复的把黄金虫左右手互相捣腾,实际上黄金的总量并没有增加,还是那么多的黄金,只是不停的在不同的口袋里面倒来倒去。在黄金供给既定紧缩的情况下,想要在金本位体系下,解决全球贸易的根本问题是不可能的。

到了尼克松时期,二战过去了几十年,愚蠢的美国人,才想明白,原来问题是出在金本位身上。他们决定,解开束缚商品生产和贸易发展的的金本位货币体系,让美元裸奔和黄金脱钩,让商品生产不再受货币供给的限制。至此,全球经济开始从总体通缩的恶梦里摆脱出来,开启了总体通胀之路,落入了另一个恶梦。

以黄金为锚的货币体系,会陷入总体通缩的陷阱。而和黄金脱钩,失去锚定的货币体系,则会陷入总体通胀的陷阱。通缩会让经济停滞,通胀同样也会令经济停滞。就好比人一样,太冷了会生病,太热了同样也会生病。

在通胀环境下,货币供给越来越多,会造成币轻货重的后果。币轻,东西越来越贵,钱越来越不值钱。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会狂热的追逐商品,把钱换成东西。钱越来越不值钱,一方面会稀释储蓄部分的购买力。另一方面,以旧财务周期的利润,在新财务周期通胀的情况下投资,成本的激增,会导致投资收益率降低。

购买力被稀释,投资收益率被稀释,作为货币利润的利率,也被稀释。在这三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在通胀环境中,经济的发展,必然会被窒息,陷入停滞的泥潭。投资无利可图,企业自然也就不会继续贷款和投资了。

在通胀的经济环境中,政府应该怎么应对呢?按照凯恩斯主义的做法,如果经济停滞了,就继续增加货币供给。货币供给的增加,会带来总消费的增加,进而带来经济的增长。凯恩斯主义者认为,只要增加货币投放量,一定会带来投资和消费的增加。他们完全不能理解,通胀同样会带来经济的停滞。而且会加速稀释和透支经济的购买力、投资利润和货币利润。

当这一刻到来时,就如同汽车陷入了泥潭里,凯恩斯主义者认为,继续踩油门增加货币投放量,汽车就能继续前进。结果,越踩油门,汽车陷的越深,车轮越是打滑。经济全面停滞,通胀一路狂飚,这便是滞胀。

滞胀的产生,是美元和黄金脱钩之后,货币体系失去锚定,货币的发行可以肆无忌惮的任意投放,走向无穷的总体通胀的必然结果。这是美元本位的内在缺陷所造成的。美国七十年代初期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结果随即就发生了严重的滞胀,这不是巧合和偶然,而是必然会发生的结果。

三、滞胀的恶梦,糟糕的里根主义

出现了滞胀怎么办呢?之前的凯恩斯主义不灵了,被里根主义取而代之。里根主义真的解决滞胀问题了吗?其实并没有根本的解决问题,反而制造出来了更大的问题。全球当前所有的经济困境,几乎都是里根主义造成的。

里根主义和凯恩斯主义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实际上并没有,里根主义,只是一种更加激进的没有凯恩斯的凯恩斯主义。里根主义和凯恩斯主义,最大的区别只是形式上的区别,换了个开车的司机。之前是政府负责踩油门,之后是美联储负责踩油门。这才是两者最大的区别。

滞胀的原因,在于货币发行失去了金本位的束缚,货币供给太多,导致出现了币轻货重的问题。怎么才能减少货币投放呢?里根的供给侧改革认为,让货币投放的权力,交给私人部门和央行,大家觉得投资没有利润,自然的就不会盲目的投放货币。这和政府之前闭着眼睛踩油门,根本不关心投资收益率,情况就不一样了。

本来车就已经停了,还要松油门踩刹车,通过减税操作来让政府靠边站,把政府之前用来踩油门的那只脚给他锯掉,减少财政政策的刺激,那么经济只会更糟糕。果然,里根执政的前几年,美国经济差点彻底崩盘。

怎么才能减少货币投放的情况下,让经济继续发展呢?里根只好故技重施,变本加厉的搞起了凯恩斯主义。通过扩大财政赤字,来刺激经济的增长。我们前面不是说,凯恩斯主义已经失灵了,怎么里根还要这么做呢?

之前的凯恩斯主义,是加大公共开支,来刺激经济,这就会把货币的投放均匀的分摊到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而里根的凯恩斯主义,则是把货币的投放量锁定在军工领域,不向公共部门漫延。和苏联展开军备竞赛,向军工领域的定向灌水,这在一定程度上,既拉动了生产,也避免了之前凯恩斯主义大水漫灌的全面通胀问题。

通过急剧增加的军工开支来为国民经济提供动力之后,紧接着,里根开始着手解决币轻货重的问题。他的做法是,通过增加进口,来让更多的外国商品投放到美国境内,商品供给增加,货币供给不变的情况下,物价就会下跌。同时取消金融投资限制,让美国国内的资本对外投资,钱流出到了境外,美国境内的货币投放量减少,币轻的问题就会缓解。

增加进口,进口通缩来抑制通胀,这给美国带来了严重的逆差问题。积极对外投资,让货币流向其他国家,对其他国家输出通胀。这给美国带来了严重的产业空心化问题。也给其他的国家带来了严重的输入性通胀,我们国家八十年代的物价问题之所以那么乱,出现了非常严重的恶性通胀,是里根主义对外投资输出通胀所导致的。我们引进外资,美国人输出外资,一拍即合。我们输出通缩给美国,美国输出通胀给我们。我们奉养他们,他们掠夺我们。

政府财政刺激没了,货币流出导致产业空心化,增加进口导致巨额的逆差。按理说美国经济早就应该失速崩盘了,为什么还能撑到现在呢?因为它可以通过持续不断膨胀的巨额政府赤字,来给美国经济提供动力。从里根开始,美国就陷入了可怕的债务滚雪球陷阱中。

里根真的解决美国的经济难题了吗?并没有。美国式的供给侧改革,真的有用吗?根本没有什么用,所谓的里根主义,其实骨子里还是凯恩斯主义。里根并没有解决问题,而是加剧了美国经济的问题。特朗普所憎恨的美国产业空心化,跨国资本的流出,是里根造成的。全球贸易失衡,美国的巨额逆差,是里根造成的。美国的巨额的财政赤字和债务,是里根造成的。军工复合利益集团尾大不掉,是里根造成的。美国的医保问题,根子上还是里根造成的。

自从明朝把资本主义教给了欧洲,西方资本主义发展了这么多年,有谁真正的理解资本主义了吗?并没有。凯恩斯不懂,里根不懂,马克思不懂,列宁也不懂,弗里德曼更不懂。至于特朗普,他太滑稽了,他在用里根的错误方法,来纠正里根的错误,还要乞求能得到正确的结果。

当前的全球经济,已经陷入了比里根时期更严重的滞胀危机。现在还要使用里根主义来救治里根主义之弊,无异于抱薪救火,火上浇油。这会让国民的储蓄更加快速的消耗殆尽,让经济走向可怕的终极危机,一场全球性的超级大清算和大危机。

四、饥饿的资本,嗜血的盛宴

我们前面说了,在金本位时期,两次世界大战的目的,杀了那么多的人,造成那么多的灾难,都是为了搬走战败国的黄金,摧毁他们的产能,好让被货币窒息的世界贸易恢复正常。这是对资本主义的无知,才造成的错误医治方法。

后来美元和黄金脱钩,解决了金本位的整体通缩问题。但是尼克松和里根这两个人,却把世界贸易推入了另一个深渊,他们完全不懂什么是资本主义,他们缺乏足够的智力,来真正的长久的解决世界贸易的货币体系问题。

尼克松把美元信用和石油结算捆绑在一起,这是中东几十年以来一直战火纷飞的根本原因。石油和黄金还不一样,黄金是可以作为法币的储备,作为最后的支付手段,它天然稀缺,是天然的货币。而石油并不是货币,石油也不是天然稀缺,它只是人为制造出来的稀缺性。把美元的信用和石油捆绑在一起,它本质上是把拦路抢劫,来给货币充当信用的锚定。和黄金脱钩,捆绑石油,这让美元从之前的信用货币,变成了一种流氓货币。

很多人难以想象,作为全球基础货币的美元,它的信用是建立在拦路抢劫的基础之上,而不是建立在真正的信用之上的。

在我们正统的经济学思想中,所谓的经济发展,是指人口增加,为了给新增的人口提供配套的物质生存基础,而发展更多的生产。这才是经济发展的真正的含义。资本主义在正统的中国经济思想看来,它只是一种重商异端邪说,它的目的不是为了人的生存和繁衍而服务,而是为了资本的增值而服务。只有皇权可以驯服资本的情况下,贸易才会为人的生存服务。一旦资本压倒了皇权,那么所有的人,都会成为资本的奴隶,本末颠倒,人转而为资本增值服务。爱人者必抑商,重商者必害人。

我们当成是异端邪说害人的东西,被西方人当成宝贝学习了过去,而且被西方人学的面目全非,又被他们严重的劣化了。这是西方人无法长远的主导全球贸易的深层原因。他们的心智,让他们不足以理解资本主义,更不足以让资本主义体系一直健康运行,出了问题,也能进行救治。

传统的中国式的资本主义,是充当生产者的搬运工,为社会分工,提供配套服务。这才是资本主义的真正精髓。为人而服务的市场,人口发展了,市场经济自然而然的就会发展。而西方式的禽兽资本主义,只有两个字:吃人。他们所理解的经济发展,是脱离人这个基础的纯粹资本增值。

生产的无限竞争和无限扩张,在投资回报上资本的无限增值,货币利润的无限增值。这是西方禽兽资本主义吃人的三大法宝。他们管吃人,叫做发展。管吃不到人了叫做衰退,叫经济危机。

现在就遇到了无法继承吃人的问题。当前的全球经济,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生产的无限扩张停滞增值了。生产扩张的停滞,资本投资回报的增值既然也就随之停滞了。利率逼近零,货币利润的增值,也停滞了。这一幕,分明就是资本主义本身的死亡景象。

世界再一次陷入了滞胀的恶梦之中。比这个更可怕的是,因为对资本主义的无知,一些人黔驴技穷,重新把里根的那一套拿出来火上浇油。这样的操作只会加速最后的大崩盘的提前到来。

在一个生态系统中,如果投放一群螳螂进去,它们会吃掉更多的昆虫,繁殖更多的螳螂,一直让螳螂的数量扩张到最大极限值。等无法再扩张时,螳螂就开始互相同类相残,展开种类内部的兼并。饥饿的资本,和饥饿的螳螂,是多么的相似。

螳螂扩张的边界,是食物的总数量。食物的总数量扩张的边界,是生态圈的总承载能力。资本扩张的边界,是市场。市场的边界是购买力,购买力的边界是就业人口数量,人口扩张的边界,是土地的承载力。这些深层次的问题,经济学家们是无法理解的。资本扩张的大限,之所以周期这么短暂,几乎十年就要生一场大病,这跟金融资本主义的利息奴隶制,息息相关。经济学家们不承认资本的扩张会有边界,经济学们还痛恨储蓄,说是储蓄造成了消费和生产对不上。实际上,利息比储蓄,消灭掉的购买力更多。债务才是问题,而不是储蓄会造成问题。

资本像一只巨兽一样,吃的越多,长的就越大,长的越大,食量也就越大。在大限到来时,资本会在各个经济体之间,先展开内部的兼并,爆发出来各种金融乱象,强者掠夺弱者,吃掉他们的储蓄。当储蓄吃完后,就吃掉他们未来的储蓄,让他们变得负债累累,所谓的按揭贷款,本质是透支未来的储蓄。当未来的储蓄也被吃光后,资本开始出现大面积的违约。

等到了这个时候,资本就会展开国际间的兼并和吞食。一个国家,吃掉另一个国家。比如一战和二战,就是资本的国际兼并。这场史无前例的跨国兼并,会让美国所主导的二战秩序彻底终结。因为美国的债务问题是无解的,它只能走向内爆。因为金融战争收割中国失败,美国这头资本巨兽,注定吃不到能填饱他胃口的食物了。国际兼并失败,为了生存,只能退而求其次,回归内部的资本兼并。美国的资本将会因为内部兼并而分裂。美国可能会像历史上的南北匈奴分裂那样,分裂成两股势力。海南岛是给南匈奴内附用的。

在这场超级交易中,日韩朝台都是交易的一部分。和中国的交易完成之后,美国将重返中东,中东将迎来更加爆裂的血雨腥风。美国的战略日趋明朗,重返中东才是他们的真正底牌。他们在贸易战上和中国漫天要价,只是虚招,好掩盖他们的真正底牌,让我们以为东线是他们的底牌,这样他们才能敲竹杠讹诈得手。重返中东之后,西线的血腥战争,会让美国陷入长达十年之久的战争泥潭。等西线战事结束,另一支美国资本的结局,将会和北匈奴类似。

我们未来面临的世界图景,将是比第二次世界大战更加残酷,更加激烈的资本兼并。一直到新秩序的建立为止。饥饿的资本,推动着一场互相吞食的嗜血的盛宴,从国内到国际,从掠夺到战争。人类因为自己的无知和无能,一直被资本所反噬。

可怕的资本,吓坏了西方人,于是他们开始自救。中国古代的抑商之道,被近代的欧洲人学习过去,他们琢磨出来了一个东西叫做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精髓是什么呢?其实就是抑商而已。西方人学我们的市场经济,学歪了,学成了吃人。他们转而继续在中国文化里,寻找答案,结果他们学我的抑商之术,也学歪了,学成了另一种吃人。可见,要经世济民发展真正的经济,为人的生存和繁衍而服务,这不是哪一种理论的问题,归根到底,还是人种的问题。为什么我们的好东西,他们总是学歪?显然是西方人智力不行,智力不行,说明是人种不好。

如何分工,如何定价,如何利用市场来给分工做配套,如何利用货币,来给经济提供媒介,而又能杜绝货币带来的危害。如何以贸易来富国强民,如何以金融手段灭亡敌国。这些问题,在《管子》中都有完美的阐述。既用商又抑商是一门非常高超的艺术,轻重之间,必须得恰到好处才行,这样才能取其利而损其弊。粗鄙愚蠢的西方人,以消灭货币和市场本身来抑商,这是非常无知非常低级的思想和做法。

金本位之后,货币失去了锚定,如何才能稳定物价,如何才能通过轻重之术让生产有序稳步增长,困扰了全球经济几百年的问题,在建国初的几十年,早就已经解决了。这个事情本身,并不难,通过核算,保证商品和货币的供给增加保持一致,就可以稳定物价。我们有现成的答案和经验,却视而不见,反而还要去蒙着眼睛去摸瞎瞎。

货币并不是天然的需要锚定,而只有流氓货币才需要锚定来约束。建国初期的人民币,在既没有黄金储备作为锚定的前提下,又能控制滥发货币,所以才能保持了几十年的物价稳定。这说明,凯恩斯,弗里德曼们,尼克松和里根们所没能解决的问题,美元所存在的内在缺陷,在第一个三十年的人民币里,都已经给完美的解决了。纯粹的法币,可以既突破黄金的通缩约束,又能控制因为失去锚定之后导致的货币超发。货币发行和供给,还能和商品的生产时刻保持同步的轻重均衡。这才是完美的货币体系。而且,我们还以信用合作社,以互助互利金融,消灭了金融奴隶制。我们现在的经济学家们,这么多年一直寻找的答案,主席几十年前就已经回答好了。

真正懂经济的人,管子是一个天神一般的人物,后世所有的经济学,不管是重商的资本主义,还是抑商的社会主义,都只是管子思想的注脚。几千年后,终于出现了另一个经济天才,管仲经济思想的知音,我们的主席。作为管仲的学生,主席对管仲理解的很透彻,运用的也炉火纯青。可惜的是,我们丢掉了自己的珠玉,却去捡别人的破锅。

高山崩,流水断,圣学灭,知音绝,煮鹤焚琴,一地鸡毛。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大学里的经济学专业,学的是《管子》,而不再是西方的那些吃人的异端邪说,更不是那一堆堆用数学拟合出来的,自欺欺人无聊透顶的一地鸡毛。

来源:微信公众号至道学宫

目前有 2 条留言    访客:2 条, 博主:0 条

  1. 爱求索 2018年05月09日 10:45 下午  @回复  Δ1楼 回复

    问:似乎觉着先生有点种族主义的倾向的呢。
    答:张三每个月发了工资,都孝敬给一群瘪三吃吃喝喝,老婆孩子都饿死,那群瘪三逢人就夸张三是个好人。李四每个月发了工资,给老婆买衣服给儿子买好吃的,钱都花在了家里。那群瘪三说李四是个狭隘的家族主义者。你觉得张三李四谁傻?以民族利益为本,被敌人说狭隘,说明才做对了。你和张三一样傻。

  2. 爱求索 2018年05月09日 10:46 下午  @回复  Δ2楼 回复

    经世济民,经本身就是计划筹措的意思。如果搞经济不讲计划,那就不是经济了。市场本身,也是计划的产物。哪里建个菜市场,哪里开放一个通商口岸,这里都是要计划的。只有智力低下的人,缺乏谋划能力的人,缺乏设计能力的人,才会认为盲人摸路好。因为对于瞎子来讲,他除了瞎摸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计划者,谋也。也不能为计划而计划,中国人做事,凡是都要讲个谋。如果谋不合道,则是乱谋乱计划,谋不合道,则必败无疑。比如邓小平的瞎指挥浮夸风,刘少奇的共产风浮夸风,都是坏的计划。可见,关键不是计划本身,而是人的智力的高下。只有圣贤可以谋事立功,傻子不足以谋事,何谈计划呢。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